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就是你。”夜缺不停地抛弄着火球,一会儿扔在左手,一会儿扔在右手。

夜缺这样子看起很随意,就跟拿个毛球在手里扔来扔去。但是,火球绝非毛球,火球是一种魔法,是最难以控制的魔法之一。

火系魔法,消耗魔力多,蕴含能量强,魔法轨道最为简单,魔法性质最为狂暴……总而言之,就是不好控制的大威力炸弹。

夜缺能够如此随意地将火球抛来抛去,足以看出他在火系魔法上的造诣,可见这三年来他在斯图尔特学院为学习魔法做出的努力。

“我?”黄头巾战士深深的看了肖恩一眼,眼睛里射出一道冷芒,那是一种威胁的眼神。

“团长,怕怕,那个人用可怕的眼神看我。”肖恩忽然躲到夜缺身后,伸出指头指着黄头巾战士。

喂,把大队长的位置交给你真的没问题?真这么胆小?

不过嘛,说到底还是我任命的大队长,怎么能让小兵欺负!

“怎么,有意见啊!”夜缺停止了抛火球的行为,双手合在一起,使劲搓着火球。

火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小。

不,那不是变小,而是压缩。

最为低级的魔法小火球,在夜缺手里,变成了超小火球,或者说,是超·小火球。不断被压缩的小火球,其气息慢慢地变得恐怖起来,威力也越来越大。

一星。

二星。

三星。

四星。

五星。

红旗……

不对,不是这个,说顺口了。原谅我对伟大祖国的热爱,让我时时刻刻牢记国旗的样子。

接下来……

月级。

一个月级的小火球,你说,说出去谁信?

夜缺信,因为他做到了。

月级的小火球耶!你要说一个月级的小土球、小土球(虽然没有这种魔法),那我可能还信一点,可是小火球都到了月级啊。

你想想,一个核弹,压缩成一个盒饭(顺口,核弹、盒饭)大小,难道不会炸了吗?

火系魔法,完全不同于温顺的水系、土系魔法,它就等同于小核弹。

看着这枚小核弹,咳咳,小火球,黄头巾战士脸上背上刷的就流出了冷汗,因为他知道,在军营里,虽然不允许长官杀死士兵,但是一顿打肯定是没人会去管的,至于缺胳膊少腿什么的,很有可能……

虽然夜缺并不知道这些……

“好啊,来吧。”黄头巾战士立马换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这位肖恩兄弟能选中我,是我莫大的荣幸!一小串鞭炮算什么,凭我的实力,伤不了我分毫。”

嗯,觉悟不错,我以为还得再压缩下去呢,在接着就控制不住了。

“看来这位兄弟很配合嘛。你叫什么名字?”夜缺走上前,想拍拍他的肩膀。

“我叫璋焦。”黄头巾战士急忙回道,一边说着还迅速地往后一退,躲过夜缺伸过来的手。

嗯,怎么了?我手上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吗?

额,小火球……

我的错。

不过,这名字,怎么觉得很熟悉。有一种感觉,就好像他本来就应该叫这个名字似的。

璋焦,璋角,张焦,张角。

好一个黄头巾,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天公将军转世啊,来异世黄巾起义了?

“比利,上鞭炮!”夜缺也不继续废话了,他想赶紧把鞭炮点了算了,拿着个月级小火球实在太危险。

你见过拿着小核弹四处打招呼、没事逛街买菜的吗?没有吧。夜缺现在性质跟这些差不多。

“是,营长。”比利飞快地将鞭炮缠在璋焦身上,尤其是璋焦**,缠了好几回。

“那个副官,能不能放过我啊。”璋焦都快哭出来了,虽然以他的实力这点鞭炮算不了什么,但是,不一定他什么地方都扛得住啊,尤其是**这种要命的地方。

“我并没有故意做什么,我都是随便缠的。”比利拍拍璋焦的肩膀,目露怜悯之色。

唔,比利这么一说反而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呢。

“副官,你。。。。”璋焦也听出来了,泪流满面。

忽然,比利只感觉一股恐怖的气息袭来。

在这里,恐怖的气息只有一股,那就是夜缺手上的小火球。

“呼。”在极短的时间里,比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脚猛地用力,让地面传来的反冲力带着他离开原地。

