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洛霖,洛霖。”

“洛霖,快醒醒啊,你怎么了。”

在我全身心都沉浸在黑暗的世界中时,外界突然有少女呼唤的清脆嗓音传出我的耳中。被呼唤着逐渐恢复意识的我,缓缓睁开了眼睛,在经过了一开始瞳孔进入光线的不适感后,我才得以看清楚眼前的场景。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安德莉亚熟悉的绝美脸颊和关切的神色,脑后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的我,这才发现,我又一次享受了我的主人安德莉亚美妙的膝枕。

“安德莉亚大人,我,怎么了?”

努力从安德莉亚的膝枕上支起,我甩了甩疼痛的脑袋,正想抬起右手的时候,却发现一股远胜于头部的疼痛从右臂上传来,让我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疼疼疼。”

“洛霖,你没事吧?”

旁边传来的其他少女的声音,顺着声音望去,我才发现,不仅仅是安德莉亚,易依,爱丽丝都在,而我刚才正躺在地下室阵法外的空地上。

“洛霖,你遇到的是什么样的使魔啊,就算是使魔考验,也不会伤成这样吧?”易依将纤细的小手放到我剧痛的胳膊上,轻轻抚摸着,水元素的愈合之力缓缓渗入到我的血肉之中,一抹清凉的感觉将疼痛感减缓了数分。

“谢谢了,易依。”

“没关系啦~”

易依摇了摇头,微微笑着摆摆手道。碧色的瞳孔里闪烁着没有刻意掩饰的开心。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我,不由得笑了笑,易依的少女心思根本就不需要我揣摩,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为了顺着少女的心意,我明知故问地询问道。

“易依,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

“啊!洛霖我跟你说!我有使魔啦!”

正如我所想的那样,在我刻意地询问下,易依像等不及了一般,扑到我的怀里,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蹭了蹭,精致漂亮的童颜上,洋溢着兴奋的神采。

“哦?是吗?你的使魔是什么呢?”

一说到使魔,我便下意识地想起了之前我自己的使魔考验。

啊,说起来,我是在使魔的考验中昏迷了呢。

果然,我的考验失败了吗?

想到这里,我的眼眸微不可查地一黯。

“洛霖,洛霖,快看快看!”

不过,心宽胸更宽的易依,自然难以察觉我细微的情绪变化,对着我伸出白皙的小手,手背上血色的符文闪烁着湛蓝色的光芒,一道五芒星的碧色魔法阵出现在了我和易依的头顶,在我们四人的注视下,一个蓝色的小人突然从魔法阵中钻出,落到了易依………那波涛汹涌的胸部上?

“易依,这是……?”

“她叫饵尔哦,是一只水妖精。”

易依将那个蓝色的小人放到轻柔地拿起放到手上,捧到我的眼前,水灵灵的眸子眯成一弯月牙。

“水妖精?”

直到易依将蓝色小人举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才终于看清了那个不足易依手掌大小的小东西。

从外形上来讲,和人类女孩子并没有任何区别,身上穿着浅蓝的连衣裙,背后两对透明的翅膀扑闪扑闪的,当我在注视着这个名叫饵尔的水妖精的时候,也能感觉到小家伙也在好奇地睁大眼睛,观察着我。

妖精一族属于大陆上精灵的范畴,水妖精拥有水元素的魔力,治愈能力极强,这一族群待人极为友好,经常帮助误入她们领地的旅人,在大陆上广受好评,拥护度极高。

据说水妖精成长到一定程度,能够与真正的人类无异,只不过易依的使魔饵尔,显然是一只幼年的水妖精罢了。

水妖精虽是高阶使魔,但却属于攻击性偏弱的那一类,不过,在我看来,不考虑性格的前提下,水妖精是最适合易依的一类使魔了。

“恭喜你啊,易依。”

“嘻嘻。”

“呐,爱丽丝获得的是什么使魔呢?”

