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戈洛伊决心用托隆沙来当这个替罪羊,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托隆沙失去所有依靠,然后再让他面对戈洛伊的审判。

我现在最怀疑的人就是洛卡多尔,可这事情若只是洛卡多尔一个人干的,那他也未免太厉害了一点,更何况最大的问题是,他真的会为了除掉我而去接触狄帕洛娜吗,虽然他讨厌我,可我相信他还是忠于戈洛伊的。

“根据我的调查,来找我的人的确是富商伊兹瓦的人。”

此刻,我正在通过菲妮塞丽的项链与狄帕洛娜交谈着。

“可是……那个商人能从中得到什么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你和那个商人有什么来往吗?”

我皱着眉头,寻思了一会。

“没有啊,我根本都没听说过这个家伙。”

“那就奇怪了……”狄帕洛娜翘着腿说着。“最大的可能就是想杀你的人许诺了什么好处,然后托他去帮忙。”

“那可真是难办了,连黑幕是谁都不知道……要不,你把商人这件事情告诉戈洛伊?”

狄帕洛娜甩开了扇子,轻轻挥动着。

“告诉那个臭男人?亲爱的你还没吃够苦头吧。”

果然狄帕洛娜和戈洛伊的矛盾比我想象的还要深,她把这个线索告诉我,却不告诉戈洛伊,而她也知道我和戈洛伊现在关系很微妙,所以我不可能把这条线索告诉戈洛伊,这明显是在变相挑拨我和戈洛伊之间的契约关系,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可是,如果戈洛伊知道了这条线索,会更好办一些吧。”

“那就麻烦你去告诉他咯。”

狄帕洛娜一直用些不冷不热的话来与我周旋,看样子与她接触的太深对我很不利,最好还是和这个女人保持一定的关系。

“那……就先这样吧。”说完,我断掉了链接影像。

捡起了菲妮塞丽的项链,我倒在了床上,叹了一口气,真是难办呢。

突然,窗外传来了什么动静,当我坐起来向窗外望去时,一个身影突然闪过。

难道有人要来行刺吗!

我急忙跳了起来,弓着身子,仔细观察着四周。

“呐。”

“哇!”

而这时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我吓了一跳,立刻转过身去。

“怎、怎么了吗……”她也被我的反应吓了一跳,有些恍惚的看着我。

“米诺迦娅……你吓死我了。”

“我有这么可怕嘛……”

站在我身后的是穿着洋装的米诺迦娅,她抱怨着坐在了床上,一脸无辜的表情望着我。

“你怎么来了。”我松了口气,也坐在了床边。

“我听说……你和亲爱的之间出了些事,还被亲爱的关起来了?”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但我这不是被放了吗。”

她跪在床上,凑过来问道:“呐,发生什么了?亲爱的为什么要关你?”

我把头转到了一边,没好气地说道:“不知道,也许是他脑子有病吧。”

米诺迦娅看我生气了,有些害怕地拽了拽我的衣袖。

“莉帕缇娅……你还好吗。”

“啊,没什么。”

“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就是……和亲爱的呀。”米诺迦娅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看他怎么办了。”我随意地回答道。

对了,说起来米诺迦娅的父亲是有名的商人吧,曾经也帮助过戈洛伊,支援过戈洛伊粮草,那能不能从她这里打探出什么消息。

“米诺迦娅,我想问一个事情。”我转过身去,正面对着她说道。

“什么事?”

“你……对魔王城的商业了解吗,就是你父亲的事业。”

米诺迦娅看着我愣了一下,然后问道:“还可以吧,怎么了吗。”

“我想问问,你知道伊兹瓦这个人吗?”

米诺迦娅没有回答,似乎是犹豫了一些,慢慢地,她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不知道,没有什么印象。”

“没有吗……听说也是个富商,是帮助戈洛伊运送粮草的。”

“是吗,我对这些也不太知道啦,要是你需要,我可以回家帮忙问问我爸爸。”

“嗯,如果可以的话,就拜托你了。”我苦笑着对米诺迦娅说道。

“不过这个人怎么了吗,莉帕缇娅为什么要打听他?”

“也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情想要了解一下,关于这个人的背景什么的。”

米诺迦娅点了点头,然后跳下了床。

“那我会帮你问问的,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嗯。”

米诺迦娅转过身去,从窗户一跃而出,紧接着便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嗯?说起来……

为了小姐,我一定要宰了那个陷害小姐的混蛋。

怎么杀掉那家伙比较好呢。

果然还是先把手脚砍掉,然后固定在十字架上沉入岩浆中吧。

“喂,菲妮塞丽,菲妮塞丽。”

“干什么。”

“你怎么了啊,怎么又发楞了。”

“没什么。”

根据小姐的说法,黑幕一定会派人来杀掉托隆沙,所以我就被小姐派来监狱蹲点了。

站在我身旁这个傻傻的家伙是我的同伴,至于名字,这种家伙的名字无关紧要,他是个梦魇,但我一直怀疑他是不是弄错了自己的种族,呆头呆脑的,一点也不像我们的同族,一定是这个蠢货弄错了。

我拜托这个笨蛋,让他把其他的卫兵支去喝酒,而这边就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守着,这样比较好行动。

“菲妮塞丽,刺客什么时候来啊。”这家伙坐在我身旁问道。

“不知道。”

“那,他会用什么方式杀掉托隆沙?”

