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罗娜你怎么也来了?”班长有些吃惊地说道,她也穿着贵族服饰,“还有这位黑发少女是谁?”

“是我的朋友。”卡罗娜说道。

“她怎么称呼啊?”

柳宣听到后愣了一下,因为她到现在也没想好变成女孩后的名字。

“小萱......”卡罗娜顺口说出了这个名字,差点把柳宣吓了一跳。

这名字虽然也不难听,但好歹要得到我同意吧。而且还和自己名字的读音比较近。

不过接着柳宣觉得因为性别不同应该也不会被人怀疑。并且名字至少比林喵之类的好听。

“小萱,你好啊。”班长礼貌地说着。

“哈哈......,你好。”柳宣回道。

“没想到你们也会来到我家。”班长微笑地说道,虽然有些腼腆,“刚好还有其他同学也在,正在里面。”

还有其他人?莫非是艾琳林喵她们。

不过也有可能是梦境里的人物。

柳宣想着,同时她也稍有些庆幸。

因为刚来到这个梦时,柳宣看着这城堡的气氛还以为是一个比较凶险的梦。不过看到班长这弱气的样子,柳宣感到也许这个梦是一个少女梦,说不定是少女住在城堡里遇到白马王子之类的梦。而且据说班长的家也是比较普通的,不是这种城堡。

“那请进吧。你们两位。”班长说着,把柳宣和卡罗娜领进了城堡中。

城堡中的气氛也是比较阴暗,墙上挂着画像也积满着灰尘。

柳宣和卡罗娜跟着班长走上一道旋转的阶梯,来到了2楼。

而进入到2楼后,柳宣就听到前面房间里有少女的欢笑声。

“她们都在前面的客厅里。”班长指着前方的一间房间,房间的门关着,缝隙里闪出亮光。

班长走了过去,打开了门。而柳宣和卡罗娜跟了过去。

接着柳宣往门里面一看。有四名少女。

而且她全都认识。

因为四名少女是少女A少女B少女C,而最后一个竟然是艾琳。她们也都是贵族服饰。

“hi,”艾琳首先向柳宣她们打着招呼,然后还故意眨了眨眼睛。

看来艾琳应该是本尊,不是梦境里的人物。而其他人都是梦境人物。

“这位是谁?”这时少女A指着柳宣。

“她是我的朋友小萱。”卡罗娜立刻说道。

而艾琳听后也留意了柳宣的名字。

“你好。小萱。第一次见面,你有什么想买的吗?”少女A问道。

看来即使在梦中少女A也不忘兜售物品啊。

柳宣不由苦笑道。

不过从少女A不认得自己来看,这个梦肯定是班长的无疑了。

毕竟如果是少女A的梦的话,是不会不认识自己的,毕竟少女A见过变成女孩的自己。

而少女B的梦自己已经经历了。少女C又似乎并没有被梦魔吞噬梦。

此时柳宣和卡罗娜走到了艾琳的身边。而班长则和另三名少女聊着天。

“对这个梦有什么看法吗?”柳宣悄悄地问着艾琳。

“我之前逛了一圈,似乎没有发现什么作为梦之间的连接点的异常地方。”艾琳细声地说道,“不过这个梦感觉应该也不是宿主的梦。”

“我也有同感。”卡罗娜也在一旁点着头。

“对了,那你一开始就在这个梦境中吗?”柳宣又问道。

“怎么会呢?”艾琳摇了摇头,“我一开始的梦是在一位贵族样夫人的梦中。在梦中她和她女儿欢快地生活着。”

“贵族样夫人?”

“是的。”艾琳说着看了一眼卡罗娜,“算了不说了。”

“怎么就不说了?”卡罗娜立刻说道。

“因为梦中的女儿就是卡罗娜你啊。”艾琳说着,似乎还想忍着笑。

“果然是我老妈的梦。”卡罗娜一脸不爽地说道,“看来变成女儿的自己似乎让她很开心啊。哈哈。”

卡罗娜又自嘲地笑了笑。

突然柳宣感到卡罗娜有些可怜。

变成女孩的卡罗娜反而让她的父母更加高兴了。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柳宣问着艾琳。

“我觉得我们应该再找个机会查看一下这个城堡吧。毕竟城堡挺大,可能会有疏漏的地方。”艾琳说道。

大家点了点头,觉得找个时机查看一下城堡。

而且这毕竟是班长的梦,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于是大家等待着时机。

“我去上个卫生间。”这时少女A对大家说道。

“就在前方不远处。”班长给少女A指了一个方向。

少女A离开了。

而过了一会儿......

“啊啊啊......”突然传来了少女A的惨叫声!

“怎么回事!”柳宣喊着跑了出去。

而班长、艾琳、卡罗娜等人也跟了出去。

不过柳宣发现少女B和少女C依旧留在客厅里。

也许这是梦境的需要?

柳宣这么琢磨着。

“卫生间就在前方。”班长指着前面。

而众人立刻跑进了卫生间。

但当大家进入卫生间之后,不由惊呆了。

因为少女A浑身鲜血地躺在了卫生间的墙角上。

怎么回事!

柳宣一下子紧张起来了!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似乎并没有其他可疑的人员。

此时卡罗娜蹲在少女A身旁。

“她没有呼吸。已经死了......”

听完卡罗娜的话后,柳宣一下子震惊了!

怎么在梦中还会有人死去。

班长你做的是什么梦啊!

莫非是你平时推理小说或者恐怖小说看多了?

“这明显是一起凶杀案。”此时传来了艾琳一本正经的声音。

而她的头上也不知何时戴着一顶咖啡色圆帽子,嘴上还叼着一根烟斗。

“你是突然间变成侦探了吗?”柳宣吐着槽。

“小萱助手,请帮我检查一下凶手尸体的受伤痕迹。”艾琳这时突然福尔摩斯一般下着命令。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助手了!”柳宣嚷着。

不过她还是蹲下去查看着尸体出血的痕迹。

奇怪啊。怎么没有出血口啊。

柳宣感到十分地疑惑,而此时她手上也粘了一些血迹。

然而她却觉得血迹的触感怪怪的。

她轻轻地闻了一下。

“不对。艾琳。这是......这是番茄酱!”柳宣对艾琳喊道。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