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在安德莉亚的巨剑和莉亚丝修长的手指相碰的一霎那,整个平台之中掀起了一股磅礴的三色风暴,原本空气中一直存在着的八种元素在这一刻突然变得紊乱起来,狂暴无比,一股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我耳边炸开。

眼前的视野被强烈的三色光芒所充满,安德莉亚和莉亚丝两女的身影完全被掩盖住了,让我看不清楚平台之中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状况。

“没想到居然拼到这种程度。”

爱丽丝望着在三色风暴的肆虐下变得一片狼藉的平台,小巧精致的俏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震惊之色,有些艰难地开口道。

“她们人呢?”

风暴在持续了一会儿后,已经有开始有消散的趋势了,因为平台有着魔法隔离阵的存在,能够有效地隔绝魔力。所以哪怕两人拼得很厉害,也没有让站在台下的我们受到任何的波及。

然而,风暴已经逐渐消失了,却还没有露出两人的身影。

到底怎么样了。

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平台,却迟迟不见两人的身影,让我的内心不由得一紧,十指下意识地纠缠在一起,放在胸前。

因为刚刚安德莉亚和莉亚丝两人的对碰实在太过激烈,安德莉亚更是连双元素双重施法那种非双元素同体的特异魔法师之外,不可能用出的施法技巧都用了出来。

当我密切注视着平台之上的动向之时,一道绝色的倩影突然从三色风暴之中跌出,闯进了我的视野中,淡樱色的长发随风飘荡,宛如那漫天樱花落下一般。

在那道绝色身影出现之后,让我的瞳孔蓦地收缩,下意识地大喊出声。

“安德莉亚!”

连敬称都忘了使用,在我看到那道跌落的身影,发出声音之时,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从易依的身边冲了过去。

在易依震惊的碧色瞳孔注视下,浮空术加身,化作残影破空而去,来到了场间,一把将从天空落下的安德莉亚抱在怀中,接下少女,我平稳地落到了地上。

“为什么会伤成这样!”

在接下少女落到地上之后,我注视着少女紧闭着眸子的面庞,连嗓音都不自觉地变得颤抖了起来。

因为,正躺在我怀中的安德莉亚,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青色和赤色交织的伤痕。

明明在我看来,安德莉亚大人一直都处在交战的上风,莉亚丝一直都是在被动防御,又为什么又会被成这样。

而且,这些赤青双色交织的伤痕,看上去,并不是作为对手的莉亚丝造成的。

在我抱着安德莉亚落到地面上的时候,莉亚丝的身影也从风暴之中撤出,落到了地面上,肆虐的的三色风暴已经完全失去了魔力的来源,消散而去。

“切,什么意思嘛?”

落到地上的莉亚丝看上去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十分郁闷地撇撇嘴,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莉亚丝,你对安德莉亚做了什么?!”

安德莉亚变得遍体鳞伤原因,不管是什么,在我看来,都跟眼前的这个转校生脱不开关系,如此一来,我说话的语气自然不会太过温和,质问着莉亚丝道。

况且,安德莉亚为什么会跟莉亚丝突然交起手来,原因也不得而知。

“哈?她自己突然收招,遭到了魔力的反噬,这都要怪我咯。”

听到我的责问声后,莉亚丝变得更加生气了起来,忍不住把螓首别到一边,气鼓鼓地反驳道。

“什么?!”

莉亚丝的话语一字不漏的传入耳中,让我不由得一惊。此时此刻,易依和爱丽丝也已经进到了场中,来到了我和安德莉亚的身边。

“明明已经用出了那么强大的魔法,却非要在最后强行收招,”

莉亚丝注视着躺在我怀里,陷入短暂昏迷中的安德莉亚,苍白绝色的俏脸上挂着愤懑的神情,生气地说道。

“安德莉亚她……”

莉亚丝的话语让我情不自禁地一怔,目光从莉亚丝的身上重新转移到了安德莉亚的娇躯上。

安德莉亚大人,在最后关头取消了双元素叠加吗?!

