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天花板……

现在这里是哪里?

我看了看身上的衣服。

又看了看周围。

这里是精神病院对吧?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明明昨天还在家里补番来着,我想想,昨天补的好像是一部很老的百合番,好像叫《神无月巫女》吧。

“我们把他关在这里应该安全了吧?”玻璃外传出细微的声音,不过也没能逃过我的耳朵。

关在这里?我果然是被什么黑恶势力抓起来了然后扔到精神病院了?

不对啊,我有得罪过谁吗?

难道是前几天玩LOL喷了一句“cnm”,然后被我喷的那个亚索找我麻烦来了?

不,也不对,为了个游戏花那么大功夫把我抓起来的人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吗?

“关在这里的话,那个怪物应该不会找过来了,这种完美的转生体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就叫他转生体一号吧,我可不希望转生体一号被那个怪物就这样抢走了。”细微的声音再次从玻璃窗后传来。

怪物?有怪物要抓我?所以他们把我保护起来了?

不,绝对不是吧,保护我不应该把我放到这种鬼地方,然后给我穿束身衣吧!

转生体一号又是什么鬼?

“这里可是海底几百米深的地方啊,她能下来救人,算我输。”

救人?也就是我真的惹到黑恶势力了?然后刚才说的怪物是正义势力?

哇,瞬间感觉自己摊上事了。海底几百米深,光是水压就能把我直接压烂吧……我只是个死宅啊,什么仇什么怨。

不,等一下,我做个假设,其实我很牛逼,我是打不过他们被抓到这里的,然后又被删除了对于这个黑恶势力的一切记忆,所以现在才会在这里的。

又或者,我对某个牛逼人士来说来说是个很重要的存在,所以我是被抓到这里当人质的。

当然抓错人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多的可能性……”被扎住手脚不能动弹的我随口说道。

“嗯?刚才转生体一号是不是说了什么?”

“是,我也听到了,他说‘如此多的可能性’。”

“什么意思……难道说?!那个怪物也可能可以找到这里?!”

“明明给他洗脑了,他还记得那些事情?按道理来说不可能啊!”

“不过他说这句话,是在暗示我们一定会有人来救他吗?”

“不,没说一定,只是说可能……”

我是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在我一句话里面想到那么多东西的……我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啊……

不过从刚才他们的发言来推断,第一种假设和第二种假设基本已经作实了,而且我可能还有一些很强大的队友,按照一般的剧情走向,应该差不多就来救我了。

“警报,警报,不明人员入侵,不明人员入侵……”

明亮的室内,突然闪起了昏暗的红光,警报的“哔哔”声与机器般的女人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

“快!来人!这次绝对不能让转生体被天恒夺去了,我们的超级人类已经所剩无几了,这次的转生体只要经过简单的知识灌输就能成为足以抗衡‘零’的存在,所以绝对不能失去他!”

话音刚落,门突然打开了,一群穿着白色服装的大汉跑了进来,抬起我转身就跑。

“等一下?玩什么啊?拍电影吗?喂!我到现在还懵逼呢,你们要带我去哪?喂!”

============

“这里是零,已经闻到代号‘刺神’的味道了,现在正在赶往那个地方。”

“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就应该遣返回去,只要你完成了这次的任务,一样会送你回到你该待的地方。”

“这是我今生最希望的事情,交给我吧!”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