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尔特家族总部,是在王都里的一座宅子。夜缺看着被四条大街包围着的宅子,觉得自己以前住的房子都不一定有这座宅子的一个房间大。

不愧被称为斯图尔特家族,一般被称呼为什么家族什么家族的,都牛逼的要命。比如,杜邦家族啦,罗斯柴尔德家族啦,奥纳西斯家族啦,洛克菲勒家族啦,葬爱家族啦,之类的家族,哪一个不是大名鼎鼎,家财万贯?

嗯?你说混进了奇怪的东西?是吗,我没注意到呢。

更重要的是,红毯!

是的,一丈宽,几十丈长的红毯就铺在宅子门前。

好像是白衣臣让白衣卫特意通知了家里的人,让他们出来迎接。

哇塞,真气派,红毯两旁还有仆人夹道欢迎,几个乐师还乌拉乌拉的弹奏起乐器。虽然这里在一定程度上与地球有些相似,但是这音乐,未免太奇怪了吧。

就好像几个音痴在合唱,或是初学者拉小提琴,不然就是用叉子在盘子上滑动的刺骨声。

这乐曲绝逼有毒,夜缺已经感觉自己的耳朵在冒血。

“夜缺兄可否感觉不适?”与夜缺同行的白衣臣抬起头,望着夜缺说。

“呵呵,没有。”夜缺说道。

到底有没有,“呵呵”说明一切!

“怕是夜缺兄感到奇怪?”白衣臣眯起了眼,他又在笑了,“此乐乃是‘英雄归乡曲’,曲调古怪,却能与英雄归乡相称,非归乡之英雄,无有能感其意者。”

“哦,原来这么高深!”夜缺一脸恍然大悟。

大悟个鬼咧,这不就是那啥艺术作品吗,没有功底就听不懂的那种。原谅我没有艺术细胞,无缘享受这乐曲。

乐曲古怪,但那重要吗?不重要!

精神承受着折磨,身体却很诚实。这柔软的触感,这诱人的色泽,这在精神和和肉体上的双重享受!

不要想歪了,夜缺只是在享受走红毯的**。

“恭迎少爷!”整齐的声音响起。

不是欢迎我的啊,没关系,有红毯走已经不错了。

“诸位,可以了,请回去吧。”白衣臣稍微提高了声音。

虽然白衣臣发了话,可那些仆人却仍旧没有动作。

“好了好了,都回去工作吧。”厚重的声音响起,带着发号施令的语气。听到这声音,仆人们才缓缓退去。

“哦哦哦,小白啊,怎么放假了都不回家里看看?”一个中年人出现在夜缺等人面前,带着一丝抱怨说道。

很扭曲,真的很扭曲。一个浓眉大眼、五大三粗的大汉,竟然做出了一个抱怨的表情,活像一个怨妇。

“木迦正处多事之端,学院招生限制放宽,儿子当然必须大事为先!”白衣臣说的有理有据,还牵扯上了国家大义,让中年人无话可说。

说着,白衣臣又回过头来,“这两位兄长天资卓绝,苦于没有名师教导,实力较为低下。若是加入斯图尔特学院,这两兄长必定大放异彩!”

听见这话,中年人装出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来。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像是听懂了夜缺的疑问,白衣臣向夜缺介绍道:“此乃家父,如有得罪,还望海涵。”

这语气,怎么好像家长一样。你们俩的角色是不是该交换一下?

“福尔·斯图尔特,木迦王国第二元帅。”刚才一直没说话的卡莱瓦终于说话了。

很奇怪啊,卡莱瓦最近有些怪怪的,没事玩什么深沉啊。

“哦哦哦,只是第二罢了,没什么好说的。”口里说着第二,但他的神情里却没有半分懊悔或是不满。

只是第二就满足了?是真的知足?还是第一太强?

“不不不,八达岭血战33天,以1万军队拖住慕斯王国8万军队,福尔元帅可谓国之栋梁啊!”说着,卡莱瓦似乎有些惆怅。

噗!八达岭!这地名……

不过这有什么好惆怅的,卡莱瓦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这算什么啊,要说国之栋梁,非将神莫属。”福尔笑哈哈地说道,眼里却满是崇拜之色。

将神?是指木迦王国第一元帅?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会被称为将神?会让身为第二元帅的福尔没有一点不满,反而满是崇拜?

夜缺对那个将神也开始感兴趣了。

“好了,别在门口站着了,都进来吧。”福尔热情地说道,“饭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啊。”

是因为卡莱瓦刚才的话,才变得这么热情吗?

话说,这个人可是木迦王国第二元帅啊。这种身份放在地球上哪是自己可以接触到的啊,可是自己为什么一点荣幸之至的感觉都没有?

额,可能是刚开始看到的那副怨妇样惹得祸吧。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啊。

一张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超级长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式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这也太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了吧,吃得完吗?

