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两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回过神来,高一下学期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一如既往的校园生活,无谓辛苦、快乐,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那一天,异变悄无声息地降临了!

悄悄的,仿佛轻拂而过的微风。

回过神来的时候,挚友的人生已经结束了,同时,新的友人诞生了!

那一刻来得如此突然,惭愧的是,叶倾和林钰轩都没有注意到异变降临的前兆。

就是在异变降临前的某一天,挚友做出了最后的道别,那也成为了叶倾与他之间最后的话语,永远刻印在叶倾的内心。

“铃铃铃~”

“这堂课就到这里,下课!”

随着老师下达正式下课的指令后,放学时光也正式降临了。

“先走啦!叶倾。”

“哦!”

对于微笑着道别的同桌,叶倾随意地摆摆手,简短地回应了一句。

同桌在听到回应以前,就已经头也不回地冲向了门口,所以叶倾也只是简短而随意地回应了一下。

放学时光总是如此,同学们皆焦急地想要回家或者参加社团的活动什么的。

这里面也包括叶倾的青梅竹马——林钰轩。

一席乌黑靓丽的柔顺长发,纤细而修长的曼妙身躯,配上了令人沉醉的美丽容颜,让她成为了全校公认的第一校花。

只是,与完美的外貌不同,性格上却是个直率、无畏而活泼的女孩。

“钰轩今天也要去活动室吗?”

班里一名短发女生走向了林钰轩,轻笑着如此问道。

“是啊,抱歉!”

带着歉意地笑了笑后,林钰轩双手合掌向着对方道歉道。

“没事啦,钰轩,社团也多多努力。”

对方笑着摇了摇头后,对着林钰轩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后便离开了。

林钰轩轻快地将书本收拾到茶色的小背包内,右手轻轻一撩就将背包摔到了纤细的肩膀上,接着就像门口的方向奔跑起来。

见钰轩穿着校服短裙还在全力奔跑,叶倾看不下去了,于是向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大声地提醒道。

“钰轩,在教室集合啊!还有,穿着裙子不要全力奔跑啊!”

“知道啦!”

结果对方头也不回地回应了一声,裙摆之下的修长双腿依然不听劝阻的奔跑着,在路过前排呆然坐着的男生时,狠狠地拍了下那个男生的背部,接着一溜烟窜出了教室的门口。

“喂…,真是的!”

那个男生本想训斥一句的,见钰轩跑得比兔子还快,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作罢。

男生的名字是张皓阳,是叶倾和林钰轩的挚友,三人有着一段漫长的共同时光,可以说是能够彼此敞开心扉的知心朋友。

不一会儿,教室就只剩下了叶倾和张皓阳两人。

无聊之下,叶倾走到了挚友的身边,瞧瞧他在干什么。

结果理所当然的,桌子上放着一本厚实的书本,而且毋庸置疑的是一本小说。

「还是一如既往的在看小说呢。」

这么想着叶倾向着挚友搭话道。

“这次看的什么小说?”

“枫痕…”

结果挚友冷淡地回答一句,看似相当认真地继续读着手中的书本,即便他伪装得很好,叶倾还是识破了他的心不在焉。

但是挚友说出的书名严重刺激了叶倾热爱着小说的心脏,顿时热血沸腾地向着挚友说道。

“哦,就是那本新出的人气小说?!我原本也想买一本来着,唉~可惜穷人啊…无法入手。”

叶倾做着各种各样激动的动作,最后将右手放在了额头上,无奈地摇了摇头。

对于叶倾做作的行为,挚友回以了幽怨的视线,以表示“没事快滚!”。

“好吧!我不打扰你了!”

叶倾无聊地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知觉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要怎么打发时间呢?」

钰轩社团的活动时间至少要到5:40,而现在才刚下课5分钟,也就是5:15,还有至少25分钟的时间。

平时的话,叶倾早就和小伙伴一起踢球去了,可惜现在外面正下着小雨。

「啊啊!雨天什么的果然最麻烦了。」

这么想着,叶倾仰头靠在了椅子上,以椅子的后腿为支点,前后摇晃起椅子来。

摇摇晃晃地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倾听着从窗外传来的悠悠雨声,思绪也飘荡到了挚友的身上。

「最近的皓阳是不是太过冷淡了?面对我这样就算了,那家伙竟然对钰轩都不理不睬的,不过像钰轩那样的人,不理睬也没关系吧?这句话绝对不能被钰轩听到,不然会出人命的!」

一时间联想到钰轩挥舞过来的拳头,叶倾不禁冒出了冷汗,毕竟钰轩的拳头可不是开玩笑的。

“唉~”

轻轻叹了口气,叶倾停止了摇摆,“啪!”的一声,椅子猛然着地,将视线投向了依然埋头读书的挚友。

「果然不弄清楚是不行的呢!」

叶倾悄悄地走到了挚友身后,一把勒住了他的脖子。

“咳…!叶倾…你干什么啊?”

