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这个开场方式有点特殊,并没有传错。

如果说阴差阳错是最好的选择,那么最好的相遇方式应该是擦肩而过。

  南方的城市雨季会来的特别早,绵绵的细雨像一缕缕丝线一样连接着阴霾的天空与湿润的土地,落在人身上就像水做的丝绒,那种凉意会给人带来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所有的疲惫与焦虑都会被雨丝带走,只留下一种空灵的感觉。

有时只有当你被雨丝所包裹时你才会发现这个世界还存在着另一种美好,而且是那么清晰与明彻,让你在天与地之间漫无目的地徘徊,倾听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少女很喜欢这样的天气,她喜欢在这样的天气里不带任何遮雨设备两手空空地出门,在大街小巷一遍小跑着一边努力地仰起头,任凭雨点不断打在她脸上,好让自己更容易辨清另一个世界的方向。她喜欢在跑累了后在一个熟悉的屋檐下傻傻的坐着,看着天空中的乌云散开又聚拢,向各个方向扩撒,然后逐渐飘向另一个陌生的城市。

  少女喜欢幻想,就像这个年龄的其他女孩一样,她喜欢幻想是否在另一个城市有一个和她一样的女孩也会坐在屋檐下,看着阴霾的天空然后两手空空回家。她还时常幻想着乌云之上有什么存在着,也许是一个少女,她正在无力地哭泣,或者是在祈祷着什么。也许是一只像鲸鱼一样庞大的生物,它没有找到同类,只好在天空中漫无目的的游动着,通过降下雨水来向这个世界发送电波,希望有同伴能听到它的声音。

  少女喜欢孤独,或者说,她适应了这样的孤独。在学校里她总是一个人坐着,很少说话。哪怕是交作业时她也是低着头,踏着小碎步小心翼翼地把作业放在讲台上或是第一排的课桌上,然后又低着头努力走回自己的课桌前然后坐下,趴在课桌上望着讲台发愣。窗外的树每一年春天都会吐绿,叶子每一年秋天都会枯黄飘落,同桌每一个学期都会换,老师每天都会点名。

  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只是少女不会发觉,或者说,她已经看不见这些了。自从八岁那年发生那件事开始,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陌生的模样,像怪兽的脸,有些狰狞,但更多的是恶意。

  雨变大了,即使闭着眼也能察觉,原本滋润万物无声的雨丝开始变得铿锵,打在青石路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少女睁开眼,这个世界的景象开始变的模糊,进而扭曲。这样的雨滴不讨喜,很伤人,至少少女这么想。她开始有些疲倦了,索性靠着屋檐下的墙根抱膝坐下,看着雨水汇成小溪然后呈旋涡型流入下水道。水渐渐漫了上来,终于少女的裤脚出现了水渍,她感到有些不快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少女也没有奋力的奔跑,只是安静的走着,她不会在意全身湿透这种“细节”。赤脚踏在积水的路上时会发出“啪啪”这种有节奏感的声响,这成为了少女新找到的一种愉悦。于是每一次踏步时脚腕都会多用上几分力量,每一簇高高溅起的水花都成为了一个音符。

  但是这样的音符还没有坚持多久就乱了,在小巷的尽头有人的脚下踏着更缓慢的音符,一步步迎面走来。这个人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遮住了上半脸,但仅凭下半张脸和身体的轮廓不难看出是一个年轻的男性。但女孩并不会刻意留意这些,她只是在她的国土上前进着,外面的世界与她没有直接联系。

  终于,两人的距离缩近了。女孩与撑伞人踏着不一样的步调相互靠近。那个男人的肩很宽,伞很大,大到当女孩贴近他时,女孩的世界有那么一瞬间停止了下雨,周围的空气有那么一瞬间变的凝固,女孩的世界波动了,像是原本平静的水面泛起了涟漪。也就是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女孩抬起了头,于是她得世界映入了一张脸。

  其实女孩的目光有些斜视,但这并不妨碍她看清那个是男人,现在可以准确一点说,是个男孩。其实那一刻男孩的目光也投向了女孩,虽然也是斜视,但目光的交织就在转瞬之间发生了。

  男孩女孩背对而行,一切又在转瞬之间消散,就像被着大雨冲刷得干干净净。

  “好久不见……”大雨的噪声掩盖过了少女的低语,但伞下的男孩嘴角却浮现出一丝笑意。

  “呼……总算写完了……喂!那边躺着的,还不快来欣赏本大小姐的杰作!”

  “什么杰作啊,大纲还不是我写的……还有,我不叫躺着的,你可以称呼我为帅气的老哥或者亲爱的欧尼酱,这样我的心情会好很多。”

  “做梦吧你,喂,你到底看不看啊,不看我继续往下写了啊……”

  “等等等等,我看我看……嗯……嗯……”(扫视中)

  “喂,到底怎么样啊!说句话好不好?”

  “额……文笔的话……还可以吧……”

  “什么叫还可以啊?明明水准很高的好不好?算了算了,你把剩下的大纲给我,我继续码字。”

  “额……那个……其实我……”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还没写完吧……”(手腕关节活动的声音)

  “阿妹你知道吗,作为一个学习中等富有才华的高中生,没有女朋友是一件很困扰的事,尤其是当你看到你的那些损友一个个都有女票并且在qq空间或朋友圈炫耀之后,你会觉得人生变的暗淡无光……当然,我没有这么低落,因为女朋友和妹妹比起来妹妹肯定更超值一些,额……但是的话呢……”

  “但是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我今天对你很失望。”

  “不不不不不……你不要这样,你要理解阿哥,理解一个受伤的男人,尤其是在他昨天向某位女生献巧克力被拒绝后(其实根本就没有被理睬)他的玻璃心就会出现不可修补的裂缝,他需要通过摸鱼这种活动来安慰自己……”

  “哇都什么年代了还送巧克力……等等,上次我过生日你好像连块巧克力都没送我……”

  “哦是吗……我好像没什么印象呢……哈哈……那个不如我们一起来讨论一下大纲的问题吧,你看,我们的目标是称霸网文界,一份好的大纲至关重要啊!”

