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叶茂盛又大得离谱的森林里,阳光犹如调皮却又连贯的水流从树林的缝隙间悄悄溜了进来,照耀着地上的植胚。一切那么的静谧安宁,看上去十分惬意……

不过……我想问,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怎么老走不出去。

在去莲忉学院的途中迷路的苦逼孩子,就是我——何尤护。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呀!”的甜蜜的声音,我似乎要被这甜蜜的声音掩埋……

不好!只顾着回顾这销魂却又甜美的声音而忘记好像有人遇到危险的样子,被教导成一名正义人士的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我迅速拔起腰间的风妖之长刃,潜行在这不算浓密的草丛中,结果——

“呀!你这变态大淫魔,竟然在草丛中窥探本小姐让人羡慕的肌肤!”

“呜哇,我不是故意的!”

探出草丛的我瞬间被眼前那美似画卷的画面所吸引着,无法转移视线!眼前正是长得非常可爱,十分正点的女生。

琥珀石般的眼眸搭配这晶莹却又似乎要滑出来的泪珠,淡淡的粉红色嘴唇好比冬日里的梅花般迷人,肌肤简直就是白里透红的薄纱,整体耀眼得令人更加想窥探究竟而无法转移视线。我……被迷住了。

而她的身边是一群已经被打败的史莱姆妖怪,虽然这种低等妖怪没有什么妖力,但却十分好色,喜欢突然偷袭并腐蚀少女们的衣服。是非常令人讨厌的妖怪,遇到它们的少女只能算倒霉。

哎呀!不行,我要得打破现在如此令人尴尬的局面!但是要怎么打破?哦!对了!只要换个话题就好了!我真是个天才!

“小姐,你长得如此倾国倾城,貌美如花,嗯......对了!还有我不讨厌贫乳......哈哈哈。”我挠了挠头,拼命装成阳光少年一般露出笑容。

但是,她似乎受到了更加严重的打击一般,捂住身体那秘密的花园,无力的坐下,颤抖着,把头低了下去,似乎可以看得到头上那不曾存在的阴霾。

“那个……小姐?”

“我是贫乳又怎样!”

“哈?”

“我是贫乳又怎样了嘛!”

——契约之物,奉行契约,赋予吾焰之力,成为吾破荆斩棘之利刃!炎王!

那个等等!我要是没听错的话,那是降妖师的咒文!我要死了!她可是降妖师啊!就算这样也没必要动用妖力来对付我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少女拾起擦在地上的刀,刀刃瞬间被火缠绕变成了焰刃,准备向我划击而来。在这种生死存亡之际,身经百战的我冷静地微微前倾拿起地上的一只史莱姆尸体扔了过去顺便借势跑了过去,此时焰刃已经把史莱姆斩成了两半,经验告诉我在这里加快速度!我以跑动的优势加上拔刀的动作奔到少女面前,击飞了她的焰刃,用刀边碰触着她雪白而纤细的肩膀。

呼,好险……但是这般好光景,母亲大人,感谢你把我生了下来。

“呜哇哇哇啊!”

“喂,你为什么哭啊!差点死掉的人是我耶!”

少女大哭了起来,使得我不知所措地收起了自己的刀。

“本小姐嫁不出去了啊!被你这个……呜哇哇哇!而且……而且没有衣服我怎么回去莲忉学院啊!”

“咦?你也要到莲忉学院吗?我也是……那个……我叫何尤护,不介意的话,穿上我的衣服吧?虽然只是外套。”

少女突然停止了哭泣,眼神严肃的看着我。

“哼,那本小姐就委屈一下穿上你所谓的破布吧。本小姐名叫杜樱。你!护送本小姐回去!”

“诶!这……这该怎么护送啊!难不成还要我背你回去?”

“是个不错的方法,本小姐也累了呢。嗯,就这样,等回去了再收拾你!”

