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气同快活鱼儿一般,在空气中轻灵挪转,散发淡淡草木清香,透着一股自然气息。

四个人正被这雾气环绕着,有一种迷蒙、缥缈之感。这四个人正是夜缺、卡莱瓦、白衣臣和白衣卫。

坐在草编的席子上、木制的矮桌前,品着茶,别有一番风味。

“不愧是百年奇香茗,香味浓重却不失其清雅,味道浑厚却在那之后有一股淡泊。”卡莱瓦品了一口茶,说道,“好茶!”

等等,你真的是卡莱瓦吗?那个大大咧咧的卡莱瓦?真的卡莱瓦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夜缺拿着茶杯喝了一口白开水,不对不对,是茶水,然后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卡莱瓦。

“兄台恐怕并非随从武士吧?”白衣臣用轻缓的语气说道,“能品尝百年奇香茗的人,可不会是寻常人。我观兄台,不像是第一次品尝。”

“兄台之所以假装随从武士,是为了这位兄台吧。”白衣臣转过头看着夜缺,很是感兴趣,“没有随从武士的法师,可是要被看低的。”

卡莱瓦,没想到你能考虑得如此周到,这让我好感动,我都想哭了。

“我的确不是随从武士。”卡莱瓦将洁白如玉的茶杯放下,“不过到这里来,我想大名鼎鼎的白衣臣应该不是来讨论我的身份的吧?”

卡莱瓦,你越来越不像卡莱瓦了。

“的确,多有冒犯,还望海涵。”白衣臣轻轻低了一下头,表达他的歉意。

迅速将茶杯里的茶水喝光,夜缺只觉得这茶水淡淡的就好像白开水,不过茶香还是有的。

夜缺的举动明显吸引了另外三人的注意,卡莱瓦,白衣臣,白衣卫。

白衣卫虽然在几个人中实力最高,但作为随从武士,他只是现在白衣臣身后,低着头不敢说话。白衣臣则是眯起了眼睛,像是在笑,但是也没有发出声音。

卡莱瓦就不同了,他一把揪过夜缺,“这可是百年奇香茗,有价无市的珍品!光是你喝的这一杯就要几千金币啊!”

嗯,这样子才是我认识的卡莱瓦嘛。

“我擦,别这么用力拉,衣服快被你弄破了!”迷之回话,这话似乎带点不和谐啊。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本来夜缺对百年奇香茗还有些不起意,可是听到“几千金币”,立马就不淡定了,“这什么奇,香茗,一杯就几千金币?这么值钱?”

“对啊,百年奇香茗不仅口感极佳、回味无穷,还能增长人的精神力,作为一个魔法师,你不会不知道精神力的重要兴趣吧?”卡莱瓦翻了翻白眼。

“额,我没感觉啊,难道喝的姿势错了?”夜缺确实没有感觉什么。

“奇怪啊,你没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感觉直奔脑门?”说着,卡莱瓦神手摸了摸夜缺的额头。

“没感觉到!尼玛,把手拿开!”要是妹子把手拿过来我会很开心,倒是你个大老爷们摸啥额头啊?

“奇怪啊,正常人喝了不都这样?”卡莱瓦满是疑惑,摸着头说。

那得了,我不是正常人,我有病,精神病,而且我还不吃药。

“人各有异,不必纠结。”白衣臣隔着面具喝下了茶水,“相谈甚欢,敢问二位如何称呼?”

骚年,你的面具很靓啊!

“夜缺。”“卡莱瓦。”

“哦,夜缺兄,卡莱瓦兄。”端坐在草席上,白衣臣放下了茶杯。

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呢?这白衣臣,说起话来就好像一个古人,中国古代文人。

“那个,白衣臣对吧,你知道华夏吗?”来了,又是一个白痴般的问题。

“华夏?是物品,还是地名?”白衣臣眼睛里露出少见的疑惑之色,“抱歉,在下孤陋寡闻,不能为夜缺兄解惑。”

“哈哈,没关系。”夜缺尴尬的笑了笑,不是古人啊,这个世界还真是奇怪呢,什么样人都有。

“言归正传,不知夜缺兄可有去处?”白衣臣问道,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期待。

不知道在期待什么啊?还有,原谅我一直看着这正太的眼睛,我性取向一直很正常,不要误会。原因很简单,他带着面具,我总不能盯着面具吧?那太没意思了。

“额,也没地啥方可去的,走到哪算哪呗。”说实话,在教堂生活的那段日子,有娅缇在一直过得很惬意。但是娅缇后来走了,夜缺就好像失去了寄托,虽然和骑士们不合,但骑士们也没有赶他走,到最后,还是夜缺自己走的。

“这样啊!”白衣臣露出了火热的神色,他是在期待这个?“既然如此,不妨加入斯图尔特学院?”

