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着的餐盘上摆放着一壶酒和一些肉食,为了能快点灌醉莉帕缇娅,我特意选了一壶比较烈的酒,别看我这个样子,但我对酒并不是十分感兴趣,我的酒量也不是特别的好,但对付莉帕缇娅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已经能想象出来莉帕缇娅醉醺醺地倒在床上的样子了,说起来我还从来没看过莉帕缇娅喝醉酒的样子呢,她也参加了不少宴会,酒也喝过一些,可能是没有人灌酒的原因,从来都是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端着餐盘回到了高塔上莉帕缇娅的卧室。

“我回……”

刚一进门,我看见的是难以言表的场景,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眼花了,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幻想太严重了吗……

莉帕缇娅**着身子站在窗户前面,散下来的长发发梢随着吹进屋内的微风轻轻摆动着。

生命的确是充满了灵性,虽然不想承认,但天使和恶魔,的确是差别太大了,可无论是从天使的审美观念来看还是从恶魔的审美观念来看,天使的确要更胜一筹,我仿佛看见了伊甸园中迸发的春光。

莉帕缇娅转过头来看着我,眨了眨眼睛,但她似乎……不怎么害羞?

可能是习惯了吧,只要不让雄性恶魔看见自己的身体大概就没事,也许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没想到莉帕缇娅还有大胆的一面呢。

“那个……我把食物拿回来了。”

关上了门后,我端着餐盘走了过去。

把餐盘放到了桌子上后,莉帕缇娅也走了过来,看着餐盘上的东西纳闷地问道:“为什么只有酒和肉?”

“呀,这可都是好东西呀。”

“是吗……我还是比较喜欢面包。”莉帕缇娅小声抱怨道。

我端起了酒壶,将两个杯子注满。

“喝点酒吧,喝点酒身体能舒服一些。”

“酒的话……”

“这个酒可是有治疗的功效哦,是陛下的特藏。”说着,我拿起了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看着喝光了一杯酒的我,莉帕缇娅也拿起了酒杯,放到了鼻子前闻了闻,然后摆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可能是因为味道太浓的关系吧。

尽管如此,莉帕缇娅还是将杯口碰在了嘴唇上,扬起了头,将香醇的琼浆灌进了体内。

饮完了一杯后,我又立刻帮莉帕缇娅灌满了酒杯。

“不用了吧,喝一杯就够了。”

“多喝点嘛,这个酒不伤身体的。”

“是吗,我感觉和普通的烈酒没什么区别。”

“错觉而已啦。

我和莉帕缇娅在圆桌前面对面坐着,比起酒,莉帕缇娅貌似对肉更不感兴趣,那些肉食她一口没动过。

正合我意,单纯地喝酒的话醉的更快。

“说起来,戈洛伊那家伙最近怎么样了?”莉帕缇娅突然间问道。

“诶?您是关心陛下吗?”

“才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一下那家伙最近状态如何。”莉帕缇娅瞥着一旁说道。

“陛下的话最近状态还不错,一心忙于公务,都没什么时间干别的事情。”

“听起来不像戈洛伊啊……”

一边聊着,我又一边帮莉帕缇娅灌满了酒杯。

“那在您的印象里,陛下是什么样子的?”

“混蛋。”莉帕缇娅冷淡地吐出了一个词。

这家伙……真么恨我吗,好歹我也是魔王啊,不叫我“伟大的戈洛伊陛下”或者“高贵的魔王陛下”,好歹也叫我一声魔王啊,天天混蛋混蛋的叫,太失礼了吧。

“那……除了混蛋呢?”

“肮脏无耻,还非常下流、嘴里没有一句实话。”

“难道……陛下就没有什么优点吗。”我强忍着笑容对莉帕缇娅问道。

“优点?”莉帕缇娅侧着头想了想。“那家伙不是魔王吗,换句话说就是最低劣的恶魔,哪来的优点。”

虽然我不在乎别人的评价……可是我对莉帕缇娅这样好,她却把我当成低劣的恶魔……

冷静,保持冷静……对方是天使,这样看待自己很正常。

“你看着好像不太舒服啊,还好吗?”莉帕缇娅问道。

“啊……没什么,喝酒喝酒。”我再次帮莉帕缇娅灌满了酒杯。

等你一会醉了,我一定会好好调教你的,让你哭喊着求饶,叫你这个低阶天使看看魔王的真正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

也许,是我太小瞧天使了,作为魔王,我的确有些失策。

过了一会,在不知不觉中莉帕缇娅已经将一整壶的酒都喝掉了,就剩点底了,但……她看起来还是非常清醒,没有一点醉意,甚至连脸都没红。

而我只是象征性的陪她喝了几杯,就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这家伙是怪物吗……这也太能喝了吧,这么烈的酒,找几个强壮的恶魔来都不一定能行,她竟然能一点事没有?

“你的脸有些红,还好吗?”她对我问道。

“嗯……没什么……”我挠了挠头。“莉帕缇娅大人……您……不感觉醉吗?”

“醉?没有啊。”

“您的酒量真好呢……”

“还行吧,虽然这酒挺烈的,但还不至于喝醉,在天堂,我们的酒虽然没有这样的烈,但是我们的天天都会喝。”

我好像记起来了,这帮天使在天天就是吃面包喝葡萄酒,对酒精根本就是免疫啊!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就先倒了,事已至此,只能来点肮脏的手段了。

“莉帕缇娅大人,窗外好像有什么东西啊。”

“什么?”莉帕缇娅回过头去望着窗外。

好机会!趁现在我立刻进行了魔法附加,将酒壶作为容器的属性进行了更改,作为“酒壶”这一物品,其装载的液体会产生“酒”的效果,也就是说,酒壶将自身的定义扩大化,无论里面是什么样的液体,都会呈现出“酒”的效果,而无论对方酒量怎么样,酒在本质上是会麻痹意识的,所以只要喝下去就会醉。

“什么也没有啊。”

“可能是我看错了。”我一边笑着,一边将酒壶中的底倒进了莉帕缇娅的酒杯里。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狠心了,虽然这样会使莉帕缇娅的体内残留着我的魔法痕迹,但我不在乎,这样想想,还稍微有些兴奋呢,谁叫你总叫我混蛋的,也让你吃点苦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