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眼前那除了荒谬中又带有不可思议的场景,我如同发愣般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又有如坠入梦中感觉不到真实。

血红的触手比电线杆还要粗壮,数不尽的数量般在我的眼前肆意地挥舞闪动彷佛具有生命,粗糙的鲜艳外表同时还散发一股浓厚的血腥味,若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腐坏的肉块似的让人难以忍受。

当这个强烈的臭味直窜鼻腔触动大脑内的嗅觉时,我头晕脑胀下趴在马路边呕吐了起来,却发现从胃部经过喉咙吐出来只有酸水而已。

这是我才发现今天‧‧‧‧‧‧不,应该是昨天下午开始发生那件事情后就什么都没有吃,将近二十四小时没有进食的情况下,肚子里当然什么食物都没有。

若是平常的话应该是要感到高兴的事情,毕竟生活拮据,能够少吃几餐就能省点钱下来。

然而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丑陋触手,突然觉得计算日常花费好像是没什么意义的事情。

放眼望去大半的城市都被这些触手给攻占,无论是高耸的摩天大楼,还是宽广笔直的街道,如今都成为密密麻麻的触手地盘,乍看之下很像章鱼大军吞噬了这里。

就算今天不是世界末日,恐怕我能否继续活下去也是一个天大的问号。

也许我的专门预料坏事的直觉太过灵验,几根触手恶狠狠地卷上了我的脚,毫不费力地就往天上抬了起来。

顿时之间我就呈现头上脚下的姿势,并且离地十几公尺的高度摇摇晃晃,彷佛成为被操纵傀儡似的没有办法掌握身体主控权。

原本就恶心到吐出来的情现,现在全身的血液都往头部直冲后,更是不舒服到要当场昏倒过去。

要是这个‧‧‧‧‧‧触手怪,一时之间也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词,假如它快快把我像电影所演大蟒蛇般紧紧缠绕致死,或者是直接从高空坠落摔成惨不忍睹的尸块,那也就罢了,至少可以少点痛苦。

最怕它玩得兴起,就这样持续吊挂起来的话,我可能真的就要体验古人所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悲剧了。

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抹火红的光挥突兀地闪过视野,接着缠绕注我脚边的触手就从中断裂,有着极为光滑平整的切口。

失去了支撑后,我的身体自然按照万有引力的规定,以重力加速度的方式直往街道而去,准备跟地面来场最亲密的接触。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应该会呈现跟西瓜被打破后的差不多情形,身躯四分五裂喷溅出大量鲜红的液体来。

只是这个预想并没有成真,脱离触手控制的下一秒,我就被稳稳抱入某人的怀抱中,轻易地摆脱死亡的巨大威胁,和她一起宛如飞翔一般停留在空中,如同是施展魔法似的产生奇迹。

极致芬芳甜美的气息迎面袭来,简直比这世上任何一种名贵香水还要更加地好闻,却又不会过于浓郁。

身体内那作呕欲吐的反胃感觉,也因为这个缘故削减了不少。

凝视着眼前堪称人间绝色的黑发少女,明明不是第一次见面,我却依旧感到无比的陌生。

“妳、妳到底是谁?”

不晓得该问什么才好的情况下,我把不久前才问过她的疑问给再次讲出来。

这位美到无可挑剔的女性,泛着水嫩光泽的樱唇荡漾出极为甜美的笑意,娇嗔说:“这可不行,明人怎么可以连自己的女友都假装不认识?要是再开玩笑下去的话,我也是会生气。”

虽然这样讲,黑发少女却像是一点动怒的迹象都没有,反而更加地把我搂紧在怀内。

当具备绝佳弹性的胸部挤压过来时,便和我的脸部产生了最紧密的接触,无法形容的软嫩就像是比布丁还要娇柔,让我的身体就像是受到电击般不由自主地战栗了起来,整个大脑倘佯在天堂似的开始飘飘然。

现在就立刻死去的话,我也觉得此生再也了无遗憾了

讲句不客气的话,像我这种平凡到不行的高一生最多就是跟同班的女同学讲过几句话而已,而且还是那种类似缴交班级作业时才有的例行性对话。

少女的小手自然不可能牵过,凡是男性都会遐思彷佛跟传说没两样的梦幻胸部当然就更不可能接触。

要是我真的不顾后果去碰触到女性最为诱人的地方,今天就被当成是变态被警察抓走,送入少年感化院中深切反省自己的愚蠢,为何被本能欲望给控制做出如此卑劣的行为来。

学校自然也没办法去了,成为一无是处的中辍生。

等到出狱后众人依旧会用嫌恶的眼光看着我,背后指指点点认为是社会的败类人渣,没有学历又无工作能力的情况下,沦落街头潦倒一生,成为后世用来警惕的最佳例子。

想到这如此悲惨的未来后,我顿时惊吓出一身冷汗来。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活着比死亡还痛苦,决不能落入这样的情形。

