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者巨大的身躯顶破了因莱的地面,爬出了地下工厂。

大理石石砖从污染者的身下掉落下来,砸在而来地上碎开来。

扬起的灰尘让市民睁不开眼,呛得不断地咳嗽。

“什么东西?”这是无数因莱市民所在意的事情。

当污染者的双腿踏在了地上的一瞬间,黎明过后没有多久的天空,仿佛再一次黯淡了下去。

房屋就像是摆设一般,随着污染者的行进不断倾倒。

破损的房屋砸死了无数的人,整个城市一时间陷入了慌乱中。

可是,这仅仅是污染者带来的噩梦的开端。

污染者所经过的地方,没有任何可以称为正常的生命存在。

树木表面布满了肉质的网纹,枝干上睁开了数不尽的眼睛,发出着不明所以的哀嚎。

动物的身上涌出了触手,躯体就像是开始融化一样,没有固定的形态。

一切生命皆被扭曲。

「扭曲世间生命」这就是污染者的概念。

概念越具体,能力的局限性就越大。

然而就算是这样,污染者所持有的概念,一样在为这个城市带来无尽的恶梦。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啊啊啊!!!”一个男人看着自己开始分叉的手,满脸的恐惧。

分叉的手开始交织在手中的菜刀上,镶嵌在血肉之上。

男人没有感到任何的痛苦,甚至有种欣**。

然而越是这样,就越让男人从心底觉得恐怖。

“不!!!到底发生了什么!!!”男人叫喊着,看向了自己妻子的方向,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视野内可以称为人形的东西,完全没有。

妻子化为一个肉瘤,只有从那模糊的尖叫声中,可以让男人判断出那个是自己的妻子。

“啊!!神明啊!!!请救救我们!!”男人开始祈祷了起来,可是双手却已经无法合十。

没有任何的回应,神明没有回应男人的请求。

扭曲开始蔓延到全身,在最后一刻,男人的大脑仿佛被什么拧碎了一般,变得奇怪了起来。

属于自己的意志开始弥散。

“吼——”从男人喉咙中发出已经不似人的吼叫声。

满身的触手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因莱城凡事被污染者踏过的大地,皆变成了地狱的模样。

看到这一切的卡特丽娜叹了一口气。

其实在之前卡特丽娜就在布雷身上留下了窃听的法术。

她已经明白了面前这个巨大的铠甲到底是什么东西。

自称为污染者的白银种。

「神之大敌」的义务便是击败一切威胁黑铁种全体的高等种。

可是白银种的话,能够处理的办法少之又少。

就算「神之大敌」,要击溃白银种,起码要派出半个组织的人手,而且还要包含大部分的高等战力。

“这一下真是糟糕啊。”卡特丽娜苦着脸。

虽然卡特丽娜也很想解决掉这个污染者,但是事实上卡特丽娜似乎什么都办不到。

“那是什么。”萨斯难以置信地看着宛若地狱的光景,心中不争气地泛起深深的恐惧。

“人类…不对…是黑铁种无法战胜恐怖存在啊。”卡特丽娜叹气。

“那个地方!是地下工厂!”萨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布雷先生还在那里!”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卡特丽娜咂舌。

那里可是污染者出现的地方,大概没有任何人可以幸免吧…

“不仅是马琳姐,现在连布雷先生都这样了吗?”萨斯狠狠地捶了一下地面,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怒。

什么吟游诗人啊!!在这种时刻,诗人能够做什么!!!!

萨斯第一次开始恨自己是一个吟游诗人。

“我什么都做不到啊!!!”

“诶,萨斯小哥…”卡特丽娜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安慰萨斯比较好。

完全没有安慰人的经验。

不过这个时候并不是做这些的时候。

“萨斯小哥,不要再垂头丧气下去了啊。”卡特丽娜说道。

可惜完全没有用,萨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

“吱吱…吱吱…”

“喂,是卡特丽娜吧。”

从卡特丽娜耳边响起布雷的声音。

可是周围并没有布雷的身影。

“诶!我的窃听法术!”卡特丽娜惊了一下。

“是你在我身上放了窃听的法阵吧。”现在的布雷坐在了地下工厂,对着衣服上的法阵说着。

现在布雷周围没有什么人,勇者一行人和那个总统已经不见踪影。

在污染者使用概念的一瞬间,因为布雷的「绝响」,那些人才避免了被扭曲的命运。

可惜的是,似乎除了普莱德总统似乎意识到了布雷做了什么之外,勇者一行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差点变成怪物。

只是匆匆向布雷道歉完,就离开了地下工程。

而普莱德也是在看了布雷几眼之后,就离开了。

整个地下工厂只有布雷一个人。

并非是布雷不想追上污染者,但是污染者是直接从地上冒出去的。

勇者一行人还可以跳上去,布雷的话,背着大剑,做不到这种高难度的事情。

布雷只能依靠卡特丽娜了。

“被发现,哎嘿。”隔着法阵,卡特丽娜吐了吐舌头。

“不要卖萌了。”

“咳咳…我没卖萌。”卡特丽娜尴尬道。

“将我送到那个污染者附近。”布雷沉声道。

“诶诶诶诶!!!!你在说什么胡话!!!!!”卡特丽娜惊叫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