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汗渗透了睡衣,将肌肤与柔软的人造皮毛之间的间隔融合,但这融合之间的接触不是顺滑的干爽,而是黏糊糊的恶心,柯林斯动了动,微微睁开眼后,看到的是一腔溺爱的柔水,温软的情绪将他包裹在皂角分明的眼眸之中,清晰无比的眸子恍如明镜,确确实实的将柯林斯的外貌完整的刻印在心灵的窗户上。

此刻,她的眼中,只有他的样子。

“醒了?”

维多利亚的声音很绵软,软的仿佛能掐出水来,柯林斯苍白的嘴唇动了动,他明确的看到自己倒映在维多利亚眼眸中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已经,早上了吗?”

轻笑的声音,维多利亚口鼻的热气喷在柯林斯的脸上,柯林斯呼吸停顿了,他使劲不让自己的鼻腔去吸取来自维多利亚的味道。

那一股,来自恶魔的味道。

只是,即便屏住呼吸,不与恶魔共同呼吸,闭上双眼,不去看恶魔的诱惑,那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呢喃声还是缠绕在耳畔之侧。

“已经,早上了啊,我也,饿了啊。”

任性肆意的调子,维多利亚从外表看是个二十岁,正处于最青春活力的美少女,声音也相当的成熟,但时不时总会冒出一两句仿佛学龄时期,向着父母撒娇的小孩子的语气。

如果是一般的小孩子撒娇也就罢了,可是柯林斯知道,这个可怕的女人一旦撒娇,那就是一定有自己的目的的。

维多利亚吻上了柯林斯,等分开了,便笑着说了句。

“现在,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味道了呢。”

“连嘴唇,都沾满了我的气息了呢。”

“……”

“啊,我忘记了,已经早上了,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早饭,你一定会喜欢的。”

总算将柯林斯放开,维多利亚穿着简单的内衣蹦蹦跳跳的下去了,柯林斯从床上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再次躺在了床上。

“到底是什么时候?”

手掌向着吊顶伸着,手指收缩,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可最后什么都抓不住。

满是嘲讽意味的声音从柯林斯的鼻腔一点点的喷涌出来,他知道现在是他如今唯一还有自由的时间,也是唯一,还能想办法的时候。

====

脚被绑着,手被捆在椅子上,连脑袋都被固定在椅背上,柯林斯除了嘴唇还能自如的上下翻动,其他的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的功能。

维多利亚将一份三分熟的煎蛋放到了柯林斯的面前,再将一份沙拉与鱼肉煎饼推到了煎蛋的旁边。

柯林斯对着鱼肉煎饼摇着头。

“我不吃鱼。”

维多利亚摇晃着手指。

“不不不,吃鱼对身体好,何况,这还是我亲手做的,你要是不喜欢吃,我会很伤心的。”

柯林斯闭上了嘴,用行动表达着自己的决定。

“唉,为什么你这孩子就是这么不乖呢,一定,要我来想办法呢?”

维多利亚强行将鱼肉塞入了柯林斯的嘴里,手掌压着柯林斯的下巴,完全没给柯林斯咽下去的余地,强忍着对于鱼肉的厌恶,柯林斯只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喂食play结束,维多利亚咯咯咯的笑着,两只眼睛盯着柯林斯,翻涌着平静眼眸下的情绪时不时露出个棱角,将柯林斯刺激的不断起鸡皮疙瘩。

“我们,或许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

柯林斯强忍着愤怒,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吐露着自己的想法。

维多利亚的指甲滑过柯林斯的脸颊,迷醉的表情之下,没有任何的妥协余地。

“爱这种感情,真的很美好,不需要对方的回应,也不需要对方的感情就能炽热燃烧,我开心就好,我快乐就好,其他的,都没什么关系。”

“你这是犯罪。”

