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呼啸,低沉的乌云洒下冰冷的雪花,纷纷扬扬的大雪模糊了远处的群山,给黑色的山峰披上银妆。特雷莎走在冰冷的石阶上,她的双手被铁链锁在一起,轻薄的衣衫随风飘舞。石造的高塔俯视着城市与皇宫,这里是整个城市的最高点,也是她生命将要终结的地方。俯瞰城门方向,身穿兽皮盔甲的战士依然在奋战,但是却无法阻止红袍的军势突破城防,伴随着攻城锤撞击发出的巨响,城门已经岌岌可危。

“请继续走,公主殿下。”

身后的两名萨满祭司虽然用着恭敬的话语,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丝敬意。特雷莎叹了口气,叹息化为白雾消散在风雪中。手脚已经冻僵了,胳膊也逐渐失去了知觉,寒冷已经变得麻木,而她的心早已冰封。虽然有着公主的名号,但是她从一开始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作为召唤仪式的祭品。

如今,帝国远征军兵临城下,北地首都凛风堡岌岌可危。为了彻底扭转战局,她献出生命的时刻终于到了。

打开世界的边界,从别的世界召唤强大的勇者。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各国都在进行这样的研究。成功穿越世界边境的灵魂将带着极为强大的力量降临于世,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能跟神明抗衡。但是,获取力量是要付出代价的,等价交换是恒古不变的道理。而这次的“代价”就是特雷莎的生命。

终于登上了塔顶,寒风变得更加猛烈,特雷莎望向塔顶中央的祭坛,银色的长发随风飞舞。十位身穿长袍头戴羊骨面具的萨满祭司在风雪中吟唱着古老的咒语,一个巨大的法阵正在慢慢生成。而在法阵中央,北地之王雷纳德手持寒霜巨剑,屹立在祭坛之前,年过四十的他满面胡须,轻钢盔甲上结了一层冰霜。

这就是特雷莎的父亲,暴君雷纳德,即使被圈养在深宫,特雷莎也对父亲的残暴有所耳闻。她强迫自己冻僵的身体行动起来,向北地之王屈膝行礼。

“过来,我的女儿。”雷纳德伸出右手,“你献身的时刻到了。”

深深的恐惧爬上了特雷莎的心头,冻僵的双脚不听使唤的向前走去,父亲的话就是绝对的命令,但是恐惧死亡的人类本能却做出了最后的抵抗。雷纳德露出了笑容,但那并不是父亲对女儿的微笑,而是豺狼在吞噬猎物前的冷笑。在两位萨满祭司的搀扶下,特雷莎躺在了冰冷的祭坛上,等待自己生命的终结。

“开始仪式!”雷纳德举起了剑,“天界的诸神啊!为了北地!我将献上我的一个女儿!请赐予我击败帝国的力量吧!”

萨满祭司念动着咒语,地面上的术式阵发出血红的光芒,所有的魔力都汇聚到了特雷莎身边,静电在空气中劈啪作响。雷纳德最后看了特雷莎一眼,冰冷的眼神犹如注视着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对他来说,这个女儿确实只是一件物品,一件用来换取无上权能的道具。召唤仪式加入了奴隶契约,召唤出来的勇者立刻就会被契约控制,成为雷纳德的奴隶,无条件的听从他的命令。

“特雷莎!”他将剑刃对准少女的胸口,“成为我国的基石吧!”

剑刃刺穿血肉的冰冷触觉从胸口传来,特雷莎发出垂死的呻吟“不想死,我不想死……”无论怎样呼喊,谁也听不到他的求救。没有人会救她,对父亲来说,自己只是一件祭品,而那些进行仪式的萨满祭司绝不会违抗北地之王。

即使求救,也无济于事。

但她仍想活下去。

突然之间,风静止了,晶莹的雪花漂浮在空中,飞溅的鲜血也定格在喷出的刹那。手持重剑的父亲露出贪婪狠毒的笑容,而萨满祭司念咒的声音却消失的无影无踪。特雷莎惊讶的望着这个静止的世界,在完全停止流动的时间之中,一位身穿黑色晚礼服的妖艳少女向她走来。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双黑色的眼瞳犹如暗夜,柔顺的黑发在纤细的腰身后面摇摆,丰满的胸部几乎要从领口弹出来。足矣勾起任何男人的欲望,或者任何女人的母性,即是尤物又是处女,充满了矛盾。

“你是谁?”特雷莎用微弱的声音问。

“我的名字,叫妖烨。”黑发的少女娇媚的笑着,“特雷莎·隆德贝尔,你不想死吗?”