“嗯?斯,斯,图,尔特,学院?”名字很拗口,夜缺念起来有些口齿不清。

“斯图尔特学院,是木迦王国的第一学院。每一年都有无数惊才艳艳的精英从斯图尔特学院毕业,加入各方势力,成就一方名声。白衣臣向着夜缺邀请道,“不知,夜缺兄意下如何?”

加入学院啊,上学虽然能学到很多,但不是件能让人感到愉快的事啊。

还没等夜缺回话,卡莱瓦就抢着说:“怎么回事,斯图尔特学院不是只招收12岁以下的学生吗?”

12岁?怎么回事?那为啥要邀请我?

“的确,斯图尔特学院以前只招收12岁以下的学生,但是,现在是什么局势,两位不会不知道吧。”白衣臣似乎有些担忧,“局势动荡不安,边界处3大国家摩擦不断,战争随时都可能爆发,一些旧皇朝的余党,也蠢蠢欲动。”

当白衣臣说到旧皇朝的余党时,夜缺明显看到卡莱瓦放在桌子下的手狠狠的握紧了一下。卡莱瓦,跟那个所谓的旧皇朝余党有关吗?

“而作为三个国家中最弱小的木迦王国,在这次动荡中,是最为岌岌可危的。所以,斯图尔特学院放开了招生的年龄限制,但是要求有推荐资格的人推荐,以及超龄学员在毕业后必须加入军队,服役3年。”

“加入军队,去当炮灰?”卡莱瓦质疑道。

“非也,从斯图尔特学院毕业的基础条件是,月级。”白衣臣缓声解释,“一个月级强者,在军队中,会是炮灰?”

“好,我们去了!”卡莱瓦露出火热的神色,拍着桌子说道。

“诶,卡莱瓦,我还没答应呢?”夜缺急了,上战场什么的完全没想过啊,“我不想上战场啊?”

“你怕了?”

喂,这么拙劣的激将法。

“你不想体验一下带领百万大军的**?”

不想,如果可以,我想带领一个妹子就可以了。

看见夜缺丝毫不为所动,卡莱瓦有些着急。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进入斯图尔特学院挤破了头,夜缺居然一点也不心动。而且,对于卡莱瓦很重要的一点是,他需要兵权。白衣臣是来邀请夜缺的,这一点很明显,卡莱瓦只能算是附带的。

“战场太危险了,我还是去佣兵公会做点任务好了。”夜缺耸了耸肩,摊手说道。

“就算不上战场,做佣兵危险就会少了吗?不能。相反,战场是磨砺一个人最好的地方。”白衣臣似乎抓住了夜缺的心理,“再说了,也许你到不了月级,无法毕业,被踢出学院了呢?”

听着白衣臣带着期待语气的话语,再看看卡莱瓦火热的眼神。好吧,我被说服了。

“那好,我就试试吧。”

“哈哈哈,好样的,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卡莱瓦亮出了他的大拇指。

“既然如此,夜缺兄可以去准备一下。明天,再到这里来,我们一起启程。”白衣臣眯起了眼睛,他又在笑了。

“还有,那个什么百年,奇,香茗,能不能送我一包?”夜缺似乎打死了什么主意。

“噗,夜缺,你不会是想拿去卖吧?”卡莱瓦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可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啊,谁会拿出去卖啊?”

“在下深感抱歉,刚才两杯,已是极限。百年奇香茗对在下修炼有益,所以不能割爱,还请见谅。”白衣臣说着,又低头行了一礼。

“哦,哈哈,我只是说说,不要在意。”夜缺摸着鼻子,有些尴尬。

起身,离开。

只走到魔法器具店外,夜缺才忽然意识到对方是一个只有十二三岁的正太,而不是一个二三十多岁的文人。这孩子,太早熟了啊,不知不觉就把他放到和自己一样的年龄段了。

走到街上,夜缺心中怀揣着两个问题。

一个是,白衣臣,这个名字如此奇怪的人到底是谁?

另一个是,卡莱瓦,他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这两个问题,夜缺目前倒是只想先问一个,毕竟卡莱瓦没有过多得在意夜缺的身份,夜缺也没有必要查户口。

“卡莱瓦,这个,白衣臣,到底是什么人?”夜缺对着和自己并行的卡莱瓦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白衣臣啊,是一个年轻、礼貌,却又让人闻风丧胆的人。”卡莱瓦没有停下来,一边走着,一边答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