“这个笨蛋。”

“明明在魔法领域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偏偏要让自己吃这种亏。”

嘴里一边念叨着,我一边搂住安德莉亚的娇躯,以一种公主抱的姿势,将其抱着从地上站起。

“易依,莉亚丝这边就交给你了。”

虽然莉亚丝的状态要比安德莉亚要好上太多,但显然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也不能放在一边不管,把易依留下治疗是最好的选择。

“洛霖要去哪里?”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事,易依的智商居然在这个时候处在了掉线的状态,在听到我的话,第一时间竟然没能明白我的意思。

“我去找导师给安德莉亚处理伤势。”

说完,我抱起安德莉亚便打算朝实战区的门外走去,如果真是由莉亚丝所说是安德莉亚遭到魔力反噬所造成的伤势的话,那就不是我和易依这种修为能治愈的了,只能向学院里的其他导师求助。

“我也去!”

易依却摇了摇头,轻轻地扯住了我的衣袖,用像是在恳求一样的目光注视着我,然而,这一切都是背对着易依的我所看不到的。

“易依,莉亚丝不是你的朋友吗,她现在受伤了,她需要你的帮助。”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尽管心中十分焦急,但是吸取了之前在圣殿祭典的教训之后,我仍是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地和易依解释道。

“现在不要任性,好么。”

现在的易依,就像我那个任性不听话的妹妹一样,如果我还对她发脾气的话,只会再次把原本芝麻大点的事再次弄的一团糟罢了。

“好吧……你去吧。”

事实证明,我现在的决定是对的,在我温柔地劝导下,易依没有再继续胡闹下去,松开了捏住我衣袖的小手,轻轻地点了点头,朝着莉亚丝的方向走去。

“洛霖桑,我和你一起去吧。”

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爱丽丝突然对着我说道。

略微沉吟,我向着爱丽丝点头致意后,毫不犹豫地抱着安德莉亚撒腿就朝外跑,身形化作一道道残影消失在了魔法实战区的平台里,爱丽丝则是紧随其后。

在我离开之后,易依走到了莉亚丝的面前,白皙的素手中缓缓凝聚出一道散发着温和生机的光芒,覆盖在莉亚丝身上的伤口上,止住了那流淌而下的嫣红血蛇。

“你不是想要留在她身边的嘛,我的伤其实不要紧的,你不用过去吗?”

莉亚丝望着正在为自己细心治疗着的易依,紫水晶一般的晶莹瞳孔里露出了一抹莫名的神采,忍不住对着易依开口道。

“洛霖说得对,我不能放着莉亚丝酱在这里不管。”

“是嘛?”

“话说,莉亚丝到底是怎么跟安德莉亚打起来的呢,发生了什么冲突吗?”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跟刚刚认识的人闹矛盾。”

听到易依疑惑的询问后,莉亚丝则是随意地摆了摆手,否定道。

“只是听说了她是传说中的双元素体质,而且又被誉为当时祭典的卫冕冠军,有点想要领教一下罢了。”

“只是没想到,那个叫安德莉亚的家伙,居然强到了这样的地步,她当时那一剑要是真的劈下了,我怕是会直接重伤吧。”

莉亚丝露出回忆的神情,苍白如雪的脸蛋上,竟然流露出了一抹心有余悸的神色。

“所以啊,安德莉亚真的很强的。”

易依一边为莉亚丝治疗着,一边微笑着回答道。

“嘁,我只是一时大意了罢了。”

“记得之后好好跟安德莉亚道谢。”

“哈?为什么?”

“连你自己也说了,要是那一剑真劈下来肯定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安德莉亚却在最后收回了魔法,况且,安德莉亚之所会受伤也是因为受到了魔法的反噬对吧。”

如果我在这里,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的话,肯定会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吧,要知道,这可是那个欢脱又喜欢任性的易依啊,居然在劝导着莉亚丝。

似是受不了易依无止尽地说教,莉亚丝发出了一声无奈地叹息,连忙对着易依摆了摆手,烦躁地甩了甩自己漆黑如墨的长发,呐喊道。

“烦死了烦死了,我知道了啊,易依姐现在怎么也变得像我妈那样喜欢对我说教了。”

“诶,有吗,话说莉亚丝酱的母亲是谁啊,我认识吗?”