“嘶——”,就像人在忍受疼痛时的声音。

但发出这声音的,既不是比利,也不是璋焦,而且鞭炮的导火索。

很快,“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其中还夹杂着类似于生物惨叫的声音。

额,那的确就是生物惨叫的声音,那是璋焦惨叫的声音。

在一阵白光闪烁过后,鞭炮的碎屑与衣服的碎屑一起从半空中飘落。

慢慢从烟尘中显露出来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

“璋焦?你没事吧。”夜缺问道,其实他并不担心,要是被鞭炮炸死了,那璋焦还参什么军。

“咳咳,报告营长,我没事!”璋焦咳了几下,吐出几口黑烟。从他破破烂烂的衣服之下那完好无损的皮肤,的确可以看出他并没有受什么伤,不过,反正看起来不是特别舒服就是。

“好,好样的,璋焦。”夜缺赞叹了一句。

毕竟他是夜缺第一次示威的对象,能够熬住这么大的鞭炮而没有怨言,也算不错的了。

“我现在有一个伟大而又光荣的任务要交给你。”夜缺对璋焦说着,还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什,什么任务?”璋焦已经让夜缺玩怕了,战战兢兢地问出来。

“比利,我带来的那个东西呢?”夜缺伸出了手。

“营长,在这呢。”比利恭敬地从裤兜里掏出一面小旗,双手奉上。

喂,既然这么这么恭敬,那就不要把我郑重交给你的东西塞在裤兜里啊,能不能重视点啊。

好吧,目光回到这面小旗。

五星红旗。

我的祖国!

“璋焦,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军旗。”夜缺将这面小红旗高高举起。

那是五颗泛着金光的星星,在灿烂的阳光下不断闪烁。

旗虽小,其意无穷!

“团长,这,这就是军旗吗?。”璋焦被红旗上的五星摄去了魂魄,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巴。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军旗。以后你就是守旗的战士!旗在人在,旗亡人亡!只要红旗在,我们……”夜缺不知怎么的一时语塞,回头低声道,“比利,我们是什么训练营啊?”

“报告营长,我们是第二训练营。”比利看出了夜缺停顿下来的原因,所以小声说道。

第二啊,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不管了。

“好,这就是我们第二训练营的军旗,我们在军队一日,就要保护军旗一日!”夜缺高举军旗,振臂高呼。

来吧,响亮的口号喊起来,誓死保卫军旗、旗在人在,旗亡人亡、用鲜血浇灌军旗……没错,就是这样的口号,来吧来吧。

然而事实超出夜缺意外。

喊口号的只有两个。

比利,璋焦。

其他的士兵……不见了,连肖恩都没了?

夜缺大怒,好啊,逃兵啊,还是298个,你们就等着吧!

“那个,营长,旗子能给我了吗?”璋焦忽然苦着一张脸,有些着急地伸出手。

“急什么,还要有一个光荣的授旗仪式呢!”夜缺猛地将红旗收回。

“可是,他们都已经跑了啊!”璋焦说着说着就急了,就要抢过军旗。

“他们跑了就跑了呗,这不是你还关心的事,我会处理的。”夜缺想起那些逃兵就来气。

“不,我最关心这事了。”璋焦哭丧着脸,“他们要是跑完圈,那不还得炸我啊。”

炸你?

跑完圈?

夜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他还是很快就醒悟过来。

玛德这些学生真鬼,这么快就跑步去了。

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璋焦,夜缺正想开口,不过夜缺忽然意识到,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咳咳,璋焦啊。”夜缺咳了一下,然后用深情的语气说道,“你知道军旗代表了什么吗?”

璋焦明显还是很着急。

“军旗,乃是一个军队的灵魂。而守旗者,作为军旗忠诚的守卫者,他守卫的也就是军队的灵魂。”夜缺缓缓说道,完全不顾璋焦那焦急的神态,“换言之,守旗者的生命属于军旗,只要保护好军旗,那么没人能责罚他!”

夜缺这么一说,璋焦的眼睛忽地亮了起来,“营长,你是说……”

“嗯,没错。”夜缺打断了璋焦的话,背着手,用一种狡猾的语气说道,“但是,你不要忘了,训练营所有的规则都是我订的……嘿嘿,这次就放过你了。”

那一刹那,夜缺与璋焦相视一笑。

“我明白了。”璋焦也嘿嘿一笑,“璋焦一定做一个合格的守旗者,并且坚决执行营长的命令!”

“不错不错,这位兄弟值得培养啊。”夜缺满意地笑了笑。

唔,日常训练总算走上正轨了。那些还在跑步的战士们,看来也得好好调教一下啊。不知道晚上的特殊训练,他们能不能熬过去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