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这里有妖怪,有术士,据说还有神仙——尽管大家谁也没见过。而这个世界,同时也存在着科技:天宫号上天了,蛟龙号下海了,火星探测器的收集的新信息也发回来——这些熟悉的字眼让沈梦瑶有些怀疑这里就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地球。各种各样有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不断被沈梦瑶在脑中被探索着,沈梦瑶的世界观也不断地被刷洗着。

刚才在混混的围攻中救出沈梦瑶的那个人,正在开车拉着她飞驰在夜晚空旷的街道上。车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被路灯和霓虹映照成了暗红色。

话说那些人为什么要找自己啊?听话头应该是之前和他们有过短暂的过节。沈梦瑶又在心里把这个穿越女妖咒骂了一千遍。

救下沈梦瑶的人是个年轻女子,身着淡咖色的短裙职业装,精致的五官,匀称的身材,染成栗红色的波浪卷长发披散在肩上,为她平添了一分丝妩媚。沈梦瑶本能地嗅出这女子身上有妖的味道。

“你这个死丫头,这几天跑哪儿去了?”开车的女妖看了沈梦瑶一眼,笑了笑继续说道,“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惹祸啊,刚才的那几个,又是被你坑了的冤大头?真没想到,还有为了几瓶酒就要挟持女孩的,哼,人渣。你也是,往什么地下车库跑,要不是正好被我看见,我看你怎么办。”

怎么办?直接揍他们不就行了。不过这话沈梦瑶没说出口,只是笑笑。她脑子里飞速地分析着眼前这点少的可怜的信息,想着到底该怎么回答她合适,毕竟这是穿越过来后遇见的第一个熟人。

关于眼前的这个女子的相关记忆,在她出现的那一刻就开始在沈梦瑶脑子里慢慢浮现了。她叫黄婉云,身份是狐妖,是沈梦瑶的好闺蜜,很久之前就认识。但具体这个很久是多久,由于之前的人际关系记忆缺失,无法得知。有关她最早记忆,沈梦瑶能探查到的是刚从妖族学校毕业后,她曾邀请沈梦瑶去她家所开的公司任职,但沈梦瑶拒绝了。

好坑人啊,那个穿越女妖对自己的记忆做这些隐瞒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咦,难得的你话这么少啊,今天怎么这么乖?”黄婉云又看了一眼沈梦瑶,眼神里满是关切,“对了,这几天你去哪了?打你电话不通,你新租住的地方我也没去过,不知道在哪。”

“这个嘛,呃,呵呵,其实我也记不清楚这几天去哪了。”

“哈?”

“是这样,我正学了一种新的法术,但是在操作中失误了,导致我的记忆暂时出了问题。这几天的事我都有些记不清了。”

这个倒不是沈梦瑶的信口胡诌。在探查这一年的记忆时,发现之前女妖倒是在不断尝试练习一些新法术,但大多都失败了。往往失败时也伴随出现一些短期的后遗症,失忆也是其中一种。

“唉,你果然又是这样。这次不知道又需要几天才能恢复。”

“现在好像就恢复了一点吧,起码我还记得你啊,云姐姐,嘿嘿。”

“唉,你呀,我也不说啥了。算了,今天都这么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对了,你现在住哪?”

沈梦瑶想了想,报出一个地址。

“啊?你前一阵不是说那个地方被客户发现了,老被骚扰,你已经退租了么?就是咱们最后一次通电话时你说的。”黄婉云有些奇怪地问道然后偶

退租了?这可真是有点坑人啊。又仔细“回忆”了一遍这个身体的记忆,沈梦瑶仍旧是没有头绪。

“呵呵,我知道了,这也是你失忆缺失的一部分内容。算了,别想了,今晚先去我那里吧。也许睡一觉就能想起来了呢,实在不行就多在我那住几些日子,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再说。”

