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安德莉亚为什么一开始不拒绝莉亚丝的切磋请求呢,如果不接受的话,也就没有接下的事情了吧?”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像是明白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突然抬起头对着安德莉亚询问道,说出了心中所想。

然而,面对着我的疑问,安德莉亚却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粉雕玉琢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鎏金色的眸子没有再看向我,而是偏向了另一边,望向了外面逐渐变得深沉的夜色,眼神莫名。

“不能拒绝的。”

“为什么啊?”

哪怕知道质问自己的主人是一种不太礼貌的事情,哪怕有些自以为是,但是我并非只是安德莉亚大人的女仆,还是她的朋友啊,如果因为一些没必要的理由受伤的话,在我看来是得不偿失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为安德莉亚做一些什么。

“因为,我并非只叫安德莉亚。”

安德莉亚重新回过头来,鎏金色的瞳孔一如既往的幽深如水,我和安德莉亚的目光在空中交织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在与其看到那一对美眸的一霎那,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悲伤的情绪。

安德莉亚并没有理会我的异言,如同自言自语地呢喃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平淡的语气像是在阐述一个简单的事实罢了。

“身为梅迪契家的独女,很多时候不管我想法如何,我都没得选择,在魔法的领域,我没有逃避和失败的余地。”

“怎么会……”

说实话,我并不能理解安德莉亚大人现在的想法,更别提认同了,从小生活在平民家庭的我,无法了解站在大陆顶端的那一些魔法大世家和传奇大能们的世界,在我看来,无论是地位、实力、金钱,都已经拥有了的他们,享有这世上一切美好之物的他们,应该会很快乐才对。

然而,在安德莉亚的身上,我却看不到有丝毫的欢乐。

“洛霖,你相信命运吗?”

就在我沉溺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之时,安德莉亚突然对着我说道。

“诶?”

安德莉亚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不由得一愣,一时间变得手足无措了起来,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我相信哦。”

安德莉亚微微一笑,并没有怪罪没能及时回答的我,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声音很轻,如同三月的春风,清澈干净。

“相信一切都有命运的安排,我只需要服从就行了。”

“很没用吧,这样随遇而安的我,是不是跟洛霖心中的那个安德莉亚有很大的不同呢。”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安德莉亚鎏金色的眸子蓦地一黯,似是不想让我看到她此时此刻的表情一般,将螓首别到了一边。

望着安德莉亚的罕见地变得柔弱的背影,一股冲动突然出现在的心中,没有任何征兆的,立刻将我的情感溢满,无法抑制,好似马上就要喷涌而出一样。

“安德莉亚大人!”

不再抑制心中的情感,我选择将它宣泄出来,就在我重要之人的面前。

“我和安德莉亚大人一样,相信命运。”

“但是,相信命运,不代表自己要受到命运的摆布,安德莉亚大人也一样。”

在我阐述自己的想法之时,安德莉亚已经重新看向了我,眉眼里满是惊讶的神色,清脆的嗓音中掺杂着难以置信的情绪。

“洛霖……你……”

我轻轻摇了摇头,打断了安德莉亚的话语,继续说了下去。

“请原谅我太过自以为是的说法。”

“相信,不代表服从。”

“我信命,但是不认命,安德莉亚大人。”

“安德莉亚大人是怎样的好,因为对我而言,安德莉亚大人就是安德莉亚大人,不存在失不失望一说,安德莉亚大人对我来说就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说完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盯着安德莉亚粉雕玉琢的精致脸庞,想从安德莉亚大人的表情中,捕捉一些让自己安心的蛛丝马迹。

在我的心里,安德莉亚是一个天然而又温柔的人,哪怕很没有任何生活的常识,非常天然呆,但是没关系,我能照顾好她。

我妄想自己能一直仰望着那一份柔和的,宁静得宛然明镜止水的强大。

然而,安德莉亚大人终究是安德莉亚大人,不是身为女仆的我所能够揣测的。

安德莉亚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惊讶的神情荡然无存,绝色的脸颊重新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天然呆,平静的可怕。

“真是败给你了。”

“让安德莉亚大人说出这种话可不容易呢。”

望着安德莉亚变回了一如既往的模样,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抹开怀的笑容。

安德莉亚重新躺回了床上,对着我吩咐道。

“这样啊,洛霖我饿了,想吃汉堡肉加意面。”

“哎哎哎???”