我温柔地摸了摸易依的金色秀发,望向了一边低头正在搬弄着小手,一边悄悄望向我们这边的爱丽丝,笑着询问道。

“啊……我,我……”

显然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话题突然转移到自己身上了,爱丽丝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爱丽丝的是什么,召唤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站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安德莉亚,突然发话道。

听到安德莉亚的声音后,爱丽丝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样,连忙点了点小脑袋,缓缓伸出右手,手背上有着与易依一般无二的血色纹路,我知道,那是使魔契约的印记。

在爱丽丝召唤使魔的中途,我缓缓抬起自己右手,然而,上面空无一物,没有与安德莉亚她们一样的使魔契约纹路的存在。

“果然失败了啊。”

我失望地叹了一口气,用呢喃的嗓音低声道。

紫色的雷蛇缠绕上爱丽丝的手臂,紫黑色的五芒星魔法阵出现在爱丽丝的面前,一只闪烁着雷光,通体充斥着黑白相间纹路的……小猫?!

一只酷似猫的不知名生物,从魔法阵中跳出,蹦到了爱丽丝的怀里,还不时发出了几声撒娇一样的喵叫。

什么鬼啊?!

这又是个啥

我一脸懵逼地注视着在爱丽丝怀里蹭来蹭去的,白猫一样的不明生物,一时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那个……爱丽丝,这是个啥?”

尽管我在之前已经对使魔方面的知识有所了解,但我还是没有认出,眼前这只宛如一只小猫一样的乖巧生物,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使魔。

“那个……亚亚…是雷夔。”

“哈?”

“就……就是那个……”

“让我来说明吧。”

实在是看不下去支支吾吾的爱丽丝继续说明的安德莉亚,插话道。

“洛霖,你知道三头白雷夔吧?”

“嗯。”

听到安德莉亚的话语,我微微颔首示意道。

三头白雷夔,哪怕在那个琳琅满目,种类万千的魔兽界中,也是非常如雷贯耳的名字,被人们誉为神兽之下最强,站在次神兽顶尖的存在,在圣殿未曾建立的那个混乱的年代,横行一时。传说中,三头白雷夔生性好斗,攻击性极强,连魔兽中绝对的兽冠王者巨龙都胆敢挑衅。

“不会吧?!”

突然想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的我,不由自主地大声惊呼道。

“安德莉亚……这个,不会是传说中的三头白雷夔吧?可是,那种强大的魔兽,据说不是在圣殿建立后就已经几乎灭绝了吗?又怎么会……”

“洛霖,大笨蛋。”

“哈?”

被安德莉亚冷不丁地吐槽了一句,不知道哪里又说错了的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起来。

“这是雷夔,我有说是三头白雷夔吗?”

安德莉亚嘴角轻轻一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没好气道。

“抱歉………”

“雷夔是三头白雷夔的伴生兽,算是一种变异的魔兽品种吧,是一种极为罕见的高阶魔兽,数量极少,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见到我很识趣的道歉之后,安德莉亚满意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追究下去,很“热心”地继续为我解释道。

“这样啊……”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安德莉亚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走到我跟前,抬起纤细的藕臂,樱色的薄唇翕动着开口说道。

“至于我的话……”

一边说着,在安德莉亚手背上勾勒出的血色符文,闪耀出璀璨的银色光芒,一道魔法阵随着安德莉亚话音的落下缓缓上升,其中走出来的生物,让我不禁瞳孔一缩。

通体雪白,头上长有独角,扑面而来的神圣又不是亲和度的气息。除了传说中的次神阶独角兽,又能有什么使魔能具有这样的气息呢?

“居然是……独角兽。”

“哇,好可爱!”

“独角兽………安德莉亚,好厉害。”

望着那缓缓踏空而出,跑到安德莉亚脚边的独角兽,我有些艰难的开口道,内心如同打翻了的调味瓶五味杂陈。

哎,为什么,我不应该为安德莉亚感到高兴吗?

为什么,没有一丁点的喜悦呢。

我望着那个平时不苟言笑,在看着独角兽时,不经意间流露出喜悦的安德莉亚,想要说一些什么“恭喜你啊”“太好了!”之类的祝贺话语,却发现喉咙如同压着千斤巨石一样,怎样都发不出声。

其实,以安德莉亚无与伦比的魔法天赋,就算获得了次神兽级别的独角兽,也不会让人有任何意外,只会觉得理所当然吧?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再次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背。

现在的心情,要怎么形容呢?恐怕,用过所有形容复杂的形容词都不够吧。

“呐,洛霖的使魔是什么呢?”

