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啊……完全说不上话。

我趴在围栏上,发出了一声惆怅的叹息。

自从昨天和易依之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直到今天下午,我都没能和易依好好说上一句话。

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说得太过分了之类的事情,也做过主动去道歉的打算。

但是一想起晚上那一记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早就已经不再红肿的脸上就又开始产生一种火辣辣的疼痛感,可恶的自尊心又开始作祟起来,道歉的话明明已经来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而且,在我心里,我一直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一切都是易依太过任性的原因。

话说每当我想要道歉的时候,总是会被巧妙地避开是个什么鬼啊!!!

每次我想要找机会跟易依搭话的时候,总会被她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快速地避开,就算我有心想要解释清楚,也没有太好的机会。

啊!麻烦死了!真的不想管了啊!

今天是圣殿祭典的第六天,已经开始新生的个人战了,不少学院暗中隐藏着的第五人也开始逐步地浮出水面。

在上午的三十二进十六的淘汰赛中,我们四人作为圣古里耶魔法学院的新生代表,以初阶魔法师的修为自然是轻松获胜进入了十六强,不过各大学院准备的额外第五人也不能小觑,那一些新面孔的学员,也都毫无例外地进入了十六强。

而如果真如安德莉亚大人所推测的那样,会有其他学院专门来针对我们的话,那么有极高的可能就藏在这一些额外参加的第五人中。

嘛,虽然个人战是很重要,还没能解开克利俄斯第二层力量封印的我应该要更加忧虑才对,但是,现在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昨天发生的种种事情上。

对易依出手,疑似一位圣位魔法师的神秘男子,无论其来历,或是对易依出手的原因,我都不得而知,甚至连男子的相貌,在脑海里都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除此之外,最令我在意的是黑色正装的男子对我所说的那句话。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认识我吗?

不对,应该是认识与我长得很像的一个人。

可是,如果是跟我长得很像的人,世界上真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啊啊啊!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我抓狂似地蹂躏了自己的长发刘海,从得知要男扮女装成为女仆来这里学习魔法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做准备了,从暑假就已经开始留着的长发,现在已经达到了披肩的程度,只不过,要想媲美我现在使用的假发那样及臀的长度,恐怕还需要一断很长的时间吧。

当初选择这样的长发,一定程度上也是抱着能遮掩一点男性特征便遮掩一点的心态吧。

完全没有安德莉亚和洛雨那样超高智商的我,只能望着眼前凌乱摆放着的,七零八落的线索苦恼。

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要和安德莉亚大人商量什么的,但自己现在都不知道,就这么去跟安德莉亚大人商量的话,恐怕只会给她徒增麻烦吧。

只能先自己考虑了啊。

十六强战。

因为自己的轮次比较靠前的缘故,所以比赛刚开始不久便轮到我上场了。

“别让我出丑哦,洛霖。”

“加油啊,洛霖桑。”

“嗯,我会尽全力的!”

当我从座位上站起前往悬浮高台的时候,得到了来自安德莉亚大人和爱丽丝的鼓励声。笑着跟两位大小姐回应了一声,我朝前方走去,在经过易依的座位之时,有心地停留了一会儿,然而,却并没有得到来自后者任何的话语。

这也是当然的啊。

叹了一口气,刚刚因为安德莉亚变得稍微转晴一点的心情,再度糟糕了起来。

啊,烦死人了。

尽管烦躁的情绪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但我现在的心情却是布满了阴霾,现在的我,就仿佛一座灌满魔力的魔法大炮,只要有不开眼的撞到枪口上来,那么我一定会毫不留情将我的怒火宣泄到他的身上去。

然后,就真的有不开眼的非要撞上来。

因为,明明是好好的十六强比赛,我却被搭讪了。

我的对手是一位来自大陆排名第七学院的男生,好像是作为学院团队战轮外的第五人的存在参赛的,也顺利地通过了三十二进十六的淘汰赛,实力自然是有的。

我从都没有小看过任何一个对手,狮子搏兔尚需全力,我也不会去犯轻敌的低级错误。

但,眼前这个人,却让我无比的火大呢。

“呐,小姐,等会比赛结束一起去喝一杯如何?”