“那是当然的咯……”

在易依跟莉亚丝在魔法实战区闲聊的时候,我和爱丽丝,已经带着安德莉亚来到了学院的魔法专属医疗机构。

在水系,自然系两位大魔导的合力治疗下,安德莉亚的伤势很快就得到了处理,赤色和青色的伤痕,宛如羊脂美玉的白皙皮肤重新焕发出了光泽。

外伤是处理了,然而安德莉亚受到风暴和火焰两大元素的恐怖反噬,意识受到了冲击,如今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

对于这种情况,两名为安德莉亚治疗的大魔导表示无能为力,只能等安德莉亚自己苏醒。

而且,据她们所说,安德莉亚大人已经没有了大碍。

那么留在这里就失去了意义了,于是,在和两名大魔导道谢之后,我带着安德莉亚,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中。

下午的课是维多利亚老师的,我让爱丽丝下午去上课时候帮我和安德莉亚代个假,而我则留在宿舍中,照顾安德莉亚直到她苏醒过来。

我抱着安德莉亚的回到了宿舍之中,安德莉亚的娇躯很轻,仿佛柔若无骨一般,纤细的身材拥有让人心碎的脆弱感,将她搂在怀里,我连力道都不敢用太重,只是维持着将其托住的姿势,轻轻捧在怀中。

为了一个之前素未谋面的人,怎能做到如此地步?

我将安德莉亚轻轻地平放在柔软的大床上,为她盖好被子之后,轻叹了一口气,便来到了楼下,用温水拧好一个热乎乎的毛巾,辗转回楼上,细心地为安德莉亚擦拭着身体。

这样也许会好受一点吧。

做完这些之后,我便趴在了安德莉亚的床沿边,静静地守候着主人的苏醒。

中途爱丽丝,易依都来看过一次,不仅如此,同行的还有一位我意料之外的少女,莉亚丝。

不过少女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迟迟不肯进到安德莉亚的房间之中,对方应该也不是故意对安德莉亚出手的,所以我也不忍心再怪罪这个初来乍到的女孩。

原本爱丽丝和易依说想要一起留下来照顾安德莉亚,却被我拒绝了,我跟她们解释了一下说,安德莉亚大人现在并无大碍,只需要等她醒来就可以了,我一个人能应付得来,就不用那么麻烦她们了。

在我的坚持下,易依和爱丽丝只能点了点头,不一会儿便一起离开了。

安德莉亚从昏迷中醒来,已经差不多是晚上九点的时候了。

“安德莉亚大人!”

望着那逐渐睁开一条狭长缝隙,露出其中鎏金色瞳孔的眼眸,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喜的嗓音,连忙从地上站起,握住了少女纤细的素手。

“洛霖……我怎么……在这里。”

安德莉亚的嗓音不复往日的平静和清脆,如同呢喃的低语一般,声音很细,充斥着一股虚弱感。

“安德莉亚大人,你受伤了啊,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注视着终于悠悠转醒的少女,我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心里一直悬着的大石落地,紧绷的身体逐渐松缓了下来。

“哦……这样啊。”

安德莉亚的俏脸上带着和人偶一般无二的天然呆表情,显然还没能完全地恢复,在听到我的话后,只是似懂非懂地轻轻点了点头

“安德莉亚大人,真是个笨蛋。”

“哎?洛霖,你这样说自己的主人是不是不太好啊。”

“是的,但是我忍不了了。”

我将身体稍稍前倾,凑到安德莉亚的耳畔边,假装有些生气地装模作样道。

“安德莉亚大人把自己伤成这样,不是笨蛋是什么……”

“啊……你说那个啊,本来只是想尝试一下自己能不能成功地完成那个招式,结果成是成功了,然而自己却无法很好地控制。”

安德莉亚略显苍白,但却比一开始精神了许多的精致俏脸上,露出了追忆的神色,呢喃着回答道。

“也是呢。”

听到安德莉亚的解释后,我思索了一下,旋即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在那种情况下,安德莉亚的招式已经强大到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地步,若是真的朝莉亚丝劈下了,恐怕会造成比现在严重不知道多少倍的后果吧,莉亚丝会直接重伤也不奇怪。

如此一来,除了承受可能带来的反噬也没办法了呢,我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