特雷莎轻轻地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妖烨说,“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可是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你。”

“哎呀,也是啊。”妖烨故作为难,“除了你的灵魂和生命,你似乎一无所有,不过呢……”她弯下腰,凝视着特雷莎的双眼,“真是个美丽的孩子啊,让你的容颜就这样化为腐土,实在是有点太可惜了。”

特雷莎的眼神闪烁,不知道她将如何对待自己。但妖烨却轻轻一笑,站直了身体,环视脚下的术式阵。几秒种后,她用手指抵着下巴,皱起了两道柳眉。

“真是险恶啊,居然掺入了奴隶契约。”她自言自语的说着,“召唤仪式本来就是非常不稳定的东西,而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还肆意修改,简直是……自寻死路啊。不过算了,看在你们帮我在次元上开了个洞的份上,就让我稍微利用一下吧,毕竟我想到了个好主意,嘻嘻。”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是特雷莎意识到了危险,父亲的剑依然插在她的胸口中,心脏应该已经停止了跳动。但她本能的觉察到,眼前这位美丽的少女,绝对是披着人皮的怪物,而且是非常危险的那种。

“特雷莎,”妖烨微笑着转向祭坛上的少女,“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哦呵呵呵呵。简而言之,能把你的身体给我吗?”

“我的身体?”特雷莎眼神空洞的望着她。

“你的生命已经结束了,只要离开这个静止的空间,你马上就会死。”妖烨说,“但运用我的权能可以把你的灵魂转生到另一个世界去,那个世界虽然也有很多危险,但是基本人权是可以保障的,而且科技水平和文明程度要比你所在的这个世界高得多,你应该会生活的比较幸福,当然了,我会给你一个小小的祝福,让你转生到条件比较好的家庭,这算是我这个怠惰的神明对你的一点小小的补偿。”

“怎么去?”特雷莎问。

妖烨指了指空中,特雷莎向上望去,只见一个黑色的时空裂隙出现祭坛的正上方,那是用她的生命打开的,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我接受,”特雷莎点了点头,“女神大人,请让我……转生到别的世界去吧。”

“契约成立。”妖烨轻吻了特雷莎,露出圣母般慈爱的笑容,“祝福你,我的孩子,愿你在新的世界幸福地活下去。”

话音未落,特雷莎的瞳孔失去了焦点,一枚银白的灵魂结晶从她的身体中分离出来,被吸进了时空裂隙之中。目送灵魂的光芒消失在黑暗伸出,妖烨露出了冰冷的笑容,她从丰满的胸部之间拿出了一枚灵魂结晶,但是那枚结晶却被多重术式环层层封印,无尽的黑暗在里面涌动,随时准备破茧而出。

“长官,你以为死了就结束了吗?”妖烨用咸湿的目光注视着魂晶,“我不会放你走的,绝对不会!我会夺走你的名字,剥夺你的记忆,只留下深深的绝望和彻底的疯狂。相对的,我会赐予你全新的力量,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真令人期待啊。好了,时间到了,你就在我的世界中,继续取悦我吧。”

说完,她将黑色灵魂结晶埋入了特雷莎的肉体,转身离开了高塔。

时间重新开始流动,温热的鲜血染红了少女身上的轻薄衣衫,雷纳德冷笑着等待仪式完成,只要召唤出异世界勇者,区区帝国远征军根本无所畏惧。然而下一个瞬间,环绕祭坛的术式阵却崩溃了,化为无数光粒子消散在风雪中。

“怎么回事儿?”他吼道,“勇者为什么没有出现?”

