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

在欧洲某个小镇中的一条河流上,一只木舟在摇伐前进着。

木舟的中央,面对面坐着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

少女拥有一头雪白的长发与红宝石般的双眸,她身穿一件浅紫色的连衣裙,坐姿端庄,脸上露出恬静的笑容。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少女那完美到极致的脸蛋美得让人几乎窒息。天使般美丽,这是人们对少女的评价。

而少女对面的黑发少年则是双手支撑在身后,身体微微向上仰,脑袋倾斜地看着岸上的景物,一副很随意的样子。少年有着清秀的脸庞,他全身散发着一种很随意的气息,仿佛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着急的事情。

少女的名字叫林紫萱,少年的名字叫林逸辰,他们是姐姐与弟弟。这个小镇是他们这次欧洲之旅的最后一站。

这是一个充满中世纪风情的欧洲小镇。动人的音乐从岸上飘来,在尖尖的房顶,彩色的墙壁的背景下,岸上行走着的一对一对幸福的情侣。

紫萱顺着逸辰的目光看向岸上,也看见了岸上的情侣们。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蛋微现红韵,她转头看向逸辰,露出幸福至极的笑容。

“你怎么看着我啊。”

逸辰被紫萱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也没有哦。”

紫萱忽然站起身,小舟顿时摇晃起来。看到紫萱的身体摇摆着,逸辰心里一急,连忙抓住紫萱的手。

“姐姐,小心点啊。”

“想坐过你这边嘛。”

紫萱笑嘻嘻地说着便坐到了逸辰身边,接着整个人贴上来地双手挽着逸辰的手臂,甚至还顺势把逸辰的手夹进了大腿间。

“姐姐!你这也太······”

虽然知道自己姐姐时不时会有一些亲密得过分的举动,但大庭广众下突然这样,逸辰还是有些受不了。

感受到手臂上紫萱胸前那两团丰满的柔软传来的挤压,还有手掌被紫萱充满弹性的大腿夹着的触觉。逸辰觉得自己脸颊都在发烫了。

逸辰下意识地想要抽回手臂,却被紫萱用力地拉住了。

“有什么关系嘛。”

紫萱脸上浮现着潮红,无视掉逸辰的一脸不满,甚至贴得更紧了。

舟头的船夫转头看向两人,接着又收回目光继续看向前方,苦笑着摇摇头。

到达目的地,被周围浪漫氛围感染的逸辰抢先一步走到岸上,他左手背在身后右手伸出,装模作样地做出一个绅士的动作。紫萱嫣然一笑,搭着逸辰的手走上了岸。

紫萱挽着逸辰的手臂,两人在小河旁的路边行走着,路上不少人的都把目光投向两人,然后纷纷露出羡慕的表情。

两人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地,他们就在这个小镇中随意游览着,观赏着这个小镇充满中世纪风情的房子、街道,欣赏着路边表演者奏出的优美乐曲,然后买两支当地特色的雪糕交换着品尝。

“呐呐,再给我咬一口吧。”

面对紫萱的不依不饶,逸辰索性把整支雪糕递了出去。

“整支都给你了。”

“嗯!那我这支给你吧。”

看着紫萱满脸幸福地伸出小舌头舔着雪糕,逸辰脸上不禁露出温柔的笑容。

“怎么看着我?”

“额,没什么。”

逸辰不好意思地别过脸。

“不要动哦。”

紫萱忽然凑近逸辰的脸,用舌头在他的唇边舔了一下。

逸辰的脸刷地变红。

“你,你突然干什么啊。”

“我只是帮你舔掉嘴唇边的雪糕啦。”

说完,紫萱回味般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她湿润的唇瓣在阳光下反射出红润的光泽。逸辰看得不禁一阵晃荡。

到了中午,两人找了家餐厅吃午餐,同时稍作休息。紫萱点了一份意大利面套餐,逸辰则是点了一份牛排套餐。

逸辰的肚子已经饿得不得了,所以牛排一上他就完全不顾形象地狼吞虎咽了起来,发出吧唧吧唧的咀嚼声。与逸辰相反,紫萱用叉尖卷起面条然后送入口中,整个过程端庄优雅。

逸辰抬头看了看紫萱,然后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地继续狼吞虎咽起来。

“逸辰!你的吃相太难看了!”

