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要我送你啊?”,虽感觉脸有些发烫,但我也权当无事发生过。

“臭哥...”

低声咕哝着,妹妹还是拿着台灯,转身向门边走去。

而我就默默的站着看着她,直到她去到门外,然后把门轻轻地关上。

看着黑发少女那穿着睡袍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没来由的,我心里一阵失落。

过了两息,我轻轻出一口气,来到妹妹的床上躺下,盖上被子准备睡了。

这时我发现有些不习惯,才想起自己还穿着丫头的睡袍,对于习惯裸睡的我来说,确实会感觉束手束脚的很不舒服。

正想把它脱下来,但不知为何,我却打消了这个想法。

妹妹的被子比较薄,脱了的话,可能会比较冷。

才、才不是因为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被闹钟叫醒后,我便早早起来准备早餐。因为多了一个人,所以今早的早餐要比平时丰盛了不少,所需时间自然长了些。

但这些自然在我的计划之中。

等把早饭准备好,我又稍微等了一下,看看时间,大约比平时晚了十几分钟的样子,然后来到我房间门前敲了敲门,同时大声道:“小妹,和你朋友起来吃饭了。”

很快,就响起了妹妹的声音:“来了”

“快点,要迟到了。”

说完,我便回了厨房,将早餐装盘端上桌,并开始摆放碗筷。

不一会我房间门被打开,妹妹和周兰快步的走出来,见到我时,丫头埋怨道:“哥,怎么这么晚才叫我们啊?”

“现在才做好早饭呢,快去洗漱,准备吃饭了。”,我抬眼看了看黑发的少女,与她不动声色的交换了眼神。

“知道啦”,妹妹拉起身后好友的手,向着卫生间去了。

见两个少女进了卫生间,我暗暗松了口气。刚才丫头眼神的意思是,暂时没发现问题。

接下来只要跟平常一样,那多半就能蒙混过去了。

没一会两人就洗漱完毕出来了,于是我们三人就跟平时在周兰家吃午饭一样,默默吃着各自的早餐。

虽然最开始我们三个人一起吃饭多少会觉得有些尴尬,但到后来,随着次数渐多,慢慢的也就适应了。

所以此时饭桌上的气氛也没有人觉得有哪里不对。

谈话少了,用餐的时间自然多了些,再加上两个少女赶时间,所以很快,一顿早餐就吃完了。

按理说这样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但是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有点奇怪。

饭桌上,总觉得周兰不时扫过来的眼神,带着一种审视的意味。就像...审视着嫌疑犯一样。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我看向坐在对面妹妹,想从她眼里找出答案,但这丫头还带着偷偷做某事成功后的洋洋自得,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好友有什么不对。

所以我有点头疼。

一顿早餐过后,两个少女穿上外套,略作修整,然后便出发了。

临出门前,黑发少女悄悄对我眨了眨眼,道:“哥,中午我想吃炸鸡。”

我知道这丫头的意思,显然是在邀功。

虽然不知那出了问题,但昨晚的作战姑且也算成功了,所以我点头,淡淡道:“知道啦,快走吧。”

“嗯!”

应了声,站在门外的少女便拉上了房门。

见妹妹和周兰走了,我来到厨房准备清洗餐具。

看着被水冲洗着的盘子,我有些恍神,那个短发少女带着审视意味的眼神,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

之后,不知为什么,我总是想起周兰那带着莫名含义的眼眸,越发想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老实说,妹妹的这个好友,不好相处,而且很难懂。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我也只能不继续想下去,反正,接下来只要相安无事就好了。

临近中午,我像往常一样,照例前往周兰家准备午饭。因妹妹的要求,我买了只烤鸭,顺便又向冰箱里补充了些食材。

打开门,我发现自己的拖鞋已经被换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跟之前那双款式差不多的新拖鞋。

自己之前买那双,是被拿去洗了吗...

有些好奇,所以我换了鞋进屋,来到阳台上,果然发现我那双拖鞋正晾在阳台一角。

是周兰洗的...

这么想着,我感觉有些微妙...

顺便洗的吧...记得她昨天换了衣服...

