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不过,任由我情绪如何,都不会影响圣殿祭典的进行,比赛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继我们学院的舞雷姬蒂娜碾压克里克斯地学院的对手之后,接下来进行的是大陆上排名第三的列克星敦魔法学院和排名第四的萨拉托加魔法学院之间的代表之比,两大学院实力相近,此次都是卯足了劲,要在比赛中压下对方一头。

“哟,你们列克星敦学院,这一次可得小心点,小心大陆第三的名头保不住了。”

“怎么可能?就凭你们?”

“呵呵,这次我们可是有备而来。”

“有备而来?我记得,上一届的圣殿祭典你们也是这样说的吧?结果呢,你们萨拉托加,也就只会在这里逞逞口舌之威了吧?”

“你!走着瞧!”

“请!”

【……………】

比赛还未开始,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两大魔法学院的区域中的学员,就已经开始针尖对芒麦地较起了劲,双方的气氛中火药味十足。

“真是……血海深仇呢……”

我脸庞抽搐着,看着几乎是全员参与到其中,正针锋相对着的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两大魔法学院的方向,一副活久见的样子,缓缓说道。

“是的呢……”易依学着我的样子,一本正经地作出了和我一般无二的表情。

“不许学我!”

我模仿着维多利亚老师的语气,轻轻敲了敲易依光洁的额头。

“为什么啊,洛霖你还不是学维多利亚老师!”

易依抱着头,委屈地呐喊道。

啊,被看穿了!

居然被那个易依看穿了行动的我,顿时恼羞成怒,化悲愤为力量,再次赐予了易依一记手刀。

“呜呜呜,洛霖你不爱我了。”

“哈?!”

“确实如此。”

“同感。”

“你们!!!”

在易依开玩笑似的调侃我的时候,安德莉亚和爱丽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的,也凑了过来一本正经的认真点头附和道。

所以你们要不要这样啊!

还能不能好好看比赛了!

正当我们几人嬉笑玩闹的这一会儿,悬浮擂台上进行着的,可谓说是两个魔法学院之间“宿命对决”的战斗,也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双方势均力敌,战得酣畅,两位中阶魔法师巅峰的碰撞让我们也看的非常过瘾。

只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列克星敦魔法学院排在萨拉托加学院之前,位列大陆第三也不是徒有虚名的,最终,还是列克星敦的学院代表,以微弱的优势,险胜,得以晋级第三学年学院之间的个人战。

接下来进行的大陆第二和大陆第六学院的比赛,没有任何悬念的,自然是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姿态,由位列第二的学院取得了胜利。

在进行了第一轮的比赛中,下一场又轮到我们圣古里耶魔法学院的次席亚莉克利亚,去对阵克里克斯地学院在一开始与舞雷姬蒂娜交战之时,刻意藏了一手的学院最强。

在我看来,虽然我们被对方学院小小的算计了一下,若是以前心境受损的亚莉克利亚,这一战还真说不一定,但是,如今亚莉克利亚早已因祸得福,突破到了与蒂娜一样的高阶魔法师境界,如此一来,哪怕被对方算计了,也无伤大雅了。

我不认为对方有着太大的胜算。

这一次我总算争了一口气。正如我所料的,亚莉克利亚完美地向世人证明了,突破到高阶魔法师并不是什么空穴来风的谣言,而是实打实的高阶修为,虽然没有像蒂娜那般恐怖如斯,在突破高阶的时候顺带领悟了浮空术第四层——魔法双翼,但战力也提升了一个大的档次。

亚莉克利亚几乎连脚下步伐都没挪动过几下,就轻松地将对手掀飞到场外,让其失去了资格,从而得以晋级到下一轮。

接下来的第七第八学院的比赛,以双方各胜一局而告终。

现在,第三学年战,场上的形式大概如下:

排名第一的毫无疑问是圣古里耶魔法学院,以全胜战绩得以晋级。不过,紧随其后的大陆第二——双生魔法学院同样以全胜的战绩晋级,第三的列克星敦和第四的萨拉托加这对欢喜冤家则各胜一场,携手各进一位,第五的克里克斯地学院被淘汰,排名第六的学院亦然,第七,第八各自晋级一位。

上午的比赛因为双生学院和我们圣古里耶魔法学院遇到的对手大多都差距较大,皆是以一种碾压的姿态完胜,所以很快就结束了。

““安德莉亚大人,接下来的比赛你怎么看?”

