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这不是很能干嘛……竟然能让我受伤。”

莉亚丝擦拭掉嘴角的血蛇,缓缓从地上站起,深邃的紫瞳幽光一闪,遥望向那道焕然一新,手持碧色长弓的绝美少女,淡然地开口道。

“只不过,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动用出你原来的力量呢。”

“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真的没有认错人吗?”

易依红唇微启,轻轻呼出一口浊气,鲸吞似地汲取着空气因为下雨天而变得十分浓郁的水元素,恢复着自己的魔力,听到莉亚丝一直在强调的话语后,有些没好气地回答道。

然而,莉亚丝只是微微笑着摇了摇头,一副确认无疑的样子。

“真是没辙……”

望着对方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易依只能无奈地摊了摊手,叹了一口气道。

“怎么有这种人啊,第一次见到人家就说我有什么特别的力量,还说自己是魔域来的。”

说到这里,似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易依面色蓦地一变,黛眉一挑,注视着莉亚丝戏谑道。

“莫非,你初中二年级没有毕业?”

“你才中二呢!我说的都是事实好吗?!”

莉亚丝苍白的俏脸涌上一抹红润,因为肤色的缘故,所以看上去十分明显,在易依说完之后,莉亚丝气鼓鼓地反驳道。

“理解理解,我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

易依对着莉亚丝摆了摆手,装作老气横秋地模样,以一种“啊我是你的老前辈啊”一般的语气说道。

“什么鬼啊!你那一副过来人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我今年也要满16岁了好不好!”

“啊?还没满16岁?来来来,快叫姐姐。”

“叫你大爷!******(此处省略一大堆被和谐的话)”

任由莉亚丝战力如何强大,两人之间突然就进行了起来的唇枪舌剑,显然是易依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无论莉亚丝如何枪林弹雨地吐槽,易依都是一副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样子,丝毫不以为然得自顾自地说道。

“什么嘛?!啊,真是的!”

“要不是被交代了不能把你怎样,换做别人,早就被我捏死了。”

恼羞成怒地莉亚丝,生气地将头别向一边,十分不满地小声嘟囔道。

坐在学院休息区的我,在看到场上这诡异的一幕,已经变成了完全懵逼的状态下了。

什么情况啊喂!

前一秒钟双方还处在你死我活的火拼中,现在两人就仿佛许久不见的好友,居然聊了起来?

什么嘛,原来是易依认识的人吗?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虽然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但她们这收场也太过戏剧化了,以致于情绪有了巨大落差的我,也觉得不好受啊。

上一瞬还在为易依担心的的要死,下一瞬却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换作谁都会觉得心脏难以承受吧。

一边想着,我一边将目光瞥向了坐在我身边的主人安德莉亚,只见少女粉雕玉琢的俏脸上,依旧是那一副人偶一样的面瘫脸,像是在对我说着:“啊,我的内心毫无波动”之类的话。

嗯……也许世界上真的有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觉得意外的怪胎呢。

悬浮擂台上,两人携手对话的一幕还在继续。

“呐,你叫莉亚丝,对吧?”

“是啊。”

少女点了点头,旋即又歪了歪脑袋,疑惑地询问道。

“怎么了?”

“啊,就是……莉亚丝,你一直在说我记忆啊力量啊被封印,到底是指什么呢?如果不是中二病的话。”

易依垂下头稍微思索了一番,停顿了一下对着莉亚丝问道。

“都说是真的啊!!”

“好好好……”

易依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俏脸极为罕见地变得严肃了起来,湛蓝色的瞳仁清澈而有认真,注视着眼前黑发紫瞳的美少女,易依缓缓开口道,问出了自己绝对无法忽略的问题。

“我到底是谁?”