于是黄婉云拉着沈梦瑶来到自己所住的公寓。

“瑶瑶,咱们一起来洗澡吧,天好热,只在外面待了一下就出汗。等我下,我给你拿睡衣。”一进家,黄婉云就将自己的外罩脱了下来丢进洗衣机,只穿着内衣在屋里走来走去。

沈梦瑶早已经僵住了,感觉自己心脏咚咚猛跳,鼻腔里有血要往外喷涌。她在之前的世界哪受过这刺激啊,自己家里十几年如一日只有自己和老爸生活,连家里养的那只猫都是公的。

说话间黄婉云已经抱着着两件睡裙出来了。“哎呀,瑶瑶怎么还穿着衣服呢,快脱了,咱们进去啦。”说着便拉着沈梦瑶往盥洗室走。

“哎哎,我、我……”沈梦瑶有些不知所措。这可是天大的福利啊,之前做梦也都想过能遇见这种好事,可真正到来时怎么就紧张害怕起来了,感觉整个身体包括脑子都僵掉了。

“咦?嘻嘻,怎么几天没见,你本性都变啦,莫非这也是失忆的副作用?”说着黄婉云便悄悄松开拉着沈梦瑶的手,忽然对沈梦瑶袭胸。

一种奇妙的酥痒感觉,像过电一般从沈梦瑶的胸部冲进她的大脑,瞬间解除了她大脑的僵化状态。刹那间一个锁腕背摔,沈梦瑶利索地把黄婉云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由于用力过大,沙发带人都翻倒过去。

“啊!不不,对不起,云姐姐!你没事吧?”

反应过来的沈梦瑶暗道一声糟糕,赶紧跑过去救人。在之前的世界里练就的本能一时没收住,竟然伤了刚救了并收留自己的好闺蜜,这实在让沈梦瑶懊悔不已。

“没事,我没事,我是正常的妖,可没有你那么娇气的。”黄婉云说着就自己推开沙发爬了出来,“我的小瑶瑶啊,你啥时候变这么厉害了,这就是近期的修炼成果么?”

看到黄婉云没事,沈梦瑶放心下来,赶紧帮着把沙发扶回原位,一边搪塞道:“这个,呵呵,或许是吧,我也不挺清楚。”

经过这一番折腾,刚才面对内衣美女时的那种僵化的感觉倒是散去了不少,不过某些画面仍旧是让沈梦瑶不敢直视。好在黄婉云也不再硬拉她一起进浴室了,这倒是让沈梦瑶松了口气。

拿着黄婉云给自己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等洗澡,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淋浴声,沈梦瑶不由得感觉喉咙有些发干。看到房间角落立着的饮水机,沈梦瑶过去从旁边茶盘上拿起个水杯,接了一满满杯水一口气灌了下去。

由于喝得太猛,杯子两侧漏下的水洒了一胸口。沈梦瑶用手去抹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身体,不也是个妹子么?一会儿自己也要洗澡啦,想到这个,沈梦瑶的脑子又开始僵化起来。

……

浴室,花洒下,少女**。

尽管朦胧的水汽已经让浴室里的镜子稍稍有些模糊,但映照出的少女凸凹有致的玲珑身躯仍仍旧让沈梦瑶有鼻血外涌的感觉。而且,低下头就能近距离观察实物,抬起手就能肆意抚摸。啧啧,手上传来的触感真是让人……可身体被抚摸时的这种奇妙感觉是什么鬼?

……

黄婉云打开电视机看着一些娱乐卫士的深夜节目,不时的打个哈欠。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表,貌似沈梦瑶已经洗澡半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

“瑶瑶,快洗好了吗?”黄婉云问道,但里面只传来流水的哗哗声,并无人回答。又问了几遍,仍旧是没回音。黄婉云有些担心,赶紧走到浴室门口,嘴巴贴近门缝处大声喊了几句沈梦瑶的名字,仍旧没回音。糟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沈梦瑶一个用力,拧坏了浴室门的锁,进去后发现沈梦瑶躺在地上。

“瑶瑶!”黄婉云喊了一声,赶紧过去关了花洒,扶起了沈梦瑶,同时用手探查了一下呼吸,把脸贴近胸膛听了听心跳。嗯,还好,是活的。黄婉云心里松了口气,用浴巾包裹住沈梦瑶,抱进了卧室,然后帮她擦干身体,套上了睡衣。刚把沈梦瑶在床上安顿好,沈梦瑶就自己翻了个身,搂着枕头打起了轻轻的小呼噜

“唉,白害得我担心,原来只是太累了。你这小家伙,真不明白,你生活得这么拼,是为了什么啊。”黄婉云就这么看着沈梦瑶精致的小脸蛋,依偎着她,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话,时间来到次日清晨。

沈梦瑶从梦中醒来,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抱在怀里,心中一惊:战场?尸体?又是变态老爹的杰作?这次是非洲还是中东?

