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紫金色的光芒缓缓凝聚在易依的额头与男子手指相处的眉心,光芒逐渐扩张,将路灯的白光都是掩盖而去,以易依和男子为圆心,紫金色的光芒开始疯狂的暴涨,掀起一阵阵狂暴的风尘,吹动着周遭的植被。

“看来圣殿的人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无能呢。”

男子盯着此刻如同呆住了一样,美眸蓦地睁圆,湛蓝色的瞳孔紧缩的易依,清秀的黛眉微微皱起,发出了有些意外的感慨。

话音落下,男子手上的力道陡然加重,一股比之前更加强大的魔压充斥在整个公园之中,掀起了一股强劲的气流,席卷八方。

“就让我来帮你想起来吧,你的真实身份。”

男子嘴角勾勒出一道邪魅的弧度,但笑容仅仅只是持续了一瞬,男子的表情便蓦地一变,不易察觉地咂了咂嘴。

“放开你的手!”

是的,此刻来到对黑衣男子大喊的人,正是从外面迅速赶来的我。在得知易依并未回到房间之后,我便走出了宾馆出门寻找,在苦苦寻找了一会儿无果之后,旋即便被公园里庞大的动静所吸引,来到这里便看到了一位不认识的男子点在易依眉心的这一幕。

浮空术残相加身,将速度提升到极限,在几秒钟之后,我便冲到了易依的身边,一把将其拉下,立刻将男子和易依分开。

在脱离了男子点在眉心的手指之后,易依瞳孔也恢复了神采,变回了原本正常的模样。

“洛霖,你怎么来了?”

易依被我牵着小手,发出了疑惑的询问声。

“先别问。”

并没有回答少女的问题,现在的我,精气神都处于高度的紧绷中,紧紧注视着眼前身穿黑色正装的英俊男子,不敢有何的怠慢。

直觉告诉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强,非常强,强到哪怕是现在已经达到初阶魔法师的我,也完全无法抗衡。

“你是谁?想对易依干什么。”

我将易依护在身后,凝望着眼前身穿黑色正装,隐藏在夜色中看不清面容的神秘男人,厉声质问道。然而,却没有得到对方任何的回答。

这个人,我不是对手。

这是在看到黑衣男子之后,几乎是条件反射一样得出的结论。

但却并不妨碍我要对其出手。

反正也打不过,不如死马当活马医拼了算了,打定主意破怪破摔的我选择先发制人。

巨大的绿色五芒星魔法大阵出现在上空,宛如一座小山的泰坦巨神的克利俄斯出现在了大地之上,恐怖的的重量让得整个大地都不由得一阵,没有任何犹豫,在我的命令下,克利俄斯对着前方站着的男子一拳轰出。

“碍事的人吗?”

望着呼啸如风,朝自己袭来的巨大铁拳,男子只是轻轻一笑,再次伸出苍白的食指,随意地点在了克利俄斯的拳头上,大小完全不成比例的两者在空中相碰,然而结局却并不是体型占优势的克利俄斯获得胜利,反而,在交锋的一霎那,克利俄斯便处在了绝对的劣势中。

铁拳被男子的手指弹开,与此同时被弹飞的,还有克利俄斯那高达十米的伟岸身躯。

宛如一座绿金色小山的庞大身躯蓦地飞出,在砸断了几颗参天巨树的粗住树干之后,落到了公园的土地上。

仅是一个照面,克利俄斯便毫无悬念的完败。

而那个身着黑衣正装的男子,仅仅只用了一根食指罢了。

怎么办!

克利俄斯完全不是黑衣男人的对手,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反抗的筹码。

因为精神和身体的高度紧绷,在我的额头上有着冷汗滑落,握住易依的手掌不自觉地握紧。

至少不能让易依受到伤害。

“易依,你先走这里由我来拖住。”

在打定了注意之后吗,我转过身对着易依低声说道。

“不,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连克利俄斯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样太危险了!”

已经见识到男子强大的易依,摇了摇头,拒绝了我的提议,说什么都不肯离去。

“易依你听我说,就算我们两个都留在这里也是没有胜算的。”

绿色的光芒爆发,在我与易依交谈的时候,我将身体里蕴含的所有自然魔力,全部倾注在了克利俄斯的身上,原本倒下的巨神再度焕发出了生机,一声巨大的嘶吼声响彻在公园之中,一股比起刚刚更加强大了许多的力量在克利俄斯的钢铁身躯上涌现,再度朝着男子冲去,为我争取时间。

时间不可能太长,我必须抓紧时间说服易依。

“你先回去通知安德莉亚大人,然后去找莫德萨斯校长,唯有这样我们才能有机会安全地回到学院。”

“如果你留在这里的话,那我们今天都走不了!”