如果只是莉亚丝一个人这样说的话,那易依只会当做女孩子的玩笑话,但是,在这之前,曾经有过一位强大无比的神秘男子,说过同样的话。

“不仅如此,你还有别的身份哦。”

可那到底是什么,易依想不明白,脑海里也只有一直以来的记忆,但那并不包括她们所说的所谓封印之类的事情。

就算是恶作剧也好,就算是针对日渐崛起,蓬勃发展的尤瑞艾莉家族的什么阴谋也罢,就算心里不相信,她也想知道在他们的口中,自己到底是什么。

易依·尤瑞艾莉吗,是的没错,那是她的真名,毫无疑问。

但是……要是还有别的呢?

“不是你自己说的嘛,你叫易依·尤瑞艾莉。”

莉亚丝微微一笑,露出了一抹俏皮的微笑,看上去拥有摄人心魄的邪魅之感,卖起了关子,调侃地说道。

“这个倒是。”

然而,易依却丝毫不吃莉亚丝的这一套,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你还真是心宽呢。”

“过奖过奖~”

“.………”

对于易依这副没心没肺地模样,莉亚丝无奈地捂住了脸庞,发出了一声惆怅的叹息。

“真是败给你了。”

“我说啊,你就是那个——”

正当莉亚丝摊了摊手准备跟易依坦白她的真实身份的时候,突然被后者挥手打断了。

“还是算了,知不知道又怎么样呢。”

易依摇了摇头,没有再让莉亚丝继续说下去,垂下的螓首偏向了一边,看向了悬浮擂台之下,圣古里耶魔法学院的方向。

“你…….真是服了你了!哼!不想知道就算了!”

莉亚丝鼓起漂亮的脸蛋,愤懑地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对着易依说道。旋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俏脸开始变得扑红扑红的,纤细的十指揪着身前的黑色裙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

注意到少女扭捏样子的易依,偏过头来注视着莉亚丝,歪了歪小脑袋,疑惑地问道。

“就是那个啊!之前可能下手太狠了,但我不是有心想要如此的,只是要确认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对不起!”

祸水的容颜以前完全从之前的苍白变成了天边的晚霞,像极了一颗熟透了的红苹果,莉亚丝弯下身子,对着易依大声说道。

“啊只是有点疼啦,我没有生气哦。”

易依付之一笑,伸出小手摸了摸莉亚丝那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温柔地说道,丝毫没有要跟少女斤斤计较的样子。

“真的吗?”

莉亚丝显得有些迟疑的样子,半信半疑地再度问道。

“是真的啦,你这家伙怎么跟洛霖一个模样。”

易依展颜一笑,回答道,巧笑嫣然的样子十分可爱。

“洛霖?洛霖是谁?”

“我的……嗯,好朋友啦,而且也进了半决赛哦,只是没有跟莉亚丝遇到罢了。”

“诶,是嘛?”

莉亚丝作出了一个意外的表情,惊讶地说道。

“啊,我得走了,反正目的也达到了。”

“哎哎哎?这就要走了吗?”

“是啊,反正比赛的输赢也无所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罢了,顺便确认一些东西。回去晚了要被骂的。”

“这样啊。”

听到莉亚丝的的话,易依沉吟了一下,微微颔首说道。

“走了走了。”

莉亚丝转过身,背对着易依朝着少女摆了摆手后,走到了悬浮擂台的边缘,正准备离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易依的嗓音。

“话说,我为什么会觉得你那么亲切啊?”

再度被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甩到脸上的莉亚丝,差点没有站稳从悬浮擂台上摔下去,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后对着易依有些恼怒的呐喊道。

“我说你啊,自己的问题自己想啊,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啊。”

“也是呢。可是到底为什么呢。”

“.………”

莉亚丝发出一声无奈地叹息,实在是招架不住易依的攻势,极不情愿的回答道。

“这种事情等你封印解开了之后自然就明白了,不需要来问我。”

“走了走了,反正以后还有机会再见的。”

说完莉亚丝再没有继续留恋的意思,朝着易依挥了挥手后,便跳下悬浮擂台,径直离开的圣殿祭典的会场。

“哎,没有勇气去问啊。”

