本来还在追着少女不放的男人们,离开就轰然散开,骑着马绝尘而去。

“啧,跑得真是快。”少女挑了挑眉,不屑地说着。

少女是鸣子,来自东方的云都国。

虽然穿着一身牛仔服,可是鸣子是正正宗宗的东方人。

“这个世界的好男人,难道真的已经绝种了吗?”鸣子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仰天长啸。

而看完全程的布雷,走近了被遗漏的一匹马,顺手牵走,打算就这样离开。

不过布雷自认为天不知人不觉的动作,被鸣子全部看在了眼里。

“你在干嘛?”鸣子将头往后仰,看向了布雷。

“…”布雷沉默了一下,在心里默默组织语言。

“打算离开。”布雷最后如此说道。

“诶,可这马不是我的啊。”鸣子说着。

“没关系,现在是我的了。”布雷板着脸,说道,死鱼眼里面充满了正气。

“…”鸣子无言,用诡异的眼神看着布雷。

“不过,出现这种地方,你还真是奇怪啊。”鸣子的关注点很诡异。

“在徒步旅行。”布雷已经骑上马了,准备开跑。

因为布雷减弱了自己的力量,现在大剑还不算太重,马匹完全可以承受。

不过布雷还是不懂为什么别人想要拿大剑的时候,无论怎么样都拿不起来。

“旅行啊,真是巧!”鸣子眼睛一亮。

“去哪啊?”

“皇都。”布雷感觉牵走一匹马,还是应该回答别人的问题的。

布雷打算骑马,绝对不是因为中途发现徒步太累!

而是耗时太长了,布雷想节省时间而已。

这样想着,布雷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皇都!我也是啊!”鸣子拍起来手掌,惊喜地说着。

布雷用死鱼眼,无神地看着鸣子兴奋的脸。

现在布雷感觉自己又要和奇怪的人搭上关系了。

“这位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鸣子,来自东方!”

“我是一个浪人,也就是流浪者!”

“当然,你可以称呼我为——”

“追求爱情的伟大浪人!!!锵锵锵!”

鸣子单膝跪着,朝着布雷伸出自己的右手。

“...”看着鸣子这个姿势,布雷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

不过鸣子也没有打算让布雷回应自己。

“请和我同行吧!这位先生!”接着鸣子就开始自顾自地述说自己“悲惨”的故事了。

少女现在正在旅途中,目的是要找到自己的未来爱人。

现在鸣子也正在为此努力。

之前的那些男人,全部都是一个强盗窝的强盗。

不过按鸣子的说法,强盗的头头是一个很有气质的俊男。

是鸣子第八个一见钟情的男人。

遇上了自己喜欢的人,鸣子无视了对方是强盗的身份,也无视了自己是被绑架的人这个身份,开始对强盗头子发出了爱的宣言。

强盗头子很爽快地接受了,然后就把鸣子骗上了床。

——“不,我们还没有相互了解呢。”鸣子羞涩。

——“没关系,我们有很多时间了解。”强盗头子说。

——“可是…”鸣子犹豫了。

——“来——”强盗头子打算强硬一点了。

然后鸣子接受不了自己付出真心后,对方只想啪自己!

鸣子想要的是爱情!爱情!爱情!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是啪!绝对不是!

鸣子心念豁达之后,直接就把对方的下路给踢爆了。

在强盗头子撕心裂肺的惨叫中,鸣子抢了一匹马,开始跑了。

鸣子目前是一个C级冒险者。

不过很显然鸣子的实力和段位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少女的力量很是足够,一脚过去,强盗头子弟弟就受伤了,不对,是死掉了。

接着就是被强盗追杀的剧情了。

“…”布雷不知道应该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了。

从鸣子说的内容看来,完全就是一个**的求爱冒险啊!?

第八次一见钟情是什么鬼?

对象还是强盗头子?

前七次到底发生了什么?

布雷心中的吐槽都快压制不住,将要吐出来了。

“我正在再一次踏上找好男人的旅程。”鸣子懊恼的说着。

“…”布雷嘴角抽了一抽。

“而我的下一站就是帅哥如云的皇都!”说着鸣子还流下了口水。

“口水。”布雷指了指鸣子已经打湿胸襟的涎水。

“抱歉,抱歉。”鸣子随手抹掉了口水,不过眼神还是飘着爱心。

看着这个样子的少女,布雷真的很想就这样骑着马跑。

“所以!我们同行吧!”鸣子奉行机缘。

既然碰巧遇到了,那就同行!

“话说,你去皇都是为了什么?”

“探望一下妹妹。”布雷沉吟了片刻,还是回答了。

“哦豁!妹妹!”鸣子露出了诡异的表情,让布雷毛骨悚然。

“我也有妹妹,不过说真的,实妹一点都不可爱。”鸣子叹了一口气。

“不,很可爱。”布雷否定了鸣子的话。

“哦!?”鸣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布雷。

“那么请务必让我跟你一眼旅行!”

“我也想看看你的妹妹有多可爱!”

当然鸣子说的都是鬼话,她只是想找布雷一起同行而已。

“…”布雷很头痛。

“撒!我们一起前往皇都吧!”

“那个美男子满地的天堂!”说着,鸣子又流下了口水。

“不不不,我们分开旅行吧。”布雷很冷静地说着。

“!”鸣子惊了一下,没有想到布雷会这样说。

“和美少女旅行什么的!不好吗!”鸣子把自己归结为美少女了。

鸣子绝对是一个残念的人,布雷现在很明确了这个事实。

“不好。”布雷很冷静地回答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