“对啊对啊,我的是水妖精,爱丽丝的是雷夔,安德莉亚的是独角兽,那洛霖的是什么呢?”

“点头。疑问。”

“诶,我……”

面对安德莉亚,易依,爱丽丝因为因为疑问和好奇而变得亮晶晶的眼神,我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回答,只能低下头,沉默不语,薰衣草的紫色刘海十分适时的垂下,将我现在的表情掩盖,双手不自觉地攥紧。

是啊,要如何和她们说呢,安德莉亚,易依,爱丽丝,都获得了那么强大的使魔,而我,却只是一个连使魔考验都没能通过的废物罢了。

“洛霖?”

“洛霖桑……”

察觉了我此刻异样的安德莉亚等人,有些担忧地轻声呼唤道。

“我……”

“洛霖。”

正当我产生了“放弃吧”“快逃走”了想法的时候,一股柔软的触感从我紧攥着的右拳上传来,轻轻剥开了我指甲已经深嵌入掌心的手指,将我握住,让我不由得一怔,猛然抬头,才发现,我的主人,安德莉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轻轻地将我握住。

“安德莉亚大人……我。”

安德莉亚将我被握住的右手,一边注视着,一边抚摸我的手背,在那个地方,本应该存在着与安德莉亚,与易依,与爱丽丝一模一样,象征着使魔契约的血色纹路。

“没关系的洛霖。”

“可是我………”

“也许事情并没有像洛霖想的那样糟糕哦?”

“哎,可是我。”

在安德莉亚有些意味不明的话下,我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发愣,正在这时,安德莉亚微微一笑,指了指我的左手说道。

“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不过你最好确认一下哦?”

“诶?”

易依突然凑了过来,漂亮的大眼睛盯着我的左手,疑惑地问道。

“洛霖,你左手上正闪闪发光的东西是个啥?”

“哈?”

一头雾水的我,在易依的提醒下,缓缓看向了自己的左手。直到我现在我才注意到,在我的左手上,有着一道环形的绿色纹路,正闪烁微弱的绿金色光芒。

“这……难道是!”

“终于注意到吾了么。”

左手突然不受控制一般,魔力开始朝着绿色光环疯狂涌去。随后,巨大的绿色五芒星魔法阵出现在我们前方的空地上,狂风骤起,轰的一声巨响后一道庞大如山岳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克利俄斯!”

是的,陡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巨人,正是在使魔考验中出现的使魔泰坦巨神,克利俄斯。

“可是,为什么……明明我的考验都失败了啊。”

“你失败了???什么时候?吾怎么不知道。”

“.………”

“你很完美地接下来吾的一拳,甚至犹有胜之,所以考验通过了。”

“.………所以”

“不然,吾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威严却有些呆板的声音,在我的内心响彻,让我不由得一愣。

“洛霖,这个!难不成!就是你的使魔!?”

易依兴奋的喊声将我的思路打断,只见这位好奇心十足的不安分少女,正在注视着身披绿金色铠甲,自称最终兵器的巨神克利俄斯,湛蓝色的美目充斥着高兴的闪光。

“那个……易依。”

“超级帅的!”

“真的吗?!”

“真的真的超级帅的!”

一边和易依胡闹着,我一边看向了伫立在原地,在残阳映照下无比伟岸的克利俄斯,脑内充满的不真实感终于在此刻烟消云散。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地方,我悄悄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

虽然不知道安德莉亚她们是不是也像我这样,整个晚上都沉浸在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使魔,而毫无睡意的喜悦中。

在使魔召唤后的第二天,我,安德莉亚,易依以及爱丽丝,被维多利亚老师叫到了办公室中。

“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说。”

出乎我意料的并没有询问我们关于使魔召唤的事情,维多利亚老师极为少见的开门见山地说道。

“关于即将到来的,“圣殿祭典”的事情。”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