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时代以后,天地灵气渐渐稀薄,成仙之路坎坷无比。

不同于远古辉煌时代的众修士,如今的人们每修行一层就要付出绝大毅力,加之无数天材地宝的辅助。即使如此,也无人达到传说中,修士的至高境界,大乘期!

大乘,是修真的最后一个阶段,只有在渡过九重天劫之后,才能达到这一层次。无数惊艳绝绝的修士,都在这恐怖的天地之力下,化为飞灰。

可惜这些在叶星看来都不算事。

今天是他十八岁生日,也是他渡劫之日。普通的修士在这个年龄大概才踏上修真之路,可他已经走到了修真之路的尽头。

说起来有些伤感,他自己都有些不明白是怎么就修炼到大乘期的。

三岁炼气,五岁筑基,七岁金丹,一路到渡劫,他都没有遇到过被修士称之为“瓶颈” 的玩意。

当然,这并不代表修炼的过程有多舒服。从炼气期开始,那位老不死的就用各种叫不上名称的东西调制药浴,并且强迫他每日一泡。

药浴中的每一样物品,都足以让一位金丹真人破产,让一位元婴真人痛哭,药汤灵气之足,寻常金丹浸泡半刻钟,就可能爆体而亡。那时还是炼气修士的他,听从指挥傻傻跳进去,差点被灵气冲成脑溢血,要不是所修的《九九玄功》强化体质,大概就不会有接下来的故事了。

十多年来,除了偶尔跟师父外出与人交手,剩余的时间全都花在了修炼上,然后……一不小心就修到了大乘期。

话说那个老不死的,在叶星修炼到渡劫期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今天都要渡劫了,也没看见半个人影。

莫不是又去哪个鬼地方大保健去了?毕竟是贵宾客户。叶星朝天一记中指,望着不断凝聚闪烁,逸散之气令渡劫修士望而却步的雷劫,心里想着。

纵观历史,修士渡九天雷劫时,都是寻找一处灵气集聚的福地,或是万重禁制,保密地点,或是万人护法,确保无虑。

可他渡劫,不仅是随便选了个光秃秃毛都没有的山头,而且还被人家打上了门。

“无耻魔头,还我万年灵鹿枝!”

须发洁白,满脸皱纹,持着仙剑的暴躁老头吼道,那眼神简直就像有人睡了她的道侣一样,不,也许抢了他的灵鹿枝比睡了他老婆更令他无法接受。

不就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材地宝吗?看把你急的。拿到这种东西自然是早早下肚,现在消化的大概只剩口水了吧……

“无耻魔头,还我仙宠!”

旁边的中年修士用差不多的表情喊道。

你是说那只大白兔?拿到这种东西,自然是早早下肚啦……

“无耻魔头,还我道侣!”

你是说那位可爱的小萝莉,拿到这种东西,自然是……等等,老不死的究竟做了什么!

光秃秃的山头外,十多位渡劫期修士无不剑指正在渡劫的少年。他们其中任何一位,都是如今修真界的巨擘,通常莅临任何一门派,都会受到最高规格接待,少数人间还是敌对关系,如今却同仇敌忾。

且不论老不死的干了什么,能让这么多人在他渡劫的时候同时找上门来,反正抢的他们那些东西是还不上,叶星索性就懒得管他们,专心渡劫。

渡劫的过程极其惊心动魄。

前八道雷劫,每一道都足以让渡劫期巅峰的修士连渣渣都不剩,且只能硬抗,这也是修真界巨擘只敢在外围叫嚣,不敢入场找茬的原因。

叶星修的九九玄功,是修真界罕见的炼体功法,追求的是不假外物,肉体成仙,于是,他选择拿脑袋朝雷劫撞去。

接完八道雷劫,叶星摸了摸烧焦的头发,心想着是不是该换个发型。

外围的大佬们都看傻了,雷劫还可以这么玩?他炼的是远古传说中的铁头功吗?

九重雷劫最后一道,是传说中的心魔劫。

心魔劫,针对修士的仙心进行干扰,无视任何防御。若是渡不过去,将由内而外崩溃,绝无幸存之理。这也是大佬们报仇的唯一机会,渡心魔期间修士无法动弹,自保能力几乎为零,因此大家渡劫才会选择偏僻安静的地方,以防万一。

大家你望我,我望你,最后还是暴躁老头打头阵。

“上!”

