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久远的年代,那时候名匠辈出,是人类、兽人、精灵文明发展的顶峰期。

而那时候有一位堪称传奇的人类铁匠,为了让自己的视野更加开阔,独自远足旅行。

漫长的旅途结束,也到了铁匠归来的时候。

可是当这个铁匠归来的时候,人们看到的是铁匠饱含沧桑的双眼。

回来的第一件事,铁匠就是一头钻进工坊,开始没日没夜地锻剑。

不知道过了多久,铁匠带着一把朴实无华的剑,走出了工坊。

将剑交给了自己的徒弟之后,铁匠便睡去了…并且是永远的沉睡。

作为铁匠最后打造的剑,徒弟为它取名为「绝响」。

没人知道铁匠旅行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唯一知晓的就是铁匠在临终之时说的话语。

——“这把剑不是为了杀人而锻出来的。”

——“请让握住它的人记得做好前进的觉悟。”

铁匠的话,让很多人起了兴趣。

可惜的是,到最后,这把剑并没有被人们所记得。

「绝响」有着还算是锋利的刀刃,然而远不到评为名剑的水平。

即使质地坚硬,却还是不被用剑的人所看好,毕竟这是一把剑,光是硬度够,是不行的。

没有华丽的刀纹,连剑柄都是简单的,让人们忽视了其修长的完美流线剑身。

最后世人给这把铁匠耗尽生命打造出来的剑评价是“优秀的作品”,而非作为名剑。

就这样,「绝响」被遗忘,放在了不知道什么角落。

剑的话,大概只有名剑才能入名家的法眼之中,才会被各个人所牢记。

最后为人们公认的是,「绝响」只是一把普通的剑。

---

背着「绝响」的布雷,走进了冒险者公会。

其实说是公会,本质上还是一个中介性质的地方。

通过好一段时间的奋斗,布雷好歹是从F级的咸鱼,进步到了E级。

距离成为D级冒险者的“大佬”,只差一步之遥!

没有梦想,就没有工作的动力,布雷就是这样想的。

布雷转着公会里的告示板走了好几圈,还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一个人完成的任务。

“咿呀!!!!不要碰那里!!!!”一个少女躺在公会的正中间,满脸羞红,夹紧了自己的双腿。

少女一头天蓝色的长发微卷着,如今少女那双翠绿的双眼仿佛要溢出水一般。

一身碧蓝露肩短袍上,布满了精致的花纹。

少女挣扎着起身,短裙下的风光隐隐若现。

布雷甚至已经听到了公会里升起的阵阵狼嚎。

虽然布雷自己也很想跟着叫,不过叹了一口气,布雷把目光收回去了。

“小姐…你不跟我回去的,我就会继续。”

一个留着黑色斜刘海短发的少女,穿着一身女仆装,欺身压了上去。

“不回去!!!绝对不回去!!!”

“既然这样,恕布兰琪无礼了。”

“嗯~咿呀~”

布雷捂着右眼,从手指缝里面观摩着这一场好戏。

——“光天化日之下,真是太棒了。”

假装捂着眼的布雷,点了点头,为这一场福利艺术点了个赞。

“不过,这两个人大概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吧。”布雷耸了耸肩,继续找适合自己的任务去了。

可惜,布雷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你好,先生,我是维吉妮亚,这位是布兰琪。”天蓝发的少女带着女仆走到我身前,微笑着自我介绍。

刚才卖完福利的两个少女很快就被各大色狼给瞄准了。

蜂拥而来的冒险者,威逼利诱着两位少女加入自己的队伍。

对,这两个少女是冒险者,还是新人冒险者,也就是F级。

不过显然两个少女完全不打算理会这些色狼,对于那些欲擒故纵的家伙也没有任何兴趣。

最后她们挑了在场看起来靠谱一点的人,嗯,就是布雷。

戴着眼罩,长相又不粗糙,看起来还很有气质。

维吉妮亚眼睛一亮,便找上了布雷。

布雷看了维吉妮亚还有布兰琪两眼,布兰琪是一副冷淡的模样、维吉妮亚却是满眼放光。

难道是一见钟情?

——“我是笨蛋吗…竟然在期待这种事情。”

布雷也不得不吐槽了一下自己,两人的容貌实在是很惊艳,绝大部分的人都会对她们动心。

布雷…也算是其中一份子吧?

不过看多了两眼之后,**上脑了一瞬间的布雷就冷静了下来。

“有什么…”

然而布雷还没有说完一句话,维吉妮亚就兴奋地开口了。

“先生几个人?”

“嗯…就我一个。、”

“那么~能跟我们组队吗?”

——“大小姐出门,当冒险者图新鲜吗…”

布雷似乎发现自己完全没拒绝的余地。

死鱼眼扫了扫两位出众的少女之后,布雷一脸颓然。

“好吧…”

看到了布雷这个样子,维吉妮亚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应该选布雷的队伍加入。

---

“嗤啦——”

布兰琪低垂着眼皮,灵活地转动着手中的两把匕首,身前是一头被大卸八块的牛类魔物。

“大小姐,宰杀完成。”布兰琪皱着眉头,显然这种活对于她来说并不讨喜。

这两个月来,布兰琪皱纹的次数多到数都数不过来。

维吉妮亚低声吟唱着,升起的寒气给这个魔物的尸体覆上了一层寒霜。

“食材收集完毕了。” 维吉妮亚撩拨了一下耳际的发丝,微笑着对布雷说。

对于维吉妮亚来说,冒险者是一件新鲜的事情。

充满了乐趣和挑战。

“这样我们就是D级冒险者了吧?” 维吉妮亚朝布雷问道。

布雷点了点头,走到被雪藏的尸体附近,掏出绳子,开始将其绑起来。

和维吉妮亚、布兰琪已经共事两个月的。

而这段时间以来,布雷大概明白了自己是有多么咸鱼。

诶,蹭着上到了D级。

“维吉妮亚,帮我一下,做一架简易的推车。”布雷呼了一口气。

会法术真的是一件好事。

“好的,布雷~”维吉妮亚笑着应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