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趴在他的毛衣上睡觉,嗅着他的气味,在陌生的环境中,这是唯一能让我安心的地方。

狭隘的出租屋内堆积着大小不一的纸箱。

他离家出走了,带着我一起。

夜幕降临,大门依旧紧锁,他还是没有回家。

好饿……

饥饿的眩晕感冲上心头,几乎要把我击垮,我开始寻觅食物,但是很遗憾,作为家猫长大的我并没有点亮野外捕食这个技能。

我只能撕咬着纸箱,期待能找到未吃完的猫粮。

我渐渐闻到了她的稀薄味道,拼命地钻进纸箱,有她的地方就有好吃的,一直都是这样的。

我咬到了一条还未织完的绒毛围巾,这就是味道的来源,我慢慢抽出围巾,随意堆放的纸箱开始摇晃,然后倒塌坠落。

原本就不雅观的出租屋变得一片狼藉,淘气的我会应该会被揍吧!

“咔嚓”一声,门终于开了,我拖着围巾去门口迎接他,发出我最可爱的叫声。

但是他却直接无视了我,也不开灯,直接趴在了床上,正常的剧本不应该是亲昵地抱起我,狠狠地蹭着我的脸和胡须,然后我撅着嘴伸出爪推开你才对。

生气!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可是会遭报应的。

我先跳上小凳子,然后跃上床,在他耳边狂叫,宣泄着我心中的不悦。

他还是没有回应,是累了吗?

我停止了胡闹,轻轻地舔着他的脸颊,尽到一只喵的责任。

好咸,好苦,好难吃。

“百岁……”他轻轻地唤着我的名字。

明明我是一只这么可爱的仙女猫,居然给我了个取土得掉渣的名字。

“还好有你陪着我,还好有你……”

他紧紧地搂着我,差点让我岔气,豆大的泪珠从他脸上滑落,曾经我眼中伟岸的他,赐予我新生命的他,却在我面前哭得像一个泪人,正如那一天趴在纸箱里孤立无援的我。

所以,这一次该轮到我来救赎你了,我使劲浑身解数,舔他、挠他、蹭他。

“是吗?你也想她了。”

他拿起挂在我身上的围巾,放在鼻尖,和我一样嗅着她残留的气息,回忆着她的味道。

良久之后,他才打开灯,将围巾的一端系在脖子上,另一端包裹着我,就这样抱着我,在凌乱的纸箱中抽出了一本硬壳的相册。

他从相册的最后面翻起,上面是我和他和她,每一张照片都是,随着页数向前,我越来越年轻,渐渐地变成刚被他拾回家的小猫。

然后,我在照片上消失了,只剩下他和她。

“百岁,你还不知道以前的妈妈是什么模样吧?你妈妈她小时候啊……”

是的,我不止是他和她的猫,还是他和她的小宝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