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大不小的纸盒子里,竟然是一台游戏机。

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又反复看了两遍,发现里面装着的,确实是一台最新款的PS游戏主机...

妹妹送给我一台游戏机当礼物...

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所以我直接开口问了:“这东西,你哪来的?”

“当然是买的,不然从哪儿来?”,对于我这质问的话,丫头表示很不满。

“我当然知道这是买的,可你哪来的钱?”,我记得兄妹共用银行卡上并没有跟这台游戏机价格差不多的消费记录,而妹妹的零花钱显然不足以购买支付。

“嘿嘿...”,此时少女已提着纸盒走到沙发边上,她把游戏主机的包装盒放在茶几上,然后一屁股在我身边坐下,对我眨眨眼:“你猜?”

猜你个大头鬼啊...

根本不用想,肯定是爸爸或妈妈出的钱。我一下子想起前天妹妹和妈妈出去购物的事,所以想也没想就问:“前天出去买的,妈妈掏的钱,对吧?”

“诶?”,身边少女一脸惊讶,黑水晶似的眸子里分明在说:你怎么知道?!

哼!这臭丫头!

但我比较好奇的是妈妈为什么就同意她买下这个东西了,所以便问道:“你是用什么理由说服的妈妈,让她给你买这个东西的?”

“没、没什么理由啊...”,妹妹心虚的别开视线,故意用一副无关紧要的口气说道:“就是说送给我们的过年礼物...”

我们...

们...

我筛选出关键字。

盯着身边的少女,果然从她脸上捕捉到一丝话说漏嘴后的懊悔,我稍一细想后,就明白过来。

显然,这个东西妈妈并不是买给我的,也不是买给妹妹的,而是买个我们倆的...

之所以这么判断,是因为我已经基本推测出丫头说服妈妈的理由。

这丫头多半就是说,这游戏主机是我一直想要的东西,然后她也想玩玩看。然后她就央求妈妈,说这是送给我们倆兄妹的新年礼物。

这种价位的东西,若单是送个我们任一个人,那无疑是过于偏爱了,对另一人就不大公平。但若是送给两个人,那就不一样了。这样就不存在公不公平的问题,而且,送给两个人的话,那么价格也就颇为合适...

再加上经妹妹一说,妈妈以为这是我们兄妹俩难得都想要的东西,于是点头同意买下来,那几乎是必然的了。

而之所以我现在才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丫头以“惊喜”为名,请求妈妈保密,再加上妈妈不知道我和妹妹之间的赌约,所以并不会觉得哪里奇怪,便没有对我提起这个。

所以我和妈妈一直被蒙在不同的鼓里...

哼,臭丫头好算计啊,这借刀杀人空手套白狼的如意算盘打的好呀...

见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身边的少女有些坐不住了,她干咳一声,镇定了一下脸色,转移话题的问道:“哥,喜不喜欢呐?”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又问:“所以,这个东西,是妈妈买给我们两人的吧?”

“啊...”,犹豫着,丫头像摇头又像点头的左右上下晃着脑袋,显然是想蒙混过去。

我弯起嘴角,故意在一个字上咬了重音:“所以,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

“哈啊...这个...这个嘛...”

没能蒙混过去,身边的黑发少女很明显的慌了,她一边嘴上含糊应付着,一边动动身子,仰躺在沙发靠背上,抬着双眸盯着吊灯,显然是想藉此拖延时间,好想找个办法圆过去。

哼,臭丫头,看你怎么圆...

我这个想法才落下,就见妹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的想到了什么,随即小脸上的心虚一下子就消失不见,她看向我,胸有成竹似的说:“哥,这个游戏机,的确是妈妈买给我们的礼物。”

“哦,然后呢?”,我这句话里的真正含义,就是:看你怎么圆...

少女显然也明白我的意思,然后她笑了笑,用一种超市服务员对中奖顾客的语气道:“但是现在,它是你——的了...”

是我——的了...

对于丫头这一刻意拖长了的音节,我心里泛起不好的预感,所以下意识应道:“嗯?”

见我这反应,妹妹得意的眸子都眯了起来,但她面上却故作正经,用一种诈骗犯诱骗受害人的那种循循善诱的口气道:“哥,这个游戏机,因为是妈妈送给我们的,所以,有一半是我的吧?”

“嗯...”

“所以呀哥...”,丫头用白嫩的小手拍了拍我的肩:“我送给你的礼物,就是这一半的游戏机,所以现在,整个游戏机都是你的啦...”

听了她这句话,我神色渐渐变了,很快就想通了关键的地方。

然后才发现不对劲...