紫萱终于看不下去了,柳眉微皱呵斥道。

“没办法啊,我太饿了。”

逸辰满不在乎地说道,继续吧唧吧唧地吃着。逸辰不是吃相特别差,只是他在肚子饿的时候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紫萱则是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保持着端庄优雅。

“真是的,沾到酱汁了哦。”

紫萱脸上浮现出无可奈何却又宠溺的笑容。拿起纸巾在逸辰嘴边轻轻擦了擦。

因为感到不好意思,逸辰脸一红。

“额,我自己擦就行了啊。”

接着逸辰的吃相也变好了不少。

逸辰看着细嚼慢咽的紫萱,忽然说道:

“姐姐,你要吃牛排吗?”

“啊······。”

听到逸辰这句话,紫萱身体微微靠向,张开小嘴,像一只待哺的小鸟。

突然,一种想要捉弄她的感觉在逸辰心里升起。

逸辰用叉子插起一小块牛排送到紫萱嘴前。就当紫萱合上嘴的时候却突然收回来。

吃了个空的紫萱顿时满脸变得通红,身体保持着微微靠前的姿势,满脸又是尴尬又是温怒的样子,却又没有发作出来。

逸辰看到紫萱这副样子顿时感觉有些歉意。

“那个,抱歉,姐姐,只是开个玩笑。”

逸辰再次伸出叉子,把牛排送到紫萱口中。紫萱细细嚼碎咽下后,温怒地看着逸辰。

“真是的,就这么喜欢看到姐姐出丑吗?”

逸辰本想说:当然不是了。但说出口的却是:“看到你这么吃相这么好就忍不住了,哈哈。”

结果,紫萱双眸微睁,脸上的怒意更胜了三分。

但是逸辰知道紫萱几乎不可能真的对自己生气的。果然,紫萱很快便露出笑容,接着饶有兴致地用叉子卷了些意大利面伸到逸辰脸前。

“来,啊······。”

逸辰看了看四周,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便伸手抢过紫萱手中的叉子,一口咬掉上面的意面后还给紫萱。

“真是的,我都给你喂了,你居然不给我喂。”

紫萱很不满。逸辰则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地转头看向窗外。

吃完午餐,两人在餐厅稍作休息,确认了路线后继续出发。

下午的目的地,同时也是这次旅游的最后一个目的地,是紫萱提出的,位于小镇中心的一间博物馆。

奇怪的是,紫萱知道那间博物馆在什么位置,但却不知道怎么走过去。于是逸辰就拿着地图,依照着地图带路。

逸辰打算抄近路,于是带着紫萱走进小巷子里。

小镇里的小巷子蜿蜒绵亘,地图上的小巷子也画得不清晰,所以两人总是走错路。

逸辰不想放弃地继续走着,紫萱则是一脸无所谓,反而有些享受地挽着逸辰的手臂,就这样半靠在逸辰身上,跟着逸辰走上走下,兜来兜去。紫萱那两团柔软傲人的胸部不经觉地在逸辰手臂上摩擦挤压着,逸辰不好意思直接指出来,叫了几次紫萱松开点,但紫萱就是不肯,逸辰便装作没发现了。

兜了老半天,逸辰终于泄气了。

“姐姐,我们还是走大路吧,这些巷子太难走了。”

“嗯,那我们走出去吧。”

于是逸辰带着紫萱向着最近的大路出发。

刚走两步,逸辰突然问道:

“姐姐你累不累?要不要坐下休息?”