易依抬头朝着天空望去,现在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倾盆大雨,雨势渐渐小了起来,阳光穿透了黑压压的,露出了湛蓝色的青空,一如少女绝色瞳孔一样的澄澈,自言自语的呢喃声随风消逝,无人得知。

“是不是很没用呢,洛霖。”

因为莉亚丝莫名其妙的突然离场,第一场的半决赛自然是由易依获得了比赛的胜利,得以顺利进入决赛。

尽管非常开心,但我们都明白,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

接下来,将是对于我的考验。

对手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新生,明明只是来自于排名中上克里克斯地魔法学院中,但是却在八强中爆冷,成功战胜了萨拉托加魔法学院的学院最强,得以在半决赛中与我相遇。

尽管对方没有展现出像半路杀出重围的莉亚丝那般恐怖的实力,但也不容许我小觑,毕竟,作为自然元素的魔法师,能进入到最终的四人,已经是非常少见的情况了。

谨言慎行,我一直这样告诫自己。

啊,不过,据我的主人安德莉亚所说,我好像一点都没和这四个字沾上边……

回到学院休息区之后,易依旧一直保持着沉默,一言不发地发着呆,就连安德莉亚和爱丽丝和她搭话都是半搭不理的,不知道少女在思考一些什么。

开什么玩笑啊,那可是易依,怎么可能考虑一些问题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决定对此不再多问,准备专心迎接属于我的半决赛。

毕竟,这场比赛可以说是决定圣古里耶魔法学院是否能保住全胜夺冠的关键一局。一旦获胜,那么最后的决赛将再次成为圣古里耶魔法学院的专属舞台,这一幕,显然是存在着一些人不想见到的。

这场比赛,肯定不会像我表面上想的那样单纯。

抱着这样的心情,我站到了半决赛最后一场的战场上。

雨势间歇,露出了青色的天空,拥有着仿佛能让人落泪的美丽,尽管天气已经逐渐放晴,但温度依旧没有回升的意思,空气中依旧弥漫着寒冷的味道,彻骨的风吹拂着我薰衣草紫的及臀长发。

现在的我,绝对是一位让男人惊为天人的正统派美少女。

为什么这样的我是个男人啊!

不过,吐槽归吐槽,利用什么奇怪的魔法变成女孩子什么的,完全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中。

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的时候,我的对手已经站了上来。

不得不说,是一位很普通的女孩。

没有绝色的容貌,没有傲人的身材,来自大陆排名第五,无论是名气还是硬实力都比不上排名前四的克里克斯地魔法学院。

这样的女孩,在之前少有关注,直到在八强的时候,终于展露出那之前显山不露水的强大实力,爆冷淘汰掉萨拉托加学院,晋级半决赛,才开始逐渐走进大家的视野中。

“你好。”

来自克里克斯地的女孩来到场上之后居然先行跟我打起了招呼,举止十分有礼貌。

被女孩突入起来的举动弄得有些懵的我,先是下意识地一愣,随后才反应了过来,连忙躬身回礼道。

“你好。”

看起来,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呢。

我在内心暗自想着,尽管少女这个举动有些多余,甚至微不足道,但正是这样一个微笑的举动,却给了我十分不错的印象。

只不过,除此之外,我和女孩再没有了任何额外的交流了。

四强争夺战一触即发。

“出来吧,克利俄斯!”

没有选择托大,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召唤出了自己的使魔克利俄斯。

一道熟悉的宛如小山的身躯出现在我的面前,宛然一道天然地屏障横隔在我和女孩的中间。

攻击增幅魔法瞬间加持到克利俄斯的身上,克利俄斯怒吼一声,硕大的铁拳朝着女孩毫不留情地轰去。

不为杀伤只为试探。

钢铁巨拳在少女眼中放大,但瞳孔中却看不到任何的惧色,步伐微挪,身子向后倾去,正是浮空术第二层残相,没有选择与在体型上占有巨大优势的克利俄斯硬碰硬,而是巧妙地避开了这一击。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