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零匆元帅老当益壮,我们怎么敢小看您呢。”凯特笑道,脸上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

“今天凯特将军到这里来应该不是为了我的吧?”零匆也不再去计较那么多了,只是有些懒散地靠在座椅上,“那么,就给这些学生一个结果吧。”

“好的。”凯特那副恭敬的样子也随着这句话消失了,“这几个学生我都很满意啊。毕竟是斯图尔特出来的学生,年龄虽然大了点,不过实力是确确实实的。”

零匆并不说话,只是用一种带有一点点威胁的眼神看着凯特。

似乎受不了零匆的眼神,凯特加快了语速,“这位乔伊同学,直接上任参谋,在策略营就职。这位里老同学,就在先锋营当个统领吧。至于这位夜缺同学,可以去训练营当个统领。还有这位卡莱瓦同学,就——去俘虏营吧。”

“哼!”零匆吭了一声,豹子头再次出现,“我的学生,你就让他们去训练营、去俘虏营?”

“元帅!”凯特忽然厉声叫了起来,无惧于零匆的威严,“这次考试的目的是什么?”

毫无商量的余地,凯特露出一种绝不妥协的神色,眼神里满是坚决,“乔伊面面俱到,基蓝勇而无谋,夜缺想法出奇,卡莱瓦破罐子破摔。”

“这样子的人,把他们分配到策略营、先锋营、训练营以及俘虏营,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凯特说着说着似乎就激动起来了,对着零匆大喊道,“这既是对士兵负责,也是对他们自己负责!”

被凯特一阵吼过,零匆哑口无言,眼神里有着说不尽的落寞。“好吧,你说的没错,这些年来,我已经腐朽了吗?”

凯特陷入了沉默。

气氛,忽然冷落起来呢。

最终,还是汤姆打破了沉默。

“学员们,凯特将军为你们安排好了去处,你们就回去收拾收拾吧。”

等等,我似乎忘了什么。

“我,我不想参军啊!”夜缺喊了起来。

“嗯?”零匆似乎有些吃惊,“不参军你到斯图尔特学院来干什么?”

“小白不是说参不参军随意的吗?”

“随意?”零匆用他那有些干枯的手指敲了敲桌子,发出“扣扣”的清脆响声,“谁告诉你随意的?斯图尔特学院就是为军队提供人才的一所学院。”

喂,小白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难道说,我被小白骗了?

食堂,白衣臣正带着雪莉买菠萝包,忽然感觉一阵寒意上身,忍不住发了个抖。

“哥哥,你怎么了?”雪莉边吃着菠萝包边说话的模样煞是可爱。

“没事。”白衣臣眯起了眼,“还有,吃东西不要说话。”

场景回到考场。

卡莱瓦一把捂住夜缺的嘴,把夜缺向后拖去。而夜缺只是“呜呜呜”的叫着,却说不出清晰的话来。

“哈哈哈,夜缺他只是开玩笑,他会去……哦不他喜欢去军队,他爱死军队了。”卡莱瓦哈哈笑道,并把夜缺拖出了考场房间。

到了外面,卡莱瓦才放开了夜缺,并用力甩了甩手,“一手的口水,夜缺你就不能别张嘴吗?”

“你还好意思说我?”夜缺破口大骂,“你个二货,参军找死啊!我可没那个心思!”

卡莱瓦陷入短暂的沉默。

随即,他一拍脑袋,又说:“哈哈,夜缺,参军有什么不好的?你不是说那牧师妹子来头很大吗?如果你能混到个将军,好歹机会更大了不是?”

唔,这么说的话,也可以啊。如果我有10万军队,怎么也不比那什么大皇子差吧?

“况且,你还是训练营,训练营是什么啊,说难听就是炮灰新兵营,自己带自己练的兵。但是,如果训练得好,那就是一支死忠劲旅啊。”卡莱瓦继续蛊惑道。

被卡莱瓦这么一说,夜缺不禁陷入了yy之中。

**汗血宝马,手中青龙大刀,身后千军万马。哈,过五关,斩六将,刀劈颜良,马踏文丑。灭曹操,杀孙权,唔,刘备,也砍了,好一统三国。

军队在手,天下我有。

一种冥冥而生的意气风发之感从夜缺身上浮现,“我要自己训练出一支天下无敌的夜家军!”