“不累哦,逸辰累的话就休息一下吧。”

逸辰看到紫萱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心里纳闷着紫萱明明是个女生,为什么体力这么好?

逸辰下意识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不让紫萱看出自己的呼吸已经有些急促。

“我,我不累,走吧。”

5分钟后,两人终于走出大路。逸辰拿起地图重新规划着路线。虽然走大路比较远,但起码不会走错路。

这时,逸辰突然看到大路旁的一条阶梯上,有一位老奶奶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着。老奶奶每走一步,都要休息好一会儿。老奶奶的身影看上去摇摇欲坠,似是随时都会摔下来。

逸辰连忙走过去,用熟练的英语说道:

“老奶奶,我来帮你吧。”

逸辰说着就扶起老奶奶的一条手臂。

老奶奶先是一愣,满脸皱纹的脸上随即堆满笑容。

“哦哦,真是谢谢你,善良的年轻人。愿主保佑你。”

逸辰扶老奶奶上了阶梯后便回到紫萱的位置。逸辰发现紫萱稍微撅起嘴,似乎在生气。

“姐姐?你怎么了?”

“刚刚你扶着那位老奶奶还真是体贴啊。”

逸辰盯着紫萱好一会儿。

“怎,怎么盯着我啊。”

“姐姐,你吃醋了?”

被逸辰这么一说,紫萱的脸蛋顿时涨红了。

“我,我才没有,你今天扶了那位老奶奶,但是明天那位老奶奶又要上台阶的话你总不能又跑过来帮她吧。所以你刚刚是白费力气。”

紫萱的话触动了逸辰某一根心弦,他的表情突然有些暗淡,低声道:

“白费力气······吗?”

紫萱看向逸辰。

“逸辰?你在说什么?

逸辰回过神来,露出笑容。

“没什么,姐姐你别吃醋啦,等你变成老奶奶的时候我也会去扶你的。”

“真是的!我才不会变成老奶奶!我不会老的!”

紫萱大声嗔怒道,接着闹别扭地别过脸。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逸辰一边看着地图一边说道:

“姐姐,地图这里为什么会没有标有博物馆?你没有记错地方吗?”

“我没记错。”

“哦,那是间小博物馆吧。你怎么知道这间博物馆的?别人介绍的吗?”

“······嗯,朋友介绍的。”

不知为何,紫萱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不少。

“那里面展出的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吗?”

“······”

“姐姐?”

逸辰察觉到紫萱忽然沉默了,疑惑地转头看向她。逸辰发现紫萱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笼罩着一层说不明的阴霾。

紫萱露出有些勉强的笑容。

“啊,逸辰······抱歉······我,刚刚发了一下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去看看而已······要是你不想去的话就不去了吧。”

“我都没有说不想去,只是问问而已了。”

逸辰知道紫萱不想说,便装作没发现紫萱的表情变化,随意地摆摆手。

两人继续走着,虽然紫萱的表情再也看不出任何异样,但逸辰却察觉到紫萱的一举一动已经被某种思绪所影响。

逸辰默默地走着,他很苦闷,他不知道紫萱在想什么。

逸辰知道,偶尔地,紫萱会表现出这样有某种思绪的样子,却又什么都不说。每一次紫萱流露出这种思绪的时候,逸辰都会觉得她变得陌生、遥远。

逸辰早就知道,紫萱一直在隐瞒着什么,但是无论逸辰怎么问,紫萱都是什么也不肯说。

逸辰和紫萱是相依为命生活的姐弟。可逸辰是个普通的高中生,甚至还失去过记忆。而紫萱则是很早在外面工作,养活了两人。

有时逸辰甚至会觉得,是不是自己不够资格知道。所以每当这种时候,逸辰只能默默地陪伴在紫萱的身边,祈祷着自己能知道她内心隐藏的东西,能抹去她内心的阴霾。

走了大概有三十分钟,两人来到一栋建筑物前面。

两个直指天空的塔楼显示着其为基督建筑,凹凸不平的墙面与上面一道道划痕照映着其悠久的历史,昏暗的色调使其毫不起眼,但是仔细凝望却能感觉到它散发着一种深厚的历史沉淀。

逸辰正抬头仰望着这栋建筑,忽然感觉紫萱挽着自己手臂的双手更加用力了一下。

“走吧,逸辰。”

紫萱淡淡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栋建筑物的影响,此时紫萱身上发出一种很宁静而且让逸辰看不透的气息。

两人走进博物馆

“好冷清,真的是博物馆吗?”

