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找机会说清楚吗?”

目送着安德莉亚和爱丽丝两人离去,我坐在原地发出了一声惆怅的叹息声。

想要说清楚,哪有那么容易啊。

一边想着,用右手撑着脑袋,我朝着易依的方向望去,结果发现易依一直处在发呆的状态,晚饭几乎都没怎么动过。

这样可不行啊。

我摇了摇头,原本还在犹豫不决的心里,突然变得坚定了起来。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打定了注意之后我朝着易依的座位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对着易依说道。

“这不是没怎么吃嘛?觉得味道不好吗?要不要我给你做?”

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跟往常没有什么变化,我故作自然地走到了易依的身边,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询问道。

“不用麻烦了。”

好冷淡的回应……

易依简单地回了我一句后,看了一眼盘里的意大利肉酱面,以一种狼吞虎咽似的姿态迅速刨了几口之后,端起餐盘就要起身离开。

“易依你听我说。”

为了阻止起身想要离开的易依,我下意识地朝着她伸出手去,想要握住她的手腕,然而在我的手几乎就要触碰到易依皓腕的一刹那,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幕幕。

昨天晚上,我就是因为自己的这个动作,结结实实地挨了易依的一耳光。

脸庞上又生起了一股像被浸泡在开水里一样的疼痛。

还没触碰到少女的肌肤,伸出去的手就这么僵在了空中。

易依只是轻轻地瞥了我一眼,见到我没有任何动作之后,小跑着离开了。

真是没用呢,我。

任由着易依脱离我的视野中,已经错失了良机的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发出一声无奈地叹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一走进房间,我便一头栽进了自己软绵绵的大床中,还时不时地发出了撒娇一样的哼哼唧唧声。

“怎么了?洛霖,还是没能跟易依说上话吗?”

因为整个脑袋都埋进了床单里面,眼前漆黑一片,只能通过听觉来分辨和我说话的安德莉亚大人的位置,大床上传来一股震动感,一阵沁人的香风袭来,安德莉亚大人坐到了我的旁边。

“嗯,几乎没能说上话。”

并没有抬起头,我依旧保持着头埋进被子里的姿势,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薰衣草的紫色长发散落在大床上。

“是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安德莉亚大人天籁的嗓音中夹带着一丝丝苦恼的情绪,让我不由得立刻从床上撑起,将身体坐直,十分认真地跟安德莉亚说道。

“不是安德莉亚大人的错啊,这件事情是我和易依之间的事,我不应该对易依说那样的话的。”

“可是……”

安德莉亚粉雕玉琢的俏脸上露出了犹豫不决的神色,嘟囔着说道。看上去有些为难。

“安德莉亚大人,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放心交给我吧。”

我拍了拍胸脯跟安德莉亚打包票地说道。

听到我的回答后,纤细白皙的素手抵着脸颊,安德莉亚大人陷入了沉思。

“我相信洛霖哦。”

少女清脆的嗓音落入我的耳中,清晰无比,得到了安德莉亚大人肯定的答复后,我终于暗自松了一口气。

我不想让安德莉亚大人因为认为这是她的错而感到自责。

那样我真的会觉得良心过意不去的。

“但是,我也想尽我的力量来帮助你。”

“诶?安德莉亚大人你说了什么吗?”

安德莉亚的话语宛如耳语一般,声音极低,以致于我只能听到只言片语,无法窥得全貌,只能看到安德莉亚不断翕动着,好似樱花薄瓣的红唇,却只有断断续续的字节传入耳中。

“没什么哦。”

安德莉亚向着我微微一笑,回答道。

“这样啊。”

我有些将信将疑地瞥了安德莉亚一眼,既然自己的主人都这样说了,作为女仆的我自然也不好追问下去,只能作罢。

“既然如此——”

我从床上站起,一边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一边对着安德莉亚大人微笑着说道。

“安德莉亚大人早点休息吧”

“嗯。晚安。”

“晚安。”

拧开浴室的水龙头,简单地淋浴梳洗了一番之后,穿上事先准备好的女式睡衣,我回到了自己软绵绵的大床上,身边传来细微呼吸声,再次让我心里一惊,不过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这道气息的主人正是安德莉亚大人。

又跑来和我一起睡了么?

