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尽力气抬起了头,看见站在牢房外的那个身影,她的双手紧握着牢房的栅栏,脸上表现出的那种担心和惊讶是我从未见过的,也许这正是我的罪吧,身为天使竟能令一个恶魔担心。

老实说,我从未怜悯过任何恶魔,正如我所认为的那样,恶魔的好与坏全都是在“邪恶”这一基本概念下所延伸出来的,可能真的在某个瞬间,我忘记了这件事情,才招致了现在的惩罚。

“菲妮塞丽……”头发散落在我的眼前,我的视线有些模糊了起来,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我轻声说道。

菲妮塞丽急忙跑过去打开了牢门,推开牢门后立刻冲了进来。

面对被捆绑起来的我,菲妮塞丽跪在了地上,迅速展开了一个空间较小的魔法结界,而那些触手在感知到这个结界后,全部都退开了。

我失去了平衡,一下子掉了下来,稳稳地被菲妮塞丽接住了。

“小姐!”

菲妮塞丽将我抱在怀中,她看起来比我更加的难过和惊慌失措,我在受到了无以言表的屈辱后,却在同样是地狱的地方遇到了一个如此温和的恶魔,尽管她是恶魔,可在这样的环境中,竟使我完全地放心了。

“菲妮塞丽……你怎么……”

她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我,而四周的空气也渐渐变得甜蜜了起来,那是一种沁人心弦的甜,有些令人作呕,但却比痛苦更叫人难以反抗,我的双唇微微颤着,心跳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菲妮塞丽那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现在却多了些许的悲伤,或是担心,她温和地将我放躺在怀中,在我耳边轻语道:“我回来后……知道了您的遭遇,所以立刻赶了过来,让您受苦了。”

我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慢慢闭上了眼睛,长时间的束缚让我的手脚都变得麻木了,触手的粘液似乎渗进了我的每一个毛孔,一股腐烂的臭气开始蔓延,与这甜蜜的气味交融在了一起,拧成了一股令人窒息的空气。

菲妮塞丽的温暖的手柔和地在我的背上滑着,而我则像个失去了一切反应,如木偶般的婴儿一样倒在她的怀中,任她伤心和抚摸。

我没有说话。

我的气息起伏着。

双手抽搐着。

我的脑内泛着白光。

而我的耳边,又传来了那种哀嚎和尖叫。

我哽咽下了口中的唾液,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我没事……”

“您都这样了,怎么能说没事呢!”

“这很正常……”

“陛下怎么能这样对您呢!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没有向菲妮塞丽隐瞒任何事情,我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若想抓到一线生机,只能如此,我向承认了我的一切失误,更是向她叙述了我内心和躯体遭受的种种苦难,不会有一个天使如此下作地对魅魔展现自己的困苦,可我毫无办法,只得如此。

菲妮塞丽非常的温柔,甚至以显现出来真正的天使的模样,那种怜悯的关怀,那悲叹的神情让我得以苟延残喘。

当我向她讲述过了自己的遭遇后,菲妮塞丽没有再表现出更多的惊讶,看样子她还是更多的沉浸在我的肉体所受到的苦难中。

“小姐,您还是好好躺着吧,那触手榨干了您的元气,所以您必须好好休息。”

她轻轻抚摸着我的额头,将杂乱的头发顺到了一旁。

“你不能让戈洛伊知道……你离我太近……”

菲妮塞丽显然是不在乎自家魔王的态度,她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我去找陛下说去,您是被诬陷的!”

“可究竟是谁诬陷我呢……”

菲妮塞丽愣了愣,疑惑地说道:“当然是托隆沙,您不是这样说的吗,她诬陷您陷害蒙斯坦。”

被戈洛伊关押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托隆沙为什么要诬陷我,这样的话他得不到任何好处。

不如这样来说,费尽心思害死蒙斯坦,他又能得到什么呢。

我根本不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切都太过于混乱了。

“那您现在怎么办……”

“你知道……外面现在怎么样了吗。”

菲妮塞丽低着头,小声地说道:“虽然我刚知道了具体的事件,但我回来后听说陛下和洛卡多尔正在定罪,究竟是您还是托隆沙的错,现在陛下也是犹豫不决,但似乎是有把您当做主谋来处理的倾向。”

对于想杀掉我的人来说,必须让戈洛伊把我看成一个威胁,而把托隆沙看成一把刀,若是不除掉我,那么拿到的人就不会死,处死托隆沙只是废掉一把刀,在这种局面下,只有杀了我才能除掉后患,这恐怕就是一些人给戈洛伊灌输的想法吧。

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脱身,只有先离开这里,我才能决定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小姐,要不然还是我去找陛下吧……”

“他不会答应的。”

“那怎么办,难道就让您一直在这里关着吗。”

“不……这倒是不一定。”

“您什么意思?”

戈洛伊就算是想杀我,也要考虑一些其他的东西,在戈洛伊身边没有什么重要的人能帮我说话,而能把我弄成这样,敌人绝对不可小觑,我关在这里的时间越长,戈洛伊受另一方蛊惑的时间就越长,拖得越长,我死亡的几率越大,所以我必须立刻离开……

我看着菲妮塞丽,对她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您尽管说。”

“我想……让你去和狄帕洛娜谈谈。”

菲妮塞丽不解地歪了一下脑袋:“和女王?”

“是的……”

“我不太明白。”

我稍微移动了一下身子,喘匀了后,慢慢说道:“戈洛伊能借助我平衡其他领主……那我也可以靠其他领主来制衡戈洛伊。”

“您的意思是说。”

“没错……”

狄帕洛娜想攻打格罗特尼,被戈洛伊以我和天堂为借口制止住了,想必狄帕洛娜是憋了一肚子气,对她来说最好的泄愤方式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以同样的方式再整一把戈洛伊,既然戈洛伊说狄帕洛娜想破坏地狱的平衡得考虑天堂的势力,那么同样的,戈洛伊想杀我也得考虑天堂的势力,而狄帕洛娜就可以以这个为借口来制衡戈洛伊。

虽然我也很担心,戈洛伊在看到了我如一把双刃剑一样后,会不会更加下定决心来杀我,但我更认为戈洛伊现在只是昏了头,对于他来说,现在我在他手上,他在所有势力中便是最有优势的,在非暴力资源中,绝对没有比我更好用的。

虽然被这样利用我很不甘心,但我绝不能这样就死掉了,我必须拼进权利,既不是为了我自己,也不是为了戈洛伊,而为的是天堂,我要用我自己的力量让天堂成为地狱斗争中最大的胜利者,所以我绝不能牺牲掉“在地狱中的非堕天使的天使”这一身份。

“小姐,您放心,我马上就去联系女王,把这一切情况告诉她。”

“那就拜托你了……”

“嗯,您放心吧,小姐。”

菲妮塞丽微微弯起了嘴角,俯下身子,轻轻吻在了我的嘴唇上……

这也算是为了天堂而做出的牺牲吧……

————————

加更超快乐!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