走进建筑物,逸辰不禁说道。

明明外面人来人往,里面却没有任何游客。

博物馆的内部像是中世纪的基督教堂,一根根粗大的石柱支撑起上方巨大的穹顶,五彩的玻璃窗投射出昏暗的光芒。

逸辰随着紫萱的步伐在博物馆的大厅内随意走着,博物馆内展示的物品有发黄的皮革、长靴、破碎的纸张等等。

逸辰猜测这些都是来自某个时代的人用过的物品,虽然这些东西展示在博物馆没有任何不合理,但逸辰觉得这些东西都很普通,他完全想不到紫萱想来这里的理由。

只见紫萱一步步地缓慢前行,专注地注视着这里的每一件展品,时而微笑,时而脸露悲伤。她用手轻轻拂过每一件展品的玻璃盖,似是在抚摸着宝物一般。

“今天居然来了两位客人,真是难得啊。两位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吗?”

忽然,从博物馆深处传出一把年迈却充满力量的声音。接着,一名满头白发的老人走了过来。

老人身披一件白色的基督教服装,高大的身躯挺得笔直,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乐呵呵的笑容,但眉宇间的神色会让人觉得他当年肯定是个硬汉一般的角色。

“请问你就是这里的馆长吗?”

紫萱询问老人。老人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发愣地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来回看着紫萱和逸辰。

直到被逸辰用狐疑的眼神盯着,老人才回过神来,然后露出歉意的笑容。

“真是不好意思,二位,看来是我老眼昏花以为你们是我的故人了。”

听老人这样说,逸辰不禁心里暗想:瞎说什么,我和姐姐都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你的故人?

老人继续说道:

“我就是这里的馆长。这位美丽的小姐,你的白发真是稀奇呢。二位的关系是?”

紫萱微微一笑,然后甜甜地说道:

“他是我弟弟,我们一起来的。”

老人再次一愣,他看向逸辰,脸上浮现出狐疑的神色。

逸辰觉得这个老人很古怪,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这次老人很快回过神来,再次露出笑容。

“哦哦哦,欢迎你们的到来。我们这里的展品都是来自于2000年前的人使用过的物品,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可以看出他们当年生活的缩影。”

“这些东西······都保存得很好呢。”

紫萱挽着逸辰继续走起来,继续观看着馆内的展品,馆长也跟了上来。

“哎呀呀,两位的关系真的好呢。”

馆长忽然打趣道。逸辰和紫萱同时脸红起来。

两人走到展厅的一个位置,这里有一道普通却很厚实的木门紧闭着,似乎里面又是一个展厅。

“请问这里面是?”

紫萱看着木门询问馆长。

“这里面是一副不展出的画,难得今天有两位客人,不介意的话进去看看吧?”

(这博物馆的客人到底是有多稀少啊。)

逸辰暗自这样想。

紫萱点头后,馆长打开门,三人走了进去。

里面漆黑一片,馆长走到某个位置打开灯。

这是一个巨大且几乎没什么装饰的房间。房间的一角摆放着一台有紫荆花图案,看上去年代久远的银白色钢琴。在房间内最大的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副巨大的油画。

看到这幅画的瞬间,逸辰感觉紫萱挽住自己手臂的双手似乎又用力了一下,他发现紫萱脸上浮现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表情。