首先,要是一开始我没推测出妹妹送我这台游戏主机的来历,那么她送我的,就是“一台”游戏机了。但现在我已经知道了,那这丫头送我的,就变成了“半台”游戏机...

所以莫名的,我有一种吃亏的感觉。

毕竟由“一台”游戏机到“半台”游戏机之间,还差着“半台”,虽然结果没变,但就好像是我损失了这“半台”游戏机一样...

而且,只要稍微想想就能知道,这游戏主机不论是谁的,只要在这个家里,就跟此时正播放着视频画面的电视一样,其实都是公用的...

也就是说,丫头说是送给我“半台”游戏机,看似我完全拥有了这台主机的所有权,但实际上,跟送我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并且,最关键的是,不管怎么样,我和妹妹的这个赌约,我还是输定了...

臭丫头用这招以退为进,再次空手套白狼的办法,竟让我无法反击...

“哥,你怎么啦?”,看我脸色僵硬,身边的少女按捺不住欢喜的神色,明知故问道。

见眼前少女这副故作不知的欠打模样,我忍住敲某人脑袋的冲动,好几秒后,才认输般的长出口气:“好,是我输啦,我认输,顺便谢谢你的礼物...”

哼,这丫头,近来越来越精明,我都快制不住她了。

“嘿嘿...”,见我这么说,妹妹嘿嘿笑着,小脸上顿时溢满得胜后的满足之色。

我偏头瞧了一眼她,不知为何,少女此时的模样,仿佛通过我的眼睛,直接触在我的心上,让我不知不觉愣住了。

说起来,这个赌约,看似是我吃亏了,但实际上,有些事扯去表面看本质时,就不难发现,或许这些事并不是原本看到的样子。

我知道,妹妹一向不喜欢玩游戏,这次会央求妈妈买这个游戏机,完全是为了我。

记得我之前跟她谈到游戏的话题时,无意间说起过此事。

毕竟这丫头,了解我就像我了解她一样,或许就从我的话中得知我想要一个游戏主机。

本来她可以用这一年一次要新年礼物的机会,向妈妈要一些平时想买又舍不得买的她喜欢的东西,但是她却放弃了这个机会,选择委屈自己,来买我想要的东西...

这丫头...

这么一想,看着身边的少女,那得意的模样看起来顿时更为可爱了,我心里一暖,不自禁的就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妹妹还以为我要敲她脑袋,但见我只是摸着她的头顶后,顿时放松下来,小脸微微红着:“臭、臭哥,做什么呀...”

感受着掌指间那柔顺发丝的触感,我有些流连。但听丫头这么问,我才发现这突然的举动确实奇怪,于是便尽量自然的收回手,两颊发烧道:“就摸摸不行吗...”

闻言,妹妹脸更红了,却也没再出声。

见场面就要尴尬下来,我急忙转移话题:“咳,你给我这个礼物还没拆开呢,我来看看...”

说完,我便前倾着身体,依次把放在茶几上的游戏包装拆开。

拆开几张包装纸和一层塑胶薄膜,我打开内包装盒,映入眼帘,白色泡沫盒子里盛着的,确实是一台最新款的PS游戏主机。与此同时,一股新机器才有的淡淡的塑封味飘了出来。

而主机旁边,则放着两只游戏手柄。

我拿起其中一只按了按,想检查一下是否完好,这时一直没出声的丫头道:“哥,喜不喜欢?”

听着少女这带有几分期待的话,我看着眼前崭新的游戏主机,一时心情有些复杂。

记得上次跟丫头谈论游戏话题,已是较早以前,虽然她一直惦记着让我很感动,但是现在,我对这游戏机,也仅仅是有些兴趣罢了。

而且重要的是,妹妹很可能并不清楚,此时我俩眼前的这个玩意儿,就是那种典型的买的起玩不起的东西...

心情复杂,但我还是点点头:“挺喜欢的...”

“哦,那就好...”

见我就要把游戏机收好,丫头奇怪的问:“哥,不玩一下吗?”

我道:“今天太晚了,明天再玩吧。”

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

“今晚就玩一下吧,我也挺想玩的。”,妹妹道。

听出少女声音中的期待,我怔了一下,随即改变主意,点一下头:“好吧...”

接着,我拿出游戏主机,连接了电视接通了电源和网络,把一系列准备工作做好,启动了机器。稍微调整了下,很快,电视画面一转,顿时变成了游戏机所提供的画面。

于是我按照指导注册账号激活了这台游戏主机。

然后,将游戏商城打开,看着琳琅满目的游戏分门别类的排列着,我偏头问身边的少女:“想玩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