真不知道要是以后得知了我的真实性别,安德莉亚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恐怕会杀了我吧……

想到那令人恐惧的一幕,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后,整了整被子将少女裸露在外的肌肤包裹住,双手枕着脑袋,我注视着房间里高高的天花板,怔怔出神。

虽然跟安德莉亚下了保证,但是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呢。

我不明白啊。

圣殿祭典的最后一天。

天空中下着一丝丝小雨,尽管雨势不大,但空气中的温度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一阵阵冰冷的风迎面吹拂而来,使人倍感寒意。

除了导师们和一些境界深厚的大能们面不改色外,不少普通的学员已经换上了冬季的制服外套,以此来抵御温度骤降的寒冷。

雨势不大,但持续地下着也会将地面打湿,悬浮擂台的上积攒了不少的雨水,连地板的颜色都变深了许多,但主持整个圣殿祭典所有事项的仲裁庭,却没有为擂台施加上任何抵御雨水的魔法,而是任由其落在擂台上。

这种程度的积水自然不可能对高阶魔法师以上的境界有任何影响,但对于我们这种低阶学员而言,很有可能主宰整个比赛最终的走向,但仲裁庭却任由了这种事态的产生。

“为了增强比赛的不可预测因素么?”

我望着坐在主席台上,仿佛高不可攀的仲裁庭成员,发出了呢喃的低语。

八强赛的比赛轮次早已经抽出,最终结果却不知道是该用幸运还是不幸来形容。

八强我们圣古里耶魔法学院一家独大,独占四席,可谓是主宰了整个比赛的走向,若是运气稍好一点,我和易依成功度过了这道关卡进入了四强,那么很有可能导致四强变成圣古里耶魔法学院的新生内战,其他学院图谋依旧的事情也就只能等下次圣殿祭典了。

但是,不知是有人刻意在从中操作,还是上天安排的命运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

八强战。

安德莉亚对阵易依。

而我,将和爱丽丝争夺四强的名额。

当我知道这个抽签结果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两种情绪最终只能中和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值得庆幸的是,尽管不可能独占四席,但却几乎能够保证四强中我们能独占半边天。

而且,这个排次。

我和易依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想都不想认输就行,什么都不用做,让安德莉亚和爱丽丝进入到半决赛的话,成功全胜夺冠的几率会比我和易依要高上许多。

一开始我是这样想的。

然而,比赛实际上的走向,却再一次证明了——我的判断………真的………一点都不准。

八强赛的第一场。

安德莉亚对阵易依。

同为两名绝色的美少女,在她俩一踏上悬浮高台的那一霎那,便吸引了全场所有学员的眼球,所谓男女通吃想必也不过如此了。

比赛尚未开始,樱花色的和灿金色的倩影隔空对望,遥遥对峙着,两股十分强大的魔压开始逐渐地向外蔓延,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极淡的火药味。

望着高台上的那两道倩影,不知为什么我的内心中蓦地一抖,一股不妙的感觉不受控制地涌上心头。

我在担心什么呢,易依应该明白的吧?这种情况只需要大声喊出“认输”,让安德莉亚进入到四强就行了啊。

但是,比赛已经开始了,易依仍是没有直接认输的动作。

那家伙在干什么啊?!

不由自主地,内心开始变得焦虑了起来,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比赛场上的一举一动,双手下意识地攥紧。比赛已经开始了一会儿,两人仍是默默地站立在原地,谁也没有率先出手的打算。

“安德莉亚,我……”

赛场上,两人正在用其他人听不到的声音交流着,寂静只是存在于坐在台下的我眼中罢了。

“易依,我明白你的心情。”

安德莉亚摇了摇头,没有再让易依说下去,微笑着打断了易依的话语。

“不想输给我……对吧?”

“对不起。”

被安德莉亚说出内心真实想法之后,易依情不自禁地低下了螓首,对着安德莉亚说道。

“因为洛霖吗?”

