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存在魔法吗?

龙、吸血鬼、精灵这些幻想种族真的存在吗?

勇者、魔王、公主、城堡、战争,这些又是否会一起出现呢?

真的是,很无聊的问题啊。如果有人要回答的话,一定会先把你脑袋里那些奇思妙想拽出来看个准确再嘲笑一番的吧?在以科学为第一准则的这个世界,魔法以及从魔法衍生出的一切,说得好听一点,叫魔幻,叫幻想,要是说的难听,白日梦,无聊妄想而已。

但是,但是……

真的不存在吗?如果不存在,那些被描绘得细之又细的“魔幻”故事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

城市,一座在现在这个已经普遍信仰科学的世界中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城市,混凝土,水泥地,人为修理过的植物,街边闪烁着的广告牌,尽管这一切在光学上呈现着五颜六色,然而,在古月的心中,这一切都是平凡的颜色,平凡而单调的颜色。并非失落,并非无奈,只不过是平凡而已,而且比起“那边”来虽然缺了不少颜色,但他还是十分满足于,现在的平凡,至少是现在,和周围的行人一样,冒着狂风和大雨在路上猛冲。

风已经大到能直接把伞刮走的程度,与其打个伞顶着风一点点走,不如撒开了直接跑。要真说的话,从学校一口气大步跑回家,对古月来说绝非难事,关键是身后自己玩命拖着的人——

“快跑啊,冻死了。”古月在雨中一直拖着跑,同时也是作为古月妹妹的古晓雨兴冲冲大喊。

“你以为是谁害的啊,在学校谎称发烧闹着回家是哪样啊!”

狂风暴雨中,即使是喊声也显得不那么清楚。然而大雨依然冲不散古月对于妹妹用发烧这种质量低劣的理由骗假的无奈……作为初中生来说以这种理由吵着回家也太不成熟了,明明可以用肚子疼这种更高级好用的理由来着。

“那是因为……我想早点见到哥哥啊,亲爱的勇者大人,啊不对,现在算是前勇者大人了吧?”

啪叽,噗通。

妹妹古晓雨摸着脑门爬起来,喊着:“干嘛停下啊。”

“哈?你怎么会……知道的。”古月舌头打结,吃惊地问道。

“求我呀。”

“亲爱的妹妹大人,请告诉我。”

古月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问道。

“笨老哥,你有写日记哦。”古晓雨毫不犹豫地说出来,也不打算隐瞒。

“……”

“所以今天打扫你房间的时候,我顺便就找到了哦。”

“……”

那个不是日记,准确的说,只是因为古月害怕回到这边的世界会忘记“那边”的情况而写的记事本。

“真没想到那像是轻小说一样的冒险真的是事实啊,所以,那个……”

——拜托请不要说出来。

古月在心里嘀咕着。

“那个……笨老哥变成姐姐的事情是真的?”

“啊啊啊啊——叫你不要说出来啊!”

古月抱着脑袋蹲下来,满脸沮丧。

“给我留点尊严的好吧!这种事情很羞耻的好吧!”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是古晓雨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看了古月的日记,都只会把日记当成古月中二写下的小说而已吧,把自己代入主人公的视角,更为可笑的是,古月还把自己代入了一个女主人公。但日记中的一切都是确确实实发生过,也确确实实是古月的亲身经历,而且,古月的确是以女性的姿态经历的。

正如日记中所写,曾经穿越到异世界的古月变成了女孩子,并且以女性的姿态战胜了那里的魔王,成为被广为传颂的勇者。而作为一个在“科学”的世界里成长起来的男生,成为女孩子这件事,古月无论如何也不想为“这边”的人所知,而且即使是借那副身体在异世界呆了相当一段时间,古月也依然对自己自认为过去时的女性身份怀有不少怨念——

“明明应该更帅气的,为什么一定要是女孩子,还是那种样子啊,明明是男性的话,就能更帅的摆造型了不是吗?也就不需要注意身上的伤痕不是吗?也就不用担心裙子走光不是吗?跟公主结婚也不是不可以啊,那我为什么还要向告白失败的单身狗一样爬回来啊……”

古月一边碎碎念,整个人都阴暗下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古月在异世界里锻炼得灵的不能再灵的神经忽然一阵抖动,一股阴冷潮湿,像是被毒蛇盯着的那种感觉袭了上来。

——等下,那个是?

