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怎么这样...”,被我毫不犹豫拒绝,丫头的小脸顿时就垮了下来。

我淡淡道:“谁叫你要买这么多东西的”

“可这是妈妈的意思...”,妹妹又扯出妈妈这面大旗,没有一点自己做错了事的觉悟,反倒理所当然的说:“所以我这是听妈妈的话,而且,一点也不多呀...”

这还不多,都快拿不动了...

“是是,不多。”,我没好气的道:“既然不多,那就走着回去吧。”

一听我这么说,少女才发觉刚才的话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忙改口道:“别这样啊哥,是我错了...”

“哦?”,我好笑的看着身边的丫头:“谁错了?”

“我,我错了...”

“你哪里错了?”

“我...一不小心稍微多买了些东西...”

“稍微?”

“不,是一不小心多买了些东西...”

“哼”,我冷哼了一声,摆明不打算再搭理她。

“哥,别生气呀...”,妹妹迟疑着,但两手提着的重物显然越来越沉,她苦着小脸,几秒后,终于是痛下决心般的说:“是我不该买这么多东西,是我一时没忍住犯了错,怪我没有听哥哥好心的劝告,怪我鬼迷心窍,反正是我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见丫头这副故意装出来的痛心疾首的模样,我心里失笑,面上却淡淡道:“检讨十遍”

“哦...”,少女幽怨的瞟了我一眼,却仍是老老实实道:“是我错了,我不该买这么多东西。是我错了,我不该买这么多东西。是我错了,我不该买那么多东西...”

突然这么乖巧...

我觉得有些奇怪,不由的侧头盯着妹妹仔细看了看,想在她脸上找出什么端倪。然后,在她同样看过来的似乎泛着泪光的眸子中,我似乎看到了忍辱负重卧薪尝胆这八个字,这让我顿时明白过来,这丫头是想伺机报复...

俗话说山水有相逢,还有句话则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突然想到自己还欠丫头一个要求,一时间,我的心情复杂起来...

等妹妹重复了十遍认错的话,我俩已走出路口,来到街道上,我便挥手拦了辆计程车。

搭着计程车,我俩很快就到了小区门口。

提着大小口袋上了楼,等到家时,丫头显然累坏了。几乎是一进家门,她就把两手提着的东西放在地上,而自己则是飞快换了鞋,跑到客厅沙发上瘫着。

这飞快的速度不是还很有劲吗...

我有些无语,叹了口气后,便换了鞋,把我俩买的东西依次拿到厨房,然后分门别类的放好。

弄好这些,等我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妹妹还在用小嘴吹着她那被勒的红乎乎的小手。

见状,我没好气道:“叫你买这么多”

“哼!”,现在回了家,丫头自恃不会受我威胁了,顿时不满的哼了声。

臭丫头...

我深吸口气,把敲某人脑袋的冲动压下,决定不搭理她。

于是客厅里,一时间只有电视里播放的电视剧的声音。

而这样,本来就算相安无事了,没想到妹妹却故意找事。

在一部推理类电视剧中,眼看主角已经搞清楚前因后果,锁定了犯罪嫌疑人,而就在即将揭晓事实真相时,丫头突然动动握在手里的遥控器切换了频道...

假装看不到我投过去的不满的目光,妹妹继续切换着频道。

臭丫头...

我再次深吸口气,将注意力放在电视上。

而就是我的不作为,让妹妹的这种行为更加猖狂。

之后,不论是什么节目,只要一进入到稍微有趣的地方,哪怕这丫头自己也想接着看下去,但她仍以壮士断腕般的精神切换了频道,显然,这种做法,简直是宁可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说直白点,就是损人害己。

如此反复几次后,我实在忍无可忍,便在她又一次换台后,立马叫她把频道换回去。

见我终于忍不住出声,知道自己目的达到了,少女顿时得意洋洋起来,于是她立刻握紧遥控器,坚决的摇了摇头。

好啊,臭丫头...

既然言语交涉失败,那索性直接动用武力好了。趁着不远处的少女不备,我直接抬手揪住她的小脸,然后另一手在她脑袋上一阵猛敲...

直敲的妹妹抱头喊疼打滚求饶,我才冷哼一声,松开了手,算是姑且放她一马。

这之后,丫头像是学乖了。每每切换频道时,她都要用犹带着水光的眸子偷偷瞧我,看我的脸色来决定是否继续换台...

这让我颇为无语的同时,也不由感叹,果然,枪杆子里出政权呐...