“我要大份。”

“………”

“还不快去。”

“………好……好吧。”

发出了一声无奈地叹息,还来不及感叹安德莉亚那堪称恐怖的脑回路,在安德莉亚大人的强烈要求,我只能乖乖地走下了楼,开始准备主人吩咐的晚餐起来。

接下来的一天,安德莉亚一直处在休息之中,我也因为要照顾她的缘故,而翘了一天的课,等到安德莉亚完全恢复之后,我们立刻投入到了紧张的魔法学习之中。

毕竟,离期末考核不远了啊!

回想起理论课老师堪称恐怖的周末补课,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打死也不想挂科然后被要求补课!

我要度过一个美好的春假!

抱着这样的心念,我和安德莉亚大人,易依,还有爱丽丝,除此之外,还有一直跟在易依身边晃悠的莉亚丝,辗转在圣古里耶魔法学院修炼区,教学区,还有实战区,过着三点一线的紧张生活。

顺便一提,经历了上次魔法实战区的事件之后,莉亚丝变得安分了许多,没有再提过要和安德莉亚切磋的要求,上次的事情,下来也有和安德莉亚好好地道歉了。

而安德莉亚也在微笑中摇了摇头,原谅了莉亚丝。

毕竟还是一位十六岁不到的女孩子啊,我这样想着,既然安德莉亚大人本人都没有跟莉亚丝计较,我自然也不会对她有所芥蒂。

只不过,让我疑惑的是,每次我们修炼的时候,莉亚丝总会以各种古怪的理由离开,只是对于别人少女的私事,我一个外人也不好过问,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情,由着莉亚丝的性子去。

光阴在流水中静悄悄地流淌而过,抓不住,摸不着。

在紧张又充实的修炼生活中,我们又度过了半个月的时光。

接近十二月尾声的一天下午,“八元素之结”的核心区域中。

我盘膝在象征着自然元素大阵的庞大光柱中,双手摊开,平稳地放在双膝之上,比外界浓郁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自然元素化作氤氲的绿色光华,萦绕在我身体的周遭。

我双目紧闭着,身体正在疯狂地鲸吞着周围的自然元素,流淌在我的血液中,最终被我炼化为精纯的自然魔力,如同温热的暖流缓缓流淌,回旋,流遍我的全身。

细胞中传来的让人迷醉的舒服感觉,让我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慵懒的呻吟声。

而且……还是女孩子的……

终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我,连忙下意识地捂住嘴,恨不得把刚刚发出的声音再次吞回去。

完了完了!

我怎么连这种下意识的动作都和女孩子一样了啊!

不行啊!我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孩子啊喂!

然而,这样的想法才刚刚产生,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想要恢复男性身份的希望之火一下子便被浇灭了。

如果不装得逼真了一点,被发现了我的一生就到头了啊!

“其实也不一定吧?”

我任由着身体自主地吸收着浩瀚如海的自然元素,没有去管逐渐增长的魔力,低下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现在和易依她们的关系已经非常好了,就算知道了我是男孩子,也不会像我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吧。

关键是我的主人,安德莉亚大人……

照顾了她这么久……基本上,看光身体,陪睡,陪洗澡都成为了每天的必修课。

若是被安德莉亚大人知道了我是一个男孩子的话……

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内心不受控制地涌现了一抹恐惧的情绪。

“我一定会被杀掉的吧?!一定会吧!?”

“绝对不能被安德莉亚大人发现!!!!”

