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浑浑噩噩,做了许多梦,内容千奇百怪,但我不去计较这些,因为醒来后迟早会忘掉的,就算记得少部分对自己来说又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裹着被子准备睡到太阳晒屁股为止。

“哥...哥...”,似乎有人在推我,不用想,肯定是妹妹,大清早吵她哥睡觉真是过分,我眼也不睁的没好气道:“干嘛?”

“吃早饭了”

“哦...”,我翻了个身抓住被子接着睡,原来是在做梦啊。

“哥——”,叫我的人似乎不甘心,抓着我的胳膊要把我拉起来,手臂上的触感是那么真实。

难道不是做梦?

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正慢慢清晰的人影,再眨眨眼,发现眼前这个人有着一头柔顺的黑直长发,皮肤白皙粉嫩,五官精致,一双略显狭长的黑眸里似乎荡漾着水波,不正是妹妹吗...

不对不对,我摇摇头,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可爱...

“哥——,吃饭啦。”,眼前的这个漂亮的人又喊道,独特的声线让我确定这就是家妹无疑。

我的妹妹会在大清早温柔的叫我起来吃饭?难道是吃错药了?

我坐起身,伸出手搭在妹妹额头上,然后又捏捏她的脸,发现她并没有发烧,也基本排除了有人戴着面具冒充我妹的可能。

“干什么呀...”,丫头退后一步躲开我的手,而不是像往常一样不客气的拍开。

果然有问题...

心里嘀咕着,我疑道:“你做的?”

这丫头似乎愣了一下,脸红道:“啊,是我做的。”

妹妹做饭叫我吃...

肯定有问题,果然不正常...我暗想。

但我不由的好奇这丫头到底做了什么,睡意顿时消了大半,于是应道:“好,就来,麻烦出去下,我换衣服啦。”

“哦,那你快点。”,说完,妹妹退出了我的房间。

换好衣服,我来到厨房边,发现桌子上就一个菜,似乎是番茄炒蛋。

装着菜的盘子孤零零的被放在饭桌正中央,把本来不大的桌子衬的格外宽阔。而盘子里的番茄似乎还一副鲜活模样,蛋看起来炒的过了,有些黑。

“今天早上...就吃这个?”,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接受不能。

“嗯...只有这个...”,这丫头似乎也知道不好意思,在一边小声道。

我眉头一挑,道:“饭呢?”,这丫头不会是没煮吧...

“哦哦,就好。”,妹妹连忙盛了一碗粥给我,然后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看着碗里的粥,似乎还凑合,没毒的样子,我松了口气。

拿起筷子,我夹着菜,不快不慢的吃着,说实话,这菜比想象中还难吃,不过就算难以入口,我还是克服种种艰难挑战,面不改色的把这些吞进肚子了。

“哥,怎么样,好吃吗?”

果然,第一次做饭的妹妹问出了这个问题,而我则早有准备,将事先在脑海里打得草稿流畅自然的说出来:“还行,比我想的要好点,算一般。”

这样说既不至于打击到她,又不会因为说的太好,让她兴致大增继续做饭并拿我实验。

唉,我还是那么聪明,真没办法。

“哦哦...”,妹妹点点头,似乎终于放心了,才伸出筷子夹了菜放进嘴里,但才入口,她那两条纤薄的眉毛就蹙起来。

“哼哼...”,看着这丫头想吐又不好意思,哑巴吃苦瓜的模样,我心里暗笑,傻了吧。

半响,她似乎才缓过来,道:“似乎不太好吃...”

哪里是不太好吃,明明就是太不好吃,还用了个“似乎”在前面表程度,一副不愿接受现实的样子,哼。但我却不能这么说出来,而是怪她道:“谁叫你平时这么挑食,零食少吃啦。”

说是责怪,实乃安慰,以退为近,此等机心,哇哈哈哈,舍我其谁。

咳咳...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几口扒完碗里的饭,见妹妹实在是吃不下,正骑虎难下,我说道:“不吃的话,我收拾了”,说着,把她的饭碗拿过,连着碗筷就要端去洗。

“那个,哥,让我来吧。”,妹妹站起来,看着我说道。

“不用,今天轮到我收拾。”,我有些诧异,懒癌晚期的妹妹难道还有救?

“我来,你去洗洗吧。”,这丫头不由分说的抢过我手里的碗筷,转身进了厨房。

奇怪...

我一阵纳罕,走去浴室洗漱,今天的丫头,肯定不正常...

到底是哪里不正常呢...

似乎是哪里都不正常...

对我那么殷勤,还那么乖巧,莫非...我心头微跳,她有事求我?

对,没错的。我几乎肯定。

但是什么事呢...