他抬头的瞬间,余光扫到隐藏在阴影处的某个身姿。虽说是可见度很低的雨天,以古月现在的视力,一定不会看错。

那个人,明明在相当繁华的街道,还穿着与周围气氛格格不入的宽松黑袍,试图把整个身子包裹起来。甚至连眼睛都……不,不对,那不是黑袍的遮挡,是他的魔法。使用魔法将身体乃至气息遮掩起来,在异世界也是相当高级的魔法。但无论怎么遮掩,古月依然感受到,阵阵危险的邪气从黑袍中渗出,散发到周围,让周围的行人不自觉地远离这一地带,仅仅一两分钟,方才还满是人的街道,只剩雨滴摔打在地上的急促鼓点回荡。

“怎么会……”

古月喃喃着,眼睛眯起来。

不会错的,那种魔法还有那种气息,绝对是来自异世界的魔族,不可能有错。

——难道说异世界已经延伸到这边来了吗?

古月担心地想着,全身的肌肉连同心脏一起绷紧。

“晓雨,”古月压低声音,“一会儿你往前跑,不要停。”

“什么时候?”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晓雨还是能读懂气氛的,尤其是现在知道了古月秘密。她认为完全没有询问的必要,这也算是两人多年形成的默契吧。

“现在!”古月喊道,朝后推一把古晓雨,向前踏步,朝着飞奔过来的黑袍人冲过去。

“古月!”

古晓雨大喊一声,但看着古月从未表露出过的,那种赌上性命的眼神,古晓雨只能强迫自己向前拼命跑起来。

不能有丝毫懈怠,古月提醒着自己。

就算对方的实力没有自己强大,就算对方可能没有敌意,也必须拿出全部的精力进行对抗。不认真的结果只可能是被杀死,这点古月已经体会过无数次了。面对异世界的敌人,任何破绽都可能送命,更何况,自己现在又是以一个普通学生而非异世界勇者的状态迎击。

……错过了。

黑袍人与古月错身,打算继续狂奔,更准确地说,应该是飞,黑袍完全盖住了他的全身,根本看不出他究竟是飞向古月身后还是跑向古月身后。

——目标不是我?难道是古晓雨?!抓那个丫头干什么?

古月向后退开一步,凭借出色的反应速度,用手臂横挡,直接拦下了黑袍人。

“你要抓她,还没问过我呢?”

黑袍人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只是抬手一拳打在古月心脏处。

“呃……”

古月捂住心脏,跪倒在地上。

已经不再是勇者的古月高估了自己现在的实力,尽管自己现在有着即使是顶尖运动员都不会有的反应神经和意志力,但肉体上的状态根本就是天差地别。仅仅是一拳,就几乎使得古月失去意识。

“古月!”

晓雨扑过来,满脸都是眼泪。

“你回来干嘛!”

古月的视线已经模糊,头贴到地上,无语地喘着粗气。

“但是……啊!”

黑袍人右手掐住古晓雨的脖子,轻而易举地单手抬了起来。

“传言没有错,”他的声带宛如一台已经被锈蚀不堪的机器,从中发出低沉而又刺耳的声音,“古月·罗伊格尔失去了力量,你的性命将在今天终结。”

古月抓着胸口,不断地大口呼吸,用在异世界锻炼出的方法,通过调整呼吸,尽可能地维持心脏的供血。倘若不会这招,现在的古月肯定已经倒在街道上了。

但是这个人的话也透露出另一个消息,那就是没有人知道古月真正的身份,所以才会将古晓雨错当做古月。

——毕竟不会有多少人会想到在那边的世界里万众瞩目的少女勇者在这个世界里却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生吧?

心脏猛地抽动,剧烈的损伤让心脏越来越难以维系供血。

“差不多已经是极限了吧?”

古月喃喃着,右手贴到自己心脏的位置。

“你是谁?”黑袍人注意到古月诡异的动作,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原先根本不在意的男性人族。

“我?”古月右手狠狠刺进去,竟然穿透了皮肤和肌肉,把碎肉一样的心脏捏在手里,用力甩出去,然后若无其事地站起来。

他带着纠结到已经显得扭曲的笑容,挑起眉毛,得意地说道:“我在这只不过是个平凡到随处可见的高中生。”

“不可能!怎么会有人族不需要心脏!”

“谁知道呢?”

