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身前不远,是一条长长的铁轨。铁轨弯着,竖着,绕着圈,搅成结,或直上高空,或忽下地面,或正反两面相异,或像麻花一样捏曲...

再抬头,一个大大的标牌映入眼帘,只见其上漆了四个大字——云霄飞车。

骗人...

我偷偷的咽了口唾沫,暗自怀疑,这样危险的轨道,真的可以吗...

而突然从我头顶掠过的一串钢轮滚过铁轨的声音告诉我残酷的现实,向高处看,只看到“飞车”紧贴着轨道,倒着从铁轨上飞驰过,上面的人恐惧的尖叫着,那叫声远远听上去都让人头皮发麻。

我突然生出逃跑的念头,想移动步子,却发现腿已经软了,该...该死...

额头似乎有液体流下,我想应该是汗水,怎么办怎么办...再不跑,后果会很严重。

属于男人的尊严和哥哥的威严又让我张不开嘴,说一些临阵脱逃的话,而妹妹又紧紧抓着我,偷偷溜掉也不可能了。

只要说我有恐高症,体贴的妹妹肯定就不会拉着我坐上去了...

只要说几句...可是...

开不了口啊...

就是开不了口让她知道,

就是那么简单几句我办不到。

整颗心悬在半空,

我只能远远看着,

这些我都做得到...

...

天哪,我到底在想什么...

就在我内心挣扎的时候,那可怕的飞车缓缓停了下面,上面的乘客让人扶下来后,有好多人面色煞青煞白,直奔厕所。

“哥,我们上去吧。”,可以看出妹妹也很怕,把我的手抓得紧紧的。

“你很害怕吗?”

“嗯”

这臭丫头终于知道怕了,你怕还上去...我突然灵光一闪,道:“要是害怕的话咱就别去了吧”

嗯,这句话说的好,既能体现出我作为哥哥体贴的一面,也不用损失什么,让自己也不用坐上去了。

“有哥在的话,我还是可以的。”,妹妹拉着我向前,不经意的道。

就是这句话,让我体内的什么燃烧了,一股豪情升起,把心里的害怕都暂时压下去了。

没说什么,跟着妹妹在飞车上并排坐下,但当安全杠放下后,我又后悔了...

但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晚了,飞车缓缓启动,“哐哐”的引擎声响动频率越来疾,速度越来越快,高度越来越高,而我的心中的恐惧也不断攀升着,直到...

啊~~~~~~~~

啊————

啊!!!!!

各种不同音色的尖叫声在耳畔如响雷般炸起,让我毛骨悚然,而这时飞车已经加速完成,正驶向第一个大圈...

我用眼角余光瞟了眼身边的妹妹,发现她没有尖叫,只是小脸吓得惨白,而嘴唇紧紧地闭着,没有半丝血色。

“呼——”

耳边风声大作,让尖叫声都模糊了许多,而疾风宛若一块块泡沫塑料打在脸上,让人脸颊生疼,而有时又像一把钝刀在脸上狠狠地刮来刮去,似乎要刮下一层皮。

急速转动的气流让人呼吸不畅,我感到妹妹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似乎用上了她所有的力气。这死丫头,也不怕把她哥捏疼了。

我不由握紧她的手,虽然自身难保,但还是想让她安心一点。

可不知为什么,握紧之后,我自己倒安心了许多,一时间,耳边,皮肤上的知觉淡了不少,指尖,手掌上的触感清晰了许多,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妹妹手掌上的温度。

而映入眼睛的一切似乎都旋转起来...

转,不停的转,天空在转,大地在转,太阳在转,地球在转,月亮在转..额,怎么还有星星在转...

.......

“呕...”,妹妹扶着一颗树,干呕着。而我在边上扶着她,虽然自己的状态也不怎么样,腿发软,胃里翻腾着,但总归还能走动,能忍住不呕吐。

见眼前丫头这萎样,虽然心疼,但我还是在边上责怪着:“怎样,叫你逞强,吃不了兜着走了吧?”

妹妹一手放在胸口,轻轻舒了口气道:“再...再也不敢了...”

哼,知道怕了吧,我心里松了口气,就怕她说以后还来,看来不会了。

可没想到妹妹萎靡了不到十分钟,顿时恢复了元气,拉着我说要再来一次,我当然是义正言辞的拒绝她的无理要求,于是一番哀求无果的丫头只好拉着我前往别处。

我才想起,似乎这公园毗邻着一个游乐场。诶?邻着一个什么...游...游乐场?

那不是说...

果然,妹妹拉着我去开碰碰车,虽说这是小孩子玩的,但好在不如何吓人,又安全,再加上这丫头眼巴巴的盼着,我就答应了。

还没有开几圈,正和妹妹还有周围几个半大孩子撞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一声哭喊传来,原来是不远处的一个小孩子笑得太开心,不注意把脸撞在方向盘上,似乎磕掉了两颗牙齿,被家长急忙抱着走了。

我想提醒下妹妹,可刚一张嘴,不知哪个熊孩子撞上了过来,使我身子随着惯性向前一倾,牙齿正好磕在了方向盘上。

我一声痛呼,捂着嘴,疼的眼泪差点出来,不知牙掉没...

