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张黑脸,是的,两张黑脸。

汤姆和卡莱瓦。

眼瞪着眼,两个人就这样定在了那里。

空气仿佛突然凝固。

整齐的队伍,没有声音,没有动作,就像雕像。静止的两个人,宛若两条怒目相视的黑色恶龙,盘旋,挑衅,却没有互相撕咬。

忽然,汤姆皱了皱眉头,恶龙发怒。

完了。夜缺已经不敢再看了。

然而,事情却不像夜缺想象中的那样发展。

“这位同学,以后要早点起床哈。”汤姆忽然带上了笑脸,仿佛在这昏昏沉沉的天里已经升起了暖阳。

嗯?这,这是怎么回事?那可是“魔鬼教官”耶!怎么可能低学员一头?

虽然很高兴卡莱瓦没有因此受罚,但是卡莱瓦在气势上稳压汤姆教官一头,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难道起床气是一种威力无比、玄而又玄的神物?

“哼,知道了。”卡莱瓦仍旧黑着一张脸,起床气在他头上萦绕着。

“归队。”

“嗯。”

卡莱瓦穿着长裤,**着上身,站到队伍里。

为什么刚起床的卡莱瓦已经穿上了长裤呢?估计是为了掩护内裤上的哈喽开题吧。

“好了,作为你们的教导主任,我的职责就是训练你们。”汤姆停顿了一下,像是在酝酿着些什么。

用带着凶煞的目光狠狠地扫视了一遍学员,汤姆的这个动作让一些学员冷汗直流。

“咳咳。”汤姆用响亮的声音叫到,“全体学员,绕跑道跑步100圈!”

“什,什么?”一个瘦弱的学员叫道,“100圈?”

实际上,正常情况下跑步100圈并不难。这些学员都是被举荐而来的,实力并不会低到哪去。最强的学员实力甚至达到了四星8级,最弱的也有二星(夜缺,唯一的二星学员,吊车尾)。所以说,别说,100圈,就算200圈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那是在正常情况下。

斯图尔特学院只有一条跑道,这条跑道依靠着学院围墙。也就是说学院围墙有多长,这条跑道就差不多有多长。

想想吧,木迦王国第一学院,囊括138所大型建筑、12处大型绿化带、3个大湖1个小湖,这样的学院,你说它的围墙有多长,它的跑道又有多长。

“是啊,100圈。”汤姆深深地看了一眼瘦弱学员。

“那个,教官,我是法师,应该不用跑吧?”被汤姆那么一看,瘦弱学员不敢再提100圈的事,只好硬着头皮曲线救国。

“哈哈哈,法师也要跑!”汤姆再次露出笑容。明明就像平常人的那种笑,可是在汤姆身上出现却格外吓人。

“法师又不是要近战,训练肉体有什么用。”像是有些反感汤姆的蛮不讲理,瘦弱男孩抱怨道。

“法师不用近战哈,哇,这位同学很厉害嘛,可以想不近战就不近战。”汤姆笑嘻嘻地说着,可是说到一半,语气突转,“你不想近战,那么你问过你的对手了吗?你的对手是**吗?不想和法师近战?”

冷汗!夜缺用余光明显能够看看瘦弱学员头上冒出了珍珠大小的汗珠。汗珠慢慢从额头滚落,滑过他的下颚,落在他瘦弱的身躯,在他的皮肤上溅开。

唔,这家伙肯定吓坏了。

“这位同学,你还有什么异议吗?”汤姆再次咧开了嘴。

“没有!”麻利,迅速,生怕说晚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很好,同学你很好”汤姆拍拍瘦弱学员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

“乔伊·亚历山大·比基·卡利斯勒·达夫·埃利奥特·福克斯·伊维鲁莫·马尔尼·梅尔斯·帕特森·汤普森·华莱士·普雷斯顿。”这位瘦弱的同学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语速流利地把自己的名字念出来了。

然而令夜缺匪夷所思的并非他的语速,而且他的名字。

这名字明显长破天际了好不好!

这么长的名字不会是玛丽苏小说男主吧?玛丽苏小说男主的名字不都是这样的吗?北冥南宫西门东方慕容欧阳诸葛司马什么的。

“额,我就叫你乔伊吧,十三家的人?”汤姆明显被这名字搞的有些发傻。

“是的!”乔伊大声应道。

“好,以后你就是副班长了!”似乎十三家有点名气,不然汤姆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把副班长给可乔伊。

“谢谢教官!”

“全体都有,向右转!”汤姆发令,“跑步,走!”