“不知道。”

“他会成功吗?”

我慢慢转过头去看着他。

“刺客要是成功了,我就杀了你。”

“诶?!为什么!这跟我没关系吧。”

“是没关系。”

“那为什么要杀了我……”

“因为我不高兴。”

他委屈地撅起了嘴,慢慢缩起了身子。

“怎么这样……真是过分。”

我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了,昨天在这里待了一天,一个可疑的人也没看见,今天也快到晚上了,也许不会有什么收获了。

不过我相信小姐,小姐说有刺客就是有刺客,小姐是不会错的,错的都是陛下那个笨蛋。

“哈……”这个家伙突然打起了哈气。“困死我了……”

我为什么要和这个笨蛋待在一块,真是想拜托刺客快点出现,这样我也能快点解脱了。

正当我这样想着,门外突然传来了声音,一个穿着狱卒服侍的男人从门口走了过去。

“喂。”我推了推那个笨蛋。

“啊?”

“刚才有人过去了。”

笨蛋揉了揉眼睛,探过头向外望去。

“喂,干什么的。”

我慢慢站了起来,躲在了门后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渐渐地,我发现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和我只有一门之隔。

“你做什么的?”

“给犯人送饭。”

“送饭?今天送的可够早的啊。”笨蛋一边打着哈气一边说道。

“啊,今天早了点。”

我慢慢探过头,瞄着门旁的人。

我对笨蛋使了个眼色,他立马心领神会地站了起来。

“啊……那个,你……给我看看你的饭菜。”

那个人上前两步,把饭菜端到了笨蛋的面前。

我悄悄地走到这个家伙的身后,挑起了尾巴,看准目标……

“唔!”

我一下子用尾巴勒住了他的脖子,那个家伙虎躯一震,死死地抓着我的尾巴,可还没等他挣扎几下,便昏了过去。

“菲妮塞丽,你这是!?”

“这家伙不是卫兵。”

“你怎么知道!”

“你看他的鞋,和狱卒的不一样。”

笨蛋走过去仔细看了看。

“诶,好像还真是啊。”说着,他转过身看着我。“那他就是刺客?”

我的目光移到了饭菜上,走到桌子旁边,伸出尾巴,沾了沾托盘上的饭菜。

“饭菜有毒。”

“你竟然有尾巴试……你不怕中毒吗。”

“我应该让你试就对了。”

他苦笑着挠了挠头。

“说起来,菲妮塞丽你的尾巴真好看啊。”

“杀了你。”

“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刺客被我弄昏过去了,这家伙……要不然就先捆起来随便扔到哪里好了,不过必须得让托隆沙知道有人来杀他了。

“喂,笨蛋。”

“嗯?”

“把衣服脱了。”

笨蛋立刻护着身子,诧异地看着我,脸上还微微泛起了红光。

“你、你想做什么。”

“让你脱就脱。”

“菲妮塞丽……果然对我……”

“想死吗。”

笨蛋不情愿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害羞地站在那里。

“然后呢……”

“把脸蒙上,再穿上一身普通的衣服。”

事到如今,只能让笨蛋装成刺客,再去杀托隆沙一回了,鉴于托隆沙见过这个笨蛋,就只能让他蒙着脸,再换套衣服了。

……

过了一会,笨蛋换好了衣服,按照我的命令,拿着匕首朝着托隆沙的牢房去了,而我就悄悄跟在后面。

来到了托隆沙的牢房前,笨蛋悄悄打开了房门,然后走了进去。

而我就守在牢房的门外。

“你是谁!”突然,里面传来了托隆沙的声音。

“啊!我、我是……我是来杀你的!”

我偷偷瞄着里面,笨蛋举着匕首,摆出一副夸张的姿势……

我真想先把他杀了。

“说台词啊,笨蛋。”我小声嘟囔着。

“你要做什么!”

“天使已经被放了,我的主人很生气,所以让我来杀了你!”

“可是我该做的都做了!洛卡多尔大人为什么还要杀我!”

什么?洛卡多尔?

果然是这个混蛋在陷害小姐吗。

“看刀!”

笨蛋握紧了匕首,准备向托隆沙刺去时,我立刻冲了进去。

“啊!”

我一下子击中了笨蛋的背部,笨蛋喊了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不……不是说不真打吗……”

笨蛋,不真打暴露了怎么办,必须真打才有真实感。

托隆沙蜷缩在墙边,惊恐地望着我和倒地的笨蛋。

这时候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反正这个杂种见过我。

“你……你不是……”

月光照射了进来,映在了我的身上,我不屑地瞪了他一眼,故意让他看了几秒钟,然后一把抓起笨蛋冲出了牢房。

这下子总算可以找小姐交差了。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