不去想太多,我又直接去了厨房。

当我做好午餐,两个少女也正好回来了。因为周兰没有房门钥匙,所以是我去开的门。

“哥,我们回来了。”,妹妹站在她好友前面,像平时一样打招呼道。

“嗯,去洗手,准备吃饭吧。”

说着,我转身去厨房端菜,然后又摆放碗筷。等两人洗了手,便和平时一样在饭桌边坐下,开始吃饭。

“诶,哥,我想吃的是炸鸡,不是烤鸭。”,对面的丫头拿起筷子,看着桌上摆着的一盘烤鸭肉嘟起了嘴。

“是吗...”,我这才发现自己记错了,但也只是淡淡点头:“知道了,快吃。”

“哼”

妹妹轻哼一声,夹起一块鸭肉放进嘴里,气鼓鼓的咬啊咬嚼啊嚼。

丫头这简单的要求我居然记错了,我才发现之前自己都有些心不在焉,心思全放在周兰那莫名的眼神上。

到底是什么意思...

若是换做别人,我肯定要直接开口问了。

可是周兰...

我下意识瞟了眼坐在斜对面的那个短发少女,她的目光正好也扫过来,一时我们两眼相对。

然后,我发现,她看过来的眼眸里,带着丝毫不掩饰的厌恶。

厌恶...

老实说这个眼神杀伤力很大,那一刻,我除了心一堵外,差点就想开口问了。但周兰下一秒便移开了的视线,我没出口的话也只能咽回去。

突如其来的态度变化,肯定有哪里不对,所以我把视线投向妹妹,想从她那知道点什么。

可眼前的丫头似根本没发现不对劲一样,好像跟桌上这盘鸭肉有仇一般,一个劲的夹着烤鸭肉。察觉到我的视线,她立即板起漂亮的小脸,意在说“妹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虽然现在黑发少女这模样也很可爱,但我却没有心思注意这些,只是埋头吃饭。

于是这顿午饭,不一会便吃完了。

其间,妹妹终于发现了一点气氛上微妙的变化,不时悄悄打量着我和她的好友。

将餐具洗好,厨房也收拾完成后,我向坐在沙发上的两个少女道:“那我先走了”

“嗯”,丫头应一声,没有像往常一样留我坐坐,想必她也确认了今天有哪里不对劲。

而周兰的反应,看起来则和平常一样。

这个短发少女叠腿坐在沙发上,一只手肘撑在腿上,腰背自然挺直着,像往常一样神色淡然的看着电视。

但我似乎能在她脸上看出“要走赶紧走”的意思。

所以我换上鞋,带着莫名的挫败感直接回了家。

回到家后我依旧有些心不在焉,以至于在之后我室友们一起打游戏的时候连续几个失误,让大家团灭的好几次。

“东子怎么回事啊,总感觉你有些心不在焉的。”,桂成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我愣了下:“啊...抱歉...”

“到底怎么啦,话也少了,总感觉你在想别的事。”

“我...”,我犹豫着,还是继续道:“那个,确实有一点事。”

“什么事啊?”,纪宏那憨厚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迟疑了一下,我问道:“如果被突然一个女孩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一般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吧东子”,桂成道:“是谁啊?”

“嗯...我妹妹的一个朋友。”

话说到这里,我干脆把昨晚周兰来留宿的事,以及今天她的态度变化跟室友们说了下,只是略去了交换房间这事。

“你的意思是说,之前还好好的,但来你家过了一夜后就变了态度...”,桂成模仿着侦探的推理口吻,最后肯定道:“那你一定是对人家做了什么...”

“做你个大头鬼啊”,我真想现在就去这家伙家里踹他两脚。

青华那柔和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觉得应该是在你家发现了什么,以至于产生了误会。”

“什么误会啊,肯定是发现你电脑里的十万八千本小黄书,才惊觉你是个变态。”,说完,纪宏换了个得意洋洋的语气:“都告诉你了电脑要设置密码啦,你不听,这下好了,被人发现了吧。你看我,就没人发现我电脑里的东西。”

我稍想了想,便觉得不可能。因为周兰绝不会做这种事,她虽然冷冰冰的,但却始终保持着必要的礼貌。而且就算她看到了,也不会像看垃圾一样看我吧...

想到这里,我愣了下,才发现这种可能根本不用想。也是我太过在意了,连微小的可能都不放过,以至于没第一时间发觉纪宏这话本身就有问题...

话说你才有十万八千本小黄书!哪有那么多啊!你个大变态!

还有你最后得意洋洋的语气,是在得意个什么啊!

不理会这个家伙,我深吸口气,然后将之缓缓吐出:“算了,今晚我去问问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