逸辰皱了皱眉,仔细看着这副油画。

油画的背景是一片草原和一间木屋,中央有一张巨大的长方形石桌。坐在石桌尾端的,是一名有着黑色头发的少年。

在少年的后方,站着两名拥有洁白翅膀的天使,左边的天使是米黄色长发,而右边的是白色长发。而白色石桌的其它位置,则是坐着样貌各异的六个人。这六个人虽然动作各异,但是脸上都露出真诚的笑容。

每一个人物都画得栩栩如生。逸辰都觉得自己要被这些人的笑容所感染了。

特别让逸辰注意的是,右边的白色长发天使低着头看向少年,虽然她的脸上只是有着淡淡的微笑,但却可以感觉到,这微笑充满着无比的幸福与爱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逸辰忽然觉得那名少年很像自己,而白发天使很像紫萱。

“少年,你听说过《圣子救世》这个故事吗?”

馆长忽然说道。

逸辰察觉到馆长说出《圣子救世》这四个字的瞬间紫萱似乎抿了抿樱唇。

“听过啊,这幅画和这个故事有个吗?”

馆长点点头,指着画中的少年。

“这位就是圣子。”接着馆长开始说起圣子救世的故事,“上帝创造人类,赋予人类智慧,人类日渐变得繁荣昌盛。但是,因为人类缺乏指引,所以人类的世界变得战乱四起,生灵涂炭。不忍的上帝于是派圣子带着两名天使来到人间指引人类。圣子来到人间后,他结识了可靠的伙伴,成立了一个名为圣殿骑士团的组织。他们铲除暴政,劫富济贫,帮助百姓安家乐业。圣殿骑士团活动的期间,战乱迅速被平息,人民的生活变得安定。他们受到了人们的爱戴,对于那时的人们来说,恐怕相当于救世主一般的存在吧。”

馆长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逸辰接着说了下去:

“可是后来圣子病逝,圣殿骑士团也分崩离析,在各国的联合讨伐下,圣殿骑士团也不复存在。”

“可是圣子真的会病逝吗?”

馆长忽然用嘲笑的语气突然说道,逸辰疑惑地看着语气突变的馆长。

“圣子不是凡人,他怎么可能病逝?”

“不是病逝那为什么消失不见?”逸辰奇道。

“圣子的功绩受到天堂的认可,他将要继承神位。这却招致了一名天使的不满。她俘虏了圣子,举起了反旗。虽然最终天堂合力击败了这名天使,但最终这名天使和圣子双双失去了踪影。”

逸辰顺着馆长的目光看向画中的白发天使,同时发现馆长的目光流露出憎恶的情感。

逸辰指着白发天使。

“是她?”

“没错,她就是背叛的天使。”

馆长说到“背叛”两个字的时候语气很重,紧接着紫萱挽住逸辰手臂的双手又用力了一下。

“怎么可能。”

逸辰难以想象,从画中就可以看出这名天使多么爱圣子,她怎么可能背叛圣子?

馆长苦笑着摇摇头,似乎不打算计较。

“故事而已,不用在意。”

逸辰心里还是有些感慨,他继续看着油画。逸辰忽然觉得画中的圣子身上散发着某种气质。似乎是因为有他,其他的人才会聚集在这里。

逸辰呆呆地看着画中的圣子,不禁有些向往地出了神。

“呵呵,少年你想成为圣子那样的人吗?”

逸辰脸一红,然后点点头。

逸辰看向紫萱,想要询问紫萱什么时候离开,他发现紫萱此时正露出淡淡的笑容看着画,但是眼神却很落寞。

“请问能借用那台钢琴吗?”

紫萱忽然向馆长问道。

馆长一愣,然后点点头。

紫萱松开挽着逸辰的手,走到钢琴前面,轻轻抚摸着上面的紫荆花花纹。

“你保存得很好呢。”

听到紫萱这一句话的一瞬间,馆长的双眼夸张地睁大,双手颤抖,沙哑地说道:“你,你果然是······”

紫萱打开了琴盖,轻轻坐下。双手放在琴键上,接着,便响起了优美的琴声。

逸辰震惊地看着紫萱。

(姐姐她,会弹钢琴?)