这是妹妹急忙跑了过来,把我扶到边上,着急的说:“哥,怎么样?牙齿怎么了?我看看”,说着,一只纤手探过来,想伸进我嘴里摸摸我牙齿还在不在...

“呸呸...”,我抓住她伸过来的手,这丫头,手都没洗呢...真是,“没事...”,我含糊道,用舌头顶了顶牙齿,发现并没有松落,暂时放心下来。

但妹妹还是一脸紧张,直到我咧嘴给她看了看后才稍微放下心来。

“哥,怎么样?”,见我脸色缓和下来,妹妹关切道。

“嗯,没事了。”,我点点头,这时齿间的疼痛弱了许多,更多的是酸软。

又过了片刻,见我真没事了,妹妹又拖起我,要去扔沙包。我不情愿,嚷道:“喂,你哥现在可是病人,病人需要休息。”

妹妹不依,抱着我整条手臂,边拖着走边说:“哥这么强壮,哪里需要休息啊,就算是病了,也要多运动~~~~”

似乎这丫头没有察觉到,她的胸部挤压着我的手臂...这触感...这臭丫头还挺有料的嘛...咳咳,我在想什么啊...

或许是为了不破坏我在妹妹心中强壮的形象,也可能是想赶快“脱手”,我答应了。

扔沙包这项娱乐很考验准头,越精致价值越高的东西放在最远最高的架子上,想要扔中需要一点手头工夫,还有不错的运气。

“哥,那个那个。”,妹妹指着架子上那巴掌大的威尼斯熊偶,在我耳边叨叨叨。

我略一瞄准,把沙包丢了出去,结果正打歪着,把旁边的HelloKitty打了下来。

“哦~~~”,妹妹雀跃着,上前从老板手中拿过奖品:“哥哥加油加油”。

再扔,沙包从两个奖品之间华丽丽的穿过,一去不返。

不懈气,再来。

结果还是没打到任何东西。

“唉~~~”,妹妹在身边失望的叹气,沙包的中与否似乎牵动了她的心情。

但我毫不动摇,坚定的贯彻妹妹的手指向,要把那个可恶的熊偶打下来。

呼——

沙包飞出,不偏不倚的打中了熊偶——旁边的天线宝宝。

“哼,我不信了。”,我再拿起一个沙包,仔细瞄准后,再次掷出。

嘿,这下跑不掉了吧,要知道,这一次我仔细计算过发力角度,身体姿势,重力,空气摩擦力,地转偏向力,潮汐力,月亮引力,太阳引力...是绝对会中的。

沙包划出一段弧线,从熊偶上方飞过,打中后面一个塑料壳子,使之掉了下来。

没打中,心里有些遗憾,我正想放句狠话再掷一次。“耶!”,可没想到妹妹欢呼着,扑上来一把抱住我,惊喜道:“哥,打中了打中了!”

可能臭丫头没注意到,她丰挺的胸部挤压着我,都变了形状。好柔软...我在想什么啊,急忙挣出她的怀抱,我道:“哪有,明明还在架子上。”

“唉!不和你说!”,说着妹妹奔到老板面前,而老板拿出一个包装盒,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音乐盒。

音乐盒很精致,看起来价值应该不低。原来我打中的塑料壳子只是个模型,真正的奖品是放在老板那的。

怪不得是放在最远最高的架子上。

这奖品看起来似乎还挺难得,周围同在掷沙包的人都一脸羡慕,顿时有几个女孩围上妹妹,提出要购买。而妹妹抱着盒子,一个劲摇头,说什么也不卖,并跑出包围,拉着我逃似的走了。

就在走时,我听见身后的一个女孩似乎在埋怨她男友:“看看别人的男朋友,再看看你!”

听了这句话,我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下意识的看了看前面拉着我的妹妹,发现这丫头耳后根都红了。

本来以为妹妹得了个音乐盒就会消停点,可没想到她又拉着我去扔飞镖。

看着她那兴高采烈的模样,两只眸子奕奕有神,里面流动着快乐的光芒,我实在不忍心拒绝,只好硬着头皮陪她玩。

“这是——哥哥的~~~,嗯...还有我的~~~”,几只飞镖扔完,妹妹把得来的奖品——两只一样的手机链分别挂在我和她手机上,然后把手机还给我。

还没等我把手机揣好,死丫头一把抓起我的手,拉着去别处了。

就这样,整整一上午,她拉着我几乎把公园所有地方都玩遍了。不知怎的,这臭丫头疯玩了这么久依旧精神奕奕,而我累的都要爬不动了。只好像央求似的请求她放弃去闯鬼屋,去湖上划了两个小时的船,才得以休息一下。

到了下午,随便吃了点东西,死丫头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精神焕发,拖着我去把所有的项目重玩了一遍...

终于,妹妹能在她哥的痛苦上建立快乐的时间结束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