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她是大祭司的转生?大祭司是什么?”当柳宣听到族长说艾琳的身份也不禁吃了一惊。

艾琳是很重要的人物,柳宣是可以判断的出的。甚至她是未来的族长也是可以预料的。不过柳宣还是没有想到艾琳的地位会这么重要。

而此时族长说道。

“我们月族分散在各地,有很多族群。而我们这个族群历史中最重要的一位人物就是大祭司。她在我们族群的地位接近于神一般,是我们族群真正意义上的精神支柱。然而大祭司几百年才会出现一次,大祭司死后会在几百年后转生到我们族群的新生婴儿身上,而根据过去文献记载的预言,艾琳就是这位大祭司的转生。”

“所以说艾琳得到眷属要举行仪式,并且搞得十分隆重也是这个原因?”柳宣问道。

“是的。她在我们族群中是独一无二的存在的。这丫头也乱来,竟然私自就胡乱去找了你这么一个男人。不过既然你已经变成了她的半眷属,那也就没办法了,接下来就必须变成她的眷属。因为一旦成为了月族的半眷属之后,你也无法更改,要更换艾琳的半眷属,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死去!”族长说出锋利的话语,然后转头对艾琳笑眯眯地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如果你觉得他实在不行,就换一个吧。”

“你又说笑了,奶奶。”艾琳听后撒娇般地倚靠在族长身上,“人家就喜欢他,人家就要他,人家就咬他。”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艾琳把“要”字念成了“咬”。

然而此时柳宣也顾不得其他的了,既然族长来了,那看看有没有机会说服族长。

“即使艾琳小姐对你们的族群很重要,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不成为艾琳小姐的眷属,至少希望一直维持在目前半眷属的状况。因为如果我成为艾琳小姐的眷属,会发生很不一样的事情。”

“我都说过。请你死心吧。虽然月族中也有通过半眷属繁殖的办法,但是这只能繁殖一次,而且会让艾琳失去魔力,变成没有任何魔力的凡人,这是我们无法承受的事情。”

听到族长这么一说,柳宣才明白月族通过半眷属也许也是可以繁殖的,只是代价会很大。

“可是我说的会发生的事情真的很不一般!”柳宣只能继续说道。

“恩,你所说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族长想了想还是问道。

“我无法说出来。但是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吧。”

“故事?我很喜欢听故事!”艾琳拍着手说道。

“从前有一个吸血鬼,他住在一栋城堡里,吸血鬼和普通人不同,皮肤苍白,尖嘴獠牙。城堡是在座孤岛上,岛上有一座村庄,村庄里住着一千名居民。吸血鬼平时只吃一些动物的血,但是每过一年他必须吸一位人类的鲜血。而且根据祖训,被吸过血的人类必须要被杀死,而吸血鬼也都这么办了。

就这样,有一年,吸血鬼抓了一名人类少女,然而他吸了少女的血之后却爱上了这名少女,于是他狠不下心,就没有杀死她,而是把她囚禁在了牢笼里。然而过了几天,吸血鬼却突然发现少女的皮肤也变得苍白,牙齿也变得尖嘴獠牙。也就是说这名少女也变成吸血鬼了。

少女请求着吸血鬼,说自己已经变成了吸血鬼,所以希望能把她放出牢笼。吸血鬼想了想后,同意了。少女又请求吸血鬼,说自己想念自己村庄的朋友,想回去看一眼做最后的告别。吸血鬼想了一想后又同意了。

于是少女去了村庄。然而一天后,少女没有回来,两天后,少女还是没有回来。第三天,吸血鬼去了村庄。他发现村庄里面已经没有活人了,所有的人除了死人之外都变成吸血鬼。

少女看到吸血鬼来了后,微笑地告诉吸血鬼:‘自己看到人类后没有忍住,所以现在整个岛上就只剩下吸血鬼了。’

吸血鬼听后苦笑道:‘没有人类给我们吸血,我们还如何生存。’”