“一二一,一二一。”

然后,斯图尔特学院的跑道上就出现了这样一群人。

裸奔,在跑道上裸奔。光着膀子的、只穿着内裤的、穿着内衣和内裤的,当然还有穿着长裤的卡莱瓦和穿好衣服的夜缺。

可惜都是男的,没有女的。

“呼呼,第十圈。”夜缺觉得自己已经要崩溃了。

这是一种折磨。

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

没有早饭,也没有午饭,烈日炎炎,前路无尽。

饥肠辘辘的学员们早就躺下了几个,当然真的不行的有,假装不行的也有。两者的待遇完全不同。

汤姆把真躺的送进医务室躺着,把假躺着的打到真躺下,然后开除。

现在,只有21个人了。16个战士,5个法师。

“夜缺,你还行吧。”卡莱瓦和夜缺并排跑着。他浑身是汗,裤子已经全湿了,每一步都会有晶莹的汗水甩出。

“呼呼。”没有力气说话了,夜缺只是点了点头。有些颤抖地动了动手,夜缺把衣服也扯掉了,露出他那并不精壮的身体。

穿着衣服,太闷。

“呼~呼~”在夜缺旁边,除了卡莱瓦,还有剩下的4个法师。

“呃~”一个金发的法师突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粗糙的地面把他那白皙的手臂磨去了一块皮,鲜血不断溢出!

夜缺知道这个金发法师是一个家族的少爷,平日里娇生惯养,肯定没受过这种苦。

至于自己,玛德,就算以前的军训也不是这么把人命糊弄着玩的!

妈蛋!为什么得来这里受苦!老子不干了!夜缺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

汤姆忽的出现在那个倒地法师的跟前,赞叹道:“好样的,明明是娇生惯养的贵公子,没想到还能熬这么久,是用水系魔力支撑着吗?”

“呼~”金发法师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因体力不支再次倒下。目光里透露出一股狠劲,这个法师整个人就像饿狼一样。

“可以了,你的身体没有支持你再继续下去的能力了。”汤姆用手刀轻轻击打在金发法师的脖子上,将他击晕了。

“你们继续努力吧。”汤姆用肩膀扛着金发法师,一个闪身,不见了。

呼——忽然觉得,不想放弃了。

像是被金发法师刺激到一样,夜缺和其余的三个法师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疯狂地再跑了一圈。

然后,萎了。

妈蛋,刚才不该飙那么狠的,现在没劲了。

双腿里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迈不动。视线开始有些模糊了,脑袋也有些不清醒了,夜缺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了。

毕竟,夜缺在这些人里实力最弱,在地球上经历过军训的他勉强撑到这里已经不错了。

“呼~”“呼~”……一群人从夜缺身旁超过,带头的正是基蓝。虽然夜缺眼睛有些模糊了,但是这群人里唯一一件内衣他还是看得见的。

基蓝等几个战士已经跑了近27圈了,整整领先了法师16圈。

战士可以凭借肉体力量,真是好啊。像法师这样只能利用元素的,只能悲剧了。

这么一想,夜缺脑中好像有一丝灵光闪过。

利用……元素!

刚才的金发法师,可以用水系魔力支撑着,那我是不是可以试试?

等等?我是火系法师啊,火系怎么给自己弄啊?火系魔力不像水系魔力那样温和,这种魔力充满了暴躁与威力。

嗯?威力。可不可以……这样……

“轰!”

巨大的爆炸声传来,跑道上浓烟滚滚。

跑在夜缺前面几十米处的几个法师吓得立马趴在了地上,夜缺以及和夜缺跑在一起的卡莱瓦当场被炸飞了出去。

哎呦,有点疼。虽然没有成功,但是方法是可行的。因爆炸而飞出几百米远的夜缺默默想道。

无视一旁满脸疑问的卡莱瓦,夜缺继续他的实验思路。

火球变小一点;火球形状拉长;火球持续性提高一点;火球由燃烧式改为喷射式;火球释放位置由手改为脚……

想到就做!

经过多次尝试,被炸成狗的夜缺虽然在一些实验上失败了,但最终他还是基本完成了自己的目标。

1——火球变小,做到。

2——火球形状拉长,失败。

3——火球持续性提高,失败,但是改进为加快火球制造频率。

4——火球由燃烧式改为喷射式,失败,但是改进为俩个火球以特定角度对冲从而产生对于某个方向的冲击力,再由冲击力反作用力产生推动力。

5——火球释放位置由手改为脚,失败,鞋没了。

最终成果:

夜缺背着双手,双手向后释放火球对冲,反作用力由手传递到身体,身体被击飞,向前跃进百余米,落地成功,再次循环。

唔,就是腰有点疼。(如果不是这火球不会伤到你自己,夜缺你早就腰折了!)

不得不说,人类是一种极度富有创造力的生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