为了说服易依离开,我已经用尽了浑身解数。

从对方的行为来看,黑衣男子的目的绝对是易依没错,若是易依能成功离开的话,那么男子也就无法得逞。

这也是无奈的缓兵之计,从刚才的交手上来看,我已经大概能估算出男子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强者。经常和维多利亚特训的我十分清楚,哪怕是已经臻至大魔法师级别的维多利亚老师,也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地给予克利俄斯如此沉重的打击,那么男子的修为已经很明确了。

“圣位魔法师……吗?”

尽管自己不愿意相信,但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

眼前的这位对易依出手,身穿黑色正装的神秘男子,正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封号级圣位魔法师。

仅仅只是说出这象征着传说般境界的几个字,便感觉到一股莫大压力的我,却要在这一刻,真正直面一位传说中的存在。

庞大的压力几乎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为了缓解呼吸困难的痛苦,我的胸腔开始剧烈地起伏着,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夜晚的空气,冰冷的刺痛感从喉咙里传来,深入脑海,强行让紧张的大脑冷静了下来。

然而,易依却在这个时候执着了起来,丝毫不领情地寸步不离。

“我不会走的。”

“为什么啊!?我还不想死在这里,你快走啊!”

“洛霖。”

易依直勾勾地凝望着我的脸,湛蓝色的清澈瞳孔里露出坚定的光彩。掌心中一股柔软的触感传来,那是易依对我的回应。此时此刻,易依缓缓地回握住了我的手。

“我不会把洛霖丢在这里的,要回去也只能你先回去,由我断后。”

“断你妹啊!”

听到易依视死如归一般的宣言,我毫不留情地给予了少女前额一记响亮的手刀,没好气地说道。

“你就那么想死吗?!”

“呜……洛霖你又欺负我。”

在这个节骨眼,易依却还在说这样开玩笑似的话语。

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去看正在竭尽全力拖住黑衣男子的克利俄斯,也没有在责备易依,尽量用平静地语气,无比认真地对着易依说道。

“易依你冷静下来听我好好说,如果我们……”

“如果我们都留下来,那我们都会死的对吧。”

还不待我说完,便被易依将话语打断,接着说了下去,小脸上没有畏惧的神色,反而十分开心地嬉笑道。

“你知道还不走!”

“我就不!”

“你!”

“好吧好吧。”

实在是拗不过易依,克利俄斯那边也已经到了极限,无奈之下,只能让易依和我留下,一起拖延时间,尽可能地保住性命。

现在,只能祈祷圣殿里面的大能快点发现这里的异象吧。

说则缓慢实则短暂,在我和易依交谈的这一小会儿,克利俄斯也已经到了极限。

然而,若不是男子没有真正地起杀心,恐怕仅仅开启了第一层封印之力的克利俄斯,连一秒钟都撑不到。

黑衣男子双手一挥,一掌将克利俄斯的身躯打飞到数十米开外,闲庭信步地一般朝着我们走来。

在男子朝着我们缓步走来的时候,易依双手结印,一道道水波荡漾的水蛇锁链朝着黑衣正装男人飞掠而去,想要阻止其步伐。

然而,仅凭易依初阶魔法师的修为,又怎么可能束缚住疑似圣位魔法师的神秘男人呢?

水蛇锁链妄图缠绕上男子的身躯,然而在飞至男子的周遭,离身躯还有半米距离的时候,便不堪重负似的诡异地崩溃了,而黑衣男人甚至连抬手的动作都没有。

“咦?”

黑衣男子在看了易依一眼之后,似是发现了什么新的有趣之事,将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在男子遥遥注意到我一霎那,肩膀上便背负着泰山压顶的重量一般,恐怖的压迫力将我压倒在地,动弹不得。

“洛霖!”

易依连忙蹲下身子扶住我的身躯,然而尽管被易依扶住,那一股庞大到宛如天威的压力却丝毫不减,我只能双膝跪地,以一种四肢触地背负天空的姿势趴在地上,以此来缓解身上那股巨大的压迫感。

“说真的,你这一张脸,我好像在那里见过。”

男子捏着下巴,走到我的身前蹲下身子,修长的手指将我的脸庞抬起,仔细地端详了起来,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有点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呢。”

男子丝毫不顾我咬牙切齿一样的狰狞神情,依旧自言自语地说道。

“可是,我记得那个人是一个儿子啊。”

一边自言自语着,男子英俊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十分感兴趣的笑容。

“那么,你又是谁呢?”