这真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无数普通修士终其一生都难得一见的大神通像列队表演一样被使用出来,山川动荡,天地变色,残存的毁灭之气让此地数十年寸草不生。

一场用万八千字都说不完的战斗之后。

叶星面前横七竖八躺着正在吐血的大佬们,地上还有各种仙宝的碎片。其实他也不想这样,但是这些人一个一个比自己还激动。要是被外界知道他们败成这个样子,修真界大概要完蛋了。

不过反正要飞升,这件事他也没准备宣扬出去。

“等等,你还不能飞升!”

从正在地上吐血的暴躁老头身上,飞出一道彩光,很快幻化出人型,这是元神附体之法,高阶修士才能掌握的技巧。

嗯,还是熟悉的容貌,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一样的猥琐,如果这个人现在敢站在自己面前,他定要用大乘期修士的实力与他进行亲切交流。

“不飞升陪你打麻将?”

叶星回道。

“先听我说完嘛,你现在要是飞升的话,情况会很糟糕的。”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都到高潮了结果你让人憋回去?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吧?

“你一生的修行之路太过顺畅,恐怕渡劫对你来说也只是小菜一碟。”

没错,确实顺畅,就像把别人奋斗的过程都省下,只管升级就好。讲真,这其实……挺无聊的。

不过有什么办法?强又不是我的错。

“但是这也会造成你的修行之路并不圆满,修真修真,除了灵肉归真,还要寻得真我。前一步你已经做到了极致,获得了最强大的力量,但是后一步却未必完成。追溯真我,乃是返璞归真的重要步骤,纵使再天纵奇才,也没法直接跨越过去。”

哦?这倒是新理论,修真界流行的难道不是弱肉强食实力为尊黑暗森林那一套吗?当初把九九玄功丢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不是一直给自己灌输拳头理论吗?

老不死的话像是打开一道新大门,让他重新思考着自己的修行之路。

有点道理,直接略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有退婚打脸之类的剧情总感觉人生缺少点东西。就像刚开场还没几千字就要完结一样。丢掉这些,以直觉判断,他似乎也能隐隐约约察觉到自己的修行尚未圆满,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与修为无关。

还有,自己为什么要着急飞升呢?谁规定渡劫完就一定要飞升?有询问过当事人的意见吗?以自己十七岁零三百六十四天的年纪,跟几千岁的大佬们相比,根本就是刚出生好吗?

真正压倒叶星的,是最后一句话。

“末法时代后第一位大乘仙人,你,还没谈过恋爱吧?”

噗——!

啪啪——!!

打人不打脸,伤人不伤心!戳人痛处干嘛?想打架吗?时间都拿去修炼了,哪来空闲恋爱啊,就算有空闲但是身边也没有妹子啊!你以为没谈过恋爱是谁的错?你以为隐居深山修炼十数载是谁的错?你以为除了修炼无事可做是谁的错?还不是你的错!

叶星似乎感觉到了比九天雷劫更沉重的痛处,身为堂堂天下无敌的大乘期修士,结果连妹子都没碰过,要是被后世修士知道,给他起个类似“单身仙人”“独孤真仙”“汪汪修士”之类的称号……

身为末法时代之后第一位渡过九重天劫的人,他感到责任沉重。

长话短说,在被各大修仙门派记载的“问天之战”中,十余位修真界当今巅峰强者,与末法时代后首位大乘修士战斗,结果除少数修为高深的门派长老,其余人一概不知,只闻得战况异常惨烈,就连仙宝都有所损毁。

在此一战后,大乘仙人消失无踪,有人说他已经踏碎虚空而去,有人说他仍留在修真界中。

热谈终是会冷却的,关于问天之战的点点滴滴,收录在典籍中,供后辈修士翻阅。

叶星呢?他当然没有飞升!先不说飞升是个什么玩意,老不死虽然人贱,但说的话一般还有几分道理,他说自己修行未满,应该有其道理。

解决的方法也简单,自己的问题是修行之路太过顺畅,有大乘期的实力,却没有大乘期的阅历,那么给自己增加阅历不就好了吗?最好从底层开始,将普通修士应该经历的都尝试一遍。

反正这些都是老不死说的,留在此界,出了问题不怕找不到债主。

为了防止手滑,他还顺便封印了自己的九九玄功,只有遇到特殊状况才能使用,否则的话就没有锻炼的意义。

大乘期真人秒变炼气渣渣,连气质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自信就算是渡劫修士也看不出来。

下一步,就该像所有修仙故事那样,找个门派从零开始修炼,体验人生百味。

现在,他就站在这么一个符合标准的门派的山脚下,踌躇满志,心中泛起小小的激动。隐居十七年修炼到大乘,如今终于踏入修真界。

仙缘派。

名字不错,就选你了。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