“难道你是?!”

黑袍人挥动手臂,一把甩开古晓雨。

古月瞅准这个时机冲出去,其速度与之前已经是天差地别,连身形都模糊起来。

“罗伊格尔!”

黑袍人大喊道,拳头以更大的力道和速度挥向视野中的古月。

古月毫不畏惧地挥打出右拳,两拳在空中相撞。

嘭!!!

巨大的声音让空气发出巨大的爆鸣声。两人都被巨大的力道轰开,但失去体势的,只有黑袍人。古月则趁势用左手拉住黑袍人的手腕,被弹开的右手则打出了第二拳,而这一拳直指黑袍人的心脏。吃下这一拳后,黑袍人整个倒栽着飞出去,陷入了被撞凹的墙壁中。

难得回归的力道与速度,还有这种能直击到肉的快感都让古月舒爽不已。

“再来!”

——这声音!

古月摸向自己的喉咙,消失的喉结,光滑的皮肤,毫无阻碍的触感,胸部些许的肿胀,再加上刚才发出的娇嫩的声音——古月确信,自己的身体,又一次女性化了。他,或者说她,不再是一个这边世界里平常的学生了,她现在是异世界的勇者——古月·罗伊格尔

“真是糟糕啊。”

古月低语着。

“果然是你!你没有死!!你的力量还在!!!”

黑袍人瘫倒在地上,声音已经完全失去控制,变得更加刺耳。

“啊,对,我没死。我就是古月·罗伊格尔”

古月走上前,伸出手臂,细嫩小小的手掌轻易的穿过了黑袍人的衣服和皮肤,无情地将黑袍人已经腐蚀到无法辨认的“心脏”连同周围黑乎乎的腐肉一把拔出。

“魔族的生命力倒是很顽强——但那可得建立在如果有心脏的话。”

随着古月捏爆了手中的一团污秽,黑袍人也随之化为一堆黑渣,被雨水迅速地冲刷掉了。

他,或者说她,甩了甩头上的雨水,把两侧的双马尾甩到身后。

雨水被很自然而平滑地甩离头发,银色的长发柔顺地仿佛丝绸。

古晓雨甚至怀疑这个身材比自己还娇小的银发双马尾少女是否还是自己的哥哥,但是这又是没有疑惑的,不需要解释的……甚至是完全已经知晓的情形。

古月用力地甩着右手,试图把右手上的黑色血液甩掉。

“看来不得不过去一趟了呢。”古月失望地嘀咕道,“本以为从此就能当个平常人,看来还是想多了。”

古月注意到古晓雨的表情,眨眨眼睛,把手拍到古晓雨的头顶,用力揉着,安慰道:“没事啦,我能解决。”

晓雨抽泣着,回道:“笨老哥,你手上都是脏东西。”

“……”

古晓雨抬起头,眼睛盯住古月的瞳孔,说道:“你要去异界吗?”

“恩。这次,得跟你说拜拜了,总比上次不辞而别来得好。”

“带上我。”

“不行。”

“那我又要被袭击了。”

“……”

没错,如果让古晓雨单独在这里的话,被杀死的魔族的同伙一定会再次把她当做古月出手的。而没有古月,古晓雨别说应对了,就连跑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但是……”

“没问题,我能保护自己!帮你做饭洗衣服,还会暖床!”

“不,暖床还是……”

“请带我去。”

——异界的诱惑力有那么大吗?

“只要跟着去的话,就能继续见到古月姐姐了吧?”

“啊啊啊——”古月失落地蹲下去,“为什么一定要变成女孩子……”

“老哥你刚才突然就变得——超厉害的!”

提到这个,古月的心情才稍稍好转,解释道:“啊,那个啊。‘在下一次死之前回复成人类’,契约是这么写的。”

所以死了就要变回原来的样子。

“也就是以后都是古月姐姐了吗?”

“你是有多执着啊!”

古月失落地抱住脑袋。

刺眼的红光从古月脚底下射出来,绘制成魔法阵的样子。

“老哥你做的魔法阵好漂亮。”

“这——不是我做的。”

……

古月忽然倒吸一口凉气,似乎想说什么

但红光突然地增强,将两人包裹起来。

当光芒连同二人消失之后,街道上了无痕迹,只剩下雨水冲刷着寂静的街道,以及丝毫不知情的匆匆行人。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