只见那位长相只能算中等的男生学员,撩起了自己的刘海,做了一个自以为能迷倒万千少女的姿势,用半吊子的绅士语气对我说道。

“哈?”

“当然,作为交换,我会对小姐手下留情的。”

“哈??!”

“如果小姐能陪我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的话,那么要认输也是可以的哦。”

啊,越说越过了。

世界上也有这样自恋的人呢。

我注视着在我眼里仿佛是小丑在表演,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孩子,心里想着:“啊,这也就是一个路人吧,快点解决吧快点解决吧。”不仅如此,这是要对我手下留情的意思?要谦让我?

一边想着,我露出了纳闷的表情。

估计是没有看以前的比赛吧,身为第五人前几天的比赛是可以轮外的,要是看到我们碾压各大学院拿下团队战冠军之后,想必就不会说出这样的大话了吧。

而且,我也是男孩子,无论跟怎样的男人都是不可能的。

“克利俄斯。”

我缓缓抬起左手,心中默念起使魔的真名。绿色的圆环状纹路闪烁起耀眼的光芒,那光芒,就宛如世界上最鬼斧神工的钻石一样。

随着宝石绿色的光芒爆发,一道巨大的魔法阵覆盖在宽阔的悬浮高台上,一尊身穿绿金色铠甲的钢铁巨人,从魔法阵中踏出,出现在了世人的眼中。

“生之力。”

我将魔力从身体中抽调而出,施展出了一道可以全面提升被施法者能力的增幅魔法。代表自然元素的绿色魔法在克利俄斯显出真身的一霎那,附加在了克利俄斯伟岸的身躯上,将克利俄斯的战力瞬间提升了一个档次。

“喔!小姐拥有看上去非常强力的使魔呢,原来喜欢这种高大强壮类型的嘛?!”

见到威风凛凛宛如一尊战神的克利俄斯,那名怼着枪口撞上来的男生明显被吓了一跳,但为了不丢掉面子,仍是在垂死挣扎地逞强似的说道。

对不起,什么类型的男人我都不可能喜欢!

啊,现在的男人水平都这么低了吗?!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捂住了脸,深深地为这种拖大陆男人素质平均水平的男生而感到羞愧。

哎,等下,为什么我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啊?!我不也是男孩子吗?!

“喂,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啊!”

因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自觉地就发起了呆,将我的对手给完全无视掉了。此时,被无视了的对方恼羞成怒地喊道。

“啊,抱歉呢,克利俄斯快点解决他吧。”

“遵命。”

得到我的命令后,克利俄斯迈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朝着一直在聒噪的男生走去。而我,则是依旧沉浸在自己为什么会露出这种少女想法的问题中。

果然我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身心都成为了女孩子吗?!

然后,我就这样一边发着呆,一边闯进了八强。

安德莉亚大人自然不用说啦,新生中无论遇到怎样的人,在我看来都不可能有人是少女的对手啦,风暴,火焰双元素同体的绝世天赋,也不是摆在那里当装饰用的。

从三十二进十六,直到最后的八强,都还没有任何一个在安德莉亚大人的手下走过三招,少女的名气也在这样的碾压下,节节攀升,被各大学院所知。

一如当年的舞雷姬。

爱丽丝也同样如此,进入八强也没遇到太大的阻碍。

也是当然的,尽管爱丽丝境界修为要比我和安德莉亚稍微低一些,但作为三大杀伤力最强的雷电元素也不是闹着玩的,配合着高达初阶魔法师的强大修为,闯进前三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只不过,相比之下易依就比较令人担心了,两次比赛几乎都是靠着绝对的境界碾压,一路磕磕绊绊地闯进了八强,比赛进入到这个阶段,留下来的都是拥有了一些实力的人,易依再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获胜,想必就没有之前那般容易了啊。

不过,无论我怎么担心,易依都没有和我再说过一句话。

就连吃晚餐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坐在其他地方,躲得远远的。

“易依怎么了?”

