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琳的意识渐渐恢复了。

她感到自己似乎躺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四肢也感到了一些麻木。

她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同时想伸展着四肢,但是她却发现四肢几乎完全不能动。

这时她才发现一条条锁链缠绕在自己的身上,束缚着自己的自由。

而她立刻也觉察到这是魔法锁链,可以抑制自己施展魔法。

“你醒了,艾琳大小姐。”这时艾琳听到了灰精灵苏胡长老的声音。

她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她首先看到了一道高耸至天花板的铁栏杆,很明显自己是被关在了大牢里。

而牢房外则是苏胡长老。长老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这男子也是灰精灵模样,看上去中年的样子。只见他头戴一顶类似王冠一样的东西,只是和一般王冠金属般的材质不同,这顶王冠似乎使用动物身上的坚硬部分做成,从外观上来看像是鹿角。

不过艾琳很快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

“柳宣在哪里?”艾琳问道。

“我就在你身旁,不要怕。”

艾琳扭头一看,才发现柳宣正坐在她身边,柳宣身上也被魔法锁链拘束着。而牢房里也只有他们两个人。

而此时苏胡长老却说道。

“艾琳大小姐,我们的灰精灵王听到你光临我舍后,特意来看望你们。”

说完后,长老恭敬地对着那名头戴王冠的人鞠了一躬。

看来,那人就是灰精灵的首领。

“既然我们是客人,哪有把客人关在牢里的道理。”艾琳见状说道。

“因为我们和你们月族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这时灰精灵王说话了,他的话语很是低沉,“毕竟我们的领土被你们月族侵占着。”

没想到月族和灰精灵族还有领土的纠纷。柳宣听到这里后也吃了一惊。

“我们月族经常迁徙,确实不久前来到你们的领土上。但是占有的这块地是得到你们灰精灵同意的,为此我们还付出了黄金。”此时艾琳非常严肃地回答道。

“没错,确实有这个事情。”灰精灵王听后点了点头。

见此情景,柳宣感到既然月族给了黄金,那应该月族没有责任。

但接着,灰精灵王的脸色出现了怒意,然后愤愤地说道。

“所以那位出卖我们灰精灵部落利益的叛徒就失去了王位,被我们族人杀了。”

“胡说!明明那只是你们灰精灵部落发生了王位之争。”艾琳叫道。

“哼。艾琳小姐,不和你多说了。我接下去会派人直接和你奶奶说的。是你们的城堡重要还是你们的下任族长重要。”

“我奶奶不会屈服的。”艾琳回道。

“真若这样,只能说明奶奶对你的爱不够。”

灰精灵王说到这里,转身离去。

而长老也跟着他一起离开。

大牢里此时也没有其他人,只有外面走道的端头似乎有女性守卫在椅子上休息着。

而此时柳宣基本明白了月族和灰精灵族发生了什么事情。

应该是月族迁徙到灰精灵的领土后,从当时的灰精灵王那里购买了领土。但是不久后灰精灵部落发生了权利斗争,旧王被杀死了,而新的灰精灵王则不承认此交易,所以产生了纠纷。现在灰精灵王想把艾琳作为人质去交换领土。

“你没事吧,柳宣。”这时柳宣听到艾琳关切的声音。

“我没事,那黑雾似乎没什么后遗症。”柳宣说道。

“我也没事。看来这黑雾只是让我们昏迷了而已。”

“不过如此一来,月族的麻烦可就大了。”柳宣说道。

“是的。你说得没错。因为为了这领土纠纷的事情。灰精灵还发动过一次针对我们的进攻。不过那一次,在我们的奇袭之下,他们以彻底失败告终。看来如今他们把主意放到我的身上了。”艾琳说着叹了口气,“哎,之前我和你明明已经走了小路了,可是最后还是大意被发现了。”

“看来还是怪我。如果我一个人离开就好了。”柳宣有些懊悔地说道。

“那不行。你一个人我也放心不下。何况灰精灵向来野蛮粗暴,发现你后也会对你不利的。早知道会这样,我不把你抓来当眷属就好了。”艾琳也皱着眉头说道。

“不要这么说。”柳宣这时却说道,“毕竟希望我成为你的眷属是艾琳你的愿望。即使我不愿意,但是艾琳你不能因此否定你自己的想法。而且站在你的角度上,不愿意当眷属的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才是导致你被抓的原因,毕竟就是为了护送不愿当眷属的我才遇到了灰精灵的。”

“我明白了。”艾琳听后又露出了笑容,“这么说来,柳宣你现在愿意当我的眷属了?”

“绝对没有!”柳宣立刻回绝道。

“让我白高兴了。”艾琳故作调皮的声音并笑了起来,而接着艾琳又说道,“没想到在这牢里我也能笑出来。有柳宣在我身旁不知为何我却感到了一种安心。”

“安心?”柳宣听到这也不禁笑了,“我在你心中的形象究竟有多高大啊。”

“我也不知道啊。谁叫我对你一见钟情呢!”艾琳撅着嘴说道。

“大小姐。”柳宣如此喊着艾琳,“事到如今,您还是先不要和我打情骂俏了。我们还是先想想如何脱险吧。”

“脱险?”艾琳听后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办法啊。也许只能等到奶奶来救我们了。”

“就只是坐以待毙了?”柳宣诧异地问道。

“是啊。毕竟我们身上的都是魔法锁链,对魔法有抑制作用。无法使用魔法的我们如何逃脱这里呢?你以为能像你那位远方亲戚林喵那样,假装中了魔法锁链,然后自我解开。”

“林喵还假装过?”

“是的。她来救你时,假装被卡罗娜抓了。而因为她身上是魔法锁链,所以也被守卫忽视了。不过她应该本身也精通魔法锁链的破解,毕竟即使是假装被魔法锁链捆绑,也不是轻易地能解开的。”

此时柳宣突然双眼放光了。

“也就是说如果我会魔法锁链破解术的话,那现在捆在我身上的魔法锁链我可以解开?”柳宣轻声地问道。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