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来说,就是拆东墙补西墙。

实行起来,也很简单。

最开始,我想的办法是买来一个避孕+套来补上。但是紧接着,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因为我对这旅馆周围不熟,不知道附近是否有便利店,更不用说知道便利店里是否有跟用掉的避孕+套相同品牌的避孕+套。

而且当时已经不早了,天也完全黑了下来,外面又冷,跑出去买,若是买到了还好,可要是没找到想买的东西,那无疑就是浪费时间。

所以我就想,在哪里才有马上可以拿到手,又跟现在抽屉里相同品牌的避孕+套呢...

于是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当然是在这旅馆里啊。

所以我的办法,实行起来,是这样的:

先前往一楼大厅再订了一个房间。然后把这个房间里的避孕+套拿到我和妹妹所住的房间,将这个房间避孕+套的空缺补上。最后,第二天一早,在爸妈起床之前,去把再订的那个房间退掉。

虽然前台服务员可能会觉得我有些古怪,毕竟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却用了那玩意儿,但稍微想想,或许是最近的少年人在自我安慰的时候不喜欢赤膊上阵...

所以也就不会用多奇怪的眼神看我了。

然后,因为我和妹妹所住的双人间里的那东西已经被补齐,所以我们退房的时候,服务员检查屋子,就不会发现有什么需要付费的东西少了,而爸妈结账时,自然也就不会发现任何异常。

至此,这场危机,也就这样被解除了。

只是,仍要付出一些代价,就是多订的那个房间的住宿费...

那简直就是浪费钱...

只因妹妹的好奇心...

所以我几乎肯定,接下来的好几天里,丫头是不敢跟我提“零花钱”这三个字了...

垂目看了眼靠在我身上的妹妹,看着她精致漂亮的睡脸,不知为何,心底若得若失的,总感觉昨晚错过了什么...

“小辉”,开着车的妈妈依旧注视着前方,轻轻地叫我道。

我回过神:“嗯?”

“昨晚...不容易吧?”

我怔了一下,随即明白妈妈的意思,然后微微点头:“嗯”

果然,还是妈妈了解,我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妈妈通过中间的后视镜看了眼靠着我熟睡着的少女,声音轻轻的似在叹气:“唉,都这么大了,这丫头还是这么喜欢粘着你,真不知你以后成了家,她该怎么办。”

确实呢,真不知...该怎么办...

“是啊...”

我轻声应着,稍犹豫了两息,强行将嘴角勾出一丝笑意:“不过这种事情还太早了,说起来,还没哪个姑娘看上你儿子呢。”

闻言,妈妈扑哧轻笑出声,却没有再开口了。

一路无话。

等我们回到家时,已经过了五点。

略作休息,妈妈便要去做饭。而这个时候已经睡醒的妹妹显得十分精神,从沙发上跳起来就把妈妈拉出了厨房,说妈妈开车累了要好好休息一下,今天这顿晚饭,就由她来准备了。

妹妹都这么说了,我作为兄长总不能心安理得的坐着等丫头一个人给我们一家人做晚饭,所以便去了厨房帮忙。

“对了哥”,围着白围裙的少女正挽起柚子,在水龙头下一边冲洗着手里的一只莴苣,一边道:“我才想起来,再有五天,就到新年了。”

我慢慢切着一块生姜,将之切成薄片,同时开口纠正她的话:“还有四天”

“对哦”,丫头像是想起什么来:“那哥,你准备送我什么新年礼物?”

果然是问这个,我淡淡道:“没有”

“啊,怎么这样...”,妹妹一阵失望。

见我不搭理她,洗菜的少女关上水龙头,两步来到我身旁,期近上半身过来,然后眨眨眸子:“我知道了哥,其实是有的吧,只是你为了给我一个惊喜,才故意说...”

“没有”,我瞟了眼身前的少女,保持语气不变。

仔细的瞧着我的样子不像说谎,丫头顿时鼓起脸蛋:“臭哥,怎么这样...”

事实上,我确实没有准备什么新年礼物,而且老实说,这段时间时间都和妹妹在一起,就算是准备了,也会被她发现。

见少女这副气鼓鼓的模样,我不由的想抬手敲她的脑袋,可这个念头才升起,当我侧目看过去时,丫头像是察觉了我意图,急忙后退一步,向后缩了一段距离。

咦,臭丫头,挺敏锐的嘛...

算你跑的快。

看了眼两步外的小脸上带着逃过一劫般庆幸神色的少女,我有些遗憾的将敲她脑袋的冲动压下去,道:“说起来,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礼物?”