逸辰和紫萱一直生活在一起,却从来不知道紫萱会弹钢琴。

紫萱演奏的曲子是逸辰从未听过的。曲子的旋律没有太大的起伏,但却很源远流长,似是潺潺的溪流,延绵不绝。优美的旋律上下起伏着,时而显得欢快,时而又显得低沉。似是在缅怀过去美好的时光,似是诉说对爱人的思念,又似是表达自己的哀伤。

在一瞬间,逸辰眼中紫萱的身影几乎与画中的白发天使重合了。

旋律在房间内回荡着,逸辰忽然注意到馆长有些不对劲。

馆长双眼睁圆,额头青筋暴露,双手抓住拳头不断颤抖。

逸辰不由得对馆长警戒起来,担心他突然袭击紫萱。

但渐渐地,馆长的双手放松,表情也缓和了下来,露出落寞的笑容。

逸辰忽然觉得馆长的面容写满了沧桑。

一曲终了,紫萱合上琴盖,轻轻站了起来。

“是吗,原来这样啊”馆长看了一眼逸辰,语气充满了无奈与忧愁,“······那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发生了,一些变故。”

紫萱的声音有些低沉。

馆长看出紫萱不想多说的表情,没有追问下去。

“那,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就这样,生活着吧。”

“这样啊······那,要是你们还有空的话,就再来这里看看老夫吧。”

紫萱点点头。

逸辰站在一旁,轻咬着嘴唇,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成了局外人。

走出博物馆,逸辰跟在紫萱身后,看着紫萱的背影。

他很想问紫萱刚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紫萱什么也不会和自己说的。

明明是离自己最近的人,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却是自己最看不透的人。

说到底,自己一直都是被紫萱照顾着的。

逸辰突然想,要是自己成为圣子那样的人,是不是就能真正进入紫萱的内心?

紫萱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逸辰,脸上再次浮现那种很甜的笑容。等逸辰走到身旁,紫萱伸手挽住了逸辰的手臂,再次依靠在逸辰身上。

“呐,你觉得那个背叛了的天使,不可原谅吗?”

逸辰一愣,他回想了一下刚刚看到的油画。

“这要看要看是谁了。”

“是谁?”

紫萱扬起脑袋疑惑地看向逸辰。

“要是其他人的话,那肯定都不能原谅那个天使的。但是,要是那个圣子的话······我觉得他会原谅的。”

“为什么?”

紫萱吃惊地睁大了双眼。

“那个天使应该很喜欢圣子吧······。”

“然后呢?”

紫萱有点迫切地追问。逸辰害羞地搔了搔后脑勺。

“我觉得,要是我是那个圣子的话,不管那个天使做了什么都会原谅她的···哈哈,我感觉是这样,我是不是有些自大了。”

紫萱忽然走到逸辰的前方。两人停了下来。

昏黄的阳光照射下来,在光阴之间,逸辰看见的是紫萱那泫然欲泣,却又美得炫目的笑容。

“谢谢你,弥赛亚······”

看着这样的紫萱,逸辰只觉得一阵恍惚,他没有听清紫萱“谢谢你”三个字之后的话。

在逸辰没反应过来的一瞬间,紫萱踮起脚尖,吻向逸辰。

四唇交接,柔软的触觉夺去逸辰全身的知觉,逸辰的脑海刹那间被染成了樱色。

但这触觉只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

逸辰按捺住狂跳的心脏。

“姐姐,你,你,干什,什什么啊!吓,吓死我了。”

紫萱则是满脸坏笑。

“嘻嘻,快点走啦,我们还要赶飞机呢。”

接着紫萱像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脸蛋般绕到逸辰身后,用力推着逸辰前进。

“额,不要推了,再推我就要摔了!”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