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妹妹有什么好

这次留守家里的,果然还是我...

这么想着,我掏出钥匙把身前的门打开,换好拖鞋走进屋里。

不出意料,客厅里的电视关着,保持着黑屏断电的状态。厨房里很安静,没有扑鼻的饭菜香味传出来。我关上门,不死心的进屋转了一圈,除了听见自己孤零零的脚步声外,一个鬼影也没看到。

果然很冷清啊。

不过一个人也不错啊,一个人,可以裸着身体在家乱跑,一个人,可以闹到半夜十二点第二天还不用早起,一个人,可以独占电视频道而没人多嘴,可以安安静静的打一整天游戏没人打扰,可以不带耳机...看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再做一些...正常男人该做的事...

想到这里,我顿时来了精神,一个人在家的话,用家里的大液晶看一些“不好”的东西,也不会有谁知道吧?

嗯,不可能有人知道的,早就想这么做了,那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

这么想着,按耐住心中的骚动,我三步作两步的来到自己房间门口,强忍激动推开了门。

刚推开门我腿一软,扶着门才没有跌倒。

一个鬼,啊不,一个人影坐在我的电脑桌前似乎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以至于都没有发现我就在门口。

可恶...

我感到额头上的静脉在隐隐跳动,这死丫头,又偷偷动我的电脑!话说她不是早早的跟着老爸老妈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咳!”,我咳了一声,示意自己的存在。

“.....”

太专注没有听到吗...

我轻吸口气:“咳!!”

坐在我电脑桌前的那个家伙的反应像是偷东西被抓到了现行,只见她的身子颤了一下,似乎是下意识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摁下了我电脑的电源键,扭过头见是我,顿时笑的很难看的道:“啊...哥,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呐?”

“这是我房间...”

“啊...哈...”,似乎察觉到我平静表情下的怒火,眼前的死丫头终于知道怕了,她小心翼翼道:“那个...是呢,我就说嘛,这电脑桌的位置怎么不对,那个...原来是走错房间了...”

还真能编,看你能编到什么时候,我心中冷笑,道:“那你就没发现这不是你的电脑,桌面上没有你那个大大的HelloKitty?!”

“我...我以为...那个...那个...”,臭丫头踌躇着,突然灵光一闪的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飞快道:“我以为是我那温柔体贴的好哥哥又来帮他可怜的妹妹清理电脑,无意把桌面换掉了。”

咦——这臭丫头,还真能圆...

被眼前丫头软绵绵的马屁击中,我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有认输般的叹口气:“那你现在知道这是你温柔体贴的好哥哥的房间了,可怜的妹妹就请出去咯。”

“哦...”,某人从椅子上站起身,那逃过一劫的庆幸神色让我心里一阵不爽。

不理会她,我把背着的包随意扔在床上,径直走到电脑桌前坐下,发现椅子都有些温热了,看来死丫头来的时间不短了,不知用我电脑搞什么鬼,还有刚才突然摁我电源键...唉,心疼。

按了电源键后,指示灯亮起,我暂时放心了。发现旁边的丫头还没走,我眉头皱起,佯装不高兴的说:“怎么还不走啊?”

“这就走”,臭丫头乖巧道,但一步都没动。

我正要再说,妹妹突然飞快的伸手在键盘的“回车”上按了一下,正好是在系统提示正常启动和恢复启动的时候,结果电脑不出意料的“正常”启动了。

“帮你”,她俏生生的补了一句。

原来是为了这个,电脑白痴妹妹以为用正常启动,电脑不能恢复未正常关机前的工作状态,我就不能发现她在我电脑上在干什么了吗...我心里暗笑,脸上却颇为遗憾道:“现在行了吧?”

“嗯...”,点了点头,妹妹逃似的转身走了,可没走两步,她突然停下道:“哥,问你个问题好吗?”

“问”,我有些不耐。

“哪个...你有特别喜欢什么吗?”

“嗯?”,我有些疑惑,我喜欢什么这丫头会不知道...

“就是私密爱好什么的...比如控什么的...”

我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瞟了眼妹妹,发现这丫头脸胀的通红,突然心中一动,道:“妹控”

“真的?!”

“假的”,我没好气的答。

“哦...”,妹妹应了声,拉开门出去了。

哼,这死丫头,不知在我电脑上搞什么鬼,就算是看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也不至于这么紧张吧,以前又不是没被我发现过...

难道这次,又背着我偷偷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么想着,电脑已经开机完成,我动动鼠标,调出使用日志,发现一系列最近我下载的少儿不宜的东西都有被打开的记录,果然...,我不爽的同时也放下心,丫头还是很乖嘛,要是不乱动她哥电脑就好了...

