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你这样说没问题?”没有看着卡莱瓦,夜缺只是把目光放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身上,“啥叫年轻礼貌又让人闻风丧胆的?”

“年轻,他只有12岁。礼貌,那是他的待人之道。令人闻风丧胆,那是他对待敌人的手段。”卡莱瓦说道,“白衣臣原本不叫白衣臣,你知道吗?”

“我就觉得很奇怪啊。”夜缺深有同感,一个满是英文名字的世界,没事冒出一个白衣臣,夜缺一开始还以为他跟自己一样,都是穿越而来的。

“这就要从他6岁说起了。”卡莱瓦忽然露出了颇为玩味的笑容,这让夜缺看了有些起鸡皮疙瘩。

“在白衣臣6岁时,他的家族被仇家入侵。当然,斯图尔特这么大家族,也不是谁想报复就报复的,入侵者很快就被清理干净了。”说着说着,卡莱瓦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虽然入侵者被全歼,但6岁的白衣臣却不见了。作为斯图尔特家族唯一传人,失踪了的白衣臣让斯图尔特家族发了疯。”

“直到几乎翻遍了整个木迦王国,斯图尔特家族才在一个小仓库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白衣臣。”

喂喂喂,感觉剧情向不好的方向发展了!

“那时的白衣臣已经受尽折磨,据说整个仓库摆满了各种刑具。整整半个月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惨绝人寰的故事。”

听着卡莱瓦这么说,夜缺脑海里似乎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来:

阴暗潮湿的小仓库,凌乱的摆放着各式器具。一个6岁的小男孩,被绑在椅子上。

“啪啪啪~”不要误会,那是皮鞭抽打肉体的声音,每一次鞭打都能将皮肤抽出血来。

6岁,叫喊,哭泣,嘶哑的声音。似乎很惨啊。怎么说都是监禁play,唔,可能还有皮鞭和蜡烛。如果是那个司徒啥瓦特家族的唯一继承人的话,会不会被抹除男性性征啊?这么一说,似乎菊花也保不住了吧?

没有亲身经历过,夜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可怜的话,算是有吧,有些开玩笑的想法,也是为了缓和一下情绪。毕竟,这些东西要是落在自己身上,那夜缺是无法承受的。

没有理会夜缺那一脸yy之色,卡莱瓦继续说道:“从那以后,白衣臣就变了,变得成熟而恐怖。他不仅觉醒了精神能力,还组建了一队白衣卫,自号白衣臣。他的敌人,没有一个不是在他手上受虐至死的;他的朋友,没有一个不被他的风度折服。”

“这么一说,感觉刚才很白衣臣交谈的确是没什么不舒服的,就好像是交了好些天的朋友。”夜缺摸了摸鼻子。

“是啊,白衣臣就是以礼貌的一面被朋友所接受,以恐怖的一面让敌人所恐惧。久而久之,大家忘记了他的本名,都习惯性地叫他白衣臣。”卡莱瓦似乎冒出了一点点忌惮的神色,似乎对白衣有点莫名的敌意。

卡莱瓦和白衣臣,是有可能成为敌人的吗?明里暗里那种淡淡的交锋,夜缺也是看得出来的。毕竟他是一个疯子,而不是一个傻子。

“卡莱瓦,接下来是去给你买战技了吧?”夜缺转移了话题。一直把话题放在白衣臣身上,卡莱瓦的神色不是太好。

“哈哈,都要到斯图尔特学院去了,还花什么冤枉钱!”转移了话题,卡莱瓦果然又恢复了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走,我们买衣服去!”

“嗯?买,买衣服?”

“当然,你这套衣服穿了几天?”

身上的衣服,好像有好几天没换了。被白狼撕裂的破口,被火球炸裂的袖子,染上血液还没洗去的血迹,以及几天没洗澡的恶臭。要不是这套黑色的衣服,估计自己早就受不了了。

“我擦,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到!对了,附近有洗澡的地方吗?买完衣服我们就去。”

“哈哈,好,买完衣服就去澡堂。”

坐在整个集市最高建筑的最高层,白衣臣从窗户看着夜缺和卡莱瓦离去的身影,缓缓地抿了一口茶。

百年奇香茗,茶水如同湿暖的空气一般,在舌尖飘扬。醇厚,浓郁,化作一股淡淡清香,流入白衣臣的灵魂之中。

精神力又加强了,白衣臣觉得自己似乎随时都能从二星巅峰突破,可是,精神力这种东西实在太难修炼。哪怕自己每天喝上3杯百年奇香茗。

“可惜我手里的不多了。”白衣臣放下茶杯,神色里倒是有些可惜,“不然还可以送他一些。”

从来都没有莫名的好意,白衣臣之所以这么看重夜缺,就是因为夜缺的“不屑”!

