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子开始慢慢会恢复了知觉,可精神还沉浸在刚才刚才的惊吓之中,而当我躺在床上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从窗外传来进来……

那似乎是人声,好像是……谁的惨叫……

那是我听过的最悲惨但又是最令人胆寒的叫声,仿佛汇聚了地狱中全部的苦难与伤痛才会有如此痛彻心扉的哀嚎……

而正当我打算起来搞清楚这一切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身,紧接着,卧室的门被不客气地推开了。

是菲妮塞丽。

她穿着一身绣着小魅魔图案的睡衣,怀中抱着一只玩偶熊,慌张地站在门口看着我。

“小姐!您还好吗!”

“菲妮……塞丽?”

她抱着玩偶熊跑到了我的身旁,上下打量着我。

“那个……”

“您受伤了吗!”

她一把将怀中的玩偶熊扔到了地上,然后两种手颤抖着抚摸着我的脸。

可怜的小熊……

“我还好……刚才你听没听见什么声音……”

“听见了,是陛下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她凑近了我的身旁,仔细摸着我的脖子。

“戈洛伊?”

“没关系的,您没事就好。”

“那个……戈洛伊……”

“您被咬了吗!是不是很痛!”

菲妮塞丽白天和夜晚的模样真的是差的非常大,而且她如此的不关心自己的王……真是个奇怪的女仆。

菲妮塞丽慢慢吻在了我的脖子上,温热的嘴唇缓和着脖子上的伤痛。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大概吧。”

菲妮塞丽似乎有些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的脖子,但目光仍然停留在我身体的其他地方而不是我的眼睛,真是个奇怪的魅魔。

“那个……我们不该看看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吗?”

“啊?”

“戈洛伊……”

“哦!对……”

菲妮塞丽突然缓过神来,捡起了那只长着角的玩偶熊,而且还瞎了一只眼……这玩偶都经历过什么……

我和菲妮塞丽迅速从高塔来到了皇宫的主殿,每次进入这里都有种阴森森的感觉,墙壁上阴蓝的鬼火,整座宫殿的色调只有黑与紫,还有格格不入但显得富丽堂皇的金色。

走廊也不例外,地板是用石砖拼成的,图案各异,四周的墙壁和天花板上都装饰着着恶魔特色极其强烈的壁画。

穿过了长廊来到了上方的大厅。

大厅中有精致的雕刻和雕塑,窗户被黑色垂帘遮盖着……然我忍不住抖了一下。

跟着菲妮塞丽来到戈洛伊的卧室门前,只见卧室的两扇巨大的木制门虚掩着,里面不断传出呻吟声,菲妮塞丽将我挡在身后,自己轻轻推开了门,将脑袋探了进去。

“怎么样?”我低声问道。

“好像没什么事情。”菲妮塞丽慢慢推开了门。

当我们进入戈洛伊的卧室时,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戈洛伊**着上半身,穿着一条短裤倒在地上,捂着胯部,断断续续地发出虚弱的声音,而床上两个小魅魔靠着彼此,用被子遮掩着自己的身子,惊恐地望着戈洛伊。

“发生什么了。”菲妮塞丽对那两个小魅魔问道。

“是恶魔呀!恶魔!”

“咱们不就是恶魔吗?应该是吸血鬼才对。”

“对对!就是吸血鬼!”

那两个小魅魔大声地叫唤着。

看样子那不是梦,我的确是被一个吸血鬼咬伤了,而她也的确来“问候”了戈洛伊。

让戈洛伊这等强大的魔王变得如此落魄,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我走上前去,来到戈洛伊身边单膝跪了下来。

“喂,你还好吧。”

“恶……恶……”

“恶?”

“恶魔……”戈洛伊颤抖着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但你现在在地狱。”

他的脸色苍白,浑身紧绷着,似乎是真的遭受了什么强力的攻击。

“喂,到底是怎么回事。”菲妮塞丽严肃地对两个小魅魔问道。

“就是呀……怎么说来着?”