午休时分,从祭典管理员那里拿到精心准备的饭菜后,我回到了专门为参赛学员们准备的房间内。对着靠在窗前,看着外面飞鸟的安德莉亚说道。

顺便一提,房间是二人间,作为安德莉亚的贴身女仆,我理所当然地和安德莉亚住到了一起,而易依和爱丽丝则是住在我们隔壁。

说真的……那两个性格迥异的人住在一起,不知道又会捅出什么样的篓子来。

将午餐放到桌上后,我坐到了安德莉亚的对面。

“局势已经很明了了。”

安德莉亚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咖啡,放到我的面前。已经跟我的这位主人生活了数月时间的我,自然心领神会,帮她打开了拉环。

我的这位主人,明明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智慧,让人惊叹无比的魔法天赋,然而却是一位离开了佣人恐怕就无法生存下去的小白。

“第七第八其实已经不用关注了,哪怕在第一轮得以侥幸度过了一轮,但接下来,在第五第六已经被淘汰的情况下,他们遇到谁都没有胜算。”

安德莉亚从我手中接过罐装的卡布奇诺咖啡,小抿了一口后,向着我娓娓道来。

我的主人啊,也就这个时候能有点天才模样了。

安德莉亚再怎么聪明也不会知道我的心中所想,没有任何停顿地,少女樱花瓣似的薄唇不断翕动着,继续为我解释道。

“我们学院不可能败给第三第四的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其实,第三学年和第二学年是最不用关注的,那些学院也很少会在老一辈的学员中做文章,因为她们实在是太强了。”

“不谈那个可以说是举世无敌的舞雷姬蒂娜,现在,连亚莉克利亚都突破到了高阶魔法师,他们已经失去了在第三学年战上掰倒我们的机会了。”

在用到“举世无敌”来形容蒂娜的时候,安德莉亚不自然地顿了一下,不过在我看去,很是轻微罢了。

“第二学年也是同样的情况,以前曾有幸随家父拜访过亚尔曼世家,见识过那一对双胞胎姐妹,那可是不比当年舞雷姬逊色多少的怪胎,别看她们现在还只是第二学年生,就算是对上前三之后的第三学年,怕也不是不可能取胜。”

“这么强?!”

听到安德莉亚给予那对双胞胎姐妹如此高评价之后,我不禁发出了惊叹的声音,差点没把包在嘴里的饭菜全部喷出来,不过好在我强忍住了。

安德莉亚一直保持着天然到无以复加的表情,平静地继续分析着圣殿祭典上的形式。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想要在此次圣殿祭典,颠覆我们圣古里耶魔法学院第一宝座的话………”

“那就只能从我们新生中来下手了。”

“恐怕——”

安德莉亚握住筷子吃了一口饭菜,再度看向了窗外。

“我们几个人的详细资料,应该已经被对方所窃取了。”

“怎么会,那样可是触犯圣殿法律的啊。”

我连忙摆了摆手,否定了安德莉亚的说法。然而,安德莉亚却并不像我这样积极性的看待。

“这种手段各大学院都有,包括我们圣古里耶魔法学院。”

“可是……”我依旧有些不服气地想要继续反驳道。

“不然,你以为圣古里耶魔法学院凭什么几百年屹立不倒,有的时候,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是必要的,只是你站在表面,是看不到里层的世界罢了。”

“.………”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对于安德莉亚的说法,尽管我还是迟疑,但仍是半信半疑地询问道。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未雨绸缪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不知道。”

“哈?”