张皓阳被突然勒住,有些缓不过气来地咳嗽了一声,然后抓住了叶倾勒住自己脖子的手,对着叶倾不满地说道。

见皓阳眉头紧锁,露出了些许愤怒的神情,叶倾轻松地松开了勒住挚友的双手,然后凑到了皓阳的面前,关切地注视着对方的面孔。

皓阳因为身世原因,一直以来就是个“小白脸”,只是原本就白的面孔,此刻却多了几分憔悴,看上去惨白得令人心生不安。

“干嘛?”

被叶倾用关切的眼神盯着,皓阳有些尴尬的别过脸去,平淡地问了一句。

没有理会挚友的冷淡,叶倾依然关切地问道。

“最近到底怎么了?看上去脸色很不好啊!”

“不,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都说了没…”

见挚友没有回答的打算,叶倾打断了对方的话,从凑到面前的姿势换到了悠然站立的姿势,然后将话题转移了。

“那你是怎么看钰轩的?”

意料之外的话语,皓阳一时间哑然,原本强烈拒绝的态度也缓和了下来。

“怎么看?”

皓阳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将自己的想法道了出来。

“并不讨厌。”

“就是喜欢咯!”

“你…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皓阳惨白的面孔有些脸红起来,声音软弱地抗议道。

“都到这种时候了,以为我会不知道?”

叶倾露出了奸诈的笑容,调戏般地说道。

“叶倾!”

皓阳无奈地望着自己的挚友,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强烈的抗拒,而是归于平淡,这是叶倾见过的张皓阳妥协时候的神情。

「终于妥协了吗?」

这么想着叶倾耸耸肩,露出了苦笑,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硬要说的话,只是身体不好。”

“仅此而已?”

面对皓阳望着书本,平淡道出的话语,叶倾怀疑地问道,毕竟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的简单,于是就这样死死盯着对方,想从中找到破绽。

但是皓阳站了起来,露出了勉强的微笑,轻轻拍了拍叶倾的肩膀。

“叶倾!”

「诶!这是干嘛?」

叶倾有些疑惑地望着勉强微笑着的皓阳,一股莫名的悲伤感浮上心头,却又说不清那是什么,心头莫名的纳闷,然而却说不出任何的话语,只能呆愣地站立着,等待着对方把话说下去。

“谢谢你,还有林钰轩,替我向她道谢,谢谢你们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

“喂…突然间怎么了?道谢什么的…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皓阳突然道出的感谢话语,让叶倾感到不好意思地骚了骚头。

皓阳没有理会害羞的叶倾,而是背起书包,向着门口走出了一步,背对着叶倾,他平静地说出了道别的话语。

“叶倾,还有钰轩,你们要过得好好的,我…或许不会来了。”

“喂,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啊。”

感到不解的叶倾,苦笑着说道,毕竟在他眼里,皓阳不可能不来上学,也不可能离开他们。

“嗯!”

轻轻地“嗯”了一声,皓阳径直走出了教室,只留下郁闷不解的叶倾一人。

第二天,班级里已经没有了皓阳的身影,就跟他所说的那样,皓阳没有再来学校了。

下午放学后,林钰轩第一个站了起来,拍着讲台上的桌子,激动地向着班主任问道。

但是林钰轩没有问出来,班主任就举手阻止了她的问话。

“他的话,已经退学了,听他父母说,好像是身体上的原因,退学手续已经办理完成了。”

“哪家医院?”

“虽然他的父母没有告诉我,我想他应该在胜地科技医院,你去那里问下前台应该就知道了。”

“谢谢老师!”

林钰轩说完就焦急地往外冲了,叶倾也跟着冲了出去,两人书包都没有收拾,就一心想着张皓阳,匆忙向着胜地科技医院赶。

-----------

胜地科技医院,特殊病房室前。

“医生,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你要多少钱我们都会给的…,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患者的母亲苦苦哀嚎着,想要获得医生的帮助。

“我想我已经说过了,目前没有医治的办法,世上可不是只要有钱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呜呜呜呜~”

患者的母亲痛苦地捂着脸颊,蹲在地上哭泣起来,即便声音有些克制,那充满痛苦与无法接受的心情也透过哭泣声传达了出来。

“医生,真的没有办法吗?”