等等,我在想什么啊,偷看这些少儿不宜的东西本来就是不对的!要受到强烈谴责的!

就在我内心强烈谴责妹妹时,也很好奇她都选了那些看,于是就要仔仔细细的把日子记录看一遍。

突然,我敏锐的发现房门响起了细微的锁括声,于是迅速把记录界面关掉,打开一个新的界面。

“哥,我去买外卖,你要吃什么?”,果然,妹妹鬼鬼祟祟的从门边探进来半个脑袋问我道,其实目光有意无意往电脑屏幕上瞟。

“随你”,我两个字打发她。

“哦...”

一无所获的妹妹不甘的关上门。

见这丫头走了,我重又打开之前的页面,仔细的扫了几眼。

又扫了几眼。

我摇摇头,不死心的再次扫了几眼。

然后,我发现,自己电脑上几乎所有的那些东西,都被丫头看过了。

这臭丫头,是要做什么...

我不由头疼起来。

不一会,妹妹提着两大口袋东西回来了。

一个是我们吃的,还有一个是她吃的。不明白,这丫头怎么吃怎么不胖,上天不公啊,我一个大男人有时都要控制饮食以防超重...

这顿饭吃的有点诡异,我总感觉这丫头在偷偷瞄我,似乎我脸上有什么...

奇怪...

到底有什么啊...

...........

吃过饭,我提早回来房间,因为按规矩,这次该妹妹收拾屋子。

登上游戏,发现寝室里的那几个死鬼都在线,并且很快就收到了组队邀请。

我顺手点了【是】,下一秒,就加入到他们的队伍里。

[东子,明天去哪玩?]

刚一进队,队伍频道“朵朵菊花开”发言道。

说到这个,我心里就有点不高兴,爸妈丢下我跑出去玩了不算,还把妹妹留在家,害我没办法用电视...

心情不爽,话也少了,我敲下三个键J I A打出一个字:[家]。

[不是吧东子,这么长的假期你就呆在家?],另一个死鬼“趁你病要你命”发言道。

[嗯],这次只按了两个键。

小兵跑的快:[嘿嘿,可怜的阿辉,明天我要陪家人出去,不能陪你了。]

我正要回“谁稀罕”,结果聊天栏下又刷出两行字:

菊花朵朵开:[我也是]

趁你病要你命:[me too]

感情明天就我呆在家里,这使我本来不怎么好的心情更糟糕了。

没等我说什么,他们又发言道:

小兵跑的快:[原来就阿辉要留守呢,可怜的孩子...]

趁你病要你命:[真是可怜呢]

一群损友...总有机会收拾你们...

就在我心里默默念着时候,机会就来了。

见我一直没回复,可能是察觉到我心情不好,三个家伙也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而是邀我上了副本。

进入副本,语音联通完毕,耳机里传来了混杂着游戏声效的人声,三个家伙在队伍频道里大喊大叫。

“东子,奶我呀,没看见我要死了吗。”,颇为浑厚的男声从耳机里传来,正是“趁你病要你命”。

哼哼,我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早已冷却完成的数个治愈技能就是一个也不放。

“啊!”,游戏人物和真人的惨叫身同时从耳机传来,屏幕上那个可怜的战士被boss一爪子拍死。

坦克死掉了,boss把注意力转到一边的法师和射手身上,不多时,这两个家伙也是一声惨叫,双双把家还。

而作为牧师的我早跑的远远的了。

安全了...

我松口气,在三个家伙的质问声中一言不发。

“诶,阿辉,有什么不高兴的,虽然待在家,但有你妹妹陪着也不错啊。”,这柔和的男声是“小兵跑的快”。

“就是啊东子,有妹妹陪着多幸福啊,要是我的话去三亚旅行都不换。”

“去死吧,死妹控。”趁你病要你命骂着菊花朵朵开。

“哼”,我不以为然的说:“妹妹有什么好的,爱撒娇又不懂事...”

还乱翻哥哥东西...把这句压在心里没说,我接着道:“还是关心人的大姐姐好。”

“哼,身在福中不知福。”,菊花朵朵开说。

“好了,再来一次吧。”,不知为什么,我不想和他们讨论妹妹这个话题,所以催促道。

......

和这三个家伙玩到12点,他们纷纷以明天要出门为由下线,留我一个在线上寂寞。

一个人顿时没了兴致,索性摘掉耳机关闭电脑到床上躺着。

没想到困意不由分说的席卷而来,竟然让我直接睡着了。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