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好学,今年16是一个高中生。

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一次意外的去世了。

我都是奶奶带大的,现在奶奶也要离我而去。

我回老家就是办理我奶奶的后事。因为爸妈去世后保险赔了一大笔钱,所以不担心钱的问题。

办完我奶奶的后事,打算回远东继续读书.

忘了很你们说其实我在远东读书的因为我有个舅舅在远东开公司舅舅强迫我去那边上学说大城市学习质量好。

远东德州是一个经济非常发达的一线大城市。(城市虚构的)

本来我是很不想去的,奶奶一定要我去没有办法。好麻烦啊。

我就这样坐着大巴回远东了,路上听着音乐吃着零食。

突然大巴突然冒烟了,车停到了路边,司机急忙下车检查。

我和一些乘客也下车来透气。一片很大的田园边缘还有几座山。

突然我想上厕所怎么办

看急忙拿厕纸山上去

“还好老子机智带了纸”

找到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方便了起来。

“边拉屎边玩手机真是一大痛快。”

“车子总于修好了。”一个中年男子说到是那个司机师傅

“你都快点上车把。”

乘客一个接着一个的上去。

司机问到 “人全齐了吧”

乘客看了看都没回答

因为王好学在后排乘客又不是很多坐在他旁边的人有整好一直在睡觉估计是晕车吃了安眠药,所以大家都都没有注意到他。

王好学听到车子的声音启动后紧忙跑过去。

“卧槽你奶奶的车呢!我日 ”

王好学很是气愤的踢踢马路边的树。

“怎么办…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都没看到过有人走过的迹象”

看了看手机。

“卧槽!没电可能是听音乐!打游戏太多了吗?我作死了啊!”

路上走来走去的车子倒是有很多,他摸了摸口袋只有20块钱。

“卧槽!我钱包放包里了…我的法克…老天…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

王好学在马路边发呆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

“只能这么做了”

伸出了手竖起来大拇指

“随缘吧!天不要亡我啊”

王好学这个人特别喜欢随缘,学习随缘,交友随缘,吃饭随缘,生活随缘反正什么事都是随缘不过生死也是。

很多车都了过去了没有一辆车停下

天要亡我啊话一刚出,一部越野车停了下来。

一个老者跟他说了声“小子上车。”

王好学急忙说声“谢谢老先生”

越野车后座很宽可以坐三个人。

老天果然不亡我

你们好我叫“王好学很感谢你们载我”

王好学喜欢随缘这么好的缘分他必须要交个好友。车上有四个人一个男子在开车估计有30多岁。副驾驶座就是那位老者看上去有60多岁。后座是两位年轻人大概20岁左右。

“你好小兄弟我叫雷岩 ”

我是一个考古的学习生我身边这位叫李易于和跟我一样。

那位是张教授他是考古学的老古董了

开车那位也是张教授因为他们是父子。

“哇塞考古的”

“小兄弟你是要去哪里?”

老者问他。

“我去远东德州你们是去哪里?”

“我们正好相反我们去魔笛永州。”

“永州?也可以那里正好是我老家。”

老者问

“永州哪里?”

“永州燕萍村”

“巧了我们刚好去那里发现了古墓”

“那太好了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重新又回到了老家带他们去了那个考古地点 。

“这就是古墓啊我家乡居然有古墓老家要出名了。”

考古队员走了下去古墓。

“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吗?”

他们全部望着老者,老者看着他们眼神有点尴尬。

“可以不过不可以随便乱碰”

“谢谢张教授”

他们五人就这么走了下去,古墓目前并不大因为刚刚挖掘没多久。

“张教授不怕会发生什么。”

他们下去里面里面都是灯泡和泥土

“这古墓好像只是一个古代的有钱人的墓…除了古董没有其他的…古董还能保存这么久…居然没人来盗也是稀奇。”

这个时候王好学突然尿急

“我想撒尿请问再哪里”

然后一名工人指着一个地方

是一个挖好的抗而已

然后脱了裤子在那里尿了起来

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总于来了”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卧槽不会是鬼吧”

突然地下一整震动整个地垮了下去正好堵住了他们去王好学那边的路。

隔着对面的小队喊着

“小兄弟…没事吧快回句话啊…小兄弟没有回话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还不快报警。”

“哦哦!”

……………………………………………………………………………

作者:2017/4/23重置 希望大家能看懂吧。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