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吐槽归吐槽,现在我离易依她们所在的地方已经有了一段距离了,要想她们会来救援,是不大可能的……况且,她们也不可能知道我如今的遭遇。

只能靠自己了啊。

我半蹲在地上,后背倚靠着克利俄斯伟岸的身躯,手掌中浅绿的生机之光喷涌而出,自然魔力的正在为我治疗着肩膀的伤势,只是,治伤容易,要想驱散毒素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但是,令我为难的是,如果不先驱散伤口堆积的气血毒素的话,我的伤口根本愈合不了。

不过,那三只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魔兽可不会给我什么恢复的时间,就在我全力治疗着自己伤口的时候,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三只魔兽之中,有一只四阶魔兽,终于再也无法忍受食物的诱惑,不再等待,率先对我发起了进攻。

一直守护在我身边的克利俄斯,自然不会给那只暴起扑来的四阶魔兽任何接近我的机会,在它扑来的一霎那,克利俄斯那硕大的铁拳便已经迎了上去,硬生生地砸在了四阶魔兽的头颅上。

呜咽的惨叫声回到在影之森的密林中。

拳风呼啸间,那只耐不下性子的四阶魔兽也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了代价,才刚刚扑出,便被克利俄斯一拳给轰了回去,重重地砸在了地面,深陷入地面。

只是,虽然对方的突然袭击被克利俄斯毫不留情地打了回去,但也同样激发了魔兽的血腥,一开始的那一只魔兽就如同导火索一样,此时此刻,另外潜伏的两只魔兽也不再蛰伏下去,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方位,朝我和克利俄斯扑来。

当机立断下,克利俄斯一把将我从地面上抓起,放到了肩头上,另外一只手臂在空中抡起,呼啸成风,将其中一只四阶魔兽荡开之后,与那一只最强的五阶碰撞在了一起。

一开始只是感受到气息的存在,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一只怎样的五阶,直到现在,当克利俄斯和那只五阶魔兽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坐在克利俄斯肩头的我才看清那只魔兽的真身。

宝石一样璀璨的绿色瞳孔蓦地一缩,心脏仿佛漏了一拍似的,陡然一跳。

五阶魔兽,拘雷犀。

还不待我惊讶,一股巨力便从克利俄斯之上传来,惊得我连忙抱紧克利俄斯的身体,稳住身形以保证自己不会摔下去。

一根缠绕着凌厉雷霆的独角,撞在了克利俄斯绿金色的铠甲上,哪怕是泰坦巨神如此庞大的钢铁身躯,也被那一股怪力给掀飞了出去。

完了……

从刚刚那一下巨力判断,绝对是五阶巅峰的魔兽,就算没有六阶,恐怕也相差不远了。

一边用手扶住我的身体,一边向后退去,在撞断一排排粗壮的巨树,在地面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沟槽之后,才终于化解了那一巨力,克利俄斯的身体稳在了原地。

漫天尘土夹杂着诸多落叶,将我的视线挡住大半,只能从夹缝中依稀看到了数十米之前那一道璀璨的雷光。

不好!

在看到那一抹刺眼雷光之时,心里被一股糟糕的阴霾所笼罩,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不顾右肩的剧痛,手掌迅速拍在了克利俄斯的肩头,自然魔力从我的身体中爆发,灌入到克利俄斯的身体中。

此时此刻,威风凛凛的绿金色铠甲被缀上了点点繁星,一股磅礴的魔压从克利俄斯小山一般的伟岸身躯上爆发。

那是天赋魔法【星辰之体】的光芒。

做完这一些后,那一抹璀璨的雷光便已经结结实实地撞到了克利俄斯的身躯上。

轰的一声巨响冲天而起,一道巨大的深坑凭空出现在了影之森的大地上,原本沉睡着的森林,在这一刻仿佛苏醒了一般,开始向世人展露出它隐藏了许久的峥嵘。

刺眼的雷光过后,克利俄斯单膝跪地,淡银色的星光黯淡,我从克利俄斯的肩膀上跌落,重重地落到了深坑中,浑身上下充斥着麻痹感,让我动弹不得,连从地面上站起都做不到。

一条蜿蜒的红蛇从我的嘴角滑落,在刚刚拘雷犀的那一击下,我落得了一个重伤的下场。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在三只强大魔兽合围的情况下,这样的状态说是致命的也不为过。

在我倒下的那一刻,剩下的那两只四阶魔兽肯定不会闲着,两道狰狞的身影带着浓郁的血腥气,朝我暴掠而来,一副要将我剥皮吮血,碎尸万段的作态。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以这种憋屈的死法?