“陛下,”一名萨满祭司上前行礼,“仪式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在最后时刻,奴隶契约扰乱了魔力流向,所以……”

“失败了?”

“很遗憾……是的。”

剑光闪过,萨满祭司的头颅飞下了高塔。

“没用的东西!”雷纳德挥剑砍杀剩下的萨满祭司,“你们这群废物,白白浪费了我准备了十五年的祭品!”

萨满祭司四散奔逃,有人被长袍绊倒在地,雷纳德狠狠地把剑刺进了他的后背。跑到塔顶楼梯旁的萨满祭司正好撞上了冲上来的帝国军士兵,数把长枪刺穿了他。雷纳德甩掉剑上的血迹,而帝国军士兵则举起盾牌组成队列。

“我乃北地之王!”雷纳德举剑怒吼,“都给我死吧!”

他挥舞寒霜巨剑冲向帝国军阵列,沉重而锋利的剑刃摧毁了一名士兵手中的盾牌,但是却无法动摇整个队列。帝国军士兵肩并肩站着,用盾牌护住身体,轮流承受沉重的剑击。雷纳德不愧是北地之王,在整个北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剑士,但是面对帝国军的集团战术,他无法有效击杀敌人,体力却在不断消耗。

最后,雷纳德耗尽了力气,被一拥而上的帝国军士兵乱刀砍死。

帝国军小队长砍下了雷纳德的人头,用长枪挑着在塔顶欢呼。而塔下的王宫已经陷落,身穿白色盔甲的北地士兵正在进行最后的抵抗。火焰燃烧起来,优雅的宫廷化为人间炼狱,尸体堆积如山。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本应死在祭坛上的少女却突然睁开了红色的眼睛,慢慢地坐起身来。黑色的泥浆从她胸口的剑伤处不断涌出,逐渐铺满了祭坛下的地面。

一名帝国军士兵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他转过身去,却正好看到缓缓起身的银发少女。寄宿在特雷莎残躯中的灵魂并不安定,少女血红的双瞳空洞无光,从胸前的伤口中涌出的漆黑泥浆完全无视物理法则,仿佛无穷无尽。

“怎么回事儿?”“那孩子看起来点不妙。”“快去通知队长。”士兵们陷入了动摇。

“组成队列!”十人小队长命令,“盾牌阵向前!”

训练有素的士兵们立刻执行了命令,在祭坛前面组成一道坚固的阵列。然而,祭坛上的少女并没有进一步动作,她空洞的望着严阵以待的士兵们,胸口的伤口咕嘟咕嘟的不断涌出黑色的泥浆。

“盖乌斯,马库斯!”小队长命令,“给我上。”

两名老兵脱离队列,从左右两边包围了特雷莎,他们举起短剑,毫不犹豫的向少女雪白的脖颈刺了下去,然而喷出的,却并不是血,而是漆黑的泥浆。

“这是怎么回事儿?”盖乌斯丢掉了融化的剑。

“啊——啊啊啊啊!”马库斯惨叫着,“我的手,我的手融化了!”

默默地拔掉了插在脖子上,已经被腐蚀的面目全非的剑,少女望向两名帝国军士兵,他们脚下的泥浆突然涌动起来,将两人的身体层层包裹。化为两个黑色人形的士兵痛苦的挣扎着,最后与地上的泥浆融为一体,消失的无影无踪。

“很痛啊……”少女用清澈的声音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目睹刚才发生的一切,帝国军小队长早已面无人色,他用颤抖的声音命令:“弓箭手,上前!发射!”

五名弓箭手向少女射出箭矢,但是因为恐惧,只有三支箭命中的目标,其中一支射穿了少女的左眼,漆黑的箭头从后脑穿了出来。这毫无疑问是致命伤,人类的话应该当场毙命了吧?就在士兵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少女却用双手握住刺穿自己脑袋的箭,将它一点一点拔了出来。将沾满黑泥的箭丢在地上,少女的眼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了原状,寒冷的风卷起了她的长发,拂过她裸露的肩膀,给人凄美的印象。但是,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帝国军中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眼前的少女是彻头彻尾的怪物!