安德莉亚的声音十分轻柔,宛如春风拂面一般,温暖的感觉仿佛连周遭小雨带来的寒意都驱散了几分。

“嗯。”

易依十分诚实地点了点头。

“其实没必要道歉的。”

“不是,洛霖说了,让我好好地跟你道歉,我也明白,要不是我关键时候掉链子,安德莉亚你也不用那么早暴露出自己的使魔。”

易依的声音很低,听上去满是惭愧的语气,但却总给人一种真诚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去相信,少女湛蓝色的眸子是那样的清澈见底。

“这样啊。”

安德莉亚在略微沉吟后,朝着易依缓缓迈步走去,在观众们几乎傻眼了的目光下,轻轻摸了摸易依灿金色的秀发,昙花一现的笑容宛如那悄然绽放的白莲,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记得要把冠军拿回来哦。”

说罢,还不待愣在原地的易依反应过来,安德莉亚便向仲裁庭的方向挥了挥手,呐喊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庭长,我认输。”

如同宣言一般,根本就不等仲裁庭那边的回答,安德莉亚便已经离开了悬浮擂台,径直朝着学院观战的区域走去。

安德莉亚已经认输,那么自然由易依获得了比赛的胜利,进入了接下来的半决赛。

以一种我完全无法接受的方式。

撩开阻拦雨水的外套连帽,任由冰冷的雨滴落在脸庞上,我从座位上起身,站到了过道上,拦在归来的安德莉亚大人面前,用难以置信的声音问道。

“为什么,安德莉亚大人要这么做。”

“因为易依那孩子不想输给我啊。”

安德莉亚回过头望了一眼还站在高台上的少女,嘴角下意识地掀起,微微笑着回答道。

“我明白了。”

几乎是机械式地回应了安德莉亚一声,为了不让安德莉亚看到我的表情,我将头稍微低下,就要从安德莉亚的身边走过。

“洛霖,你要去干什么?”

只不过,我的这些小动作丝毫没能瞒过安德莉亚大人,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的主人,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将我拦下。

“我要去找她问个清楚。”

“又怎么了啊?”

“难道因为她那种‘不想输给安德莉亚大人您’的任性理由,就要导致我们丢掉学院的荣誉吗?!”

“这种事情,我无法认同。”

现在的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一种怎样的姿态,又是一种怎样糟糕的语气在和自己的主人说话,此时此刻,我只想去找到那个任性的少女,去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是,安德莉亚却死死地拉住我的手,阻拦着我不让我上前。

“安德莉亚大人,请您不要拦我。”

“所以说,洛霖你有些时候真的是一个笨蛋。”

安德莉亚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为了让我能够冷静下来,我的主人以一种毫不留情的力道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头。

“听我说完啊,笨蛋洛霖,易依只是说过不想输给我罢了,并没有对我提出过分的要求,是我自己直接认输的。”

“她应该只是想着通过堂堂正正的方式来战胜我罢了,并不是像洛霖你想的那样。”

“诶?!”

听到安德莉亚的话语后,我惊讶地回过头,发出了难以置信的讶异声。

“可是……”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我想应该不用,不是还有你在吗?”

眼前绝色的人儿,露出了巧笑嫣然的神情,嬉笑着说道。

“而且,易依她可是答应了我,一定会把冠军带回来的,既然如此,洛霖你还操那么多心干嘛呢?”

“连安德莉亚大人都跟着易依一起任性。”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在听了安德莉亚大人的解释后,算是认同了两人的作为,生气的情绪消散了一大半,脑海里思路不由得清晰了起来。抬起头望向了那道逐渐从阶梯上走下的金发倩影,唉声叹气地说道。

“要是真的被我们打破了学院的不败金身,到时候我们就等着一起挨骂吧。”

“好啊好啊。”

“哪里好了啊!”

“洛霖难道不觉得很棒吗?”

安德莉亚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俏脸不再是那一副死板的人偶脸,嬉闹着拍了拍手说道。

“所以说到底哪里棒了啊!”

怎么这些大小姐做起事情来一个比一个任性啊!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