什么!竟然同意了!好吧,我只好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反正也看到了不想错的光景,在我准备背起少女时,却忘记自己之前丢过来的史莱姆的尸体就在附近,我被它绊倒了……

杜樱发出甜蜜诱人的声吟,我在疼痛中缓缓睁开眼睛。

她不断放大着双眼,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样子。

“唔……嗯……”

什么状况!我整个身体压在杜樱的身上,眼神不经意与杜樱对上。

此时的我两距离极为接近。是那种若有风在背后轻轻呼啸而过,就会碰到彼此嘴唇的超紧张距离。杜樱那如篆刻黑曜石般巧夺天工的双眸,就在自己的眼前。差点被征服了,赶紧摇了摇头回过神来。

“呃,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啊?”

野樱轻轻点头,仍是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模样。

我放心地吐了口气,站起身来。就在此时——

噗啾!

我的手似乎摸到了某种柔软的东西。

这是啥东西?史莱姆?

这水嫩的感觉似乎是史莱姆,但是又有种不同的触感,我再捏捏。

“唔嗯!呀!呀啊!”

似乎要落泪的湿润的黑眸配合湿润的唇瓣绽放着甜美的叫声。

“这是什么状况?”

至此,我推断出某种结论。非常…恐怖的结论。不,慢着,尤护冷静点。这大小不应该是这样吧?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全身冒汗,一边在心中拚命否定道。

“你……你你你你的手……在!干!什!么!你……你这个!”

樱气得不停颤抖,整张脸涨红起来,已经依稀可见滑落的泪痕。

看来,摸到的东西,应该不是史莱姆吧?

“超级大淫魔!”

“哇啊!”

这是个逆推过程……少女,不,大小姐她愤然爬去拿被我打飞的刀然后兴致勃勃,不对,满腔怒火地向我跑来。之后就……

之后的我差点被刀砍死,接下来就狠狠的突刺……幸好反应快啊!

在磕磕绊绊下,顶着后背柔软的触感,冒着沸腾的血液,我,我终于把裸体的杜樱给背回来了,真辛苦啊!比五年前的那场大战似乎还要辛苦百倍。不过幸好杜樱给我指出一条密道,才减少了许多路程……

到了学院后,杜樱马不停蹄的奔向了自己的宿舍,而我也准备去找裕时前辈,来开始我的觉醒之路,完成此行的目的。

“咦呼!闷死我了!怎么搞的,害我闷这么久!”

“没办法啊!你的神力太大,我怕引来那些渣渣妖怪们啊!拜托,别用鄙视弱者的眼神看我,我又不是五年前的尤护了……”

“嗯嗯,好啦好啦。不过还好,你还是当初的那个‘天才’少年啊,哈哈!”

“找死啊!良美!”我气愤的说道。

在我去找前辈的途中,我的长刃发出白光,变成了一把木刀,里面的付丧神冒了出来。我的这把木刀是一把神器,名叫螺钿三日星,五年前一位降妖大师赐予我的,可是那位大师在最终一战里牺牲了,当我得到这把到时,良美就在里面了,也是这把木刀辅助我到现在的,平时把它封印起来,变成一把长刃。

良美的长相像是日本传统少女一样,有着整齐的刘海,不过体形像5,6岁的样子,身穿一副武士铠甲。整天像幽灵一样飘来飘去。

良美飘到我的头上,趴在那里。这是良美经常的行为,而我也习惯了。

“良美,老规矩,想出来就要把我的三日星变回长刃。”

“唉,这样别人就看不见在下了耶,就你看得到了,这样好无聊的说。”

“你听不听!”

“好啦,干嘛还是这么凶啦!”

言罢,良美就把我腰际的三日星变了回来。

“可恶,前辈的房间在哪啊!”

“哟,看来尤护大哥还是路痴啊!”

“你不说话会死啊!”

“会啊,会被无聊死。”我无言,不爽地瞪了一眼良美。

迷路也不是我的错嘛,只怪这路太难走了,绕来绕去的。

看来我要找人问问了。

当我正想找人问路时,一个打扮得若从昭和时代不良漫画里跳出来的男生,和他身边一位带着眼镜,看起来畏畏缩缩,像是他的跟从似的,俩男生气势汹汹的向我走来。

“不会吧,看来又要有麻烦了!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麻烦不断!”