“去把魔法兵叫来!”小队战用仅存的理智命令,“报告尤里乌斯军团长,我们遇到了意想之外的敌人,需要紧急增员。”

传令兵跌跌撞撞的跑下高塔。

坐在祭坛上的少女抬起头来望着飘雪的天空,她的身上插着两支箭,看起来很疼的样子。那双美丽的红色眼瞳倒映着黑白两色的群山,完全没有将帝国军的精锐士兵们纳入眼中。她忽然低下头来,闭目沉思,而士兵们却因此紧张的举起了盾牌。

“头好痛……我这是怎么了?”少女喃喃自语,“守夜人064号呼叫控制中心。支援系统没有应答?内置芯片损坏了吗?该死,收不到指挥中心的信号!”她低下头,注意到了什么,“妖烨,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这悔恨……这愤怒……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留在这时,几名身穿红色法袍,手持魔杖的魔法兵冲上了塔顶。四名魔法兵站成一排,整齐划一的编织着咒文。发光的咒文在空中组成魔术式,一个圆形术式阵出现在四人前方。

“焚炎!”以魔术的名字结尾,魔法兵启动了术式。

崩腾的火焰扑向茫然失神的少女,她的血肉在火焰中烧焦剥落,一头银发瞬间化为灰烬。骨肉烧焦的味道在风雪中弥漫。帝国军的士兵们表情负责的注视着被火焰焚烧的少女,他们表情诡异,好像在笑,又像在哭。等火焰散去,黑色的泥潭中央只剩下一具焦黑的骷髅。

“成功了!”“魔女被烧死了!”“荣耀帝国!荣耀军团!”

就在士兵和军官们欢呼的时候,那具焦黑的骷髅却抬起头来,完全骨化的下颚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紧接着,血肉开始再生,瞬间填满了骨架的空隙,在几秒钟之内,一位纯白的美少女出现在了原来骨架站立的地方,银色的长发在风中飘逸。全身的污秽好像被火焰净化了一样消失无踪,只剩下纯粹的美丽。

“明确的攻击行为已被记录在案,”少女冷冷的说,“根据第6号交战规则,我将你们全部视为敌人。”

话音未落,她脚下的黑色泥潭涌动起来,身穿黑色装甲战斗服,头戴全封闭式头盔的特种兵从泥浆中站起身来,他们的头盔正面被塑造成了一个鬼面具,面目狰狞。特种兵在少女身前列队,他们手持电磁突击步枪,枪口对准了不知所措的帝国军士兵们。

“‘鬼面军’听令!歼灭敌人!”随着少女一声令下,密集的枪弹穿透了帝国军的盾牌阵,将后面的士兵打成蚂蜂窝。

精锐的“鬼面军”毫不留情的发射着子弹,迅速歼灭眼前的敌人。

与此同时,更多的黑色泥浆从少女脚下的泥潭中涌出,犹如洪水一般从高塔之上倾泻而下,黑色的潮水漫过了宫殿内庭堆积如山的尸体,将四处奔跑的士兵们淹没。死者连灵魂都被吞噬殆尽,而生者则在经历痛苦的溶解后加入死者的行列。

皇宫残破的大门被冲垮,一队帝国军士兵正在正门前行进,队长指挥士兵们举起盾牌,试图抵挡黑色泥潮的冲击,但是却连队列一起被吞没的无影无踪。以皇宫为中心,黑色的泥浆汹涌的奔流着,淹没了街道,住宅,吞噬了一切。

帝国军第十九军团军团长尤里乌斯率领他的亲卫队在街道上行进,这位年轻的帝国将军志得意满,他攻陷了北地的首都,处决了所有的皇室成员,这片蛮荒之地如今已经群龙无首,必定会成为帝国的领土。一想到自己的丰功伟业将被载入史册,这位年轻的将军就变得飘飘然起来。就在这时,黑色的泥石流冲垮了队列右侧的房屋,尤里乌斯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泥浆吞噬了。