想到这,不知怎么的,我心头泛起不好的预感。

挤好牙膏刷牙,抬眼瞟了下身前的镜子,突然发现自己的额头似乎带着股黑气...

印堂发黑...

我心里一紧,脑海不由对出下句...

必是凶兆啊...

....

洗漱完去客厅信手打开电视,大液晶上正播着早间新闻。

老成稳重的主持人口齿清楚,不紧不慢的说着今日新闻。内容大概是由于今天是节假日,出行人数众多,从而导致交通堵塞,主要干线上的车辆堆得密密麻麻。看着公路上的画面,车辆停的到处都是,堵得密密麻麻水泻不通,跟停车场似的。

这让我想起了昨晚的三个死鬼,哼,叫你们出去玩,这下傻了吧,我唇角微翘,一点都不恶毒的诅咒着,但愿你们只用堵一天...

这时妹妹收拾完厨房,来到我边上坐下,讨好道:“哥,求你个事儿行不?”

果然来了...

我佯装不在意,抬起眼皮瞟了下妹妹,发现她那黑眸里含着隐隐的期待,不由心一软,把本来到嘴边的“不行”咽下去,道:“干嘛?”

一看有戏,这丫头顿时来了精神:“今天能不能陪你可爱的妹妹出去一趟啊?”

原来是这个,我暗松口气,这个“请求”不是很过分。但想起新闻里的内容,又不禁犹豫了。要知道,外面堵得很厉害,出行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但放她一个人出去,又有点担心...

可能是见我迟疑,妹妹贴身上来,抓着我的手臂摇啊摇,眼巴巴的望着我,软绵绵的叫我道:“哥~~~~~~”

啊,不行了,就算对丫头撒娇这招的免疫能力已经很高,但我还是败下阵来,被她完全摧毁防御,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好”

“耶!”,妹妹欢呼着,拉着我的手臂,拖着我回房间:“那哥快去换衣服啦”

换好衣服出来,见这丫头雀跃的样子,我又有点后悔刚才的决定,总觉的自己上当了...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答应下来,就不得不陪这丫头走一趟了,临近出门,我提醒道:“事先说明,不能太远了啊。”

“知道知道,呐,钱包给你。”,说着,妹妹把“兄妹共用钱包”交到我手里。

我收好钱包,点点头,掌握了钱包,就等于掌握家妹的“生杀大权”,这让我放心了不少:“那快走吧,早去早回。”说着,陪着丫头出了门。

出去后我才发现什么是“人流”,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一波又一波的涌来涌去,根本就没有间断过。而公交车挤得像人肉罐头一样,让人望而却步。

没办法,只好租车了。

结果我俩在路口站了半天终于发现,似乎每一辆计程车都载着客人,总是对在路边招手的人视而不见。

“可恶!”,妹妹跺跺脚,做出决定:“走着去好了!”

那就走着去吧。

我一言不发,紧跟在妹妹身后,前往此行的目的地。

这一走,就走了半个小时。

然后...

“就是这?”,看着身前密密麻麻的人群,我表示接受不能。

“恩恩”,妹妹点点头,一副认真模样。

眼前,要是猜得不错,是一个公园。这时公园的大门口,挤着一大堆正在排队的人,而这队形却是呈漏斗状,漏斗的出口,正是公园的售票处。

“我...我们要进去?”,我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嗯,快点吧哥。”,妹妹拉起我,冲进了人群。

出乎意料的是,进入人群后反而轻松了,排队的人们就好像水流,向公园大门这个漩涡流去,而我和妹妹被夹在其中,想停也停不了,十几分钟后,来到了售票处。

两下买好票,我俩进入公园,本来以为进去后,就是海空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可是...

望着前面的人海,我迟疑了...

公园里面的人更多...

人群摩肩接踵,放眼望去似乎全是脑袋。这些脑袋攒动着,远远看去,宛若海水一样波动起伏,好不壮观,而洒落其上的太阳光就像是水面粼粼的波光。入耳则是混杂着的声响,有惊呼声,哭叫声,吆喝声,脚步声,机器运转声...这些声音混起来,再加上人们各式各样的神情动作,给我一种十分过头的喧嚣热闹的感觉。

“哥,你愣着干嘛啊,快走呀。”,妹妹见我迟疑着,直接抓起我的手,带着我一头扎进眼前的人海。

四面都是流动的人墙,让我分不清南北,但妹妹却如鱼得水,拉着我在人群中往来穿梭,东奔西跑。

而我则晕乎乎的任由她拉着,走到哪是哪,而心中不由生出一点悔意,早知道就不答应陪这丫头出来了。

印堂发黑...凶兆...

脑海里突然蹦出这几个字,我还没反应过来,妹妹就买好了票...

她讨好的看着我,唇角浮起一丝笑:“哥,一起呗~~~”

我才发现到了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