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离开了高塔,顺着连接着高塔与主殿的长廊来到主殿二楼时,发现仆人们慌慌张张地运送着点心和茶水,而在四周可以看见那些身穿铠甲的卫兵,尽管这在皇宫里不是什么怪事,可是他们着装的不同和所持的武器都表明,他们不只是皇宫卫队的士兵。

我有些疑惑地靠着墙边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而在这期间,从我身边擦身而过的仆人没有看哪怕我一眼,似乎就把我当做了空气一样对待。

什么啊,这些家伙已经对我这个天使习以为常了吗……

这样的话还真是感觉有些不爽。

来到戈洛伊书房的门前,两名卫兵守在门口,我看着进去的那名仆人,刚要跟进去,却被两个卫兵拦了下来。

“你是做什么的。”

“我?”

“对,就是你,闲杂人等不能进入。”

好蛮横的士兵啊,虽然天使向恶魔索要尊敬听起来也确实有些可笑……

也许是因为戈洛伊的原因,这段时间所有恶魔都对我很尊敬,习惯了这样的气氛可不好,会丧失警惕性的。

“我是戈洛伊的……”

说起来我该自称是谁呢?戈洛伊的俘虏?敌人?还是其他的什么关系?

既然我们有交易的话,应该是同伴关系吧。

“我是戈洛伊的同伴。”

“同伴?”卫兵打量了我一下。“居然敢叫魔王陛下的名字,真是放肆!”

说着,卫兵将手中的长矛指向了我。

突然间,那长矛的前端被一只手握住了,紧接着长矛的刺便被掰了下来,断成了两截,一股杀气在书房门前弥漫开来……

“竟然敢……企图伤害我的小姐……”

菲妮塞丽的眼神失去了光泽,一条黑色带着锯齿的、尖尖的尾巴刺穿了女仆装的的裙摆伸了出来。

“菲……菲妮塞丽大人!”健壮的卫兵丢掉了手中剩下的木柄,吓得后退了两步。

“你这家伙……是想死吗……”菲妮塞丽的四周莫名地燃起了一团黑色的火焰,一股强大的气息由下而上地冒起。

“我、我不知道这位大人!请您恕罪!”

“那个……菲妮塞丽,别这么生气啊。”

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只能凑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一瞬间,菲妮塞丽便恢复了往日的模样,拉住了我的手。

“您没有受伤吧。”

“没……有……”

刚才那一瞬间她释放出的力量……绝对不弱于戈洛伊……一个魅魔女仆竟然有这样强大的魔力,真是不可思议……还是说魔族的仆人其实都是隐藏的战斗力……

这一点一定要记下来。

“您来这里做什么?”菲妮塞丽眨了眨眼睛,表情平淡地问道。

“啊,我早上起来发现大家都不见了,所以就找出来了,你知道吗!戈洛伊那个混蛋又把我锁起来了!”

“谁啊,敢叫本王的名字,还敢叫本王混蛋,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啊,不怕死的进来。”屋内突然传出了戈洛伊的声音。

“原因戈洛伊在里面啊,这家伙……喂!菲妮塞丽,你冷静点!”

我拽着再次燃起了黑色火焰的菲妮塞丽,但却被她拉进了书房内。

进入书房后,发现里面站着继位身穿制服的男人和一些留着大胡子和巨大犄角,长着一副牛脸的恶魔……而整个屋子飘着一股烟味,还有恶魔身上那常年积累下来的恶臭……

戈洛伊坐在书桌后面,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直到看见了我和菲妮塞丽……

“啊……是莉帕缇娅啊。”

“陛下……您要伤害小姐吗……”菲妮塞丽摇摆着那条黑色的尾巴,身上充满了杀气。

“这、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伤害她呢,菲妮塞丽你真是的,多心了,太多心了。”戈洛伊急忙起身走了过来,友好的握住了我的手。“您昨晚睡好了吗,希望您睡好了,也希望您在宫内住的舒服,希望您满足我们魔族的待客之道。”

看见戈洛伊友善的模样后,菲妮塞丽才恢复了平常的样子,走到了一旁。

“来,请您坐在这里。”

在众目睽睽之下,戈洛伊将我带到了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而那些恶魔也都带着一副恐惧的目光看着我,尤其是长的像虫子的,体型巨大的恶魔……挥舞着触手,看着像是慌了神。

“这到底是……”

“您坐,别跟我客气。”说着,戈洛伊凑到了我的耳边。“你怎么来了,我不是把你锁起来了吗。”

“也许你该换把锁了,这到底什么情况。”

戈洛伊砸了砸嘴说道:“既然你来了就没办法了……这样,你现在的身份是天使代表,要强硬一些,明白了吗,交易,现在是交易的时刻,天使大人。”

诶?现在吗?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戈洛伊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真的很让我难受。

“我说你们,见了天堂的使者,还不打招呼。”

“是,见过……使者大人。”那些凶神恶煞的恶魔都毕恭毕敬地对我表示了敬意。

原来如此,现在是交易的时刻。

我靠在了椅子背上,双手搭在扶手上,学着往日戈洛伊的模样。

“咳咳,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啊,是这样的,就在今日清晨,格罗特尼的使者进皇城觐见,说就在前几日,拉斯特领地的军队进犯格罗特尼,攻下了格罗特尼的三座城池,格罗特尼的使者是来求援的。”戈洛伊搓着手在一旁说道。

“格罗特尼?”

拉斯特是魅魔女王狄帕洛娜的领地……

“啊,格罗特尼是拉斯特旁边的领地,在地狱的西边,领主是亚泽诺兰·别西卜。”

别西卜?那就是属于七宗罪“暴食”的领地了……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去侵犯暴食,这两个领地为什么会挨在一起,而且以前的别西卜那样的强大,甚至可以和撒旦与路西法对抗,而今却被魅魔侵犯?

地狱也是世风日下啊……

“那这些是……”

“这些啊,都是我大臣,那位,那位是格罗特尼的使者。”

顺着戈洛伊指的方向望去,在这些体型怪异巨大的恶魔之中,站着一个长相清秀,栗色短发的少年,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长礼服和红色裤子,身躯十分的瘦小,头顶长着一对动物的耳朵,有些胆怯地望着我。

好可爱的孩子……他是恶魔吗?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喂,你,快过来跟天使大人打声招呼。”

“啊!是!”

那位少年有些害怕地走到了前面,微微低着头,眼神微微上瞟。

“大人,我是格罗特尼的使者,是奉大公之命来求援军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