柳宣说完之后看着族长和艾琳。他希望通过这个故事的暗喻来让对方知道真相。实际上一开始柳宣还想直接在故事里加上和病毒相关的内容。但是他发现自己一旦想提到病毒相关的内容,自己的嘴巴就说不出来话。因此整个故事还是以比较隐晦的方式告诉对方真相,即小岛就是世界,艾琳是吸血鬼,自己是那位少女,而自己被艾琳咬了颈部后,就会危害整个人类,最后月族也因为没有人类而陷入毁灭。

柳宣希望艾琳她们能够理解其中的含义。而他看到不远处的林喵听到柳宣的故事后,也向他点了点头,认可他的办法,尽管林喵嘴上还留着海鲜饭的碎粒。

而柳宣发现艾琳听了这个故事后,表情果然有了变化,她一脸疑惑地问道。

“那那位吸血鬼先生为什么要一直待在岛上,离开了岛不是就可以找到人类给他吸血了吗?”

“这不是故事的关键吧!”柳宣叫道,没想到艾琳抓住的完全不是关键部分啊。

“如果这个故事是你想告诉我们的话,那我大概明白了你的意思。”这时族长说道,“你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变成艾琳的眷属后,也会让很多人类都变成眷属或者月族之类的。从而因为人类的灭亡而导致月族的灭亡。”

“是的!”柳宣听后,急忙点着头,由于无法说出未来的事情,因此他只能说着简单的话语。

“但是,我觉得这根本就是一派胡言!”族长严厉地说道,“你变成眷属之后,又如何能够让广大的人类都变成眷属呢?再退一步说,即使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也相信人类这种顽强的种族不会全部灭亡。只要人类没有灭亡,即使我们的种族将来变得人数众多,为了人类的归属还产生惨烈的争斗,那也是我们月族的幸运,至少我们月族成为了数量众多的主流族群,不用像现在这样不断迁徙。”

“可是,并不是.......”柳宣想告诉对方,将来出现的并不是眷属,而是被病毒感染的丧女,然而他发现自己依旧无法说的出口,于是他只能诚恳地说道,“不论如何,请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变成艾琳的眷属之后,一定会发生大事件的。”

“即使有大事件,我们也绝不会把艾琳放在天平上衡量。”族长不容置疑地说道。

柳宣还想对族长说什么,但是他发现族长已经转身离开,不再理睬柳宣。

不过最后柳宣还是集中力量喊道。

“最后我再说一遍,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不能成为艾琳的眷属!”

柳宣的话语回荡在大堂中,但族长并没有回头,最后只留下几名月族看守在这大堂之中。

而艾琳听后,身体却为之一震,但没有说话。

看着目前的情形,柳宣这时也明白了。一切话语都是无力的。也许只能等着自己变成女孩子后,然后被那绿色药水治疗,接着要么变成艾琳这样的天然女孩,要么就药水无效被林喵杀死或者危害这个世界。

但柳宣光思考着,却没有看到艾琳此时的表情。艾琳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但她很快努力地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艾琳靠在柳宣身旁。

“你成为我的眷属是命中注定的。而且我也是对柳宣你一片深情,一见钟情。我想到如果我是大祭司的转生的话,那也许前世我们就有姻缘,所以我才对你如此钟情。”

“我好像完全对你没有印象。看来我的前世也是被强迫当眷属的。”柳宣只能无力地说道,接着又随意说着,“那既然你这么想让我成为你的眷属,那到时候干脆像昨天抓住我的方式那样,通过操纵我的身体,来让我屈服。”

“但我并不想这样做。我希望你的心里也是发自内心的希望成为我的眷属。”艾琳两只食指抵在一起,低着头说道,“而且对于半眷属的那种操纵方式也无法连续使用。只能偶尔才用一次。”

当柳宣听到艾琳的这话后,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

接着他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又有了一个办法。虽然这个办法成功的可能性不高,但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放手一搏了。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