“好样的,骚年,我看好你哦。”卡莱瓦对着夜缺比出了大拇指。

“哈哈哈,我回去收拾东西。”夜缺仰天大笑。

等等,我是不是又入坑了?夜缺挠了挠头,离去。

看着夜缺离去的身影,卡莱瓦忽地握紧了拳头。

“哼,俘虏营,好一个俘虏营。那可是去一个死一个的地方啊。”

“不过。”卡莱瓦忽然邪邪地笑了起来,“俘虏营,那对我来说,可是一个福地啊,哈哈哈哈。”

食堂。

“夜缺兄可有何事?”白衣臣看着一脸愤懑的夜缺,忽然想起了之前感受到的寒意。

“小白,你不是说参不参加军队都随我吗?”夜缺咧开了嘴,露出一个渗人的微笑。

“我说过吗?”白衣臣不知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装傻,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好吧。”白衣臣这种年纪的装傻夜缺完全没法较真啊,跟一个孩子较什么劲啊。

“我打算参军,不过这个训练营是什么啊?”夜缺也是有疑问的,毕竟光听卡莱瓦那些夸大其词的描述,实在不可靠。

“训练营啊,那是新兵训练的地方。”白衣臣缓缓说道,眼睛却看着雪莉。

这个妹控。

“为了新兵的成长以及尊重训练营营长,军队高层是不会进行干涉的。说起来这还是‘将神’规定的,因为他也是训练营营长出身的。所以怎么训练,都是由营长一人掌控。”

“而且……”说着,白衣臣顿了一下,拿起纸巾,给雪莉擦了擦嘴角。

原来是雪莉吃菠萝包沾到东西了。

小白还算是一个好哥哥呢,当然,忽略他的妹控属性。

“训练营拥有的可能。当今几大成名军团,哪一个不是从训练营走过来的。”

白衣臣忽然坐直了身体,正色道:“木迦正处多事之秋,正需要夜缺兄这样的人才,还请夜缺兄多多上心,为木迦培养出一支铁军。”

咳咳,还拉上国家大义,真行啊。

“好,我一定会努力,为国争光。”夜缺也换上了一副激愤的样子,“驱除鞑虏,回复中华!”

额,这句话好像是孙中山大大说的,借用一下哈。

只是,为国争光什么的,木迦好像不关我的事啊。不过,我必须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只有强大的军队实力,才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自身实力的不足。只有强大的实力,才有可能,面对教皇,夺回我的娅缇。

回过神来,白衣臣已经带着雪莉走远了。

看着两人的身影,夜缺忽然记起来白衣臣似乎没有付钱。

糟……糟了。我可没钱。

服务员走过来了,该死,偏偏是这个时候。

夜缺陷入懵逼之中。

服务员走到了夜缺面前,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难道,我要说自己没钱付账,吃霸王餐?

“请问……”温和的语气,服务员礼貌地问道。

可是这被夜缺打断了,“不用说了,我没有钱!”

夜缺觉得自己没钱就是没钱,死猪不怕开水烫,这种小事用不着拐弯抹角的。

“呵呵,这位同学真是有趣。”服务员露出灿烂的笑容,“您的同伴可是白少爷。白少爷说了,这些都记他账上。”

哦哦,大款啊,直接就买单了,还是最牛逼的那种。

既然如此,我就不介意宰大款了。

“我吃了多少都记他账上吗?”夜缺回以灿烂笑容。

“额,是的。”服务员只觉得夜缺头上好像长出了两只角,嘴里长出了两颗獠牙,背后长出了恶魔的翅膀。

总得来说,就是有不好的预感,不过服务员还是很尽职,老实地回答了夜缺。

“嗯,很好。”夜缺那是心花怒放,“给我来一百个菠萝包,嗯,还是记你们白少爷账上。”

“这个……”服务员知道夜缺在坑白衣臣,所以有些犹豫不决。

“放心吧。”夜缺拍拍胸脯,“我是谁啊,我是你们白少爷的挚友,所以他才说都记他账上的!”

“那,那好吧。”被夜缺这么一说,服务员才勉强答应了。

吼吼吼,我仿佛看见一百个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菠萝包在我眼前跳舞。

唔,要不要叫上卡莱瓦呢?

还是叫上吧,我可以再点一百个给卡莱瓦嘛。

这叫什么?

这就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怎么样,我伟大吧。

……

某日清晨,启程。

某日傍晚,到达大本营。

“喝。”

“哈。”

……

提着大包小包的夜缺满脸好奇,现代的军队夜缺多多少少见过,可这个魔幻世界的军队,夜缺还是头一次见。

什么几百人整齐使出“碎地掌”,几百人在跑道上练着“疾风步”啊,还有几百个小火球漫天飞舞……

刷新三观啊。

不过还是一个坏消息。

卡莱瓦的俘虏营和夜缺的训练营在不同的地方。或者说,俘虏营甚至不在大本营,而且在前线。

虽然夜缺很是担心,可卡莱瓦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

唉,可怜卡莱瓦。幸好当初我没有交白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