“不就是那样吗,当时我们和陛下正要……”

“那个,细节我不是很相听。”我插了一句说道。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细节,毕竟陛下他……总之,一个吸血鬼突然闯进来屋子里,陛下似乎很震惊,那个吸血鬼爬上了床,然后……”

“然后……我的‘利器’就废了……”戈洛伊大口喘着气说道。

“小姐,您先让开一下。”

菲妮塞丽走了过来,跪在了戈洛伊身旁,将戈洛伊翻了过来,然后……

“唔!”

扒下了他的短裤。

“怎……怎么样……”我背对着菲妮塞丽和戈洛伊问道。

“情况不是很好,应该说是非常的糟糕。”

“你是说他会死吗?!”我惊讶地问道。

“不会,但陛下可能一段时间都不能进行房事了。”

“那看来也没什么。”我说道。

“没什么?”戈洛伊声音平缓了一些,但听起来依旧相当痛苦。“你知不知道这个东西对本王来说有多重要!取得魔王之位,有一半原因是为了它!而能取得魔王之位有一半是它的功劳!如果没有了它!那本王以后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慢慢侧过身子,看见戈洛伊穿好了短裤靠在床身上四肢无力地坐着。

“陛下,您看见她往哪去了吗?”菲妮塞丽问道。

戈洛伊望了一眼敞开的窗户,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家伙一定还在皇宫里,在暗中……看着我们,想找准时机出手。”

“难道她是其他领主派来的刺客吗!”我突然反应过来问道。

“不。”戈洛伊摇了摇头。“她……就是个单纯恨我的女孩。”

菲妮塞丽叹了口气说道:“陛下,您知道您是谁吧,您这句话基本上帮不了任何忙,根本没有缩小范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问道。

“也许你们应该知道了,这不是我第一次遭遇莫名其妙的袭击了,我是说……来自她的袭击。”

“她为什么这么恨你?”

“因为……”戈洛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把头转向了一旁,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想起来了那女孩说自己是戈洛伊的未婚妻,而戈洛伊又是这副模样,一个魔王被袭击了却只能哀叹,一点也不像他的作风。

难道说戈洛伊和这孩子之间有什么难以诉说的往事吗?

“如果你不想讲……”

“我曾经和她上过床。”戈洛伊脱口而出。

“是吗。”我点了点头。“真是好奇为什么这孩子没有杀掉你。”

“不是我的错好吧……那是我还只是一个少年……比较天真无知。”

“陛下,您可能不知道,但是您是个混蛋。”菲妮塞丽温柔地说道。

“呀!我知道她为什么要伤害陛下了!”床上的一个小魅魔喊道。

“诶?你知道了吗?”

“对呀,你想想,她和陛下睡过……”

“哦!我明白了!”

戈洛伊扶着床边慢慢站了起来,回头问道:“你明白什么了?”

“陛下,任何一个和您睡过的女孩都会失望的想要杀了您,虽然我们不是很想告诉您就是啦”

“你们两个也太让我伤心了!”

“别在我家小姐面前说这些。”菲妮塞丽不满地说道。

他们在说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是什么暗号吗?戈洛伊睡觉时会做什么恐怖的事情吗?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问道。

“打起精神……我总觉得周围阴森森……”

“再一次提醒你,你是个恶魔,住在地狱里,还会有别的感受吗。”

“通知卫队,加强警戒,菲妮塞丽,你去通告所有的仆人起来巡逻……喂!别走啊!”

菲妮塞丽拉着我的手,抱着小熊朝门口走去。

“抱歉陛下,但我们不想因为您管不住自己的身子而丢失宝贵的睡眠。”菲妮塞丽打了个哈气说道。

“都是酒精的原因好吗!喂!回来啊!我很害怕啊!”

我被菲妮塞丽拉着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我们要去哪?”

“小姐,我准备带您做点快乐的事情。”

“什么?”

“没什么,您不用在意,对了,您喜欢吃奶油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