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想着,我好像真的说服了自己,缓缓回过神,发现电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启动完成,桌面上还是那张我熟悉的壁纸。

看着这熟悉的画面,我似乎彻底安心下来。

我想先玩会游戏,不去想这些。但光标停留在游戏的打开选项上时,我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心思玩游戏。

终于,几个呼吸后,我扔下鼠标,靠在椅背上,心绪再次混乱起来。

如果...如果这就是真的,该怎么办...

我发现自己再找不到什么理由了,也终于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一刻,心里各种情感混杂,既有惊讶,又是无措,既有些欣喜,其间又夹杂着莫名的恐惧。

同时,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只好靠在椅子上,任无数念头在脑海里翻覆。

这样,等我再次回过神时,已经晚上九点,怔怔的望着显示器这么久,眼睛已经有些发酸。

我苦笑一下,顾不上心疼电脑,直接摁下电源键关机,脱了衣服踢掉鞋子,随即躺到床上去,关了灯。

这个时间自然是无法睡着的,我睁着眼,看着眼前的黑暗,脑海里却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妹妹给我说的那几句话。

哥,我喜欢你。

不是玩笑...

...

不是玩笑,那到底是不是玩笑呢。我轻轻叹气,今晚肯定睡不着了。心里不由埋怨着妹妹,这丫头,总让她哥失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知道已经是深夜,已经安静到可以听见自己呼吸声了。

“喀嗒”,一声指针拨动的轻响把我从出神中惊醒,我下意识看看闹钟,借着钟面指针发出的微弱荧光,发现现在刚好十二点整了。

夜深了啊。

现在妹妹在干什么呢...会不会和我一样睡不着呢...

有可能吧。但我却希望现在她已经睡下,这样的话,就可以从侧面说明,昨天晚饭后她确实是给我开了一个愚人节的玩笑。

这么想着,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又涌上来一股莫名的失落,那种想要却没有开口,最后错失的失落。那么,自己是真的希望妹妹在开玩笑吗...

我发现自己真的想不了,也不敢去想那么多。

只好这么躺着,失神的望着天花板,这时皎洁的月光从窗帘缝隙透进来许多,让我能隐约看见上面的花纹了。

今晚月亮很好吧...

好想出去走走。

想法还没付诸行动时,房门一声轻响,被轻轻的打开了。

有人进来了。

这么晚了,该是谁呢...

那个人轻手轻脚的来到床边,试探着轻声道:“哥,你睡了吗?”

果然是妹妹,不知这个时间找我有什么事,我略一犹豫,道:“没呢。有事吗小妹?”

我能察觉到这句话出口后妹妹的踌躇,但只几个呼吸后,她突然掀起被子一角,整个身子钻进了被窝。

“小妹?”,我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

妹妹没有回答,而是翻身把我压在身下,软玉般的身子紧贴着我。这时我才发现丫头只穿了睡衣,全身冰凉凉的。

“哥,现在过十二点了吗?”,要不是妹妹撑起身子,我们的脸就要碰在一起了。但我仍然感受到她说话时温热的鼻息。

我有点被丫头这突然的动作吓到了,但还是正常道:“刚过吧”

妹妹顿了两秒,淡淡的鼻息轻轻呼在我脸颊上,然后听她说:“哥,我喜欢你。”

没想到妹妹再次跟我说了这句话,我反应不过来了,丫头的这句话宛若一根引信,似乎把我脑子里纷乱的思绪直接引爆,使之一片空白。

“那...小妹,你怎么还跟,还给我开这个玩笑...”,好半响,我语无伦次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妹妹正视着我,让我能清晰的看到她那流转着的眸光,“不,哥,今天不是愚人节了。”

今天...今天刚刚过了。我反应过来,彻底愣住了。

“小妹,别开你哥的玩笑了。”,不知道说什么的我笑着,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但紧接着听见妹妹带着坚定的声音:“不是玩笑...”

我还想说什么,丫头的脸忽然凑上来,我们本来就隔得很近的脸直接碰在一起了。

她的唇触上了我的嘴,然后贴紧。

冰凉却又温热,柔软而又坚定。

然后,直到妹妹主动离开,我才反应过来,但也只能喘息着,不知是因为呼吸不畅,还是是有什么在燃烧。还有回味,这丫头,竟然用了舌头....

“小妹,你...”,我喘出一口气,想说点什么,妹妹就打断我:“哥,你还不明白我吗?”

明白...