忽然,男子的话语陡然一顿,捏住我脸颊的手指突然松开,只见男子站起身,在不着痕迹地瞟了一眼圣殿会场的方向之后,缓缓将目光收回,对着跪坐在地上的我和易依说道。

“今天我已经够尽兴了呢,那么我就先走了,期待着下次与你们的相见。”

说完,根本就不等我回答,黑光一闪,便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走……走掉了呢。”

“是……是的呢。”

一直压在肩上仿佛有山岳之重的压力顿时一轻,心里紧绷的那一根弦终于放松了下来,让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一只在强撑的身体也终于到了极限,四肢全都处于一种脱力状态的我,十分干脆地趴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夜晚的寒冷空气。

“得……得救了呢,我们。”

易依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喘息着说道。因为离得非常近的缘故,所以从我的位置能更清楚地闻到身旁少女传出的芳兰清香。

“呐,易依你没事吧,我看那个人好像对你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诶?可是我没什么感觉啊,记忆也很模糊。”

在听到我的的问题后,易依露出了一头雾水的疑惑表情,摇了摇头不解地答道。

“这样啊。”

既然本人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只能将这件事情暂时放到一边,暂且不去考虑了。挠了挠头,我奋力从地上站起,拍了拍制服上的灰尘,将克利俄斯收回到使魔空间之中,不得不说,克利俄斯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明明被那个神秘男子打伤了那么多次,绿金色的铠甲上却分毫微伤。

啊,烦死人了,为什么我老喜欢纠结这些想不明白的事情啊。

发出了一声叹息,使劲摇了摇头将一些无厘头的东西从脑海里甩出,我对着易依说道。

“嘛,这件事情在弄清楚之前就不要先告诉安德莉亚大人她们好了。”

这种比较玄乎的事情,在圣殿祭典的节骨眼上还是先不要说的为好。

反正,从结果来看,我和易依都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洛霖,你总是半句都不离安德莉亚。”

易依撇了撇嘴,将头偏到一边,有些不满地说道。

“哈?这不是当然的嘛?”

“你居然还这样理所当然!!!!”

“那可是我的主人啊,安德莉亚大人。”

“嘁。”

“喂!你刚刚咂嘴了对吧?!”

“哼。”

少女故意将目光移开,发出了可爱的鼻音。

“哦对了。”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突然转移了话题说道。

“回去记得跟安德莉亚大人道歉。”

“哈?为什么我要跟安德莉亚道歉啊。”

“在圣殿祭典上的事情本来就是易依的错好吗?!”

听到易依如此无所谓的回答,我气就不打一处来,稍微有些生气地说道。

“可我们不是赢了吗?不道歉又有什么关系。”

易依有些不服气地反驳道。

“我说你啊,能不能别这样任性。”·

“行行行,我任性行了吧,你去找你的安德莉亚大人好了,别来管我,你又不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用几乎是在怒吼的嗓音对着我呐喊道,易依从地上站起,就要朝着宾馆外面走去。

“喂!”

见到少女又要离开,我下意识想要阻止,身体仿佛不听使唤了一般地朝着她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放开我!”

我突然做出的举动自然遭到了心情极差的易依剧烈地反抗。

“好好听我说啊!”

“谁要听你的说教!”

易依挣扎着想要从我的手中挣脱,然而她越是用力我握地便越紧,以致于少女怎么都无法挣脱。

“放手!”

尖锐的嗓音过后,随之而来的——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是那么的响亮。

脸庞上一阵火辣辣地疼痛传来,让我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握住易依的手。

是的,我付出了代价,强硬的举动最终狠狠地挨了易依的一巴掌。

“我……我……”

易依携带着颤抖的嗓音落入我的耳中,少女一边注视着我,一边缓缓向后退去,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

“回去了。”

没有去看易依现在是一种怎样的表情,更没有想过要还手什么的,我就那么平静地从易依身边擦肩而过。

尽管我很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冷淡,但身体就是怎么都不听使唤,脸庞上的痛感是那么的真实,经久不散。简单的话语脱口而出,冷漠的态度,冰冷的语气却连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那是自己能说出来的话。

但是,无论我是怎样想的,无论易依是怎样想的,已经做了的事情,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在我们离开公园之后,在我们刚刚所在的地方,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道湛蓝色的魔法阵,一道通体包裹在蓝色光芒中的身影缓缓从魔法阵中走出,凝望着一开始神秘男人所在的地方,发出了失望的声音。

“啊,已经走掉了吗,大晚上的害人家白跑一趟。”

“莫德萨斯那家伙真是。”

女子婉转动听的嗓音转瞬即逝,与此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一道蓝色的身影。

普通的公园在一个晚上同时被数个不速之客打破了寂静之后,终于恢复了它该有的死寂。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