直到现在我还是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假如活在世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简直是妄想才会出现的怪异场景,城市被成群的触手给占据,我又被一名绝世美少女给抱入怀内称为男友,不过还是小心谨慎一点比较妥当。

我勉强稍稍移动自己的头部,不敢和那傲人的硕大胸部继续有所碰触,甚至连视线都要转移开来,免得受到活色生香的雪峰诱惑,导致身为男性的本能无法遏抑高涨起来。

见到我似乎是想要逃避跟她的胸部有所接触,黑发少女不禁露出颇为疑惑的样子来,用嫩葱般的纤细玉指轻轻压了那傲然挺立的胸部。

“绝佳弹性的触感不是自夸,保证是人间极品啊!难道是明人不喜欢大胸部的女性吗‧‧‧‧‧‧”

讲到这里后她又摇摇头说,断然否定的说:“不可能,明人百分之百就是最最最最最最喜欢大胸部了。”

“我喜欢大胸部没错,但请不用公然地说出来,并且还添上那么多最来加强词意。”

哭笑不得的我急忙地求饶,再怎样我也是正处于青春羞涩的男性,关于对女性审美的嗜好实在没办法毫无廉耻心宣示出来。

“那‧‧‧‧‧‧还是明人觉得这样的尺寸还是不够令自己满意,希望我能够更大吗?”

微微歪着头陷入沉思的少女挺胸起来,顿时我的视野中全被硕大的胸部给彻底占据,彷佛除了这个以外什么东西都看不到,差点流出鼻血来。

即使对于女性的身体实际上一无所知,可是透过现代犹如海量的谜片还有大量的写真杂志,我也敢肯定这样哈密瓜大小的雪峰,绝对可以轻松碾压这世上九成九的女性了。

而且不只是大到一手无法掌握,堪称是男人梦想的极致,就连形状曲线有优美到炫人目光,可称得上是无懈可击了。

“这已经很完美到绝对是最棒的艺术,不用再更大了。”

“那为什么明人要逃避跟我的胸部有所碰触?”

突兀地这位稀世美少女逼近到我眼前来,花容月貌在如此近距离的观看下,更让我心脏的跳动速度骤然地加快,有种快要爆炸的错觉。

有点慌乱般我支吾其词的说:“无需问吧?我怎、怎么能碰触妳‧‧‧‧‧‧妳那‧‧‧‧‧‧”

察觉到言语中无法启齿的内容后,黑发少女嫣然笑说:“彼此之间都是男女朋友有什么好害羞?只要明人喜欢的话,我的身体不管是哪里都能让你恣意享受没有问题。”

就像是要以实际行动证明这些话,她突然把我的头深深地埋入挺立的酥胸之中,雪嫩娇柔的美肤及无法言喻的芬芳,还有弹性十足的最棒触感,共同组成了疾风怒涛般的猛烈冲击。

顿时之间让我的大脑如同是打了大量的吗啡般,呈现无法思考的麻痹状态。

为我而生‧‧‧‧‧‧从妄想化为现实的女性‧‧‧‧‧‧对神许下的愿望‧‧‧‧‧‧你渴望着救赎吗‧‧‧‧‧‧不,我渴望着女友‧‧‧‧‧‧

无数的信息形成海潮般在我的脑海流动,逐渐地串连起来描绘出清晰的事态呈现出来,像是陷入回忆般我开始思索起整件事情,彷佛脱离了此刻所处的状态似的开始恍神起来。

我的确晓得这位美到彷佛是女神的少女是谁,为何要一口咬定就是我的女友,然而一切的事情都太像是梦境般无法置信,包含被触手怪吞噬的城市场景,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中二病发作的妄想般过于可笑。

因为太过于荒谬了,所以身为普通人的我一直没办法相信现在的情形,也许是逃避的本能发挥了效用,让我不自觉地采取视而不见的鸵鸟态度。

不过已经到了非得正视眼前所有一切状况的时候。

要是记忆没有出错,我也不是发神经病,整件事情的起端应该就是从昨天下午开始。

也许从那刻开始,我的日常生活就被莫名其妙的诡异因素逐渐地扭曲,可是身为当事者的我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身为一名普通高一生的我,那个时候‧‧‧‧‧‧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