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之墓」这个墓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

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一般。

这个神秘墓地的名称,也是从古老的文献中找到。

远古以来,建立的所有城市,都远离着这一个墓地。

往昔的人们,警告着后人,不要随意踏足这个墓地,不要随意亵渎这个墓地。

这个墓地是迷惘的亡者,最终徘徊的地方。

时光流逝,警告被渐渐遗忘。

最后时至今日,这个墓地被遗忘了。

这是幸运,有可能是不幸的。

幸运的是,淡出人们视线的徘徊之墓,终于可与彻底享受安宁。

不幸的是,人们彻底遗忘了往昔前人的警告。

不知道何时,这个墓地的宁静会被打破。

守墓人,便是守护墓地宁静的人。

守墓人静静地注视着在徘徊之墓中迷惘亡者的挣扎,而不作任何打扰。

当灵魂不在迷惘之时,那亡者就会得到归属,重归世界之间——

不会再**弄死者之人亵渎,不会再被弥漫的仇恨所污染。

徘徊之墓需要的,仅仅是宁静。

那么守墓人,守护的也只需要是宁静。

每过一段漫长的时间,前一个守墓人便会消散,而另一个迷惘的亡者,又会成为新的守墓人。

成为守墓人,便会知道所有尘封的历史,还有这个墓地的一切。

“我就是如今守墓人。”米拉幽幽地说着,目光深邃。

“同时也是巴罗萨的姐姐。”

“…”布雷大概明白过来,为什么米拉会落泪了。

“还有,当活人呆在徘徊之墓太久,就会成为亡者。”

“因为这里不是活人应该留的地方。”米拉的声音突然变得森然。

“…”布雷半眯着死鱼眼,看着米拉。

“怕吗?”米拉问。

“还行。”布雷说道。

“果然是一个缺乏恐惧心的人。”米拉撩拨了一下发丝。

“一般人的话,留在墓地几个小时就会成为亡者。”米拉呵了一口气。

“而我就是这样成为亡者的…”

如今的米拉,看起来仅有二十岁的模样。

这是因为,米拉当初就是在二十岁的时候迷失在徘徊之墓。

在命运的作弄下,又糊里糊涂成为了守墓人。

不知不觉,米拉已经在这里有30多年了。

“但是你的话,不用担心。”

布雷愣了一下,心中疑惑。

“为什么?”

“你很喜欢问为什么。”

“…”

“你察觉到自己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米拉突然问道。

布雷皱眉思索了起来。

“鉴定术自我鉴定的结果出问题算吗?”布雷郁闷地说道。

“给我看看。”

本来自我鉴定这种结果,不应该给外人看的,但是布雷没有半分犹豫,便展示给了米拉看。

“果然和巴罗萨说的一样…”米拉沉默了,诡异地看着我。

“看来还是不能告诉你太多,现在还不是你应该知道那些东西的时候。”

“…”这个逗比的结果竟然问题很大!?

布雷一惊,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作为补偿,我会回答你想知道的问题。”

“告诉我,我想知道,黑铁种是什么?青铜种是什么?”布雷沉声道。

“还有关于这些的一切一切。”

米拉转身,抬起了细足。

“跟着我,我一路告诉你。”

布雷跟上了米拉,一路继续深入了这个古老的墓地。

从黄金种的时代,一直到如今黑铁种的时代,一切的薪密,米拉都一一道来。

不知道到底步行了多久。

周围的景色从阴暗变得明亮起来。

暗绿色的木林褪去,展露在布雷面前的是翠绿森林。

提灯中的灯火突然灭了。

无数飘飞淡蓝光团萦绕在米拉身边。

林中有一片突兀的空地,上面什么都没有。

没有青草、没有花朵,光秃秃的。

不对,并非什么都没有——

无数细密的粒子盘旋着、飞舞着,在这空地上。

“这里是哪里?”

“这里仍然是徘徊之墓。”

米拉带着布雷越过这片空地,走到了一棵树前。

树前靠着一个女性。

布雷惊愕地看着这个女性。

因为这个女性正是米拉的模样。

“这是我的身体。”

“我去世时的身体。”米拉似乎在述说着什么稀疏平常的事情一般。

完好地就像是活人一般的尸体,让一直毫无波澜的布雷感到了一阵恐怖。

不知道为什么,单纯是觉得恐怖。

“你终于有恐惧的情绪了。”米拉声音似乎很愉悦。

“不过,放心,带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吓你。”

米拉蹲下了身子,将自己尸体一边的剑鞘拿了起来。

剑鞘中,剑仍在。

“这个送给你吧。”米拉将整个剑鞘放在我怀里。

“是神器吗?”布雷死鱼眼中泛着名为期待的光芒。

这样的剧情!不是勇者的剧情吗!

“不是。”

“…”

“一把破剑而已。”

布雷一言不发地把剑从剑鞘中拔了出来。

“都卷刃了。”

“是啊,都卷刃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