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悠悠转醒时,我发现脚下是一片苍白,抬起头是包裹着各种灯光的夜空,斑斑白色的点从夜空中缓缓掉落,有的落在我的头发上有的落在我的衣服上,就连我中争得像鸡蛋般大小的眼睛都被这些白点打个正着。

不痛不痒,也感觉不到任何温度。我眨了眨眼睛,这些白点在眼睛中变成了水,滑过我的脸颊。凭我这些年的常识,这些白点和脚下看似软绵绵的苍白是雪!

“恭喜你唐先生,你的夫人生了一个男孩。”

我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扇窗,窗里面透着黄色的光芒,光芒之中有一张病床,床上是一位刚刚分娩完的女性,而她的旁边则坐着一名抱着婴儿的男子。可奇怪的是无论是女性亦或者男子和婴儿,我都看不清他们的脸。

“老婆!你看看这小家伙长得真像你!特别是那眼睛。真是太好了!”虽然看不清男子的脸,但是从他的声音中可以听出来,男子现在感到十分兴奋。

女性听完之后,笑了笑然后强支撑着身体在床上做起来。男子一时间不知所措,担心地劝道:“你现在身子虚,还是先休息休息吧。”

“我没事。”女性温柔地笑道:“让我也抱抱孩子。”

男子走进一点半蹲着身子把孩子抱到女性身边,他们两个人4只手一起抱着那孩子。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可惜鼻子有点像爸爸,要是像妈妈的话就完美了。”

听到女性那调皮的说法,男子语气就有点小别扭了:“像爸爸怎么了,爸爸当年可是风靡万千少... ...”

“啊?你想说什么?老公?请问你有什么不满的?”女性突然伸手去抓男子的耳朵,男子瞬间怂了下来,嘴中直喊夫人饶命,夫人饶命。

“对了老婆,孩子叫什么名字好?”

“对啊,要起名字。”

“要不叫做唐龙吧。”男子试探地说道:“唐是我的唐,龙是人中之龙的龙!”

“你们唐家的人怎么取名字那么差?遗传的吗?你爸给你取个名字叫做唐之虎,你平时老是抱怨,今天你却给你自己的儿子取名叫做唐龙?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女性敲了敲男人的脑袋。男人则委屈地看着女性,女性没有说话,她向我看来或者说是向窗外看来... ...

“嗯?在下雪列。”

“当然今天是12月25日,圣诞节呀。”男人说道。

“雪见。”

“什么?”男人没有听清楚。

“雪见,唐雪见!他就叫做唐雪见吧!”

“夫人,他是男孩!怎么能取女孩子的名字列!再说唐雪见不是某部游戏里里面的女主角的名字吗?我堂堂唐家大少爷的孩子的名字不可以那么娘~”男子奋起反抗。可是突然被一记粉拳击中。

“唐小猫对我起的名字有什么不满的?”

小猫是女性在学生时期给男子起的花名,男子被敲中之后居然又怂了起来。

“老婆大人喜欢就好... ...”

窗里传出三人的笑声,我有眨了眨眼睛。还是那漫天偏地的雪在降落,还是无尽的黑夜,还是那一个透着窗户... ...只不过里面再也没有笑声了。

那张病床上躺着一个女性,床边依然的那个男子还有多了一个8岁大的男孩。

男孩奶声奶气地喊着妈妈而旁边的男子早就泣不成声,窗外的我也默默地留下眼泪。

床边那台电波仪器上发出刺耳地声音,那条原先略带起伏的线条变成了一条直线,男子悲鸣一声发疯一样夺门而去... ...只留下愕然地小男孩。

画面渐渐模糊,最后成了碎片突然又拼成了一个黑白的画面,画面中身形单薄的小男孩跪在大堂上,大堂两边挺拔地坐着几个衣着华丽的人而大堂中间则坐着一个威严的人物,那是唐家的家主唐霸也是唐之虎的父亲,小男孩唐雪见的爷爷。

大堂两边的人都看不清脸,但我却知道他们年上泛着讥笑与厌恶。

“唐之虎居然敢违背家族的要求跟徐家毁婚跟一个来历不明的卑贱女人结婚,我们能容忍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现在你这个大贱种所生的小贱种居然还敢来要求我们唐家给那女人支出医药费和葬礼费?简直是痴心妄想。不过要是你能向外说清楚你是个野种不是唐之虎的儿子,我们唐家就考虑给你支付那笔葬礼费... ...”

男孩在地上扣着头,然后按照唐家人说的去做... ...

“叮叮叮叮叮~~~~~”烦操的声音一下子把我拉回了现实!

醒来的我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了地上,冰凉的地板,灰白的天花板这才是现实。对了忘记介绍自己了。我叫唐雪见,性别男,18岁现在是A大学大二学生,没车没房,父母双亡,而且... ...是一个体重达到180斤的大胖子。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