指挥官下落不明,几名幸存帝国军士兵奋力爬上石造的屋顶,眼看着自己的同伴被黑色的泥水吞没,有人试图挣扎游泳,但是伸出泥浆的手臂却只剩下被腐蚀殆尽的枯骨。夹杂着骸骨和腐尸的泥浆在街道上奔流,仿佛黑色的泥石流,吞噬一切。

“这是怎么回事儿?”一名中年士兵呆呆的望着黑色的泥浆不断填满街道,他摘掉头盔,用手抓着头发,跪倒在屋顶上。

“喂,振作一点!”他的同伴拉起了他,“基诺斯,你不想见你的孩子和妻子了吗?我们这个位置暂时不会被淹没,一定能活下来的。”

“盖亚斯……”中年士兵抬起头来,但是温热的鲜血却溅了他一脸。同伴失去半个脑袋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掉进黑色的泥浆中消失不见。

“众神啊,请救赎我……”中年士兵试图向神祷告,但是却根本听不到神的声音,身穿黑色装甲战斗服的“鬼面军”神不知鬼不觉的包围了他。

鬼面军队长拔出手枪对准了不断祷告的中年士兵,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血花四溅。他将中年士兵的尸体从房顶上踢落,任由它沉入黑色的泥浆,指挥官做了个手势,示意手下们继续执行任务。

歼灭所有敌军。

他们的司令官下达了命令,于是这些特种兵展开了杀戮。


银发的少女坐在祭坛上,任由寒风吹起自己的长发,四名手持突击步枪的鬼面军特种兵在她周围警戒,巍然屹立在风雪之中。她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任何关于自己的事儿。她的记忆一片空白,只留下知识和常识。抬起手臂,望着自己纤细的手腕,那是少女柔弱的肢体,美丽而脆弱,就像玻璃艺术品一般。她意识到,这并不是自己的身体,为了对抗从边界侵入世界的天使和神明,她的身体接受过LV6级生化改造。

骨骼被替换成合金,肌肉替换成人生化纤维,就连神经也被纳米纤维所缠绕。电子化的大脑有着常人一千倍的反应速度,不需要任何辅助终端就能连接卫星网络。那具身体是人类科技的结晶,但是仍不足以应对所有威胁。守夜人的阵亡率在第一年高达75%,这是守护人类世界必要的代价,无论是天使还是神明,全都是人类之敌。

然而现在,她的灵魂却被放入一具少女的身躯,被剥夺了名字和记忆,她迷茫的注视着从身体中涌出的泥浆,不断接受着那些被泥浆吞噬的生者和死者的记忆。

有一名士兵在想念妻子。

有一位母亲试图保护孩子。

有一名老人平静地迎接死亡。

……

无数记忆涌进了她的脑海,在获取记忆的同时,她也获得了那些人的技能。剑术、枪术、空手格斗……乃至砍柴、狩猎、采药等生活技能。她摇了摇头,将那些死者的声音赶出脑海,他们的执念透过黑色的泥浆浸染了她浑浊不堪的灵魂,最后消失不见。

“我到底怎么了……”她喃喃地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银发的少女站起身来,脚下的泥浆缠绕着她纯洁的身躯,形成了一件深灰色的作战服,那是守夜人的标准战斗服,肩上的少校军衔闪闪发光。腰间的枪套内,名为惩戒者的大型左轮手枪子弹上膛,而在另一侧,挂在皮带扣上的力场剑闪着寒光。“拟造圣剑”,这是守夜人对抗恶魔和天使的装备,只有改造过的人类才能使用。

接入战术网络,她的视野中出现了熟悉的战术指挥界面,鬼面军正在和城内的帝国军交战,战术配置和兵力部署一目了然。没想到,这具完全没有被改造痕迹的身体居然能够直接连接战术网络,她集中目光,视野中央的图像被放大,那是鬼面军的头盔摄像头捕捉到影像。特种兵们以及高的效率屠戮着帝国军,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被平等的赐予了死亡。

战斗进行得很顺利,但是意识深处却发觉哪里不对。

敌人到底是谁?