我才不要啊!!

在接近死亡的那一刻,一股求生欲望不受控制地从胸中喷涌而出,从出生以来,我第一次对生命如此得渴望。

似是听到了我内心的呼唤一般,佩戴在我胸前的漆黑石头,再一次绽放出了它那乳白色的光芒,纯净的火焰开始在其上缓缓燃烧。

但同样的,就在漆黑石子燃烧起白色火焰的那一刻,一道绝色的倩影突然从天而降。

白皙的素手上一左一右分别握着一赤一青两柄巨剑,脚尖轻点在漫天树叶之上,身形闪烁间,来到了那两只四阶魔兽的上方,随后,干净利落地刺穿了它们的身体。

一青一赤两把锋利的巨剑贯穿而出,四阶魔兽的的庞大身躯在半空中戛然而止,无力地垂到了地上。

鲜血如同盛开的花朵一般蔓延开来,连周遭的植被都被腐蚀而去。

与此同时,那道宛如神灵一般降临的绝色倩影,也来到了我的面前。

淡樱色长发迎风飘扬,修长的娇躯是那样的挺拔,在她的身上,总有着一股让人安心的平静,不是天然呆,而是一股与生俱来的自信。

那是我的主人,安德莉亚大人。

“我不许你死,这是主人的命令。”

“洛霖你说过,身为女仆是绝对不能违抗主人命令的吧?”

安德莉亚大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我走来,鎏金色的绝色瞳孔里闪烁着异样的神采,清脆的嗓音不再是那般一尘不变的平静,而是在轻微地颤抖着,气息变得紊乱了起来。

安德莉亚大人走到了我的跟前,温柔地将伤痕累累的我从地上扶起,一股沁人清香传入鼻中,安德莉亚大人拥住了我。

薄如蝉翼的樱色唇瓣颤抖着,芳兰轻吐,颤音加剧,到最后,少女几乎是在用哭一样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

“我还以为我就要失去你了。”

“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安德莉亚大人将那粉雕玉琢的螓首埋在我的左肩上,素手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背脊,明明是在呜咽的哭腔,却又蕴含着难以掩饰的欣喜。

仿佛在安德莉亚大人的心里,我还活着,便是这世界上最为珍贵的礼物。

直到这一刻,我哪怕真的是一个木头做的心,也明白了,对于眼前的这位少女而言,自己是有多么的重要。

“安德莉亚大人……”

在安德莉亚大人到来的那一刻,胸前的漆黑石子也不在有火焰燃烧,而是恢复了本来的模样,再度沉寂了下去。

“安德莉亚大人,安德莉亚大人,我……”

我轻声呼唤起少女的真名,宝石绿色的瞳孔边泛起了红润,眼眶不自觉地开始发热了起来。

只不过,一根纤细的修长的手指却轻轻地放到了我的唇边,熄灭了我想要说话的打算。

“洛霖,有什么想说的话等一会儿再说。”

安德莉亚鎏金色的瞳孔里泛着喜悦的涟漪,巧笑嫣然地摇了摇头,说道。

“嗯。”

我点了点头,既然安德莉亚大人如此吩咐,我也没有再纠缠下去的理由,就这么坐在地上,凝望着眼前那一抹绝美的樱色。

安德莉亚转过凹凸有致的身躯,遥望着那道缓缓向我们奔赴而来的拘雷犀,庞大身躯丝毫不逊色宛如一座小山般的克利俄斯,紫色的独角缠绕着道道雷霆,一股毁灭性的意味从其中缓缓传出。

五阶巅峰,几乎能够击败一星中阶魔法师的程度。

就是这样的一只魔兽,却只能让安德莉亚她独自面对,而我却只能在一旁袖手旁观,帮不上一丁点的忙,还很有可能成为安德莉亚大人的累赘。

一想到这里,双拳就不自觉地攥紧,十指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我回过头去,望向了半跪在我身边的泰坦巨神,克利俄斯。

