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们,集合!”比利用他那浑厚的嗓音高声喊道。

听到这个声音,有一些战士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并并且站直了身体。那个小战士,就在这些战士里。

嗯,很好,大概五十多个,至少第一次过来就能少掉几十个毛刺。

“士兵们!集合!”这回比利的声音急促而又压抑,似乎有怒火在积压。

明显感觉到声音里几乎压抑不住的怒气,又有十几个战士把注意力从正在互殴的两个战士身上离开,投到了比利脸上。

“喂喂喂,快点过来,营长来了。”刚才那个小战士偷偷回头,用手遮着嘴巴,小声地对那些回头的战士喊道。

“哦,快,营长来了。”

“喂,兄弟,别看了。”

……

几十个战士互相打着招呼,急急忙忙跑过来排好队。

额,这队伍,好像,不怎么能称得上是队伍吧。好吧,就这样吧,待会再排好队伍。

好了,现在,还有一百多个。

都是刺头啊,不好管。到新兵队伍里,遇到这种情况是正常的,无论是在地球上还是在弗里拉大陆上。

不过,也并非全是刺头,也有一些看得入了迷的。

对于这些容易入迷的战士,夜缺觉得自己更需要好好训练他们的自制力。

使了个眼神,夜缺示意比利去逐个叫。

然而比利第一次违抗了夜缺的命令。

“营长,我一个一个去叫,叫完肯定都中饭了。”说着说着,比利难得露出了一副尴尬的样子,“我们这很多事都还没完成呢,到中饭就晚了,战士们也听不进去……”

“所以,我建议,能不能叫几个学生一起去?”

哇塞,这种小事都需要向我申请?这营长的权利范围也太广了吧。

“去吧去吧。”夜缺摆摆手,“随便你挑。”

唔,这么来说的话,这种军营大权集于一身的感觉贼爽。

“你,你,还有……”比利随手挑了十来个,“跟我过来。”

看着十几个人走过去,夜缺也来了兴趣。

这TMD打的什么呢,打个半天还没完。

这么想着,夜缺来了兴致。

走,看看去。

挤入人群,只见两个大汉在互殴。

唉,我这穿越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妹子没几个,遇到的都是一堆兄贵。你看别人,一过来要不是就是天赋异禀,要不然就是神器仙器一堆,再不然就是好几个实力高强的妹子倒贴。

我呢,一过来没有任何实力,唯一的bug还得自己发病才有。到手的武器也就两把废品,宰龙、傲天。身边满是兄贵,追妹子还得有身份有实力。

orz,我的主角光环呢。是不是掉到哪个旮旯里去了?

言归正传,夜缺挤在人群里,踮高了脚。唉,这些战士怎么一个比一个高啊,一个比夜缺矮点的都没有。

放眼看去,两个大汉,一个棕发,一个金发。嗯,拳拳到肉,脸,肩膀,胸口,肚子,腿,脚,**……每一个地方都没有放过,这也太……

刺激了吧。

这个棕发的,连**也不放过啊,一脚一脚地对着金发大汉狠踢啊。

而这个金发大汉,**被连连踢了好几脚,可是整个人就跟没事人似的,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神级战技“铁裤衩”?

不错不错,以后肯定要好好向他讨教。

而这个棕发大汉,也是要狠的人,拳拳不离要害。至于金发大汉反击的几个拳头,他轻轻松松就躲了过去。

好样的,虽然不破防,不过好歹打得起劲了不是。

夜缺看得起兴,却没有发现周围的人慢慢少了起来。

“喂喂,这位兄弟,别看了营长都来了。”一个战士看着孤零零的夜缺,过来劝道。

“别急,我再看看。”夜缺的心神完全放在两个互殴的大汉身上,“对对对,左勾拳。好啊,这一个侧闪闪得漂亮!”

“对,好,来一个**,虽然踢不动,但是可以阻挡对方进攻的步伐。哎呦,不错哦,这次可不能被踢中……”夜缺不时做出专业的点评,还差点手舞足蹈起来。

“哎,兄弟,快点。”那个来叫夜缺的战士有些急了,那边排队的战士都两百多快全了。

“别叫我,走开走开。”夜缺看得正起兴呢,哪能让别人打扰?