明白。

其实我早就想到,以丫头的性子,不论是不是所谓愚人节,她都不会开这种过分的玩笑。

妹妹的这句话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又像是一针镇定剂,让我混乱的心绪短暂平复了。

一时间,心里的侥幸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混杂着几分惊讶,无措,欣喜的情绪。

半响,我伸出双臂抱住妹妹,带着她侧躺着:“小妹,这太...太...让我缓缓...”

抱着怀中的人,我试着梳理混乱的心绪,却不知从那里开始。只好任由它们乱着,半天没有出声。

夜又静了,在我和妹妹轻微的呼吸声中,更静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彻底冷静下来的时候,妹妹轻轻开口:“哥,对不起...”

“干嘛这么说”,我看着被我抱着的人。

“今天这么突然,吓着哥哥了吧。”

“没有的事”,我轻轻摇头:“我...我只是没反应过来。”

妹妹动动身子,把脑袋移下去点,脸颊贴在我胸膛上:“都是我不好,但哥,我等不了了...”

我咽了咽唾沫,想开口,但妹妹又接着道:“以前,我总认为以后可以说,以后可以说,但我真的好怕,好怕会错过...”

说到这里,丫头的的声音低了下去:“...错过...这本应错过的...”

有什么凉凉的液体浸透胸前薄薄的衣服,直沁入心底。

丫头流泪了...

我发觉自己说不出什么来了,只好把妹妹抱的紧紧的,虽然知道没有用。

“哥,是不是觉的你妹妹是个变态,竟一直喜欢她哥哥...”

我轻声道:“不要多想,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可爱粘人的妹妹,才不是什么变态。”

“永远都是妹妹吗?”,妹妹的声音轻轻的。

我怔了一下,妹妹这是要我给出一个答复了。

我沉默了。

妹妹今天像是敞开了心扉,向我倾诉着:“虽然我希望哥能说喜欢我,但哥,这次我不要你像以前那样依着我顺着我,那样迁就我,那样顾虑我的感受,我只想知道哥到底怎么想的,要是哥哥也喜欢我,那真是最好了,如果不是,我再也不提这个了。”

我怎么想的吗...

我自己也不清楚啊...

我该说些什么呢,今天的妹妹,说的这些话,究竟要用掉多少勇气,舍掉多少自尊,大概是全部了吧。

所以我想给她一个她所期待的答案,但是我又不能。脑子一懵,恍惚间,似乎有什么泼在身上,冰冷刺骨,让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这泼醒我的,就是冰冷的现实了。

所以我不能说什么了。只好把妹妹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背,柔声道:“好啦小妹,先睡了,今天这个...太突然了,我有点反应不过来,让我想想。”

丫头在我怀里沉默了,没有出声,我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气息,那种夹杂着不安与害怕的气息。

我只好抱紧怀中的人:“好啦,赶紧睡吧。”

“好...”,一会后,妹妹细声开口:“那我先回去了哥...”

我想松开手让妹妹起身,但又想到让丫头回去睡自己一个人的话多半要乱想,大概会更不安和害怕。

虽然不能给出什么明确的答案,但我也希望妹妹要好受一些。于是略一犹豫后,我说道:“小妹,今天就在这里陪我好吗?”

“...恩”,一个悠长的呼吸后,妹妹轻轻的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寂静的夜中,我和妹妹的呼吸声彼此起落,衬的这夜更静了。

丫头似乎冷了,软软的身子紧紧的贴着我,想要能暖和一点。我轻轻的抱着怀里的人,任无数情绪在脑海翻转,心里该是很混乱的,但不知为何,可能是错觉,这个时候我又感到从没有过的清醒,从没有过的理智。清醒理智的真希望自己应该冲动些,冲动的说出想说的。可就是这份从未有过的清醒让我什么也说不出。

今夜,睡不着了。

等到实在困的不行睡着时,天快亮了。这期间,我知道妹妹一直都没有睡着,她大概也知道我也没睡吧,但我们没有再说一句话,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始终静默无言。

..........

醒来的时候妹妹已不在身边,看看时间,八点,原来自己只睡了两个小时不到。头有些痛,却没有了睡意,下床打开房门,顿时有饭菜香味钻入鼻间,我怔了下,随即明白过来,原来是丫头已经在准备早饭了。

果然,不一会后,妹妹叫我吃饭了。穿好衣服到饭厅,桌上已经摆好了常吃的饭菜。我看着妹妹,发现这丫头虽然强打精神,但仍然掩不住疲倦,不由有些心疼。

于是吃过饭后,我拿出许久不曾用的哥哥的威严,叫她回房间休息,自己把厨房收拾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