安德莉亚嘴里嚼着晚餐,望着一个人坐在窗边,看着外面浓郁的夜色,怔怔出神的易依,疑惑地询问道。

“是呢,出什么事情了吗?”

平时一直都比较细心的爱丽丝自然也不会错过少女的异状。

两人极为默契地同时看向了我的这边。

“洛霖和易依吵架了吗?”

“诶?!为什么会想到我啊?”

“因为昨天易依一直是和洛霖你在一起呢。”

“同上。”

“啊……说的也是呢。”

被两位美少女一语戳穿的我,只能发出无奈的叹息,对安德莉亚和易依坦白了事情的经过。

“啊?因为我吗?”

尽管不是根本原因但绝对是导火索的安德莉亚大人,绝色的脸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啊啊啊,不是,不是安德莉亚大人的错啦!”

为了防止安德莉亚在这些事情产生什么奇怪的误会,我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

“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易依会在那种事情上生气,也不肯为团队战的事情道歉。”

“但是,这样说来,你们确实吵的蛮严重呢。”

“是啊,怎么办才好。”

“嗯……”

爱丽丝沉思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看向了我,那个表情就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对我说道。

“那个,洛霖桑……我觉得……易依,应该不是会那样无理取闹的人呢,一定有她自己的原因吧。”

“是这样吗?”

爱丽丝的声音一直比较小,说起话来还断断续续的,但并不妨碍我听清楚爱丽丝所说的话。

“易依她——是个好孩子哦。”

一边说着,爱丽丝一边望向了易依的方向。

“尽管有的时候喜欢胡来,但毫无疑问是个心地善良,温柔的人哦。”

“我明白的。”

尽管有些害羞,但我还是坦诚地承认了。

因为,这种事情,我从一开始和易依相遇的时候就明白。那个为我仔细包扎伤口,会邀请我去她家参加月祭宴,困难时会为我出主意的少女,怎么可能不是一个好孩子啊。

“所以,易依心里一定也是想和洛霖和好的吧,毕竟她是那样的喜欢你哦。”

“嗯嗯,我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给出了自己肯定的答案,但很快,我就察觉到爱丽丝话语中掺杂着的,奇怪的词语。

“诶?!等一下?!喜欢???!”

“啊?有什么问题吗?”

“易依喜欢我?!”

“怎么了啊?洛霖看不出来,安德莉亚觉得呢?”

“没错哦。”

安德莉亚人偶一样的天然呆脸蛋上露出了肯定的表情,给予了我肯定的答复。

“哎?!真是这样吗?”

那个,易依喜欢我?开什么玩笑啊!这种事情我才不相信啦!

“这……这怎么可能啊……要………要要知道,我和易依,都……都是女孩子哦。”

感觉就跟突然被表白了一般,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恋爱心情的我,连声音都因为极度害羞而变得语无伦次了起来,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诶?洛霖在想什么呢,不是那种意思哦,没有‘恋爱’的涵义哦,只是朋友之间的‘喜欢’啊。”

见到我这般反常的反应之后,爱丽丝摇了摇头,打消了我的误会。

“啊……啊咧??”

完全被看穿了……

心思在爱丽丝和安德莉亚面前展露无遗的我,在被爱丽丝戳穿之后,只感到无比的尴尬,脸庞上的温度又开始逐步上分。

啊,好想去死啊!!!

“原……原来是这样啊……吓我一跳。”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得到了这样的答案,我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内心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感。

只是,为什么易依会对我提到安德莉亚的事情而感到讨厌呢,明明也很喜欢安德莉亚的说。

“总而言之,洛霖你找时间跟易依好好聊聊说清楚了就行。”

在我为易依的事情暗自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已经就餐完毕的安德莉亚和爱丽丝已经端起了餐筷,在跟我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并肩离开了。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