柯林斯咆哮着,他被维多利亚监禁了,被关在一个无人问津的房子陪着这个该死的女人一星期了,他想要出去,想要离开这个魔窟。

维多利亚抱住了愤怒的柯林斯,在他耳边私语着。

“爱是伟大的,神圣的,它可以不在乎对象的反馈,不在乎对方的反应,让我自顾自的沉浸在付出的美好之中。爱是接纳被爱者的一切,包括你的愤怒,痛苦,纠结,哀伤。我想拥有你,我想要你,我想一直抱着你,你眼中只许有我,身上只许有我的气息,你吃的必须是我准备的食物,你睡的必须是我的床,我要,你一切的一切,肉体,精神,思想,你不想给没关系,我会自己拿。”

“这就是,我的爱啊。”

“你去死吧,变态。”

柯林斯气到发抖,维多利亚真挚的笑了,她觉得,即便是在此刻的暴怒下,爱的对象,依旧是如此的迷人。

“要死,我也会拉着你一起的哦,我的,爱啊。”

==========

悉悉索索的声音,白皙的手指在魔法合成回路上构架着一个个的魔力节点,将大量的不同能量回路分门别类的梳理,整合。

那是四阶的魔法回路节点,有五种不同元素力量汇聚,基础的魔法阵只能安抚单纯的单一魔法元素,往上每加一种元素,难度就得在后面加一个零。于是最初级的单一元素魔法回路魔法学徒就能使用,而两种元素的复合型魔法回路则需要初阶魔法师来使用,三种以上的元素混合回路,就必须是中阶的魔法师来控制。

五种元素的魔法回路,则是中阶魔法师之中也相当罕见的高难度课题,放眼整个罗亚特斯魔法学院,所有学生之中,也只有面前的符文系,魔法阵系两系首席称号的拥有者柯林斯才能做到。

不过即便是学生之中最优秀的,才入学一年就将原本占据符文系,魔法阵系顶点的学长打下来的柯林斯,面对四阶的魔法回路的课题,面色还是带点犹豫的,动作之间不难见到困难与踌躇。

“小姐。”

伊莲娜耳边的保镖们等了很久了,久的他们都有些不悦了,于是他们提醒着身边身份高贵的女人,要她知道,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富裕,而且,对面也不是什么值得浪费时间的人物。

“你们先出去吧。”

保镖们从门口离开了,伊莲娜看着柯林斯用着手指构建出基础的三维数学模型,再将五种力量在空间之中嵌合,最后在魔法的力量下形成可视三维结构的动作,连她这样眼高于顶的女人都在此刻觉得,这是个天才。

16岁,四阶魔法师,入学半年就拥有了中阶魔法师的职称评定,更要紧的,他身上流着的血,的确是自己家族的血统。

深红血脉,千年之前一位传奇魔法师留下的血统。

没有什么对象,比这个男人更合适的了。

“我要你娶我。”

直截了当的声响,**的不加掩饰,伊莲娜听到了柯林斯理智碎裂的声音,最好的证明就是基础的数学模型已经完成,魔法推演也已经接近尾声的四阶魔法回路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之后轰然崩坏。

柯林斯的面前的保护装置发出一阵白色的光,魔法实验极容易出现意外,不管是那个系,对于实验室之中的魔法保护装置都是不吝重金的,据说现在散出白光的魔法保护装置价值高到一般的工薪阶级只能仰望,这样昂贵的仪器也在它的领域里发挥出了与它的价值相符的功能,白光之下,五色混杂,能将柯林斯炸的连骨灰都不剩下的元素力量从狂暴态慢慢变为了安定态,等稳定程度达到吸收最低要求时,保护装置将元素全部吸了进去。

保护装置发出一阵五彩斑斓的光,这是保护装置在努力消化的样子,在消化完成之前,柯林斯是没胆子再去实验他的四阶魔法回路了。

也,找不到借口不理身边的女人了。

柯林斯不敢去看伊莲娜,他只感回答:“按血缘关系来说,你是我堂姐。”

“家族里面近亲结婚的还少吗?为了维护血脉的纯正,除了直系血脉不能结婚之外,过了一辈的,已经没什么了。”

“你比我大了两岁。”

柯林斯听到了不屑的哼声,那位用完美都无法形容的堂姐似乎对于这位堂弟连借口都找不到的行为很不满似的,连反驳都开始不屑于回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