下定了决心之后,内心不再纠结,女装下去直到从圣古里耶魔法学院毕业的想法变得坚定了许多。

在我为到底要不要恢复性别而纠结的时候,我体内的自然魔力也积攒到了一个趋于饱和的程度。

啊啊啊,要溢出了啊!

注意到自己体内魔力状况的我,被饱和的程度吓了一跳,连忙沉下心来开始控制起自然魔力,磅礴的自然魔力在我的操控下缓缓在身体里运转,经脉在魔力的流淌下被逐渐扩张,没有任何阻碍的感觉。

我抬起头,轻轻呼出了一口白气,感觉着周遭变强了数分魔压,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喜悦之感。

四星初阶魔法师。

是的,离圣殿祭典已经过去了快三周的时间,在我马不停蹄地修炼下,我的境界修为,也已经连破两星,来到了四星初阶魔法师的程度。

虽然比起一开始魔法学士、学徒阶段要慢上了许多,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什么明显的瓶颈。

“也不知道安德莉亚大人她们修炼得怎么样了。”

我偏过头,望向了旁边几座代表着风火雷水的魔法大阵,光柱冲天而起,闪烁着璀璨的光华,连接着整个“八元素之结”阵法空间。

“还没有出来呢。”

阵法外看不到安德莉亚,易依几人的身影,想必还在修炼之中。

一想到这里,既然完成了突破,短时间内留在“八元素之结”的阵法中也不会再有什么太大的收获了,抱着这样的心态,我踏出了核心区域,走到魔法修炼区的外面透了透气。

今天是周六,学院放假,我和安德莉亚,易依还有爱丽丝一大早吃过早餐后,便来到了这里进行修炼,如今,已经是下午两三点左右的时光。

时值冬日,天气逐渐变得寒冷了起来,所以下午的太阳在这一刻显得尤为珍贵,有不少学员正在学院的街道上闲逛着,枯枝落叶散落了一地,光秃秃的树冠看上去分外可怜。

温暖的阳光映照着我的侧脸,身子暖洋洋的,不禁让我伸了一个懒腰。

“啊,洛霖,原来你在这里啊。”

正当我沉浸在冬日的暖阳中不能自拔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打破了我的个人世界,身穿和我相同制服的少女,正朝着我走来,和我微笑着打着招呼。

“你好。”

我稍稍欠身,礼貌性地回应了一下,来人我认识,正是我的同班同学,只是平时交流不太多,不是特别熟悉罢了。

正当我疑惑着她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来找我的时候,后者已经极为开门见山地给出了答案。

“洛霖,维多利亚老师正在找你,让你过去一下。”

啊……原来是来传话的。

不过,找我会有什么事情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和少女道了一声谢,便朝着维多利亚老师的办公室走去。

“呀,洛霖,看来这段时间你的状态不错嘛。”

前脚刚刚跨进维多利亚老师的办公室,耳畔便传来了老师的声音,秋水一般的狭长眸子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上下打量着我,咧嘴笑道。

“维多利亚老师……别说的好像很久没见过我一样。”

对于维多利亚老师存心打算戏弄我的举动,我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还是老样子呢,这个老师……

“所以呢,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这个嘛,你先坐下,我慢慢跟你讲。”

在我谈到正事的时候,维多利亚老师收起了轻浮的态度,妩媚成熟的容颜变得认真了起来,拍了拍椅子,示意我坐下之后,跟我讲起了叫我到这里来的目的。

“现在把你叫来,主要是通知你们一声关于期末考核的事情。”

“哎哎哎??期末考试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吗?”

维多利亚老师的话着实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用惊疑交加的语气反问道。

“话是这样没错——”

维多利亚老师像是早就料到我会这样回答一样,红唇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让我感觉十分不妙的诡异笑容,在说到重要的地方,刻意停顿了一下,才不紧不慢地继续回答道。

“不过,那是其他学员的考核,又不是你们的,干你什么事?”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