患者的父亲一边安慰母亲,一边抬起头来问到,紧绷着的严肃面孔也同样泛着悲伤的色彩。

“很遗憾!”

医生遗憾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说道。

“目前来说确实束手无策,不过不保证未来不会有治疗的方法,只要能够研究出抑制这种细胞的药剂的话,病人就能够得到医治。”

“够了!”患者母亲突然叫喊到,“到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医生,儿子就拜托你了!”说着父亲搀扶着母亲离开了。

此时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医生面前。

“请问这里是张皓阳的病房吗?”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吗?」这么想着,医生还是平淡的回答到“是的!”

几乎没有等他回答,女孩就已经冲向了房门。

“诶诶诶!你干什么呢?”医生一时间吓了一跳,根本来不及阻止。

不过女孩想要开门的手被别人阻止了,医生见状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惹毛了似的用有些愤怒的声音责备道。

“你们两个,知道病房是不能擅闯的吗?在闯之前先报上名来!”

「原来可以闯的啊,只要报上名字!」

叶倾不禁瞬间在内心吐槽了,不过现在不是干这种事的时候。

“我们是张皓阳的同班同学,我叫叶倾,她是林钰轩。”

叶倾简单地进行了介绍,然后礼貌性地问道。

“那么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好吧!”

医生对着抓住女孩的助手点了点头,助手松开了抓着林钰轩的手,林钰轩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叶倾也跟着进了去。

一进房门,一股很浓的药味扑面而来,有种进了医药库的错觉,药味就是那么的强烈。

张皓阳静静的躺在被各种医疗设备包围的病床上,额头上吊着一袋冰块,脸色苍白,看上去非常虚弱,好像只要受到点什么就会当场死亡般令人心生担忧。

林钰轩蹲在床边抓住患者的手,仿佛祈祷般,默默的闭着眼睛低着头。

叶倾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站在一旁观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钰轩默默的站了起来,转过身来走出了病房,叶倾也走了出来,然后林钰轩向医生发问道:“医生,他怎么样了?”

“目前状况很糟糕,现在依然处于昏迷的状态,身体各处无异常,但是大脑受到严重创伤,特别是记忆领域伤得尤为严重,判断失忆的可能性极大!不过没有性命之忧,这点可以放心。”

“他还会醒过来吗?”

“很难说,目前除了我刚刚所说的已知情报外,其他都是未知数。”

“混蛋!”钰轩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就离开了。

“对不起!她不是故意的,那么我们先走了。”

叶倾连忙道歉后跟着离开了。

病房前只留下医生和其助手苦闷的身影。

林钰轩与叶倾还有张皓阳的父母这几天都持续着从胜地市中心远道而来的探望,因为见过几次面,所以彼此都互相认识。

第20天的探望,林钰轩与叶倾在吃过晚饭后搭着公交车来到了胜地科技医院并来到了张皓阳的面前,同样的病房同样的设备同样苍白的面孔,唯一的改变就只有撤去的冰袋。

像往常那样,林钰轩蹲在床边,抓着张皓阳的手祈祷。

突然感觉被抓着的手颤动了一下,林钰轩默默闭着的双眼睁开了。

“皓阳?皓阳…你醒了吗?”林钰轩站起来对着依然沉睡的患者呼喊。

“钰轩,怎么了?”站在身后的叶倾急切的问到。

“皓阳的手刚刚动弹了一下!但是脉搏跳动得好快!”

“怎么了?”护士走了进来。

“护士,他的脉搏跳动得好快,刚刚手指动弹了一下,这是什么征兆?”

护士望向了连接着患者身体的设备,惊呼到:“真的很快!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叫医生过来。”正打算转身,医疗设备突然发出了危险的报警。

“怎么回事!?”

接着三人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张皓阳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变化,应该说看到的只有头部发生的变化,身体部分被被子盖着所以只能看到些许起伏。

首先是面部,肤色、脸颊、下巴、眼皮还有眉毛都从男性的特征向女性的特征转移,然后是头发,头发此刻正在极速生长着,从原本头发的位置出发向外不断地延伸,有点像正在蔓延的树根,很快便越过了肩部,几缕发丝甚至从床上滑落到床边,接着发色也跟着改变了,从发根到发梢都从原本的黑色迅速转变成了粉红色。

在场三人都惊呆了,接着都像见鬼似的惊叫出声,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子就在眼前转变成了粉红色头发的美少女!?

“医生,哈地医生……医生!”护士大叫着呼唤主治医生。

而林钰轩与叶倾只能一副理解不能的模样呆愣在原地…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