因为学院的新规定,他打算离开斯图尔特学院,离开王都,四处走走,看看能不能为王国招揽几个人才。没想在自家产业歇歇脚,楼下就吵了起来。他本不想管,但是随后一股似乎带着藐视一切的气息开始蔓延。对于精神力颇有研究的白衣臣来说,这股气势是一种单纯的气势,不带一丝实力的气息。

这样的气势,难得一见!

快步下楼,却不失风雅。他见到了气势的主人,那个高傲的夜缺。

尽量放低身段,那个高傲的夜缺也随着气势的消失而消失。接下来,就是招揽。

回忆中断,白衣臣提着水壶。温水从水壶中脱身而出,带着一道完美的弧度,栖身与茶杯之中。捏着一点点茶叶,细碎地洒入茶杯。

第三杯。

如果,夜缺身上的那股气势,能出现在战场上。那么,我方士卒必将有如神助,有气吞河山之势。而敌方,必将气势全失,月级之下,无有能反抗者。

月级,乃是强者的级别。一场战争,能出动几个?还是几十个?对于上万人,乃至于上几十万人的战争,那些个月级强者,不过是左右战局的一个因素罢了。谁胜谁负,那看的是谁的军队能存活下来。

哼,月级?月级能杀人,可是他能统一城、守一域、保一方平安吗?不能!

战争,有效地击杀对方,才是最重要的。

能够压制月级之下的人,那无疑就是在说,能够压制所有的军队!这就是有效!

战争,无非,势,力,谋,罢了。

如果,夜缺真的能加入军队,那么,下一代将神,必将是他!

眼睛里似乎有什么在燃烧,平静多年的心似乎又火热了起来。喝下百年奇香茗,白衣臣才恢复平静。

似乎在嘲笑自己,“哈哈,我真是想得太远了,也不知道,夜缺兄的那种气势有没有什么短板。也不知道,他是否有成为将神的那个实力呢。”

“不过,这个卡莱瓦,身份有点神秘啊?”白衣臣挥了挥手,“白衣卫。”

“主人?”白衣卫从白衣臣身后走到前面来,单膝跪下,双手抱拳。

“把十二卫、十三卫派出去,收集一下夜缺和卡莱瓦的资料。我到王都后,再交给我。”白衣臣的眼睛里似乎又回到一开始的深邃。

“诺。”白衣卫就要离去。

“等一下。”

“主人还有什么吩咐?”

“不要惊动了他们。”

“诺。”白衣卫退去。

“木迦啊,木迦。”白衣臣喃喃,“我该怎么拯救你呢?”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两个大男人逛了一天的街,买了衣服,入了澡堂。

听起来好像怪怪的,是不是有什么基佬向的发展?不行,绝对杜绝!

“就租一间房好了?”卡莱瓦对着旅馆老板说道。

“好的。”老板接过钱,把房间钥匙递给了卡莱瓦。

喂,老板,你的目光有问题啊!先是古怪地看上几眼,然后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才一个银币,情侣旅馆果然比较便宜啊。”卡莱瓦捏着钥匙,笑着说。

没错,是挺便宜的,一路过来也进过不少旅馆,住一晚每家几乎都要三银币。现在这家情侣旅馆只收一个银币,不得不说,真是实惠……

等等,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老板,银币,便宜,情侣……情侣!

玛德,我怎么进了这么一家旅馆!还和卡莱瓦租了一间房!我说怎么这么便宜,原来这里是那些小情侣恩恩**的场所!

“喂,卡莱瓦,住这样的旅店真的没问题吗?”夜缺小声地说道,因为他看见走廊里有一对小情侣已经互相亲吻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吗?”卡莱瓦也看见了那对小情侣。

“没什么问题吗?”夜缺直直地盯着那对小情侣。

“那又有什么问题?”卡莱瓦也是死盯着不放。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怎么可能没问题?”夜缺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那是因为激动。

“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卡莱瓦不想再说下去了。

哇塞,这种款式的内衣耶,真大胆!

“你说没问题那就随便吧。”夜缺也不想说下去了。

尼玛,那对情侣不会在走廊里不会就敢来吧?

然而事与愿违,那妹子还有点理智,要求男友到屋里去。

没了啊,可惜了。夜缺和卡莱瓦都叹了口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