  “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没想到当年的一流写手如今变成了一个只会打酱油的咸鱼,现在又想用转移话题来平息我的怒火。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丢人的哥哥?!好了你出去吧,我也不想对你说教,门在那边。”

  “不是,阿妹你不能这样,哎……你别推我嘛……有话好好说嘛……不是……等等……”

  “砰!”一个身影被狼狈得推出门外,房间的门被愤怒地关闭。

  苏楷,男,十七岁,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读着普通的书,交着普通的朋友,看起来就是一条普通的咸鱼。

  但无论现在的他多普通,也无法掩盖他曾经作为一个网文一流写手的身份。曾经某人被数十万的粉丝拥簇,曾经某人有几本小说拥有着百万的点击量,粉丝们将这个网络作家的文章奉为“毒药”,并时常对这个作家进行疯狂的打赏。

  但无论你是通过百度百科还是其他途径,你都无法查清这个网络作家的真实身份,更看不到ta日常生活中本人的照片。甚至有的粉丝向娱乐界悬赏了一笔不小的金额,希望查清这个作家的真面目。

  但谁也找不到这个网络作家的真实身份,这个家伙把自己藏得很深,来无影,去无踪。渐渐的,他成为了网文界的一段神话,不仅仅是因为他未知的身份,更是因为他拥有着极为惊艳的实力。

  “如果把ta比做厨师,那么ta的小说能牢牢抓住读者的胃;如果把ta比做小偷,那么ta的小说能轻易盗走读者的情感。”这是某位粉丝在评论区的热评。

  但是这位大神的光辉如今已经暗淡了。谁也没有想到,一本热门连载的小说停更的背后是一位十五岁的少年家中出现了变故。

这个少年的家属于重组家庭,但两个孩子的乖巧挽不回这个家庭的命运。两个孩子的父母曾经都喜欢过着所谓无拘无束的生活,婚后便矛盾重重,争吵便难以避免。父母无数日争吵与冷战的结果就是离婚,但两个孩子的父母都不想独自承担起两个孩子的抚养义务,在亲戚的商定下男孩必须要与爷爷奶奶住一起,而女孩必须要与每日出入娱乐场所的母亲住在一起。

  其实亲戚们都知道,这样做无疑会给两个孩子今后的生活带来极大的痛苦,但是此时此刻谁也提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可是,谁也想不到的事发生了。男孩拿出了一大笔钱,请求亲戚帮他在学校旁租下了一间公寓,他向所有人宣布今后他将独自与他的妹妹住在一起,不需要谁的施舍!

  说出这样的话时男孩的眼中有些骄傲,但更多的是愤怒。

  直到那时男孩的父母才刚刚发现,他们的儿子有着一个惊人的身份。但惊讶过后却是不满的话语与嘲讽的眼神。

  “你能和你妹妹一起过日子吗?就算你有钱。”

  “我可以!”男孩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他最后扫视了一遍众人,然后扭头就走。

  后来这个有些叛逆的男孩吃了很多苦,比如初学做菜时锋利的菜刀总会划破他的手指,搬家具时东西太重以至于他会累得虚脱,家里许多用品的替换往往会搞得他焦头烂额。但是男孩总是默默承受着,因为他认为自己一旦倒下就守护不了自己珍视之人。

男孩出了很多错,但事情总会向好的一面发展,终于,男孩承担起了这个家,他终于松了口气。

  其实在男孩奋斗时有一个瘦小的背影远远的躲在男孩的身后看着他。女孩也想为这个家做点什么,但她太小,只能观望着这一切,却什么也帮不上。

  有时女孩也会偷偷躲进房间一个人蒙着头哭,尤其是当男孩坐在地板上发呆时。男孩有时会感到无力,但相比较之下女孩的无力感比男孩大许多。男孩的不满可以通过干活来发泄,而女孩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男孩早已经不再写小说了,繁忙的家务让他无心写作,渐渐的,男孩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写小说了,不知道是能力的退化还是所谓的江郎才尽,或者二者都有。但是男孩已经很知足了,相比较起十万粉丝百万点击,他更想要的是一个安定的家,两人能过上安定的生活。

  男孩上了高中后变得隐姓埋名,他开始像一个平凡的高中生一样过着平凡的日子,每天上课,回家路上买点东西,然后回家吃饭干活写作业。适应了这种生活后男孩有时也会懒惰,也不知道是真的疲倦还是心累。

  女孩总想为男孩做点什么,但她发现男孩为她做的太多太周到,以至于她只能安心生活,直到某天放学回家,她无意在书柜中发现了一本网络小说实体版,封面还是崭新的。

  书是男孩写的,书名叫《春·荒》,讲的是一群人在失去所有资源后还在傻傻奋斗的故事。这本书也成为了男孩的得意之作,媒体对这本书评价很高。

  在书的首页上,写着这样的一段话:“就算失去了一切,本能也会促使着我们夺回曾经的辉煌,前提是你要有这种本能。”

  女孩突然觉得,男孩或许还保留着一种本能,只是被他封闭了。

  那天女孩冲回房间,打开电脑,点开了男孩曾经签约的小说网站。

  女孩下定决心,她,苏璐,要唤醒她的哥哥与他曾经的荣耀,和他哥哥一起,再一次让网文界沸腾!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