嗯,你说什么,我没有结巴啊。我只是强调一下,桌子之长,菜肴之多罢了。

首位,坐着一位白胡子老头,这肯定又是一个高手!下面坐着一位贵妇人,看着进来的人轻轻微笑。

“中间这位,是我的爷爷;旁边这位,是我的母亲。”走在夜缺身前的白衣臣微微转过头来,向夜缺小声介绍道。

嗯,我记得,斯图尔特学院好像是斯图尔特家族的产业吧,然后,校长就应该是白衣臣的爷爷吧。这么一来,他爷爷还真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啊。

“哦,小白,放假怎么不先回家看看啊?”上首的爷爷发话了。

只是,我怎么感觉这话好像在哪听过似的。

然后白衣臣将在门外对福尔说过的话再说了一遍。

怪不得好像听过,原来是福尔说过。这父子俩还真是像。

“这老头是莫斯利安·斯图尔特,斯图尔特家族家主,斯图尔特学院院长,听说他的实力已经到达日级了。”卡莱瓦在夜缺身后小声说道。

“日级!”夜缺发出了惊叹,发现场合不太对,急忙放低声音。

“小伙子,日级怎么了啊?”一个稍显苍老的声音传来。

“哦,日级,好像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啊,上面不是还有圣级和神级吗?”夜缺漫不经心,随口答道。

“咳咳。”苍老的声音剧烈地咳嗽起来,“是吗?日级太弱了吗?”

听到咳嗽声,夜缺猛地回过神来。

我去,是白衣臣他爷爷!这样一个日级强者,自己竟然说他好弱。虽然跟圣级以及神级来说,日级确实很弱,不过自己只是一个二星的小法师啊啊啊,竟然说日级弱。

“是的,日级很弱!”爷爷忽然就叫了起来,“今晚,我就闭死关,一定要突破到圣级!”

喂喂喂,这位爷爷我只是随口说说,不要较真啊,我怎么感觉摊上了不得了的事!

“小家伙,我们木迦王国不过4位日级强者,圣级也仅仅一位,你以为这种级别的强者是大白菜啊,说弱就弱?”福尔说道。

“呜呜,小白,爷爷要闭死关了,你一点也不着急吗?”

“呜呜,小白,你爷爷他要闭死关了,家里的事都得爸爸来负责,你不打算帮帮爸爸吗?”

“为老不尊!客人还在呢!”白衣臣有些生气了。

“那又怎样,小白才是最重要的!”异口同声!

这家子真是奇了,一个孙控,一个子控,这就是家族遗传吗?话说白衣臣真的是斯图尔特家族的人吗?这么正经,好像没遗传到什么怪癖。

“夜缺兄,卡莱瓦兄,请就坐,我去看看我妹妹。”白衣臣说道,神色里却有一种少见的急迫神色。

“小白,客人在这呢,别总去找你妹妹!”再次异口同声!

吼吼,你们也意识到这里有客人吗?不过白衣臣是斯图尔特家族正宗传人,这一点可以肯定了,他是妹控。

看了夜缺和卡莱瓦一眼,白衣臣万分不舍地回到餐桌上。这种表情,也会出现在白衣臣脸上?真是不可思议!妹控竟然如此强大的,强大到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情。

这一餐夜缺吃得很饱,一阵拖拖拉拉,日薄西山。实际上白衣臣用不着去找他妹妹,人是铁,饭是钢,是人总要吃饭不是?白衣臣的妹妹半途中便加入了。

雪莉,就是白衣臣妹妹的名字,她今年才10岁。

她个儿不高,比白衣臣还小些。白皙如玉的小脸,两个短短的小辫,扎着绿色的玻璃丝线;乌黑漆亮的眼睛和那纤巧的嘴角,含着天真的微笑,透着愿意同每个人交朋友的神情;身着白绿相间的碎花格子的短外套,一条刚好过膝的淡绿色褶裙。

这么可爱的妹妹,怪不得一向正经的白衣臣化身妹控。

可是,卡莱瓦,这么盯着别人的妹妹不好吧。

当雪莉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卡莱瓦就瞪直了眼,仿佛要把她吃了一样。之后也是一直盯着,饭都没吃几口。吓得人家小姑娘一阵怕怕,躲到哥哥那去了。

白衣臣也明白了怎么回事,眯起了眼,隐隐约约投给卡莱瓦一个“你给我小心点”的眼神。不过,眯起了眼不也是白衣臣笑的标志吗?

等等,卡莱瓦,收住,收住,你口水流进盘子里了!没想到你是萝莉控!以前是我看错你了,总以为你是基佬,我郑重道歉!

忽然,夜缺像是意识到什么。

我身边就没一个正常人嘛?萝莉控,妹控,以及我自己,疯子……

对了,还有娅缇!

只是,娅缇……我有点想见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