“因为尤护大叔天生有招麻烦的体质啊!”

“闭嘴良美!还有我才17岁,算不上不是大叔啦!”

当我和良美吐槽时,两男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不良少年指着我先开口。

“小子,本帅哥少爷叫旗羽,旁边这位是我死党叫洪玉造,听说你偷窥了我青梅竹马的裸体了,看来你还真是找死啊!”

“哈?原来眼镜男不是你的跟从啊,还有你说你的青梅竹马,难道是杜樱!好可怕,消息传的真快,好佩服!对了,我叫何尤护。”

“请不要叫我是眼镜男!”

“你有没有听本少爷说话啊!”

两男生不知羞耻的一起大声放话,直接无视了我的回答,引来无数路人围观。

看来猜想的没错,麻烦来了。

“你个小子,我要跟你决斗!”

“哈?”

那个叫玉造的眼镜男伸手阻止这那个叫旗羽的傲慢家伙,而我若无其事的站在一旁。

“玉造,你阻止我干嘛啊,放开我,让我灭了这侵害纯情少女的邪恶变态!”

“大兄弟,我可不是侵害纯情少女的邪恶变态啊!你肯定误会了什么。”

周围人听到后都对我指指点点,可恶,都怪杜樱瞎说,看来我只能接受挑战,以此来证明我的清白了!

“既然如此,我接受你的挑战!”

“很好!我沸腾起来啊!哇嗷嗷嗷!”羽激动的挥举起双手。

“羽,你冷静点,他有我来对付就足够了!”

眼镜男玉造则推开羽,靠近我。羽显然非常不满的盯着玉造。

“其实你们一起来也无所谓啦!”

“可恶啊,我忍无可忍了,玉造,我们一起上!”

“嗯,我同意,你叫何尤护对吧!可别怪我们以多欺少!这是你自找的!”

玉造和羽似乎愤怒到了极点,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可以啦,要打就快点,我还要找人呢!”我无视他们现在惊讶表情,望望周围,看裕时前辈有没有在附近。

“哈哈,你将为你的嚣张付出悲惨的代价!”

周围人的议论声更大了,看来我要速战速决!

“决斗的地方在哪啊!带我去吧!”

“没问题,跟我们来!”

于是我被他们带到了湖边。

“呵呵,看来你还不知道我羽的厉害,让你见见什么叫可怕吧!哇啊啊!”

嘁,我五年前打妖尾的时候,你们还在学如何降妖呢,一群没见过市面还爱乱吼的家伙!我不屑的撇过头。

“尤护大叔,你可别用到我哦!”

“你到底把我想象的多弱啊!放心,即使没有法力,我不是还有神技,这只嗜妖手嘛!”

“好,现在决斗开始了,接受残酷的打击吧!”羽和玉造示意了下眼神后,就朝我冲了过来。

“我也好久没决斗了,来吧!”

我拔出长刃,而羽也拔出了一把装饰精美的刀,而玉造则是套上机械手铠,看来这两人真的不好对付啊,一个近战,一个远程。

——吾的妖力们啊!请全部释放,赐予吾超出常人的极限吧!

——吾的妖怪们啊,请尽情发挥出力量,让我扫清障碍,赢得荣耀吧!

可恶,我的妖力被封印了,而且他们一出来就用妖力附身!真是麻烦透了,小看他们了啊!

羽的手腕上冒出三种不同的妖火,而玉造是两团。

“小子,你现在还看不起我们吗?实在太嚣张,竟然不用妖力!”

我是很想用的,可是没办法啊,本来我就是为了觉醒才来这学院的嘛。

我开始解封我的嗜妖手,我的双手上瞬间充满了紫色斗气!

“羽,他貌似会使用神技啊!”

“放心,神技不能持久使用,看我来消耗他!”

在我们打斗的同时,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