哪怕已经开启了第二层封印,克利俄斯要想挡下拘雷犀的全力一击也还是太过勉强了,此时此刻,克利俄斯的力量已经耗尽了。

望着失去力量的克利俄斯,一股强烈的渴望不由自主赌涌上心头,将心脏溢满。

我也想要无与伦比的力量,足以守护安德莉亚的力量。

哪怕现在的安德莉亚根本不需要我来做什么,甚至还要站在我的身前,为我遮风挡雨。

但是,只要我现在努力修炼,拼命变强,总会有那么一天,我能够站在她的身边,告诉她——

“今后,一切有我。”

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安德莉亚已经与拘雷犀缠斗在了一起。

“说真的,我还是一个比较善良的人,不太喜欢杀生。”

安德莉亚的娇躯在高高腾跃而起,皓腕一抖,风暴元素便如同遇到了自己的国王一般,朝着安德莉亚蜂拥而至,旋风回转,最终在安德莉亚的右手中凝聚成了一把青色的巨剑。

“但是,只有你这家伙,我绝对不会放过。”

话音落下,安德莉亚鎏金色的眸子颓然变得锐利起来,莲步点在一根树枝之上,窈窕的身躯在这一刻已经完全化作了残影,仅是短短数个呼吸,安德莉亚便横跨了数十米的距离,来到了拘雷犀的面前。

“风影杀。”

安德莉亚素手紧握着剑柄,剑身上青色的剑刃风暴在这一刻开始剧烈地转动起来,如同龙卷风一般,朝着拘雷犀头上的独角斩去。

狂风骤急,风卷残云。

巨剑袭来,拘雷犀作为五阶巅峰,距离六阶也不过仅有一线之隔的魔兽,灵智足以媲美人类了,自然不会在那里傻站着。

“哞!”

拘雷犀那硕大的头颅猛地向上昂起,似嘶吼又似高吟的声音回荡在影之森茂密的丛林中,随之而来的,还有那漫天的紫黑色雷霆。

一道细密的雷网交织着,出现在拘雷犀身躯的周遭,与安德莉亚的风暴剑刃撞在了一起。

两种截然不同,但却同样狂暴异常的元素在半空中碰撞着,激荡着。一股磅礴的魔压以安德莉亚和拘雷犀为圆心向周围荡开,气浪滔天,有不少草木植被都被连根拔起,掀飞到数米之外。

安德莉亚漂亮的黛眉微微一皱,握住风暴巨剑的素手力道陡然加重。

但,仍是无法攻破拘雷犀的雷电屏障。

“要是在这样打下去,恐怕会引来更加强大的魔兽。”

“必须速战速决了啊。”

既然打定了注意,安德莉亚便不再犹豫,身形调转,安德莉亚一脚踹在了在了雷电的屏障之上,蓦地向后退去,落在了拘雷犀身前的地面上。

“风暴。”

安德莉亚由双手握剑改为左手扯着风暴剑刃,空出的右手向虚空一招。

“火焰。”

一道不逊色与青色巨剑的赤色大剑随着安德莉亚天籁嗓音的落下,出现在了少女的右手中,剑身之上燃烧起熊熊的烈火。

“那是……”

一直在后边注视着战局的我,在看到安德莉亚的举动之后,双眸蓦地一缩,不禁失声喊道。

安德莉亚托起巨剑,两柄由截然不同元素构成的狂暴巨剑,在空中交织着,最终融合在了一起,一道强烈的双色光柱冲天而起,在这一刻,我的视野中被赤色与青色相间的璀璨光芒所布满,除了那一道蕴含着恐怖魔压的十米巨剑,便再容不下其他任何的事物。

“【双重咒法】。”

“【风火咒,碎岩离风杀】!”

在当时未能完成的恐怖魔法,时隔一月,再度在我的眼前重现。

安德莉亚大喝一声,足足有十米长的双色巨剑,朝着拘雷犀当头劈下,斩在了它那固若金汤的雷电屏障上。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