“嘿,你们在聊什么呢。”

“那个……那个,比赛要开始了哦。”

正当我想要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易依突然从外面闯了起来,一把搂住我的脖颈,吓了我一跳,爱丽丝也紧跟在少女的后面,揪着裙摆,发出了比耳语大不了多少的清丽嗓音。

“好吧……那我们走吧。”

尽管还是很在意安德莉亚所说的事情,但在易依的催促下,只能暂时先将这事放到一边,收拾好饭菜之后,我们四人一起走向了悬浮高台的学院席位上。

因为午餐耽搁了一些时间的缘故,我们还是来晚了,错过了下午的第一场比赛。

不过好在第一场并没有我们学院的学姐出战,只是排名第三的列克星敦魔法学院和第七学院之间的对战,结果自然毫无悬念,倒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要说最有可能撼动圣古里耶魔法学院第一宝座的,也唯有目前同样保持全胜战绩的双生魔法学院了,正如这个学院名字所讲,这个学院的招生不存在像我们学院一样,只招收大小姐的限制,而是男女统收。

“红莲业火”我们的现任校长莫德萨斯,在毕业之前,就是在双生学院学习过一段时间。

眼下,也正在进行双方学员中的最强一战。

“蒂娜,好久不见。”

双生学院最强的桂冠,乃是由圣殿仲裁庭的副庭长之一家的大儿子拿下。

一上来,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这位家世显赫,举止绅士的男子很是热情地朝着蒂娜打着招呼。

只不过,蒂娜依旧是一副冷到冰点的面瘫脸,不仅不领情,甚至都没有多看那男子一眼。

“呐,蒂娜,别这样对我嘛。”

修养极好的绅士男子,尽管被蒂娜毫不留情的无视了,也一点都不气恼,俊朗的脸庞笑容不减,引起下方众多低学年少女学员的一阵阵惊呼尖叫声。

“那人是谁……很出名吗?”

被下方其他学院的少女尖叫的模样吓了一跳的我,忍不住凑到安德莉亚的耳边,轻声询问道。

“不认识。”安德莉亚显然对这种八卦的事情不怎么感兴趣,极为爽快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个人……经常来找姐姐。”

身为蒂娜的亲人,对此事有所了解的爱丽丝,发出了清脆的嗓音缓缓说道。

“哦?难不成是蒂娜的男朋友?!”

一下子嗅到了八卦味道的易依,突然爬到了我的身上,凑到爱丽丝的身边,湛蓝色的大眼睛中好奇的光芒扑闪扑闪着。

“怎……怎么可能是啊!”

被易依戏谑的话语一下弄的俏脸通红的爱丽丝,连忙摆了摆小手,否定道。

“哦?!那就是是狂热的追逐者了?!”

“我说你啊,别瞎猜了。”

“是的哦……”

“哈?!”

不仅仅是易依,连带着我,都跟随着一起发出了大吃一惊的声音。

爱丽丝看向了悬浮高台的方向,小手交错在一起举到胸前。

“那个人,追了我姐姐两三年了。”

“凯斯特,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

手持雷枪,长发无风自动,背后遍布着漫天雷霆,宛如雷电女王的蒂娜,像是终于忍耐到极限一般,黛眉一蹙,皱眉道。

然而,凯斯特却只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模样,双手稍稍举起,作出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娜娜酱,我们好不容易才见一次,听我好好说啊。”

动了真怒的舞雷姬,已经懒得在跟这个脸皮比地皮更厚的男子多废话半句,迎接他的,只有那闪烁着雷光的枪尖。

“呐娜娜酱,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么。”

“你如果再敢那么叫我,我今天就废了你。”

“别这样说吗,娜娜酱~”

悬空高台上一道紫色一道金色,两道光芒迅速地闪烁着,凯斯特和蒂娜显然都是两名年纪轻轻便踏入高阶魔法师境界的天才。一时间,我只能看到两道残影在擂台上高速移动着,不过,蒂娜和凯斯特两人的对话,却是清晰地传入我们的耳中。

“娜娜酱………”

“还……真的是狂热的追逐者呢。”

“是……是啊。”

就连平时各种欢脱嬉闹的易依,在听到那名叫凯斯特的男子对蒂娜那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执着之时,情窦初开的她,一时间也只能呆若木鸡。

敢这样叫那个威风凛凛的舞雷姬,恐怕,也就眼前这人了吧?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