“既然这样我就走了哈,有事兄弟你自己担着哈。”这个战士的耐心也被消磨完了,扔下这句话就跑了。

我能有什么事,我在这营里可是最大的。

“对,就是肚子,来一记狠的!”夜缺口里又喃喃起来,恨不得自己上场。

就这样看了一会。

“咳咳。”一记咳嗽声传来,夜缺没有回头。

“咳咳。”更加响亮的咳嗽声。

“别吵我!”夜缺摆了摆手,表达自己此时的厌烦。

“咳咳。”如同惊雷一般的咳嗽声,如果此时夜缺心里不是特别厌烦的话,肯定会想:这么咳嗽会不会把喉咙咳出来?

不过此时的夜缺正看到精彩的地方,收到打扰烦得要命。

“咳什么咳,别吵我!”夜缺喊了出来,并伸手一推。

没推开。一个巨大的影子覆盖住了夜缺。

好高大,这个是……比利?

正是比利。

“那个,营长,战士们都集合了,他们都看着呢,这边就剩下你们3个了……”接下来的话比利没有说,不过夜缺已经知道是什么了。

妈呀,我光辉而又高大的营长形象,我伟大而又崇高的营长形象,我威严而又不失宽松的营长形象——全没了。

不行不行,必须严明军纪,不然可就乱了套。同时还得树立一个好的营长形象,这样才能管得住这些毛头小伙。

可是这两件事是一件事啊,还同时联系在自己声音,棘手程度,可见一斑。

“好了,你把那两个打架的,也拉过去。”夜缺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可是团长,您这样……”比利有些担忧。

“谢谢你的好意,我自有办法,别担心。”夜缺想拍拍比利的肩膀。

唔,好高。

夜缺只好把手使劲往上抬。

好在比利很是机灵,一个矮身,让夜缺轻松地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不错,小伙子,很机灵嘛,有前途。放心吧,跟着我,能有你吃香喝辣的份。

比利去提醒那两个互殴的大汉了。

说是大汉,可是在比利面前,这俩还是低了一点。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两个大汉同时给了比利一拳。

妈呀,这么突如其来的,比利可怎么躲得了。夜缺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同时庆幸自己没有亲自上去。

“啪”,“啪”。

两道清脆的响声,比利竟然用两只手掌接下了拳头。

这也太……厉害了吧。

这俩打得天翻地覆的,还不如比利两个巴掌。

这个副官,也太多功能了吧。就连实力也这么强。

“我是你们的副官,现在,集合。”比利握紧了这两个拳头,如果这两个战士不服从命令,那么他会直接揍他们一顿。

“是,副官!”两个大汉感受着拳头上传来的压力,不敢反抗,乖乖地答道。

“去吧。”

两个大汉就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着头向队伍那边跑去。

“走吧。”夜缺招呼。

“是,营长。”

站在队伍前,看着这歪歪斜斜的队伍,夜缺皱起了眉头。

还得好好调教一下啊……

不过,首先得把军纪和营长威严的问题解决。

“那个,我刚才……你们都看见了吧!”夜缺摸了摸鼻子,毕竟阐述自己错误什么的总是很尴尬啊,“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示范!我们必须要遵守纪律,不守纪律,就要严惩……”

夜缺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个刺头喊着:“你就是营长吧,你自己就不守纪律啊,怎么罚啊?”

哎呦,这小子,有趣。能一眼认出我是营长,有眼光;这种时候出来反驳营长,你不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枪打出头鸟吗?没眼光。

“对,我就是要严惩自己!”夜缺说着,就搓了一个小火球,“我是火系法师,你看,这是小火球。”

“废话,小火球嘛,最垃圾的魔法。”那个毛刺满是不屑。

“嗯,没错,就是小火球这个最垃圾的魔法。”夜缺倒是没有生气,但是他自己给这个战士想了一千种死法,“今天,为了严惩我自己的我将吃掉这个最垃圾的魔法。”

“啊?别吹牛了,我才不信呢!”

夜缺这回倒是没有回答,只是把小火球凑近了些。

“哼,就算真的要吃,那也是假的小火球。”毛刺语气里满是不信。

嗯?还有假的?这个世界的魔法还有假的?

既然如此……

“哎呦,既然这位兄弟认为小火球是假的,那尽管过来摸摸,看是不是假的。”夜缺说着,同时示意比利把他揪出来。

“摸摸吧,我这小火球是假的,一点都不烫。”

“我,我……”此时这个毛刺战士离火球很近,火球上面的灼热感已经稍稍蔓延到了他的皮肤。

“又不是小姑凉,有什么不敢的。比利,帮帮他。”夜缺使了个眼神。

比利会意,抓起这个战士的手就往火球里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