“看起来一切顺利,你应经开始熟悉这具身体了,(乱码)少校。”

“是谁?”

她果断举枪瞄准,不祥的黑色瘴气聚集起来,化身为一位黑衣的妖艳美少女。妖烨微笑着张开双臂向她走来,但是她却毫不留情的一枪打中了她的头。妖烨的身体向后仰着,但是却并没有跌倒,她慢慢的站直了身体,用手扶正折断的颈椎。

“哎呀呀,真是热情的欢迎啊。”她微笑着,“不过这样是不是热情过头了。”

“你……妖烨!”她吼道,“你究竟多我做了什么?”

“(乱码),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妖烨露出娇艳的笑容,“本来我可以给你一具与你的精神年龄非常接近的肉体,但是,总觉得四十五岁的大叔有点太老气,还是少女青涩的肉体更适合你,尽情的享受第二次人生吧(乱码),在我的世界里。”

“(乱码),我的名字,”她睁大了眼睛,“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乱码)?”

“因为我,彻底抹去了你的‘存在’。”妖烨上前一步,“你原来的名字已经变成了无法被认知的存在,反映在意识中就是(乱码),无法被认识、无法被理解、也无法被吟诵。现在的你,已经一无所有,不过,我决定给你一个名字,一个全新的名字。”

“你想做什么!”

“(乱码)。”妖烨的眼中闪烁着妖媚的光芒,“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叫澪。”

她的语言仿佛带有某种魔力,瞬间改变了世界的法则。

“我的名字……澪。”银发的少女沙哑的念着那个名字,“不可能!这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她下意识的回想,自己原来的名字却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她的存在已经被彻底的颠覆了。

“士兵!”澪沉声命令,“杀了她!”

四名特种兵一起举枪瞄准,澪端着惩戒者站在他们身后。鬼面军本来就是守夜人的盾牌,他们是凡人组成的部队,是可消耗的炮灰。

“区区人偶也敢对我刀剑相向。”妖烨赌气似的鼓起脸颊,轻轻一挥手,一道能量波动撕裂了特种兵的身体,黑色的泥浆四散飞溅。

澪大吃一惊,她的手下慢慢溶解,还原成了黑色的泥浆,沉入泥沼之中。

“妖烨!”澪再次扣动扳机,惩戒者射出烙印着咒文的特殊子弹,但是这些足以一击消灭下级天使的子弹却停在了妖烨面前,无法前进一寸。

“还在生我的气吗?少校。这样的绝世美少女的而身体,你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吧?”她上前一步,“更重要的是,每当你看着自己的时候,你就会想起她,想起你的女儿。”

“住口!”澪抽出了力场剑,“只有你!只有你不准呼唤那个名字!”

液态金属瞬间凝结成闪亮的剑身,力场发生器被激活,给剑刃缠绕上可怕的破坏力场,这道能量场能把它碰到的一切物质分解成分子。

澪挥舞长剑刺穿了妖烨的胸口,但她却依然保持着笑容。

“打招呼就到此为止吧,”妖烨向后退了几步,将剑从身体里**,“好好利用我赐予你的权能,尽情的取悦我吧,我很期待呐。”

说完,她的身体化为黑色的瘴气消散在风雪中,只留下喘着粗气的澪。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澪站在塔顶高喊,“无论我变成什么,无论经过了多少岁月,妖烨,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亲手击碎你的神核!”

杀!杀!杀!强烈的杀意涌动起来,与她灵魂深处的黑暗发生了共鸣,澪在杀意的漩涡中迷失了自我,黑色的特种兵们受到她的影响,目镜中的双眼燃起了凶狠的红光。他们迅速将杀意转化为行动,开始无差别的屠杀凛风堡内的所有活着的人,无论是帝国军的残兵还是城内的居民,全部被屠杀殆尽。

风雪吞没了矗立在城中的高塔,凛风堡在那一天化为了死城,没有任何人幸存下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