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处于被监视中,沈梦瑶没有睁眼,而是放缓了呼吸,先用耳朵倾听周围的环境。

这里相当安静,似乎在是在一个隔音效果很好的密闭空间,但仍旧能够听到要远处的车水马龙声。抱着自己的这个人呼吸匀称有力,并不是尸体,或许是昏迷的人,也或许是睡熟者。身体很软,还有一种淡淡的体香,是女性。

除此之外,该女身上还有另一种味道很熟悉,好像是……妖的味道。

什么?妖?

沈梦瑶猛然睁开了眼,昨天发生的一切流水般冲刷过自己的大脑。

这时,沈梦瑶也明白自己额头顶着的柔软之物是什么了,加之想起了昨天看到黄婉云穿着内衣拉自己一起去浴室的场景,不由的开始心跳加快,连呼吸都不顺畅了。而睁开眼后映入眼帘的,是凌乱撩开的睡衣下光洁的小腹、黑色蕾丝的胖次以及和自己交织在一起的修长的腿。

沈梦瑶感觉自己已经躺不下去了,一种异样感觉让她喉咙里干的厉害,她颤巍巍的用手推开黄婉云抱着她的手臂,悄悄下床,然后撒丫子跑到客厅的饮水机那里,接下一大杯水灌下去,那种奇怪的口渴感轻了许多。然后又跑到盥洗室,用冷水猛洗了几把脸,感觉心里平静了些。

“瑶瑶,你起来了啊,睡够了吗?”沈梦瑶听见卧室里黄婉云喊她的声音。

“啊,睡够了,睡够了,呵呵。”沈梦瑶回答着,同时看到黄婉云揉着惺忪的眼睛也来到盥洗室里。

“你这家伙,洗个澡都能晕倒,真是服了你了。你干什么去了,把自己弄这么累?”黄婉云一边说着,一边也挤到沈梦瑶身边,打开水龙头捧着水洗脸。“唉,你的身体啊,有时候似乎连人类都不如,真是让人头疼。”

啊咧?怎么可能不如人类啊,昨天一拳就砸裂了水泥墙皮呢。不过沈梦瑶不想继续在这里交谈了,黄婉云的睡衣领口很低,两只丰满的球体几乎暴露了三分之二,而遮住的三分之一则在睡衣上顶出两粒明显的凸起,沈梦瑶怕再看下去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短暂的洗漱之后,黄婉云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她今天依旧要去公司的。沈梦瑶则穿了一身黄婉云的T恤和牛仔裤。她们两人的身高差不多,只是黄婉云更丰满一些,沈梦瑶穿她的T恤看齐来肥肥的,有些像嘻哈服。好在内裤昨天被黄婉云洗后烘干了现在可以穿,要不然可真就不方便了。

沈梦瑶昨天到黄婉云车上后才发现,自己除了身上的晚礼服,竟然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带,钱包、手机、钥匙统统都找不到。她今天的任务就是去找回自己的这些东西,以及去各个房产中介去查一下,自己新租的住所在哪里。

“喏,我的号码,还有钱,给你。”吃罢早饭后两人都要各自出去忙了,黄婉云给了沈梦瑶一叠钱和一个写着手机号的便签,“嘘,什么都别说,我可不想听你那些酸倒牙的话。东西实在找不到,今天就先买一个临时手机用着,有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哎呀,真是好人啊,现在黄婉云在沈梦瑶的心里已经是女菩萨级别的人物了。沈梦瑶忽然想起了在最后穿越的那一刻,女妖曾叮嘱自己,在这里不要相信任何人。

这个云姐姐,一定不会包含在这个“任何人”之内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