闻言,妹妹愣了一下,随即努力睁圆水晶黑的眸子:“当、当然准备了!”

硬着头皮顶着我的目光,丫头道:“只是现在不能告诉你”

也就是说现在根本没有准备吧...

“好,我知道了。”,我垂下目光继续切着生姜片,姜片呛鼻的气味顿时弥漫出来。

见我这平淡的反应,妹妹也知道我完全没相信她说的话,小脸一时通红,不死心道:“哥,我真准备了。”

“嗯”

“真的啊哥”

不信,除非你现在拿出来给我看。

看我完全不理她了,丫头可爱的跺跺脚:“哥,要不要我们来打赌!”

我手下动作不停:“赌什么?”

“就赌...我有没有准备礼物!”

“那赌注呢?”

“赌注...”,妹妹想了两息,道:“要是我准备了礼物,就是我赢了,哥就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然后?”

“要、要是我输了,就随便你把我怎么样好了。”

我心里一窒,手下一顿,差点就用菜刀切到了手。

喂喂臭丫头,能不能别说这些引人遐想但实际上却不负责任的话...

要知道爸妈还在厨房外面呢...

见我手中的动作停了,妹妹还以为引起了我的好胜心,所以故意摆出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怎么样哥,赌不赌呀?”

见丫头这副欠打的可爱模样,我确实是有些想要收拾她了。

“规则呢,是什么?”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我已经想象出自己赢了后,将妹妹使唤来去,让她给我端茶送水揉肩按腿的场景了。到时候,将她揉方揉圆可都是由我说了算。

这么想想,我确实想赌了。

再说,就算她赢了,这丫头的要求无非是让我不扣她零花钱。事实上,我也没有真扣她零花钱的打算,所以就算输了也没有任何损失。

“规则就是...要是过年之前,我没有把礼物给哥,就算我输。否则就算我赢,当然,哥可以监督我,看我是不是才开始准备礼物。”

看了眼两步外少女那故作镇定的小脸,我很快便想清楚了赢得这个赌约的关键。也就是说,这几天我得盯着她,不让她找着机会去外面买礼物...

这么说的话,我就赢定了。

别的不敢肯定,但论看管丫头的本事,我还是有自信的。

恢复了手里切生姜块的动作,我点了下头:“好”

“嘿嘿,那就这么说定了哦。”

看着丫头这好像狡计得逞的模样,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了。难不成这丫头确实已经准备好了...

不可能啊...

“不过...”,或许是有些没底,我补充了一个条件:“就是门禁时间内,没我的允许,不准出去。”

事实上我们家是没有所谓门禁时间的,不过现在有了,我道:“也就是每天晚上十一点以后到第二天七点以前,不能私自外出,做得到吗?”

“嗯!”,没想到丫头点着脑袋答应了。

见她这样干脆,我反倒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于是便点头:“那好,赌约生效。”

这句话说完,我还真怕妹妹直接跑回她房间拿出一个礼物,这样的话才开始就输了,未免让人难以接受。

好在丫头没有这么做,这也让我确定,她果然没准备礼物。

那么接下来的几天,只需要好好盯着她就行了。

等我答应了,丫头便端着处理好的食材来到厨灶边准备炒菜。

见着这个套着白围裙的黑发少女熟练的拧动灶台的打火旋钮,然后顺手就将其上的抽油烟机开关打开,最后便热锅倒油。整个动作有条不紊,一气呵成,看上去相当熟练自然。

还记得刚开始学做饭的时候,丫头总是手忙脚乱的,而现在,却如此的娴熟了。

但我知道,做到现在这样,妹妹不知努力了多久,练习了多少次,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切菜的时候,又切伤了几次手...

看着几步外正专注盯着炒锅的少女,我一时有些出神,差点又切到了手。

不一会后,我和妹妹便把晚饭准备好。

妈妈颇为期待的早已在饭桌边坐好,就等我俩端菜上桌。

没想到见妈妈这样,正端着一碗汤菜上桌的丫头拿出一副小大人的口气:“妈,洗手去。”

听自己女儿这么说,妈妈的脸难得的一红,才想起自己忘洗手了,忙站起来跑去卫生间洗手。而还没坐上饭桌的爸爸,也老实的跟着妈妈去了卫生间。

见妹妹叉着腰,小巧的鼻孔朝着天,作出一副很有成就感的可爱神色,我一时无语,感慨着丫头拿起鸡毛当令箭的本事。

不过,看着眼前围着围裙的少女,我有些出神。

真的,颇像一个家庭小主妇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