就这样,一下午的时光飞快流逝,很快就到了准备晚饭的时间。

看了看电视上的挂钟,知道时候差不多了,本来窝在沙发上的少女一下子蹦了起来,跑去爸妈房间叫来正看电影的妈妈,将之拉到厨房,便开始着手准备晚餐。

今天晚上是吃火锅,看着母女俩在厨房里将食材洗净切好装盘,我不好意思干坐着,于是也去帮忙。切一些葱姜蒜末,然后将电磁灶搬到饭桌,连接电源,准备些汤锅底料之类的。

很快,准备工作就做好了。而这个时候已临近饭点,爸爸也早已从书房里出来,正帮着摆放碗筷。

于是没一会,等电磁灶上的盆里的汤烧开后,一家人便像往常一样在饭桌边坐下,纷纷下筷,开始吃这顿丰盛的晚餐。

在家里吃这火锅,跟在外面吃果然不一样。不仅在自己家里更放得开,还有这家的味道,让人更愿归属。

所以才过不久,我们都吃的满天细汗了。见状,妹妹索性关了暖气,来缓解热意。

要说人这四大快事,就是热天喝瓶冰水,冬天有口热汤,痒痒的地方能立刻挠住,内急的时候可以马上...

咳...

没了暖气,屋子里的温度慢慢的降了下来,但显然没能让一家人的热情降下来,只锅里升腾起的热气,就能将之提升了。

结果,这一顿火锅晚餐,吃了有一个小时。

而到最后,丫头已经快撑的动不了了,她把碗里的最后一片肉夹进小嘴里嚼了嚼,像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咽下后,便下了饭桌,爬到沙发上摊着。

妈妈见状,温婉的皱了皱眉,然后对我道:“小辉,带丫头出去走走。”

这个时候我早已经吃好了,于是便欣然领命,来到沙发边拖起少女,就要往外面走。此时我也是奉命行事了,虽然丫头一点也不想动,但也不敢公然抗命,只得不情不愿的跟着我出了门。

我俩下了楼,就在小区里慢步走着。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小区里只有几盏路灯灯光照着,周围没有一个人,只有我俩的脚步声悄然响着。

走了会,似乎缓过劲来,妹妹主动开口,打破这寂静:“今年就要结束了呢“

我点一下头:“是啊,很快吧。”

“嗯,很快呢,还发生了很多事...”

的确,很多事。

今年,是我和妹妹关系发生变化的一年...

丫头像是随口道:“那哥,新的一年里,就请多多关照咯。”

我侧目看了下身边的少女,在她黑玉般的眸子里,看到了几分真切的期待。几秒后,我抬手摸了摸丫头的脑袋,点了点头:“好,多多关照。”

“嘿嘿...”,妹妹突然将一只手臂**我的臂弯,并将之挽住。见我看她,便抬眸望着我,眸子眨眨,俏皮道:“今年也要多多关照”

我心底一暖,一时也不止该说些什么,便不再开口。

只是,看这样子,这丫头得寸进尺的本事,就算明年也一点不会变呢...

走了一会后,我觉得差不多了,便带着丫头回了家。

回家的时候,妈妈已把厨房收拾好,正和爸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个时间,新年节目联欢晚会即将开始,于是,抱着颇为期待的心情,我和妹妹也到沙发上坐下,看着电视。

在今天的这个时间段,新年联欢晚会的收视率无疑是最高的。显然,在广大人民眼里,它已不是单纯的综艺节目,而是一种过年的象征。似乎只有看这个,才能清楚的感受到一种叫做年味的东西。

我们家自然是一直都有看这个节目的传统,一年之中,也只有这个时间,电视在有人观看的情况下,才能这么长时间不换台。

此时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从窗外看去,只能依稀看到小区里的照明灯光。

客厅房间里自然是通明的,一家人看着晚会里播放的一个个节目,或惊叹两句,或捧腹大笑,但大多时候,都是随意闲聊着。而丫头,在肚子缓过劲来之后,她便嗑着瓜子,有时剥两颗花生,扔两粒果肉干在嘴里,不时抿一口果汁,跟着我们的话题聊两句。

就这样,一晚上的时间流逝的也并不是如何慢,看了一个个节目,嗑完一把把手里的瓜子,就迎来了年末最后一刻。

爸妈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有守夜的习惯,所以现在仍在客厅里坐着。而我们兄妹俩,也自然不好先去休息。事实上,现在就算叫丫头去休息,她也不会去。

新年虽是一秒一秒的慢慢临近,却以一种无法阻挡的速度缓缓到来。伴随着电视里的倒计时,这一年迎来了终结,新的一年又开始一秒一秒的开始计数了。

而几乎同时,外面放起各色烟花,这些绽放的烟花高度不同,花式各异,带着五颜六色的光,或一齐并排升空,或连续不断攒射,或一顿一停依次炸开。一时间,燃放烟花的声音从周围各处传来,或远或近,忽高忽低。

随着一阵阵声响,十色斑斓的光闪动着,映在窗户玻璃上。而声音则透进屋里些许,宛若连绵却又不规则的鼓点,奏响新年的喜庆。

“新的一年,许个愿吧。”,看了会窗外的烟花,妈妈道。

“嗯...”,一听妈妈这么说,沙发上半躺着的昏昏欲睡的少女一下子来了精神,她稍想两秒,坐直身子,高声道:“我想到了!”

不等我们开口问,丫头便道:“依然祝愿我亲爱的哥哥,在新的一年里,还是找不着女朋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